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21章如今肯踏出满霞宫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1-12

  <br/>苏婉柠默了片刻,便道:“她姐姐都如此温和,想必妹妹,必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林月湄听苏婉柠话中又拉拢孙琳琳的意思,便提醒道:“你倒是不必着急下定论,我看过太多的姐妹,品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看看你们苏家的儿女,哪一个是一样的?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可到底身体里还流淌着一样的血液。”

  苏婉柠便想到了苏婉雪、苏婉汐、苏婉玥几人,又想起了四姐与八姐,暗道林月湄说的也是有理。“眼下,也只能见了人后才能判别了。”

  “我又想起了一桩事。”林月湄担忧道:“今年年末,恭顺在皇陵的三年守孝期也满了,到时候你是个什么主意?”

  苏婉柠明白林月湄的担忧,苏婉汐如今一门子心思都在天心和嘉和身上,可难保她见了恭顺,不会再起害人之心。亦或是用恭顺来对付自己。

  “如今,也只能水来土掩了。听馥郁说,公主在皇陵成长的极好,只可惜我不能去看看。”苏婉柠叹道。

  林月湄安危道:“当年你为了恭顺,安排她去皇陵守孝,方才保住了恭顺一条性命,也算是告慰云妃娘娘在天之灵了。”

  苏婉柠道:“当年云妃娘娘保全了我一条性命,如今我不过是还了她的恩情。只愿恭顺能够平平安安长大,寻到一个好夫婿,便算是上天长眼。”

  二人又说了些话,眼见的天色已经开始泛黑,林月湄才起身告辞。临走看了苏婉柠一眼,“这个药,你还是少吃些罢。”

  苏婉柠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姐姐放心罢,皇上这两年到清云宫的少,我也是隔三差五的吃点,加上还有解语配给的药,无妨的。”

  林月湄稍稍放心,打开宫门时,发现花解语正垂头丧气地蹲在廊下,而锦荷正在一旁劝说她。

  “花公子,你就放心吧,小姐平素最疼你了,怎么会责罚你呢。”锦荷语气中颇为无奈。

  花解语却仍旧蹲在地上,闷闷道:“我说过不给柠姐姐惹麻烦的,可现在又给她添乱了。柠姐姐再怎么疼我,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锦荷无奈地扶扶额头,转头见了门边的苏婉柠二人,正要开口。

  林月湄示意锦荷不要出声,与苏婉柠对视一眼,她清清嗓子,就厉声说道:“苏婉柠,亏得平日里我当你半个知己,想不到你竟然事事都瞒着我。既然如此,便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罢!”

  苏婉柠连忙配合道:“湄姐姐,我并非有瞒着你的,只是怕你担心!”

  花解语起身转头,见二人这般,脸上一副完了的表情。连忙冲上去拉着作势要走的林月湄,道:“湄姐姐,柠姐姐,你们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胡说,我……”

  “噗……”眼见花解语如此着急,林月湄与苏婉柠竟然不约而同笑出了声,苏婉柠更是笑的弯下了腰,形象全无。

  “你们这是?”花解语不解地看看两人。

  锦荷笑着揶揄道:“花公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连两位小主逗你都不知道。”

  花解语一听,再看二人的表情,顿时不满地嘟嘟嘴,“你们两个都是坏蛋。”说着一溜小跑不见了人影。

  又徐徐过了几日,龙炎帝一早就遣了官儿俩清云宫,让苏婉柠准备着接驾。

  清云宫一干的奴才都知道苏婉柠对皇上的态度已经大不如前,如今皇上要来,他们也并未表现的多高兴。无非就是忙着弄些龙炎帝爱吃的,便罢了。

  倒是苏婉柠早起时,特意令锦荷梳洗,隆重装扮起来。

  锦荷一边打理着苏婉柠身上亮湖色的银片,一边问道:“小姐,你今日到底怎么回心转意了?”

