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七章 胆闯御书房

作品:俏美人:皇家有女很轻狂 作者: 妖狼众 更新时间:2017-08-13

  偌大的宫殿中只有许轻狂一人,正对着的是皇上办公的龙椅和文案,后面的屏风上雕刻的一条黄龙栩栩如生,两边是红色的柱子上面也攀附着祥龙,整个御书房中沉静而压抑,许轻狂实在搞不懂她那皇帝哥哥在这样的屋子里还能批得了奏折。

  许轻狂压抑不住满腹的好奇参观起来,来到屏后的里间不出所料的奢华,金做的香鼎,明黄的软榻,紫檀的书架,青瓷花瓶,那墙上的书画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笔,许轻狂忍不住的在心中感叹,生为皇家人就是好啊,有钱的掉渣啊!她突然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不禁把目光放在了一旁陈列的柜子上,兵符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会放在比较隐秘的地方。

  她在柜子上查看了许久,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却未发现类似暗格的地方,她皱眉的又试着搬动了些东西看是否能找到类似机关的地方却依旧一无所获。许轻狂泄气的站在一旁双手叉腰,这兵符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找啊。到底在哪里呢?大大小小的柜子抽屉她都找了遍,她转头将目光落在了书架上,绞有兴趣的打量起书柜来,不由的被一本半指厚的书给吸引了注意。这柜子上的书大部分都有翻动过的痕迹,书角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却单单只有那一本较新一些。

  许轻狂伸手将那本书抽出在手中翻动起来,双目不禁突然睁大,只见书中被挖了一块兵符就潜在其中,她得意的翘起嘴角,伸手将那兵符取下又掏出了怀中的假的兵符对比起来,她细细的查看比来比去却依旧看不出哪里不同,不管从材质上还是细节的雕刻上都一模一样。许轻狂不觉皱眉奇怪,明明假的兵符与这真兵符并没有什么不同啊,为何那余丞相不直接用这假兵符充当真的兵符呢?恐怕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其间的不同之处一般人不能得知,恐怕就连丞相也不知道,若是她没猜错的话,只有通过特殊的方法才能辨别真伪,而知道方法的人除了皇上那就是要用到这兵符的地方。

  许轻狂忍不住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既然你丞相也不知道这兵符的异处,那我就不必给你取这真兵符了。她嘿嘿一笑,将原本的真兵符又放回了书中搁回了原处。轻轻拍了拍手许轻狂走出里间望了望门外依旧没什么动静便懒的出去,反正这余菲苒也不敢进来。这皇帝哥哥来的还真是慢啊,她咧嘴一笑转头那案几上堆得高高的奏折不禁一蹦一跳的坐到了龙椅上,拿起奏折看了起来。

  “啧啧啧,这毛笔字写的真工整啊!”许轻狂一脚踏在龙椅上一边翻着奏折:“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没劲!”她将几本奏折又扔回了原位,真搞不懂那些个大臣连屁大点的事都要麻烦她的皇帝老哥她不禁觉得当皇上还真是可怜,伸手又抽了一本瞧起来,望见那提奏的名字时她不禁愣了一下,余迁?她仔细的瞧起内容来,没想到这余迁竟然想让皇上废了那啥啥将军的军权,人家都已经驻守在边关了,还要这般逼迫恐怕定是让他有所忌惮的人,许轻狂想了想又瞧起一旁放在左手边的几本奏折来。

  瞧见那几本奏折的内容,许轻狂不禁灵光一闪提起一旁的毛笔竟是在奏折上写起字来。她满意的瞧了眼自己的作品,不错,就是字丑了点。突然门外响起一阵骚动,她不禁皱起眉头赶忙跳下龙椅轻声来到门后。

  余菲苒正焦急的等在门外突然之间远处走来两个身影,瞧清来人是皇上和太子后她不禁心中忐忑起来,这李碧莲还在里面,这下该怎么办,左思右想了一番瞧了眼御书房便冲到皇上面前优雅的行礼:“臣妾给皇上太子请安!”

  皇上面上一皱一旁的许沐风不悦的瞧了她一眼道:“你怎么在这里?”

  余菲苒脸上故作惊慌的瞧了一眼御书房抬起的小脸是楚楚可怜道:“皇上,请皇上赎罪,臣妾本在褚秀园中遇见了仙妃,二人便说在宫中随意走走便走到了御书房,仙妃见御书房无人把守便说要溜进去瞧瞧,臣妾怎么阻止仙妃都不听,仙妃只是一时贪玩请皇上千万赎罪!”

