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52章皇上果然是看重娘娘的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1-25

  <br/>到了时辰,苏婉汐宫里的河溪却跑来,说皇贵妃病了,不能前来请安。

  太后着人前去问候,让河溪留下,随后扫视了一圈众人,将目光停留在凌倩儿身上,柔声道:“今日大家都来得齐,偏偏皇贵妃身子不适,倒也无妨,河溪是皇贵妃的贴身宫女,到时候回去与你主子传个话便是。”

  河溪俯了俯身,领命。

  众人都十分好奇,太后如此隆重,到底是什么事啊?

  皇贵妃不在,苏婉柠便是众妃嫔之首,少的不要带个头,便率先起身行礼,道:“臣妾聆听太后教诲。”

  后面妃嫔也纷纷起身应道。

  太后示意众人坐下,又叫了凌倩儿起来,细声问了皇帝这两日在她宫里的情况。

  凌倩儿也不知太后到底是何用意,便一一如实说了。

  太后又让她坐了回去,环视了众妃嫔,道:“你们身为后宫妃嫔,伺候皇帝尽心尽力,哀家无话可说。可为了一己私欲,任由皇帝胡来不加劝阻,反而以此为资本炫耀生事,哀家不得不说两句。”太后突然提高了声音,喝道:“凌嫔,你可知罪?”

  凌倩儿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连忙跪下,惶恐道:“臣妾愚钝,请太后明示。”

  “皇帝宿在你宫里五日,接连五日便早朝迟到,令百官苦等半个时辰,你还敢说你没罪?”太后犀利地看着凌倩儿,厉声说道。

  “臣妾,臣妾知罪。”皇帝留宿宫中,本是妃嫔得宠的表现,皇上为了她早朝迟到,更是成为了她炫耀的资本。

  可她何曾想到太后会发难!

  “你才受伤不能再育,皇帝心疼你哀家也默许,可你不知好歹,竟然怂恿皇帝如此胡来。哀家狠狠心,就顺了前朝大臣们的意思,将你当做妖女推出午门斩首罢了。”太后有些痛心地看着凌倩儿,她安排进宫的几人,去了一个夏嫔,禁足了一个白雨,如今凌倩儿也如此滋事,她如何不生气?

  “臣妾不敢怂恿皇上!”凌倩儿已经吓得失了魂,抬首望了一圈,发现不少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没有为她说情的打算。

  苏婉柠淡然地看着凌倩儿,眸子里闪过一丝阴冷,她款款起身,轻声道:“太后容禀,凌嫔虽有错,只因一心为着皇上,也不知前朝的事情,还请太后饶了她这次罢。”

  林月湄亦道:“贤妃说的极是,凌嫔伺候皇上也是尽心尽力,想来如今知道,下次再不敢犯了。”

  苏婉柠与林月湄开了头,众人少不得也要附和一番,便纷纷上言,请太后饶了凌嫔这一次。

  太后沉吟片刻,脸色方才缓了下来,重重地舒出一口气,道:“后宫同心,前朝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哀家也能享两日清福。今后这样的事情,若哀家再发现,决不轻饶,皇帝那头,哀家也会嘱咐,你们先散了吧。”

  众人起身离去,临走又都看了凌倩儿一眼,见她此刻如霜打的茄子,毫无起先的盛气凌人,脸上都出现了嘲弄的笑意。

  林月湄与苏婉柠走在前头,二人脸上都挂着笑,行至无人处,林月湄笑道:“太后也算是雷厉风行,只不过心软一点。”

  “她哪里是心软,只是不愿自己一手安排进来的人就真么没了。”苏婉柠冷笑一声,凉凉地说道。

  回头见锦荷有话要说,便问道:“可是那个侍卫有消息了?”

  “小姐所料不错,那人原是刘府的人,孝考公走后,才入宫当差的。前几次帮过明悦,两人便开始暗中来往。”锦荷愤愤说道,尤其是在说到明悦时,更是咬牙。

  “看来,苏婉汐是要开始对付你了,打算怎么做?”林月湄担忧地看着苏婉柠,悦是苏婉柠宫里头的人,对她也是忠心耿耿,“此事一旦揭发,对你也十分不利。”

  “我自是要保住明悦,但也不能让苏婉汐得逞。”苏婉柠眯了眯眸子,仰头看看半空的烈日,悠悠道:“此事还得从明悦着手,倘或她真的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容她。”

  苏婉柠让锦荷对明悦旁敲侧击,又找宫里人谈了几次话,明悦愈发难受,几日来都沉闷的很。苏婉柠便知她对那侍卫的情况毫不知情。

  这日,花解语去太医院才半日,便跑了回来,一个人发闷气,谁也不理。

  苏婉柠正要细问,紫霞进来禀报,白贵人来了。

  苏婉柠起先还愣了一下,随后才想起白雨曾经说过要到清云宫,只是没有想到她来的这么快。

  “白贵人的禁足解了吗?”苏婉柠疑问道。

  紫霞道:“是太后亲自下的令。”

  “让她进来罢。”苏婉柠沉吟片刻,太后亲自下令解除白雨的禁足,是知道她是冤枉的,还是纯粹只是因为白雨是她安排进来的人?

  那日又呵责了凌倩儿,太后到底是什么主意?

  思索间,白雨已经到了殿里,盈盈俯了俯身,道:“贤妃娘娘安。”

  “白贵人无须多礼。”苏婉柠捏着团扇坐在榻上,又让锦荷端来凳子,上了茶。“白贵人能够道本宫这里来,但真是出乎本宫意料。”

  白雨将茶放下,淡然地瞥了一眼灵夕殿里的设计,道:“皇上果然是看重娘娘的,清云宫虽然僻静,可以走入里面,就能感觉迎面而来的贵气,到底娘娘是有福气的人。臣妾才失了意,想着来沾沾娘娘的福气,就不知娘娘是否欢迎。”

  苏婉柠笑道:“灵夕殿的大门,随时为贵人敞开。”她说着,让殿里伺候的丫头都下去,只留下锦荷在身边。

  “娘娘爽快,臣妾也快人快语了,此次臣妾前来,是希望娘娘能够帮臣妾洗刷冤情。”白雨起身盈盈拜了拜,算是对苏婉柠最大的尊重。

  苏婉柠笑笑:“本宫早已经准备好,就等着贵人这句话。”又令锦荷去案上取了一张信纸过来,“相信这个,对贵人一定有帮助。”

  白雨接过那信纸一看,上头只有三个字:太医院。她蹙眉想了想,便又朝苏婉柠行了礼,轻声道:“娘娘大恩,来日再报。”

  “本宫什么都没做。”苏婉柠不动声色饮茶,浅浅笑道。

  白玉告辞离去,苏婉柠立即让锦荷通知林月湄,告诉她白雨已经开始行动了。

  而另外一头,林月湄得到苏婉柠的消息,笑了笑,随后叫来了星云,给竹素送了信去。

  苏婉柠忙完了白雨的事情,才想起花解语今日的异常,到外头一看,恭顺和花解语都坐在廊下,两人双手撑在膝盖上拄着下巴,一脸忧伤的望着远方。

  “恭顺,做什么呢?”苏婉柠上前去,见花解语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只有问恭顺。

  恭顺甜甜地笑了笑:“解语小姨说,这是冥思。”

  苏婉柠无语,让恭顺到一旁去玩,坐在花解语身边,轻声问道:“被人欺负了?”

  花解语摇摇头。<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