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60章公主只是为她的额娘求情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1-28

  <br/>“不可能,不可能是明悦做的。”苏婉柠摇着头后退,一直到抵在门方上,发了疯似得跑出去。

  紫霞紧随其后追了上去,又让小林子去找锦荷回来,让立夏去满霞宫找林月湄。

  “还不把人抓回来。”苏婉汐见苏婉柠跑了,愈发得意起来,轻蔑地看了跪在地上的几个丫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们都清楚的很,胆敢说错一个字的,你们家里的双亲,就会和明悦一个下场。”

  几个丫头身子一哆嗦,连忙应是。

  苏婉柠一路跑道御花园,在一处僻静的地方看到了明悦的身体,尸体在水里泡着,苍白的很。

  她摸了摸明悦的手,冰凉的感觉刺痛了她的心。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苏婉柠拉着明悦的手坐下,戚戚道。一旁的宫女太监看着这一幕,都有些莫名其妙。

  “小姐,你先冷静一点。”紫霞看见明悦的尸体,心里也很难过,她将苏婉柠扶起来,低声道:“皇贵妃冤枉小主陷害琴贵人,如今明悦一死,更是坐实了这一点,小主要早些拿个主意才是。”

  苏婉柠眸子一沉,后头来抓她的人已经到了,将她和紫霞围在中间,碍于她的身份和表情,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滚开。”苏婉柠往乾清宫的方向看了看,冷冷说道。

  几个太监都有些不知所措,苏婉汐坐着轿辇过来,沉声喝道:“苏婉柠是毒害龙子的元凶,立即捆绑到慈宁宫,交给太后发落。”

  “额娘,额娘……”苏婉柠还没说话,小道另一头传来了声音,却是花解语带着恭顺来了,后头跟着馥郁和天宏。

  恭顺将围着苏婉柠的太监推开跑到苏婉柠面前,“额娘你没事吧。”

  苏婉柠大惊,“你们怎么来了,解语,带着天宏和恭顺离开。”

  花解语道:“我听说了清云宫的事,正想带着恭顺回去呢。”

  恭顺仰头看着轿辇上的苏婉汐,皱眉骂道:“你这个坏女人,几次要害我额娘,坏女人,坏女人……”

  “恭顺!”苏婉柠连忙上前捂住恭顺的嘴。

  苏婉汐厌恶地看了恭顺一眼,冷声道:“正好,把两个小孩也带去,让他们看看,他们的额娘到底是怎样的人。”

  苏婉柠立即护着恭顺,道:“天宏和恭顺还小,我与你去慈宁宫便是,让他们离开。”

  “现在知道求我?”苏婉汐得意道:“晚了,带走。”

  说着,便让人抬着,往慈宁宫去了。

  慈宁宫,太后刚得到了消息,便犯了头疼,眼下才松了一点,躺在榻上养着,林月湄也正在为她揉弄着太阳穴,“太后,你不要伤神了。”

  “哀家的孙儿没了,能不伤神吗?”太后有些悲愤地说道。

  “可此事,也未必是贤妃做的啊,她膝下也有两个孩子呢。”林月湄也是听说了苏婉汐到清云宫去的消息,才急急忙忙赶来慈宁宫,希望能够求得太后出手,却没有想到,命令是太后下的。

  “到底是不是她,等皇贵妃来了就知道,你无需多言。”太后语气不善道。

  林月湄便不敢再说话。

  这当口,苏婉汐带着苏婉柠来了,行了礼,便道:“太后,那几个丫头没有撒谎,果然是贤妃下毒害了琴贵人。”

  苏婉汐说着,将那包药粉和明悦写的血书交给太后,“这是在明悦的房间里发现的,那蹄子因觉得心中有愧,已经跳井自尽了。”

  太后接过两样东西细细一看,见果然是真的,目光直直落在苏婉柠身上,沉声问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苏婉柠跪倒,只有一句:“臣妾没有做过。”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狡辩吗?”太后将那两样东西扔在苏婉柠身上,“哀家原本瞧着你倒是个懂事的,却没想到如此蛇蝎心肠,你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何忍心!”

  苏婉柠强压心底的火,咬牙道:“臣妾确实没有做过,太后明察。”

  林月湄也上前跪在地上,祈求道:“太后,此事疑点颇多,还请慎重才是。”

  “庆妃,就算你与贤妃叫好,也不该不明是非曲直,当年你力证推你的是贤妃,后来又说是苏婉雪,谁知道那是不是苏婉柠嫁祸给苏婉雪的呢。”苏婉汐冷冷说道。

  “正因为臣妾经历过,才请求太后慎重,当年臣妾亲眼所见也不能相信,如今仅凭这两样东西就定了贤妃的罪,确实草率了些。”林月湄语气也强硬起来,挺直腰板直直地盯着苏婉汐。

  这时,恭顺一路哭着跑进来,跪在太后面面前,拉着太后的裙角,哀求道:“皇奶奶,额娘不是坏人,你不要骂额娘,额娘不是坏人。”

  “怎么让公主出来了!”太后沉眉,不忍心去看恭顺的脸颊,沉声道:“把公主带下去。”

  花解语进来,却跪在苏婉柠身边,叩首道:“公主只是为她的额娘求情,解语也求太后开恩。”

  馥郁也带着哭闹不止的天宏进来,跪下求道:“天宏也求太后开恩。”

  “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苏婉汐担心太后心软,连忙说道:“把公主和皇子带下去。”

  众人再次叩首,齐声道:“求太后开恩。”

  太后沉着脸不说话,殿里只听到恭顺和天宏的哭声。

  这时,天心也跌跌撞撞跑了进来,拉着太后的袖口,道:“皇奶奶,你就饶了柠娘娘吧。”

  “将贤妃暂时关在慈宁宫,等皇帝发落。”太后默了许久,终于说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又令花解语带着恭顺和天宏下去,将天心抱在怀里。

  两个太监上来带走了苏婉柠,林月湄跪在殿上哀求道:“太后,太后开恩啊!”

  “送庆妃回宫去。”太后抱着天心入了内殿,苏婉汐紧随其后。

  林月湄身子软软地瘫在地上,花解语上前扶了她起来,低声道:“湄姐姐,你不能倒下,你若是倒下了,谁来救柠姐姐。”

  林月湄收了收表情,让花解语带着恭顺和天宏回清云宫,转身就出了慈宁宫,朝琴贵人的寝宫赶去。

  恭顺跪在地上,一个劲哭道:“我要额娘,我要额娘……”

  天宏也是哭闹不止,听得人揪心。

  花解语与馥郁强行带着二人回宫,得到消息的锦荷赶了回来,没有看到苏婉柠,惊呼道:“小姐呢?”

  “柠姐姐被太后扣下来了。”花解语抱着恭顺,咬牙道。见锦荷要去慈宁宫,连忙道:“没用的,太后这次是铁了心,湄姐姐去求皇上去了。”

  锦荷跺跺脚,道:“皇上不会违抗太后,小姐恐怕凶多吉少。”

  她说服自己安静下来,想着眼下还有谁能够帮小姐。

  镇北王爷……

  锦荷唯一能够想到的,便只有那个男子,只是小姐对镇北王爷的态度,如今她还会帮忙吗?

  不管怎样,总要去试试。

  锦荷想着,便让立夏和紫霞照顾好公主,带着花解语去了一意兴阑珊苑。<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