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57章小心翼翼查了那药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7-11-04

  <br/>只怕大哥又要陷入一番苦恋了。

  可以大哥的性子,对头是天王老子,只怕也不会惧怕。只消苏婉柠答应了一句,饶是天涯海角舍弃了林家,也是做的出来的。

  她越想越是心惊,一面想着,必要防着哥哥再来苏家,日子久了便忘了也好。二来也要与苏婉柠说道说道,必得让她远离了哥哥才行。

  否则,回头要是真的出事了,苏林两家的面子是小,若是作出啥得罪皇家的事,莫说他们性命不保,苏林两家只怕也是逃不过牢狱灭门之灾啊!

  再说苏婉柠一路奔回院子,迎面撞上了来找她的锦荷,才稍稍心安。

  锦荷见她衣裳狼狈,唇瓣破裂,一时间急了,迎了她进屋,便急急问道:“小姐不是去锦鲤池醒酒罢?竟遇上什么事情,变得这般狼狈。”

  苏婉柠想想便觉心惊,叫锦荷端了压惊茶来,狠狠喝了两口,又抚了胸口,才道:“此事休要再问,日后若有人问起,便说我午时多喝了几杯,大哥哥一走,便睡下了。”

  锦荷是知道苏婉柠的,也不知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情,竟然这样心惊了。

  当即也不再询问,便寻了药膏来,为苏婉柠擦了嘴,服侍着她睡了。又嘱咐了紫霞两个丫头,才算罢休。

  那苏婉柠只想着凉亭的事情,心里是又惊又慌。想着林泧寕今儿个到底是发了什么疯,今后定要与他疏远些。

  这样想着,才迷迷糊糊睡去了。

  第二日早起,锦荷见苏婉柠嘴唇红肿未消,实在是有碍观瞻,“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苏婉柠看着铜镜,竟是又想起昨日的事情,也没了心情。只道:“这两日便称病罢,即便是大哥哥来了我也不见,他向来是心细,见了定会被他疑心。”

  锦荷也不敢再问昨夜的事情,只应了下来。

  那紫霞却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只说老爷那头若妈妈来了。

  苏婉柠心中奇了,若妈妈来,定是有要事。可如今自己这个模样,实在是不宜见人,便着锦荷安了冰玉屏风,自己坐在屏风里头,叫了若妈妈进来。

  若妈妈是苏家的老人,穿着比寻常丫头要好点,却也是个知道检点的人。

  苏婉柠率先道:“因昨日贪杯,与大哥哥多喝了几杯,今日形容懒怠不能见客,还请若妈妈勿怪。”

  若妈妈行礼,笑道:“不碍事,老婆子说句话便走。皇上传了话,明日设宴崇华宫,款待有功将士。老爷命七小姐准备着,明日与老爷大公子进宫赴宴。“

  锦荷一听,便道这是好的,心上一喜,便抢先应道:“妈妈且放心,我家小姐明日必定好好的去。”

  打发走了若妈妈,苏婉柠才送屏风内出来,看了返回的锦荷,迎面便是一盆冷水,“你如今也不醒事,那宫宴是何等严肃的,我这等光景,如何去的?”

  锦荷这才想起她的嘴唇,只道自己该打,“真是该死,索性若妈妈还未远去,我去回了他。”

  说着就要出去。

  苏婉柠又拉住她:“爹爹带我去宫宴,自是希望在外头崭露,好为入宫多一层把握。眼看着大选时间又近了,爹爹着急也是必然,此次宫宴是个机会,若是拒绝,只怕爹爹疑心。”

  锦荷道也是,可这不去不是,去也不是,左右为难了。

  正巧这时候,紫娟又跑了进来,只道:“小姐,林家表小姐来了。”

  林月湄来做什么?

  苏婉柠沉吟一下,难道是为昨夜的事情?

  她上下看了自己,便令锦荷梳洗了。头次拿了那艳红红的胭脂涂了口,看起来想模样了些。这才令锦荷让林月湄进来。

  那林月湄回去后思前想后,又觉得昨夜的事情实在是悬,这才一大早就赶来了。

  入门便见苏婉柠嘴上胭脂。这几月见的勤,从未见苏婉柠涂抹过这么鲜艳的胭脂,心知定是昨日大哥害的。

  苏婉柠已经起身迎了上去,笑道:“林姐姐倒是勤快人,我这才起床呢。”

  林月湄原本就是个直爽的性子,心里装了事便痒痒,便道:“你也不用急,我只说一件事情便走,不会耽误你太久。只是屋里便不留丫头,就你我二人就行了。”

  苏婉柠更确定她是为了昨夜的事来,便叫锦荷出去了,招呼了林月湄坐下,才道:“我知你是个直爽的性子,有话便说罢。”

  林月湄坐下,便开门见山道:“昨夜锦鲤池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见苏婉柠不动声色,她便继续说下去,“大哥生性性子高傲,没几个放在心头的。却与苏大哥给投缘,昨日乍然见他回来,一时没了度量多饮了几杯,便失了常性,做了些出格的事情来。只是他本意并非如此,若有……”

  不等她说完,苏婉柠便打断了她:“林姐姐说的哪里话,大哥哥回来我亦是高兴,晌午贪杯,早早就歇下了,竟然连林表哥来府里也不知。”

  林月湄听她这话,便知道苏婉柠定是明白其中的要害,当即放下心来,却又少不得再多嘴两句,“你既然是明白人,我原本也不该多说。我瞧着你迟早死飞上枝头的人,今后为了避嫌,便与大哥远些罢。”

  苏婉柠感激她特意走这一遭,点了点头,“柠儿自是小心。”

  林月湄见多说也是无用了,便留了一瓶药,只说对苏柠有用,便离去了。

  锦荷对那林月湄有些好感的,如今见她打发了多有人出去,独独与苏婉柠说话。又想起昨夜苏婉柠的反常,心里更是疑惑,“小姐,这林小到底是何故来的?”

  苏婉柠只摇摇头,并不解释,拿了药,只叫锦荷去了唇上的脂粉,涂上了。

  锦荷心里想着更是疑惑,可既然小姐不愿说,她自然是不在打听。小心翼翼查了那药。

  苏婉柠笑道:“她不会害我。”

  锦荷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林小姐没有害小姐的心,旁人还有大把呢。”

  苏婉柠便由着她了。

  缘着要入宫,苏婉柠起了大早,见铜镜里的自己嘴唇但真消了下去。暗道那林月湄此次倒真是救了她一回。<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