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312章”林月湄一语带过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2-19

  <br/>“臣妾去看她。”苏婉柠心中挂记锦荷,也没有在意龙炎帝的表情,正要往外奔去,却被龙炎帝拉住了。

  “锦荷受了些伤,正在下头治疗,朕已经令人去学馆将天宏和恭顺接回来,两个孩子时常念叨着你呢。”龙炎帝示意苏婉柠稍安勿躁,拉着她在榻上坐下,“这几日,你受苦了。”

  他这样说,苏婉柠也不好再说什么,加上又确实担心两个孩子,便不提锦荷的事情。

  果然不多一会子,馥郁就带着两个孩子来了,母子抱着说了一会子话,苏婉柠见天宏开朗了许多,心里一块大石总算是放下了。

  “皇上,究竟是何人对白嫔下手?”从喜悦中清醒过来的苏婉柠不解地问道,这两日她在灵夕殿,宫外的事一点也不知。

  “此事以后再说,瞧你瘦的,这几日都没有好好用餐吧,陪两个孩子吃点东西吧。”龙炎帝拍拍苏婉柠的手,心疼道。

  苏婉柠只道他是关心自己,并未在意,又令紫霞下去准备东西,转头却瞧见紫霞眼眶有些湿润,蹙眉问道:“好好的,你眼睛怎么了?”

  “奴婢是高兴。”紫霞慌忙将泪水拭去,转身匆匆离去。

  龙炎帝陪着苏婉柠几人用了餐,又在院子里玩闹了一会子,方才离去,天色暗下来,林月湄便带着星云来了。

  “今儿个天色已经晚了,湄姐姐明日来就是了,如何今日来了?”苏婉柠迎了上去,亲昵地拉着林月湄进了灵夕殿。

  林月湄瞧着她笑的开怀,不似悲痛之人,便料定她定不知道慈宁宫的事情,便也按下不提。

  “许久不见,不来瞧瞧你,我如何放心的下?”林月湄四下看了看灵夕殿的布置,许多地方明显有不周到的。

  “这两日到底锦荷不在,柠儿也无心打理,紫霞难免有顾不到的地方。”苏婉柠见林月湄表情,便知道她心中所想,笑着说道。又问道:“湄姐姐,太后究竟如何就不追究此事了?”

  “只追究了下头奴才们的责任。”林月湄一语带过,话锋一转,细声道:“此次只当做吸取教训,那白嫔是万万不能再信了。”

  “姐姐见过白嫔了?”苏婉柠问道。

  林月湄将那日她去拢翠庵的事情说了,苏婉柠闻言也震惊不小,她还当白嫔无辜,却没想到竟真的被她反咬一口。

  “柠儿看她与世无争,倒是疏于防范了。”苏婉柠叹口气,“害的锦荷白白受累。”

  提及锦荷,林月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却又立即掩饰了,道:“如今没事就好,这两日,你就先好好歇着,太后许会找你,你做好准备。”

  “姐姐慢走。”苏婉柠将林月湄送出清云宫,正巧碰上外出的孙琳琳归来,二人一个照面,苏婉柠本不想理会她,却不想孙琳琳倒是先上来行礼了。

  “姐姐禁足解除,妹妹也替姐姐欣慰,该舍弃的人合物,有时候舍弃了未必不好。”孙琳琳意有所指道。

  “本宫竟听不懂孙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婉柠淡然地说道。

  “想来姐姐过不久就会明白了。”孙琳琳俯身行礼,便独自进了清云殿去。

  “紫霞,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吗?”苏婉柠看着孙琳琳的背影,蹙眉问跟在后头的紫霞。

  紫霞自然是听得懂孙琳琳话中的意思,却不敢说破,道:“奴婢不知,晚间天气降下来了,小姐还是先回殿里歇着吧。”

  苏婉柠也在意,便回去了。

  翌日,苏婉柠去慈宁宫参,拜太后,太后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又赏下些东西,便完事了。

  “贤妃和白嫔但真是福气好,底下都有个了不起的丫头。”苏婉汐见苏婉柠的足禁解除,自然是不甘心,阴阳怪气地说道。

  苏婉柠含笑应道:“多谢皇贵妃夸奖。”

  苏婉汐便又不屑地笑笑。

  太后又显出了疲惫之态,便散了众人,出了慈宁宫,苏婉柠便拉过林月湄,细声问道:“究竟锦荷在何处疗伤,我实在担心她,必要去看过一眼才放心。”

  “有太后在,你还不放心,你的锦荷跑不了的。”林月湄怕再说下去自己会穿帮,便推着苏婉柠往轿辇上去,“行了,这两日好生歇着。”

  苏婉柠无奈,只好回宫去,半道上却见了今日称病未来的白雨。

  “贤妃娘娘但真好气魄,跟了自己多年的丫头竟然也舍得出去。”白雨仰头看着苏婉柠,嘴角带了一抹讥讽的笑。

  “本宫气魄再好,也比不得白嫔小主,若不是小主,本宫的丫头又怎么会白白受罪?”苏婉柠垂眸看着白雨,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受罪!”白雨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竟然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大笑起来,“原来在娘娘的眼中,一个人的死不过是受罪?”

  “有的人死了,反而是解脱。”苏婉柠意有所指地说道。

  “娘娘的意思是,锦荷姑娘的死是活该吗?”白雨凝眉看着苏婉柠,嘴角的不屑更加明显。

  “你说谁死了?”苏婉柠惊得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问道。

  紫霞见白雨生生说出来,连忙上前去狠狠瞪着白雨:“白嫔娘娘糊涂了罢,我们娘娘身子不适,请白嫔娘娘赶紧让道。”

  白雨疑惑地看着苏婉柠的反应,再看紫霞如此在意,看来苏婉柠并不知道锦荷已经死了的消息。她勾了勾唇角,便准备转身离去。

  “你回来说清楚,谁死了?”苏婉柠双手死死扣住轿辇,一字一顿地问道。

  “小姐,白嫔小主胡言乱语,不可当真的。”紫霞连忙转身过去,让下头的奴才赶紧抬轿离去。

  “落轿。”苏婉柠见紫霞如此紧张,就知道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发生,沉声喝道。

  下头的轿夫不敢耽搁,立即将轿子停下。

  “锦荷一人承当下了所有的罪责,已经被太后当场杖毙,尸体被扔在乱葬岗了。”白雨淡然地说道。

  苏婉柠正从轿辇上起身,白雨的话就似晴天霹雳一般落在她心上,身子一软跌坐在轿辇上。轿夫一时不曾防备,就令她连人带轿子翻到在地。

  “小姐……”紫霞听的白雨的话,已经知道不好,见苏婉柠摔倒在地,连忙上前去将她扶起,却见苏婉柠此刻脸色煞白,竟是晕死过去,身,下一滩鲜血流淌而出。

  “快传太医,快传太医……”紫霞失声惊叫,与几个轿夫一同扶着苏婉柠上轿子,就往清云宫跑去。

  同时又令人去传了太医。

  白雨看着地上的一滩血,一时间竟傻眼了。

  一行人喧嚷着到了清云宫,急急忙忙将苏婉柠带入灵夕殿安顿好,又立即吩咐人去准备一应的东西。

  “你还来做什么,如今小姐受了惊吓摔倒,你满意了吗?”紫霞因锦荷的死,心里更是恨极了白嫔,今又因她吓了苏婉柠,更是没好气,就连礼仪都顾不上了。<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