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370章淡淡勾了勾唇角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3-15

  <br/>“你身在嫔位,皇上无法立天宏为太子,将来有了别的皇子,只怕我们苏家的地位岌岌可危。”苏瀚海脸色不是很好,却还是强行压着声音忍耐。

  见此刻话已经说僵了,苏婉柠脸上的笑也愈发的冷,手指有意无意地抚-摸过紫砂杯,淡淡地说道:“爹爹又何必动怒,我在嫔位又如何,炎国第二代君王的额娘还只是一个婢女呢。”

  “你……“苏瀚海一时间无话。

  苏婉柠继续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明白告诉你,苏婉汐所做的一切,我会彻查清楚,并且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爹爹若是站在她那边,届时若是连累了苏家,与我无关。”

  “我但真是白养了你了。”苏瀚海爆喝一声,站起来,扬手就要朝苏婉柠打下去。

  苏婉柠站在原地不动。

  一旁的苏轩昂连忙上前去阻止,道:“爹爹,太子一事皇上还未定论,眼下说这些还早。何况如今柠儿贵为后妃,爹爹这样随意打人,若被有心之人传了出去,只怕也是麻烦。”

  苏婉柠淡淡勾了勾唇角,“爹爹年事已高,有些事情但真需要好好想清楚了,左右此次回府可以多住几日,想必这几日的时间,爹爹一定想的很清楚了。”

  “柠儿……”瞧着如今的苏婉柠,苏轩昂只觉得十分陌生,皇宫究竟是个什么地方,竟然令曾经那么单纯的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哥哥,我累了,你好生扶着爹爹回去休息罢。”苏婉柠说着,便转身去了里间,也不管二人如何铁青的脸。

  林月湄在床上懒躺了几日,星云将所有关于天心的东西都清了出去,只怕她睹物伤神。

  这日早上星云正靠着床榻瞌睡,隐约间听到林月湄唤她,醒来时就见主子已经坐在窗台前,“替我梳洗罢。”

  “奴婢这就来。”星云欢喜地叫了一声,只差没有蹦起来,一路换跑着出去,又同时叫来下头的丫头,命令他们立即去准备。

  收拾停当出来,已然过了早朝时间,林月湄带着星云到御花园走走,这两日歇在弦月阁,竟不知外头已经落叶成堆。

  御花园的花败了一层,又有一层才绽开,永远不会缺怡人的景致,就如这后宫的女人一样,死了一个,又会有另一个来补充。

  “我们去清云宫坐坐罢。”林月湄瞧着那傲然的菊花,悠然想起,自己入宫多年,能够依靠的,竟然只有苏婉柠一人。

  皇帝的情谊也是靠不住的。

  星云愣了一下,方才道:“小主难道忘了,柠嫔小主前头出宫回府小住,此刻还没有回来呢。”

  林月湄默了片刻,又想到自己如今的状况,岁贵为贵妃,却不能再有孩子,连唯一的孩子也失去了,家中父母对自己还可,有事却也不能和他们说,只能一个人扛着。

  想到这里,林月湄心中更是悲愤交加,“回去罢。”

  “小姐,我们再去走走吧。”星云担心林月湄一回宫,便又要躺在床上去了,这样下去迟早会闷坏的,但是眼下柠嫔小主又不在宫里,这可如何是好?

  “我今儿个累了,何况懒了这些日子,宫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林月湄示意她不用担心。

  二人正转回去,却听见篱笆外有人正在谈话。

  “天心一死,就剩下天宏皇子,只怕将来柠嫔的命好着呢。”这个声音尖锐,一时间竟是认不出谁来。

  林月湄见谈及天心,不由得停下脚步。

  星云领了意思,悄声上前去扒开篱笆往外头瞧了瞧,又折回来,便道:“小姐,是赵嫔和古贵人。”

  “古贵人不是被禁足吗?”林月湄心中一动,赵瑾儿入宫后少有出来,如何与古洁走到一起,何况古洁才被禁足,莫非这二人有什么关系不成?

  说着,林月湄也悄声移了过去,隔着篱笆静静听下去。

  “天宏虽是唯一的幌子,可以柠嫔现在的位份,即便皇上偏袒立他为太子,只怕朝中大臣也不会同意的,至少,赵古两家会是极力反对的。”赵瑾儿语带轻蔑地说道。

  “你虽是这样说,皇贵妃难保不会力争天宏,左右都是他苏家得势,无论是谁,苏瀚海都会鼎力支持的。”古洁颇为担忧地说道。

  林月湄默了片刻,古洁才挑衅过柠儿,如今如何与赵瑾儿走到一起去了,古赵两家在朝中虽不似苏家那样炙手可热,却也是大家,若能争取过来,对苏婉柠的计划是有帮助的。

  林月湄如此想着,便带着星云往回走了几步,故意提高了声儿道:“我病着这几日,宫里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星云回道:“也无甚旁的,就柠嫔娘娘得皇上旨意,回苏府小住。”

  二人说话间就转过篱笆,那厢二人早已经得到了声音住话,见了林月湄,齐齐行礼。

  “今儿个但真是好天气儿,没曾想在这里碰到两位妹妹。”林月湄含笑上前,这几日懒躺,令她脸色有些苍白,人看起来却还算是精神。

  二人正在石桌上坐着,上头一颗参天的樟树伸出枝叶来,正好在下头投下一片阴影。

  请了林月湄入座,二人也相陪,赵瑾儿笑道:“娘娘贵体抱恙,嫔妾不能尽心在旁,如今见娘娘身体康健,嫔妾也总算是放心了。”

  林月湄客气道:“有劳妹妹挂记,天心虽非我亲生孩儿,却是还在襁褓中就交到我手上的,他这一去,伤心是难免,倒是皇上体谅的很,容忍本宫这般任性了。”林月湄脸上虽带着淡淡的笑,心里却犹如滴血一般疼。

  古洁在众人面前素来高冷,前头又与苏婉柠闹得那样,自然不愿与林月湄说话,若非位份低于林月湄,不敢造次,早就起身走人了。

  “娘娘节哀。”赵瑾儿安慰道。

  林月湄苦笑一声,“天心已经去了,如今纵然再悲痛也无用,只怕皇上心中更痛,是本宫没有照顾好他。”

  古洁道:“皇上福泽深厚,后宫姐妹团结一心,还怕没有皇子吗?再则即便天心皇子去了,也有天宏皇子在,娘娘定是悲伤过度,多思了。”

  她这话说着伤人,若在此前听了,只怕林月湄又落泪了,如今却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随即便附和道:“也是如此。”

  说着把话一顿,瞧了瞧二人脸色,又道:“如今只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天宏身上,还好皇上对柠儿那样看重。”

  二人皆沉默,三人又围着天宏说了起来,多是没有实质的话,星云见时间差不多,上前道:“小姐,是时辰服药了。”

  林月湄这才起身,二人恭送。

  “小姐瞧着两位小主意思如何?”半道上,星云急急问道。

  林月湄摇摇头,“瞧着这二人,怕是与柠儿不睦,两家也断不会支持柠儿,只看柠儿回府一趟如何了。”

  苏瀚海细细思量了几日,又找来苏轩昂商议。

  这两日,苏轩昂也是忧心忡忡,整日忙完了要紧事,就一人躲在房间里,守着孙希希的灵位出神。<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