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 一切回归平淡

作品:恋恋成瘾:还好你在,时间不改 作者: 海上盛花 更新时间:2017-04-24

  莫母看着自己孩子莫维风很是骄傲,觉得此生足矣。

  莫维风看着母亲这样,心中也是有无数苦说不出来,这怨不得别人,谁惹母亲失去了哥哥,现如今只有自己可以指望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母亲的希望,自己还是有什么不乐意可说的。

  而我们这边呢!楼清心来到法国巴黎并不算完,在中介找的房子竟然是普罗旺斯的。

  楼清心因为手中的钱并不是很宽裕,于是乎就遇见这么一幕,中介公司介绍的地方,又怎么能相信呢!

  你看看满屋子的狼藉,一如屋子首先看到是一张病态的脸,楼清心咋心里打着退堂鼓,这是怎么回事?

  “你好,我是赵天蓝,这朵玫瑰送给你。”

  在楼清心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位男子首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怎么说呢?如果不是楼清心刚刚一进门看见的那一片狼藉,在加上赵天蓝这货刚刚发出的声音来看看,楼清心定然以为这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他的这种礼节性很强。

  楼清心出于礼貌就将手伸出去拿了那朵玫瑰花,赵天蓝自然的顺手拿起楼清心的手,低下头,深深吻了一下:“欢迎你的到来,美丽的小姐。”赵天蓝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着。

  “你是中国人?”楼清心在异国他乡遇到中国人很是激动,真是应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对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

  “这里…..”赵天蓝看着楼清心说着,眼神环顾四周:“一会儿你还会看一个单亲妈妈,长得很是温婉,是一个设计师;再有一个就是长相很酷很美的模特!是一个混血儿,工作室模特”说完还冲楼清心眨了眨了眼睛。

  楼清心淡淡的笑了笑,心中想着在异国他乡遇到同样的黄种人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吧!这样都是同样品种的人,应该会很好相处吧!

  “叮铃铃….叮铃铃….”楼清心的手机铃声开始想起来。

  楼清心拿起手机,往一处僻静的地方走去,并转过头用口语对着赵天蓝说着不好意思。

  赵天蓝对着楼清心摇摇头笑了。

  楼清心耐心的听着对方的说辞,在心中拧巴着,这意思是将一件民事的诉讼目前变成了一起刑事的官司了吗?

  这个案子还很是很棘手,一旦牵扯到政府,会有很多麻烦出现,况其这是楼清心来到法国的第一场案子,绝对不能容许自己有半分的失误。

  楼清心理清思路安慰着对方:“女士,你先不要着急,我们明天见面了,详细的探讨一下,就这样在电话里说着,也是说不清楚的。您今天先好好调整一下,明个见面告诉我清楚些,我目前在去查查法国的相关遇到政府的案子案例。”

  这是赵天蓝听见楼清心与对方谈话的唯一内容,赵天蓝在心中想着,哦~原来是一个律师啊!不过这个律师比起平常看见的那些很做派的律师可是一点点都不像啊!

  楼清心在赵天蓝心目中的形象又高了一点点,甚至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在赵天蓝这边也是过得去的。

  所以在楼清心打完电话,想要问这般房屋的情况时,赵天蓝一口气全部告诉楼清心,并且说其余两人都是极好相处的,这其中一会儿还会回来一个乖巧的宝宝,你遇见了也是一定会喜欢的。

  赵天蓝送楼清心来到她自己的房间后,并且告诉了楼清心的这间房子的无线密码,说完不等楼清心的下一步表示,许是在外国呆的久了些,绝的每一个都需要一个私人的空间哪怕,必须在必要的时候,或者该消失的时候,就退出去。

  楼清心看见赵天蓝出去并且把门带上,也没有绝的有哪里是不妥的,所以也没有去多想,马上打开电脑,一直在查阅这法国的相关记录。

  在经历过一晚上疯狂的查阅,这一切法国政府的所有相关资料。在不经意之间第二天的里黎明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直射到楼清心的脸上时,楼清心感觉很刺眼,拿起手来去追逐那一丝眼光,追着玩着,咕噜噜楼清心的肚子叫了一声。

  楼清心的眼光瞬间就柔和了起来,用双手附在肚子上:“宝宝,你饿了对不对。”这周身的母爱光环也是很娆眼的。

  楼清心收拾完自己电脑,拿起随身的包包,转上了那一本正在进行的案例,去见讼诉人。

  “美女,要不要喝一杯燕麦牛奶。”一下楼就看见了赵天蓝拿着两杯牛奶问着:“家中目前就我们两个人,所以我就多泼了一杯燕麦牛奶,补充一样营养吧!”

  楼清心也并没有客气,拿起一被牛奶就咕咚咕咚的喝下去:“赵天蓝,谢谢你!“

  赵天蓝对着楼清心眨眨眼:“别客气,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又是老乡怎么样也是需要互相照顾的你说不是!“

  楼清心看着四周,眼色环绕了一圈,谄笑了一下:“我需要出去两三天,过后回来的时候会打扫房间。“

  不等赵天蓝回答楼清心就转身拉开房门离去了。

  赵天蓝对着楼清心的背影,努了努嘴巴!这房间又不需要你打扫,苏姐姐回来以后,就会很干净了。不过蛮想念三个宝贝啥时候回来呢!家里的人气不是很暖和阿!

  楼清心驱车来到与诉讼人约定的地方:“你好!不知道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一开始就直接切中要害,不是楼清心不通情达理,主要者必须知道了,才好对症下药,不然又是像上一次一样,诉讼人一个人说不清,还在这里给楼清心陈诉,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没用的,很是浪费时间。

  讼诉人,双手合十,紧张的搓着。

  楼清心,伸手抓住诉讼人的双手:“别紧张,这都是需要你的意愿,如果希望公了,那我们就是和对方对搏公堂而已。如果是想私了就是,私下解决,不过法律是不会保护你们在私下立的合约而已。“

  “可是,我还是很想他,我爱他。“诉讼人流着泪诉说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