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302章被恭顺拉住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2-15

  <br/>苏婉柠乘坐八抬大轿从东门出宫,行至长街,轿子突然停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锦荷前头瞧了瞧,道:“小姐,是皇贵妃。”

  她来做什么?苏婉柠一阵沉吟,因想着今日是解语大喜的日子,不能惹事,便只好下轿行礼。

  只见苏婉汐一身橙黄的皇贵妃服侍,头带六只凤钗,凤口衔一粒大的明珠,坐在十六人抬着的软轿上,正得意地看着苏婉柠款款走来。

  不等苏婉柠行礼,河溪得了苏婉汐的指示,上前说道:“奉太后懿旨,解语郡主的婚礼由皇贵妃主持,贤妃娘娘请回罢。”

  “皇贵妃日夜辛劳,解语成亲这样的小事如何敢劳烦?”苏婉柠心中一惊,苏婉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太后看中解语姑娘,本宫自然是不敢怠慢,贤妃,本宫也知道你与花解语素来的情分,可奈何太后不放心,才让本宫前去。”苏婉汐得意地说道,她就是见不得苏婉柠得意的样子,她想要看着花解语成婚,偏不让她如意。

  “既然如此,就多谢皇贵妃了,解语有皇贵妃证婚,自然比嫔妾体面。”苏婉柠低眉道,她自然知道苏婉汐故意为难,可奈何她搬出了太后,自不敢顶撞,又因今儿个是解语大婚,不愿惹事,便忍了下来。

  苏婉汐最见不得她低眉顺眼的模样,眉头蹙起,喝道:“还站着做什么,证婚人可要去的早,迟了不吉利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宫去了。

  “小姐,皇贵妃明摆着是要给你难受。”锦荷看着苏婉柠的身影,厌恶地说道。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我必须难过,让她出了这口恶气,否则她心中不顺,只怕解语的婚礼不会顺利。”苏婉柠叹口气,顿了一下才道:“锦荷,你传出消息去,就说我一路哭着回宫,伤心欲绝。”

  锦荷有些心疼地看着苏婉柠,“小姐,你为了解语郡主这样委屈自己……”

  “不过流言谈何委屈?若非因为我,解语现下还和师傅快乐地生活在谷底。”苏婉柠有些自责地说道。

  听她提起往事心伤,锦荷连忙住嘴,吩咐轿子往清云宫转回去。

  见苏婉柠回来,林月湄不解,“我听的外头都在传你伤心欲绝,到底何事,这时候不是该去竹府的吗?”

  苏婉柠便将前头那些事情说了,“我若不这样说,皇贵妃定会刁难解语。”

  “难为你了,你这两日疲惫的很,不去也好,吉时快到了,送解语出嫁吧。”

  苏婉柠点点头,进去与解语细说一番,吉时到,外头喜娘带着大红的软轿进来,“因新娘子行动不便,因此要坐着大红软轿成亲。”

  一行人将解语放上软轿盖上鸳鸯盖,前头是十里红妆连绵,后头跟着一干喜婆,又有宫女太监无数,皆穿红戴紫,一片喜庆之色。

  苏婉柠与林月湄一路相送出了长街,遥遥看着出了宫,又站了许久,方才转身回去,二人信步在长街走着,苏婉柠将昨夜夜会孙琳琳的事情说了。

  “如此看来,孙琳琳但真不简单,只是不知这其中有多少事是皇贵妃参与其中的。”林月湄道。

  “孙琳琳这样心气高的人,断不会为人所利用,她比皇贵妃还聪明,只怕这一切都是她一人做的。”苏婉柠悠悠说道。

  二人皆不言语,默了片刻,前头流萤来传消息,乾清宫的官儿来说龙炎帝就要到清云宫,让苏婉柠早些回去准备。

  “姐姐也一道去罢。”苏婉柠对龙炎帝虽早无心思,这次解语的事,也多亏了他才如此顺利,心里到底存了一丝感激。

  “皇上大抵是因为皇贵妃的事来的,我要带着天心去慈宁宫请安,就不去了。”林月湄道。

  二人便别去,苏婉柠回到清云宫,果然见龙炎帝的轿撵就在外头,下了轿,听的院子里传来恭顺与龙炎帝的嘻笑声,心中也是一暖。

  “今儿一早这小妮子还因为解语出嫁而闷着,眼下又什么事笑的如此开心。”苏婉柠进了院子,见恭顺正在院中秋千上,龙炎帝正推着她,馥郁带着天宏坐在一旁,天宏竟也逐渐露出了笑脸,只是不大说话。