  躲在门后的许轻狂是听的咬牙切齿,这个贱人居然这样陷害人,这话说的也太冠冕堂皇了吧,哼,老娘就将计就计,既然主角到场了,这戏也该开演了!第一步,鬼鬼祟祟故作慌乱!果不其然门啪的一声就被推开了,入眼的是两张黑的跟个关公似的脸。

  许轻狂面上换上一脸惊慌,眼睛也故作慌乱的东瞟西瞟,她赶忙跪下身子颤声道:“皇,皇上!”

  “谁许你私自进御书房的?”果然皇上的语气中是怒意:“你进朕的御书房来做什么?”

  “没,没!我……”她慌忙摇头然后抬眼求救似的望向余菲苒,果然那余菲苒便冲到她身边跪下身子故意护住她求道:“皇上赎罪,仙妃只是一时贪玩。”

  见余菲苒用眼神质问她是否已经到手,她便悄悄的点了点头,而后那余菲苒似乎一幅一心护她的样子将她搂住,皇上见跪在地上的人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惊慌便示意身后的许沐风进里面查探,不一会儿那许沐风便出来悄声在皇上耳边道:“东西都有搬动过的痕迹!”

  正在这时那两护卫也回来了,他们瞧见这般情形赶忙跪在一旁:“参加皇上!”

  “你们二人去哪了?”

  “回皇上,方才我们见有可疑人物便追了去!”

  皇上冷冷瞪了地上的二人一眼道:“将苒妃先送回宫,李碧莲留下,朕要问话!”

  “是!”说完那连护卫便扶起余菲苒要走,那余菲苒依旧喊着:“求皇上饶了仙妃,皇上!”

  皇上已经坐上了龙椅,许沐风也冷冷的站在了一旁,御书房的门被紧紧的关上了,许轻狂依旧趴在地上。许久过后只听上面传来冷冷的一声:“说,你进御书房到底在找什么?”

  许轻狂悄悄抬头瞧了他一眼,眼中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慌乱竟是透着一丝狡黠,她并未回答只是转头望了一眼玄关然后朝一旁的许沐风小声问道:“哎!那余菲苒走了?”

  许沐风神色怪异的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而后却见许轻狂猛然的放松下身子坐在地上一边捶着双腿一边怪声怪气道:“哎呦,演戏什么的真是太累了!”她伸手摸了摸怀中,果然,怀里的那假兵符已经不见了,余菲苒有一手啊,不过她阴邪笑起,姐姐我可更有一手啊。

  座上的皇上瞧着这与方才判若两人的“李碧莲”不禁心生疑虑,她方才还一副慌乱不已的样子而现在竟是一副轻松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慌乱,坐在地上反而惬意的很。一旁的许沐风不禁厉声道:“李碧莲,你私自闯进御书房到底在找什么?谁派你来的?”

  许轻狂撅嘴瞧他然后不悦的一扭头道:“你凶什么凶,我不要和你说话,我要和皇上说话。”然后笑嘻嘻的对龙椅上的人道;“皇上,您有什么问题就问吧!”那大大的美目没有一丝畏惧,一张小脸是一脸的坦诚。

  “你,溜进御书房所为何?”

  “兵符!”

  皇上和太子都不禁一愣没想到她竟然答的那样直接,许轻狂见表情怪异的二人道:“怎么?不信啊?那,兵符您是不是放在书架上的一本书里?我说的对不对?”

  许沐风猛然与皇上对望一眼后便匆匆跑进去将那书取出,而后将手中的兵符递给皇上道:“兵符未丢!”

  许轻狂见皇上拿着手中的兵符一幅审视的目光望她,她不禁笑起道:“您是不是在想,我为兵符而来,为何兵符却未丢吧?”皇上不置可否的点头,她笑着接道;“为兵符来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余菲苒,一个是李碧莲,这二人都是为余丞相做事的,是为了用假兵符来替换真兵符好盗取兵符的!”

  许沐风哼笑:“那余菲苒是丞相之女,若是真的像你所说是与你同谋那她……”

  “那她为何还要供出我是不?”许轻狂接过他的话,见他一脸冷意许轻狂站起身子拍着身上的灰尘道:“因为为了不让丞相受怀疑自然要一个胆小懦弱又可以接近皇上的人来做替死鬼喽!而我身上那本来要用来替换真兵符的假兵符现在不见了,这就是证据。”

  皇上皱眉道:“你是说你身上的假兵符被那余菲苒当做真兵符给取走了?”

  许轻狂点头:“没错,就在刚才她卖力的护我那一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