  苏婉柠伸长了手,整理自己的鬓发,一边拿着一支碧色的珠钗比对着位置,道:“昨儿个紫鹃已经传了信来,镇北王爷与大哥哥在前线已经得胜,不日便要班师回朝。皇上无非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还有一事,便是五月的选秀……”

  “选秀?”锦荷不解,整理好苏婉柠的衣服,又起身接过苏婉柠手中的珠钗,插在双环发髻上的右鬓。

  苏婉柠对着镜中看看,又戴上了那对青白玉钻的耳坠子。“锦荷,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被人操纵摆布,无论摆布他的人是谁,都不会好受。咱们这位皇帝你还不了解,我若是还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他定会疑心我为选秀的事情担忧,到时候又惹了他口舌。我听着也烦!”

  “小姐……”锦荷默默无声,一开始她就知道小姐进宫不为皇上,可见过了二人之间的爱恨猜疑,见小姐如今这般的心如死灰,她的心里也是百味交杂。

  “好了,皇上也快来了吧。”苏婉柠轻声道:“准备接驾吧。”

  才到午膳时间,锦嬴便来了,只带了官儿一人。

  苏婉柠自清云宫殿门前相迎,“乾清宫到这里有些路程,皇上怎么也不乘坐轿辇?”

  锦嬴拉着她的手入内,道:“朕想一人走走,这两日为了前线的事情,神经都绷紧了,好久没有出来散散心了。”入了灵夕殿,便由锦荷伺候着洗漱,随后入座。

  锦嬴细细打量了苏婉柠片刻,欣喜道:“这两年来,你甚少穿得这样鲜艳啊!”

  苏婉柠起身亲自为他夹了菜,“这是小厨房新作的菜,玉鹧鸪,皇上尝尝。”

  锦嬴依言尝了一口,凝眉看了看,才问道:“素的?”

  锦荷一旁道:“春日来了,小主不喜太腻的,可太清淡了对小姐的身子也不好。小厨房的人便用面粉混合了鹧鸪炖的汤汁,又捏成了鹧鸪的形状。这样既不会太腻了,也不会太清淡。”

  锦嬴喜道:“难为他们这番心思,但真要重重赏去。”

  苏婉柠含笑坐下,方才道:“皇上适才说,臣妾今日穿得艳丽。只因前几日得知,湄姐姐的病已经痊愈,如今已经能够出来走动走动。”

  锦嬴一边吃着,一边道:“庆妃失去天心后,一病就是两年。如今肯踏出满霞宫,就证明她的心病已经好了,倒是喜事一件。”

  “皇上说的极是。”苏婉柠又起身给锦嬴夹了菜,“臣妾也是真心为湄姐姐感到高兴,皇上若是有心,近两日也可去满霞宫看看湄姐姐。”

  “自是要去看的。”锦嬴道,又吃了一会儿,见苏婉柠没有说话,忍不住问道:“柠儿不问问,朕今日为何来吗?”

  苏婉柠起身添了一碗汤给他,“臣妾若问,皇上又要认为臣妾在赶皇上走了。”

  锦嬴抬首看了看她,又想起了多年前的破庙中见到苏婉柠一刻。那个时候,女子就如一只桀骜不驯的小鹿。可眼前的人,与记忆中那个女子,似乎已经相差太远了。

  默了许久,锦嬴才道:“镇北王爷在前头打了胜战,你两个兄长功不可没。你爹爹在朝中也是鞠躬尽瘁,太后与朕商议着,择日以他为相。”

  苏婉柠竟是没有想到,太后竟然会立爹爹的为宰相,她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就不怕苏家日益壮大后,更加压制刘家吗?

  她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起身行礼道:“多谢皇上恩典,只是爹爹终究年老,只怕不能胜任。”

  锦嬴示意她起来,道:“太后竟然认为他能够胜任,就一定没有问题,你又何必担忧?”<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