  “额娘,父皇答应让解语小姨随时入宫。”恭顺待秋千停了,便扑进苏婉柠怀中。

  苏婉柠见了礼,方才接过恭顺,笑道:“原来如此。”

  龙炎帝故作委屈道:“朕好不容易哄得恭顺开心了,你这一来,她又不待见朕了。”

  苏婉柠乐了,打趣儿道:“原来九五之尊也拜倒在咱们恭顺石榴裙下,罢了,臣妾来的不是时候,这便离去,只当没来过。”

  苏婉柠言罢,但真要离去,被恭顺拉住。

  “回来。”龙炎帝一阵白眼,上前拉了苏婉柠,“你若真的离去,只怕解语会埋怨朕一辈子。”

  三人说笑了一会子,一旁的天宏就不甚安宁,在馥郁怀中挣扎着,却仍是不说话。

  龙炎帝便上前将他抱起,问道:“二皇子这些日子还是这样吗?”

  “如今晚上只醒一两次,虽活泼些,却仍旧不说话。”馥郁回道。

  “太医院那群庸医,这点小事都看不好。”龙炎帝沉声道。

  天宏被他一吓,又徐徐哭了起来,苏婉柠忙让馥郁抱了过去,带着恭顺也下去了。

  “这怪不得太医,天宏因受了惊吓,时间久了忘记那日的事情,便也就好了,皇上急不得。”苏婉柠一边说着,一边扶了龙炎帝进殿去。

  “解语药材含毒的事,太医院还没给出个交代,她到底被谁推下去也还没查清楚,你这几日也正为这两件事烦心吧。”龙炎帝示意苏婉柠一道坐在塌上。

  “只要皇上记在心头,就迟早会给解语一个交代,臣妾并不着急,皇上看什么?”苏婉柠见龙炎帝目光在屋子里四下打量,问道。

  “朕看你这殿里的陈设少了不少。”龙炎帝道。

  “臣妾挑了几样解语喜欢的给她做了陪嫁,到底是臣妾宫里出去的,虽有太后恩德在,也是臣妾的一番心意。”苏婉柠笑道。

  龙炎帝不置可否。

  “臣妾令人准备的皇上爱喝的马蹄羹,皇上喝了再吃午膳罢。”苏婉柠示意锦荷去端。

  “马蹄羹朕喝,午膳还要陪太后用,就不在这里吃了,因早上太后让皇贵妃去证婚,朕担心你胡想,这才过来看看,如今瞧你倒无事。”龙炎帝道。

  苏婉柠心中冷笑,巧笑道:“太后的安排极妥,只是皇贵妃受累,臣妾十分过意不去。”

  “原不是什么大事。”龙炎帝喝了羹,又与苏婉柠说了一会子话才离去。

  晚间,竹府传来消息,婚礼一切进行的很顺利,苏婉柠便放心下来。

  第二日晨起,苏婉柠便带着恭顺与天宏去慈宁宫请安,叩谢太后对解语的眷念。

  太后问及了金蝉的事,“那孩子虽是丫头出身,却是可人的,与当初的婵常在倒是有的一比,可恨天不遂人愿。”

  “金蝉妹妹若泉下有知,也定不希望太后伤神,太后还请保重凤体才是。”苏婉柠见太后神色凄清,少不得安慰道。

  “罢了,不提也罢,今儿一早,意兴阑珊苑送来五盆月季,哀家给了皇贵妃和庆妃各一盆,待会你回去的时候,也带一盆回去,剩下的两盆,你就送去乾清宫罢,提醒皇帝注意身体。”<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