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69章 审问上

作品:血咒:拒嫁鬼将军 作者: 莲雾小七 更新时间:2017-08-13

  “圣女三言两语就要给我定罪,会不会太随意了些?”我唇角泛着冷笑,看着那张熟悉却陌生的脸,始料未及。

  “说什么要告诉我珞伽的秘密,原来都是诓骗。希望把我收押顶罪,才是圣女的目的呢。”我盯着那张美艳的脸,再一次感受到了欺骗。

  陈婉,这一世的陈婉,就是这般诡谲多端么?怪不得在后一世,我会被她骗了一次又一次。

  “那又如何?我是圣女,承载了前面所有圣女的记忆。这样的手段,根本不在话下。你难道忘记我刚才对你说的话,我从小在宫廷受训,原本是最低等的舞姬。最后却能在宫廷献舞,没有一点心机,如何步步为营?”

  她将剑抵在我脖子间,对陈珍杏道,“阿娘快去拿绳子,我要拉着这妖女去见国主,放了慕将军。”

  陈珍杏吓得不轻,扯着陈婉的衣袖,“婉儿,你这是做什么?快放了这姑娘。如果她真的是珞伽大人的座上宾,你一定会被珞伽大人惩处的。”

  陈婉冷着脸,“我是圣女,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你虽然是我母亲,也得听我的话。如果你不听,我不怕将你放入大牢。”

  陈珍杏懵住了,“小婉,你……”

  “我当然恨你。如果不是你把我送入王庭,我会成为现在这样?我有幸成了圣女,依旧如履薄冰,我不可能还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否则,我在王庭里死了不下千次。”她说完,双瞳冷冷盯着陈珍杏,亲眼见她将我捆住。

  我唇角噙着一丝冷笑,却丝毫不反抗。

  我倒是要看看,这苗疆的圣女,如何自圆其说。更要看看,那传得神乎其神的珞伽,是如何扭转乾坤。

  我真是傻。亏得我以为自己做成了一桩大事,成全了一桩姻缘。谁知道我身边每个人都戴着面具,上演着一场场独幕的话剧,只为给自己最大的利益。

  在通往苗疆宫阙的路上。

  陈婉骑着白马,将我放在囚车里。

  两三个兵士站在囚车上,不停地敲着铜锣。

  一人高声疾呼,“妖女扰我苗疆,女儿节陷害甯国来使,罪无可恕。圣女英明神勇,生擒这妖女,佑我苗疆山河。”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我耳边盘旋。

  我冷冷看着四周的人群,那眼神里无边的鄙薄和厌恶,不住向我袭来。

  陈婉啊陈婉,你果然够狠。

  乌合之众不需要真相,只愿意相信他们所相信的。你不需要展示任何证据,只要将我游街示众,就会有无数人相信了你的清白。

  你同样解除了景沉谙的燃眉之急,不但不需要出兵抗衡甯国使者,还可以轻松地释放慕长安。而你,甚至能够以此立功,全身而退。

  当然,这一定是景沉谙默许的。你们只需要一个代罪羊,只要是外邦人,就可以推脱掉所有的罪责。

  这果然是一手好棋。

  我的面纱,已经被揭下了。我顶着一张狼狈的脸,在苗族人中行走。

  我欠你们的,这一次,我还清了。

  你终于可以和慕长安在一起,哪怕要让我为那场暴乱负责。

  我不在意名声,不在意恩仇。我只要你们在一起!

  这一次,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原来是她,这妖女来历不明。却居心叵测,她这般行事,是要挑起我国与甯国的战乱。幸得圣女英明睿智,才破解这场危机。我们一定要让这妖女付出代价。”

  人群中,果然有人出声呵斥。

  不多时,一枚酸腐的菜叶丢在我身上,臭气熏天。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垃圾菜叶。

  还有无边的咒骂和诅咒。

  这,自然是不够的。

  一丑陋的男子从人群冲出来,拿着一只肥硕的大鼠,直直朝我袭来。那硕鼠黑得惊人,显然是猝了毒。

  我心中一寒,眸光一闪,那硕鼠当即爆体而亡,染了那男子一身的血污。

  “妖女,妖女……”

  男子惊呼,盯着我几乎撞邪一般。

  我心中恼怒,狠狠瞪了过去,却见那男子失心疯似地冲进人群,高呼道,“妖女索命,妖女索命。”

  这,多像是那一夜的暴乱。

  陈婉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她肯定想不到,我这么逆来顺受,却会当众伤了那名男子。但是,下一秒,她高呼道,“妖女有邪术护体,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国主一定会给与最严厉的处罚,大家稍安勿躁。弥补大家在女儿节受到的惊吓。”

  “妖女虽然可怖,但有我在,大家莫要惊慌。”

  说完,冷冷看了我一眼,似在威胁。

  我冷冷一笑,只觉她反应力着实敏捷。

  我要走,轻而易举。但是,我不走。我要陪她演完这场戏,还清我对她最后的亏欠。

  “圣女宅心仁厚,果然是天佑苗疆。圣女宅心仁厚,是我苗疆大福将至。”此起彼伏的呼声,几乎陈婉烘托成神仙一样的人儿。

  我但笑不语,盯着那高高的宫阙,闭目养神。

  但到了宫阙之时,我已经满身污垢,无比狼狈。

  纵然珞伽来到此处,也该认不出我是谁。

  又或者,他根本不会知晓此刻发生的事。

  宫阙之上。

  我浑身恶臭,被一众人嫌弃。

  陈婉大步走在前方,拾级而上,露出胜者的微笑。

  “圣女大胜而归,将妖女押上大殿,是我苗疆之大幸啊!”一侧宫人已经迎上来,露出谄媚之色。

  陈婉摆摆手,“是国主鸿威浩荡,我只是顺势而为。”

  我一语不发,跟在她身后。却不知,她何时练就这样的礼仪风范,如鱼得水。

  “国主听闻圣女找到罪魁祸首,龙心大悦。如今已经在大殿等候,请圣女赶快随我入殿。”

  陈婉应声,见那宫侍走远,走到我面前,威胁道,“奉劝你今日不要说话,否则,我会用百般手段让你招惹。你方才也看见我振臂一呼的姿态,那硕鼠滋味,定是不好受的。”

  我一语不发,紧闭双唇,彻底服输一般。

  “虽说你是九州派来的人,但天高路远,等他们到来时,早来不及。你选择束手就擒,我就不会手软。只怪你轻信于人,我才会铤而走险。”说完,她阴测测一笑,快步走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