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70章皇上是个多疑的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2-01

  <br/>下头右手起苏婉柠,林月湄,白雨,孙琳琳,李商商,廖冬碧,林薇薇,左手下去是镇北王爷携同苏尊,苏瀚海携同大夫人,再下是番邦使臣。

  美酒佳肴,歌舞助兴,君臣同乐。

  苏婉柠不喜的这样的场景,又见那番邦使臣的不是瞥向自己,更是不悦,便与林月湄说了一声,带着锦荷出了崇华宫。

  林月湄也寻了个由头出来,在崇华宫后头的凉亭里找到苏婉柠,问道:“你怎么了?”

  苏婉柠懒懒地靠在石桌上,冰凉的感觉正好醒酒。“里头太吵了。”

  “哪次合宫饮宴,你不是头一个离开的。”林月湄宠溺地敲敲她的额头,“不过你出来也好,我看着那番邦使臣的目光,都已经是一肚子的气了,不知道皇上看到了会如何想。”

  “与他何干。”苏婉柠眨了眨眉眼。

  锦荷拿来了袍子垫在苏婉柠头下,“小姐,石桌凉,仔细着凉了。”

  苏婉柠吃了点酒,脸色就有些红润,指着远处的宫灯笑道:“湄姐姐,我们去放宫灯吧。”

  “你别借着酒兴刷性子,里头还有使臣呢,太后若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教训了,再坐一会子便回去罢。”林月湄拉着苏婉柠,将她又按着坐下。

  苏婉柠不依,挣扎着要去,去见那宫灯越来越近,竟是飘向了崇华宫来。

  苏婉柠见那宫灯越来越低,酒意去了大半,指着那宫灯问道:“湄姐姐,你看那宫灯,是不是朝着这个方向来了。”

  林月湄望去,可不正是。

  苏婉柠趁机挣开了她的手,就跑出凉亭去,仰头看着那宫灯发呆。

  那宫灯飘至她上方时,灯一下子灭了,掉了下来。

  苏婉柠一时间愣在原地,竟然忘了避开。

  “柠儿……”林月湄惊呼一声,眼前忽然人影一闪,宫灯落在地上发出脆响。

  苏婉柠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抬首望去,却是镇北王爷担忧的脸。

  “柠儿,你没事吧?”林月湄赶忙着过去,拉着苏婉柠细看。

  苏婉柠反应过来,觉得有些不自在,道:“我没事。”又朝镇北王爷行了礼,“多谢王爷相救。”

  锦梵痴痴地看了苏婉柠一会儿,直到林月湄咳了两声,方才反应过来,“贤妃娘娘没事就好。”

  几人谁都没有开口,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官儿公公突然找来了,说皇上正在找几人呢,担心他们出事,让他来看看。

  苏婉柠眉眼一低,指了掉下来的宫灯道:“那里掉了个宫灯下来,官儿公公,你找人来清理一下吧。”

  官儿过去瞧了,应声去找人了。

  林月湄道:“王爷先行回去吧,本宫和贤妃再走走,等酒醒了再进去。”

  锦梵深深地看了苏婉柠一眼,便离去了。

  林月湄拉着苏婉柠进了凉亭,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和镇北王爷到底怎么回事?前头听说王妃去你宫里闹了,你们两人之间,但真什么都没有吗?”

  苏婉柠心里也乱的很,不知如何才好。

  林月湄道:“柠儿,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恭顺和天宏,不能踏错一步的。当初你选择留在宫里,就应该想过了。”

  苏婉柠心下一横,便将一年前锦梵醉酒那日的事情说了,又将苏尊说的那些也全部说了,最后道:“湄姐姐,我对镇北王爷只有感激之情,却从未存了那样的心思。”

  “镇北王爷是个痴情的,如此倒是有些难办了。”林月湄沉眉道。

  “我虽有心避开他,可难免碰上,此次你让解语去求助,只怕又令他误会了。”苏婉柠道。

  “倒是我疏忽了,此事你不方便,回头我去与王爷说说罢,皇上是个多疑的,若是起了流言,即便是信你的,心里也会有怀疑。”林月湄道。

  苏婉柠笑笑:“多谢湄姐姐。”

  林月湄嗔了她一眼,“这么多年了,你还与我客气?”

  苏婉柠想起初见林月湄时,她高高在上冷艳不可方物,如今待自己却如此的亲厚,便打趣儿道:“遵命,林大小姐。”

  林月湄挑了挑眉:“如今,你该称呼本宫为庆妃娘娘……”

  二人说说笑笑,闹作一团。

  殊不知,在拿到蔷薇篱笆外,锦梵静静地站在月光下,将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月光扫在脸上,映衬着淡淡的忧伤,嘴边绽放的笑容,更显得凄凉。

  苏尊的身影慢慢走来,看了看凉亭中的二人,冷眼道:“王爷还要为她守护下去,她不可能回报你的。”

  锦梵看了看凉亭中的苏婉柠,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我守护她,不是为了她的回报,你不可能明白的。”

  “我确实不能明白王爷的守护到底有什么用,只是我明白一点,她并不需要王爷的守护,相反,王爷的守护对她来说,是一把悬在她头顶的利刃,这把利刃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苏尊说完,不去看锦梵难看的脸色,道:“皇上还在等着王爷,王爷快些回去罢。”

  苏婉柠酒醒了,便与林月湄回了崇华宫入席,太后已经离去,歌舞也撤了,皇帝正在和使臣说话,妃嫔也各自聊天。

  那使臣注意苏婉柠回来了,眉眼一挑,指着她问道:“在我们草原,遇到美丽的女子,可以邀请她一舞,不知在下能否邀请这位小主?”

  龙炎帝闻言,脸色都变了,盯着那使臣看了许久,又看向苏婉柠:“贤妃觉得呢?”

  苏婉柠心下一沉,若是答应,她是天子的女人,怎可与一个使臣共舞?若是不应,必定伤了和气。

  思绪一转,她起身道:“使臣所言本宫愧不敢当。”

  那使臣道:“在众多妃嫔中,论外貌气质,唯有你方才配的美丽二字。”

  “次使臣此话,大错特错。”苏婉柠含笑道:“在炎国,美丽并不知外貌,而是指一个人的内心善良品德高尚端庄贤淑,在后宫上有太后慈悲为怀,下有皇贵妃辛勤贤淑,而今日在座每一个女子,都是美丽的化身。”

  “贤妃所言,正是朕的意思,使臣若要找人共舞,朕将刚才跳舞的女子都唤上来,与使臣同舞如何?”龙炎帝含笑道。

  那使臣却偏生不知趣儿,道:“在下却只想与这位小主同舞。”

  “据臣妾所知,贤妃娘娘从未学过跳舞,使臣这是强人所难。”苏尊忽然冷冷地开口。

  苏婉柠不知苏尊为何帮自己,顺着话道:“往王妃见笑了,本宫确实不会。”

  “这又何妨,不会,在下可以教你。”那使臣强硬道。

  龙炎帝脸色黑了下来,在座的妃嫔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气。

  锦梵担忧地看着苏婉柠,心里寻思到底如何才能助她过了这个难关。

  苏尊忽然起身,朝龙炎帝请命道:“妾身知道一种草原舞蹈,须得三人跳,既然使臣极力相邀,妾身愿意教贤妃娘娘。”<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