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89章“本宫眼下病着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2-09

  <br/>见她但真有些疲惫,林月湄也着实担心天心,便起身告辞。

  林月湄一走,苏婉柠立即起身,顾不得锦荷的阻拦,坚持梳洗。

  锦荷实在拦她不住,唯有替她细细穿戴起来,复又必要跟在苏婉柠身边,方才放心。

  “小姐,这么晚了,你还出来作什么?”锦荷扶着苏婉柠在长街走着,白雪盈盈,长街寂静,唯有几人踩在积雪上发出声响。

  “我出来看看这人心到底有多黑,能否黑过这后宫的黑夜。”苏婉柠仰头长叹一口气,人命在这里便是轻贱如同草木,也许哪一日,她便落了林薇薇那般的下场。

  “小姐又何必说这样的话,眼下你在宫中正得宠,皇上对你又是死心塌地的……”

  “死心塌地?”苏婉柠不等锦荷说完,便凉凉地笑了一声,“锦荷,你竟把我当做了初入宫的小女孩了吗?”

  锦荷心下一沉,无奈道:“小姐打小就比旁人多了些心思,看事情都十分透彻,有些事情自不用锦荷来说,在这后宫中,若不能往上爬,就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正因为清楚,所以才不得不斗不争,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苏婉柠深深地叹口气,有些人事,看透了,反而更加令人难受。

  “小姐,天黑路滑,我们还是早些回去罢。”锦荷蹙眉道。

  “锦荷,我一人去走走罢,你就先回去罢。”见锦荷还要说话,便率先打断她,“我只是到金兰苑坐坐就走,长街至清云宫又不是很远,我无碍的,如今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锦荷见苏婉柠执意,便不好再说什么,唯有细细叮嘱了,方才回去。

  苏婉柠一人行至金兰苑,见苑中还亮了暖炉,苑里的各色花朵虽不应季,却仍旧开的艳丽。

  进入竹屋,苏婉柠见里头亮着灯,还放了火炉子,暖暖的。

  贪了四周的清净,她倚在榻上浅浅睡去,梦里竟瞧见了锦梵身披锦缎而来,又梦见了那日竹屋的事情,竟被惊醒。

  “小主睡得不安稳?”火炉旁传来锦梵的声音。

  苏婉柠极目望去,却见锦梵但真披着锦缎披风,坐在炉火旁烤火,不由大惊:“王爷如何在此?”

  “小王入宫侍候太后,偶然出来走走,不想大雪封路,唯有进来避躲,实不知娘娘在此。”锦梵转过身背对皇后,看着炉火明灭有序,淡淡说道。

  苏婉柠起身坐在榻上,听得外头簌簌声响,想必雪下得不小,锦梵未曾说谎。

  只是慈宁宫离金兰苑甚远,又是大雪天,如何会走到这里来?

  “眼下已然开春,却下了不合时宜的雪,实不知是好是坏。”与锦梵独处,苏婉柠心中实在难安,加之此处又有不好的记忆,更盼着锦荷早些来接了自己。

  “天地万物本无心,只因人之情而变,娘娘想着它好便是好的,想着它坏也是坏的。”锦梵看了看窗外,轻声道。

  苏婉柠一时无言以对,默了片刻,方才问道:“王妃近来可好?”

  “很好,还未多谢娘娘上次相救之恩。”锦梵说着,但真起身行了谢礼。

  苏婉柠道:“不过举手之劳,何况王妃亦曾助我,王爷何必言谢。”

  “有时还真不能不信缘分。”谁能想到,几年前的偶然相遇,竟会令二人之间发生如此多的事。

  “本宫从不信缘分。”苏婉柠听出锦梵话外之音,站起身,沉声道:“是非恩怨,难以言清,人情来往亦是如此,今日既然恰逢王爷在此,本宫便多说一句,今后不会有人再去王府打扰,也希望王爷莫要再过问灵夕殿的事情,这便是本宫的福气了。”

