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339章许久不去清云宫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3-02

  <br/>一旁的紫霞与官儿见了,连忙上前去将花解语按住,直到一刻钟后,花解语方才安静下来,怔怔地看着屋顶,两眼直碌碌地睁着,眨也不眨一下。

  苏婉柠早已经吓得起床了,想要过去,被龙炎帝拦着,“柠儿,你且别去。”

  “皇上,解语如何就这么疯魔起来了?”苏婉柠死死扣着龙炎帝的臂膀,苍白的脸色更是吓得血色全无。

  龙炎帝也是不明就里,也只能摇摇头。

  “是孙琳琳。”紫霞同外头进来的流萤二人,搭着手将花解语扶到榻上,她突然就清醒过来,走到苏婉柠面前,一脸凄凉道:“皇上,我想起来了,是孙琳琳推了我,那日就是她推了我。”

  “解语,你想起了?”苏婉柠惊喜地看着花解语。

  花解语却不甚高兴,再一脸悲愤地跪倒在地,道:“求皇上做主,但真是孙琳琳推得我。”

  “你且将那日的事情,仔细说来。”龙炎帝扶了苏婉柠回床上,自己床上坐下,又叫官儿端来一个如意凳,让花解语坐下。

  花解语便将那日带着天宏玩,如何遇到孙嫔和金蝉,又是如何被孙琳琳推倒。皆细细说来。

  苏婉柠隐在被褥下的手紧紧拽起,暗想就在今日,可令孙琳琳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这头龙炎帝听了,也是怒不可遏,随后又问道:“事后金蝉一口咬定是自己所为,这却是为何?”

  “如此我就不知,不过确系孙琳琳推我,金蝉小主还护着天宏,才免遭孙琳琳毒手。”花解语道。

  正这个档口,竹素与胡太医一道进来了。

  “皇上,老臣罪该万死!”胡太医一把年纪,进门就扑到在地,老泪纵横地说道。

  “孙嫔果然是假孕欺瞒?”龙炎帝见他这幅模样,就知道事情已经明朗了。

  那胡太医道:“孙嫔小主果真无孕,老臣误诊,实在该死。”他在太医院算是德高望重的,此次竟然连小小的喜脉都诊断错误,只恐不是丢面子的事情了。

  “皇上,孙嫔小主饮过药物,使身体出现假孕迹象,微臣也是幸得看过方野古方,才侥幸识别出来,此事也不全然怪胡太医,只怕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来了,也未必能够查出。”竹素道。

  “賎人。”龙炎帝见手中撵着的珠子忘地上一摔,拇指大小的圆润珠子琳琅着散落一地,四下滚落开去,“即刻起,将孙琳琳打入冷宫,非死不得出,孙家所有在职官员,

  官降三品去,迁离京都,永世不得回来。”

  只因前头有凌倩儿的事情,龙炎帝不曾深究,只惩罚了她,却没想到此风不绝,如今这宫里恶风不减,有意要借孙琳琳这件事情给众人一个警醒,再有孙琳琳不仅伤了花解语,锦荷的死与她也脱不了干系。

  苏婉柠心中暗想,锦荷,你等着,下一个就是她了。

  孙琳琳自怀孕来,可谓荣宠之至,如今陡然被打入冷宫,令后宫妃嫔皆是震惊不已,尤其是新入宫的小主,更是战战兢兢。而原本重病缠身的贤妃,听闻皇帝许久不去清云宫,众人皆以为她早已经失势,就不待理会,却不曾想她一朝有孕,再次荣宠六宫。

  “好个苏婉柠,悄无声息除掉了孙嫔,又以孩子迷惑皇上,賎人……”苏婉汐此刻拥着橙黄的袄子,斜斜靠坐在榻上。

  缘着贤妃有了孩子,龙炎帝下旨六宫欢庆,在梨园大唱三日,一众妃嫔有意巴结,自然都去了,苏婉汐心里不痛快,称病不去。

  “娘娘仔细身体。”河溪又往炭炉中加了两块炭火,在宫里燃起了檀香,“奴婢听说贤妃身子不好,这一胎只怕是保不住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不是平安生下了一个孽种吗?”苏婉汐冷冷说道,漫不经心拨弄着手里的护甲,“天宏和恭顺两个小孽种都在学馆?”

  “是。”河溪回道,后又微微眯起了双眼,四下看了无人,方才说道:“娘娘,用不用奴婢着人去看看?”

  她所谓的看看,自是不怀好意的。

  “不用,那处毕竟是学馆,不能胡来,如今苏婉柠的胎都是竹素在照看,竹素又是花解语的丈夫,整个太医院就属他敢和本宫作对。”苏婉汐对花解语早就起了杀心,只奈何如今花解语已经以郡主身份出嫁,无从下手。

  再有苏家的人,

  “娘娘无需操心,自有人与贤妃过不去,前头秦家姐妹不是来找娘娘换宫殿,言不愿与林月湄居住在满霞宫,奴婢仔细打听了,原是秦林两家在宫外不睦,林月湄与苏婉柠在宫中是好姐妹,这二人定能为娘娘所用。”河溪道。

  “你不说本宫倒是忘记了,新人入宫这么久,皇上也招了她们侍寝,事后只是赏赐些物件,却并未给他们位份。如此,竟是看不出皇上究竟是对她们谁看重些。”苏婉汐徐徐说着,心里充满了不安。

  “小主侍寝后,从来都是受了封的,哪怕是最末的答应也好,如今皇上如此,到是开了先例。”河溪道。

  “皇上这是和太后怄气呢。”苏婉汐长出一口气,锦荷那件事,后宫唯有太后有这个势力,皇帝一面不能违逆太后,一面又想护着苏婉柠,夹在中间必定是为难的。苏婉汐每每想到这里,对苏婉柠的狠愈发的深,几次三番却又被她轻易化解了危机,想想便更觉心中郁闷。

  “皇上也不过碍于面子罢了,哪里就会真的喜欢贤妃……”河溪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婉汐狠狠一瞪。

  “这么多年,本宫算是看清了,皇上对苏婉柠是动了真情,就因为如此,本宫必须除去苏婉柠。”苏婉汐冷冷道。

  清云宫,林月湄琴贵人陪着苏婉柠在榻上说话,花解语也在旁边。

  “孙琳琳在宫中作恶多端,眼下终于得到了报应。”花解语对孙琳琳恨之入骨,此刻她被打入冷宫,自然是高兴,“只是皇上为何不直接处死她?”

  “冷宫那个地方,死反而是解脱了。”琴贵人道。

  林月湄瞧着苏婉柠脸色不是很好,担忧道:“柠儿,你身子要紧吗?”

  “湄姐姐,我是高兴。”苏婉柠示意她不用担心,随后悠悠道:“只怕孙琳琳至今仍旧不明白自己为何被打入冷宫。”

  “她腹中的孩子终究是个隐患,要尽早除去才是。”琴贵人担忧道。

  林月湄深深地看了琴贵人一眼,孙琳琳身在冷宫,她腹中的孩子已经注定不保,只是时间问题,可琴贵人说的也不无道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此事交给我罢。”苏婉柠突然道。

  “柠儿,如今你怀有身孕……”林月湄知道苏婉柠想要亲自为锦荷报仇,可着实担心她的身体。

  “我没事,我隐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姐姐,你就让我去吧。”苏婉柠哀求道。

  林月湄深知苏婉柠的性子,只好由着她了。

  这日晚间,苏婉柠趁着四下无人,带上花解语与紫霞,又拎了一个食盒,披了件斗篷就去了冷宫。<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