  锦梵心中一冷,虽知道苏婉柠态度十分明确,也并非第一次被她拒绝,却仍旧感到心伤。

  “娘娘放心,小王必不会再给娘娘造成任何困扰。”

  苏婉柠便点点头,正逢锦荷自外头进来,手里拿着一把雪伞,“小姐,适才奴婢就让你回去,这下外头下了这样大雪,仔细摔了。”

  抬首见锦梵也在,愣了一下连忙行礼,道:“奴婢原不知王爷在此,擅自闯了进来。”

  苏婉柠打断她道:“王爷到此避风雪,你既然来了,便走吧。”

  “外头雪大路滑,娘娘还是等大雪停了再走罢,小王先行告辞了。”锦梵说着,便别过二人,出门去了。

  锦荷见苏婉柠不为所动,看看手里的伞,忙追了出去,“风雪极大,王爷还是带上吧。”

  锦梵转头看看递到自己面前的伞,笑了笑,“锦荷姑娘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罢,本王用不着。”言罢,便抽身进入风雪中。

  锦荷立在原地,看着那抹略显落寞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有些不忍。

  “走吧。”苏婉柠这时也出来了,竟也不撑伞,一人踏入风雪中。

  “小姐,仔细着凉。”锦荷忙上去为她撑伞,却被苏婉柠拿了伞放在一旁。

  翌日,慈宁宫传来了消息,太后的病情竟然稳定下来,倒是镇北王爷病倒了。

  苏婉柠正在服用姜汤,虽然只是微微有些咳嗽,锦荷确实如临大敌,更是让花解语开了方子。

  “柠姐姐身子本就没有好全,如何还冒着大雪赶回,锦荷姐姐也不劝着,任由她这般胡来。”花解语故意做了一副大人模样,板着脸说话。

  “原不关她的事,你骂她做甚?再说天气变化谁能预料,我事先出去又如何能预料的,我如今又没什么大碍,喝两碗姜汤就好了。”苏婉柠乖乖地躺在床上,言辞间可丝毫唯有无奈地叹口气。

  锦荷传外头孙琳琳求见,苏婉柠心中一思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孙琳琳,便往锦荷请了她进来。

  孙琳琳才一进来,行了礼,便满口恭喜。

  苏婉柠满脸病容躺在床上,苦笑道:“本宫眼下病着,有何可喜的?”

  “娘娘拔除了林薇薇这颗眼中钉,此为一喜,太后凤体安然,此为二喜,再有,嫔妾适才听得,皇上要封解语姑娘为答应。”孙琳琳坐在如意凳子上,双颊含笑。

  “皇上要封解语为答应,这话妹妹是何处听来的?”苏婉柠大惊失色,看看花解语,又看看锦荷。

  前头皇上才与自己说过解语的事,如今如何要封解语了?再有即便要封,他又应该与我商议才是,如何就这样定下来了?

  花解语也强压心中的怒火,问道:“小主这话可不兴胡说,若是传出去,知道的还是那起子奴才嚼舌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花解语勾了皇上。”

  “眼下六宫尽知,太后才一醒来,头一桩便是这件大事,要皇上收了你,皇上碍着太后的病,已经答应下来,此刻内府正准备着,只怕一时半刻后圣旨就下来了。”孙琳琳含笑看着花解语。

  “柠姐姐,这可怎么办?”花解语心知这孙琳琳没必要这样编排自己,此事又是太后决定,皇上也不敢反驳。

  倘或孙嫔所言是真,此事到不难办,皇上本就对解语存了心思,如今又是太后开口,连自己也不敢开口说话的。

  “倒是多谢妹妹前来相告了。”苏婉柠示意花解语稍安勿躁,不动声色道。

  孙琳琳笑道:“解语妹妹很快就成为嫔妾的妹妹,嫔妾也无甚相送的,这里有一对如意配,正好恭祝解语姑娘得到圣恩。”<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