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401章恭顺公主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3-28

  <br/>“让丫头跟着去。”苏婉柠知道恭顺懂事,并不担心她在外头做什么,只怕遇到危险。

  “额娘,不用了,有人在身边老不自在的。”恭顺慌忙道。

  苏婉柠心思一转,这小丫头平素什么都与自己说的,如今这般神秘,必定有鬼,倒不如先放她去,在令人跟着去,看看她究竟玩的什么花样。

  这样一想,她便道:“罢了,只是你当心些。”

  恭顺点点头,一溜烟出了宫去。

  苏婉柠立即唤来银露,令她跟上恭顺,看她究竟去了哪里,见了那些人。

  不多一会子,银露便回来了,“小主,恭顺公主和嘉和公主在金兰苑里玩呢。”

  两个孩子年纪相仿,能够玩在一起自是正常的,只是为何要这样偷偷摸摸?

  这件事苏婉柠并未放在心上,想着都是小孩子,也闹不出什么大事的。

  又如此过了三两日,一切太平。

  腊月半,潇妃开始服用药,因要趁着年前的时间,七日内将灵柩抬去皇陵。

  苏婉柠让流萤通知了花公公,锦梵看着时间,就在宫外安排好一切。

  苏婉柠原想通知苏轩昂,可想到这件事及其冒险,日后追查起来,只怕连累了苏家,便不曾说了。

  一切安排好,就等着时间过去,苏婉柠不是头次做这样的事,心里仍旧十分不安,生怕一点差错,白白连累了那么多人。

  这日,恭顺又出去了,回来的却很快,苏婉柠以为她和嘉和吵架了,只放着不管。

  第二日,恭顺仍旧出去,一直到了第三日,恭顺愈发沉默。

  苏婉柠感觉不对劲,找了恭顺来,“额娘知道你这许久都和嘉和公主一起玩,这两日可是吵架了?”

  恭顺摇摇头,“嘉和三日没来,儿臣又不敢去锦汐宫打听,额娘,她是不是生病了?”

  原来如此。

  苏婉柠恍然,却不知恭顺与嘉和已经建立了这么深厚的感情,也不知是好是坏,额娘替恭顺问问。”

  苏婉柠派人去探听,竟是苏婉汐知道嘉和每日与恭顺玩耍,将她关在锦汐宫,不准踏出宫门半步。

  听到这个消息,苏婉柠既是惊讶,又觉嘉和可怜,不好与恭顺明说,只说嘉和忙于功课,不得来。

  恭顺似信非信,倒也没再过问了。

  离潇妃服用药物已经是第六日,晚间,龙炎帝又来看她,苏婉柠正陪着说话,纱面也去了,只是脸上留了个印。

  “你这张脸可惜了,朕会让太医院的人想办法,将印子消去。”龙炎帝惋惜。

  “脸是不打紧,那日得罪了苏贵妃,如今臣妾已经完全好了,想去锦汐宫请罪。”潇妃温顺地说道。

  “朕知道苏贵妃性子要强些,你能这样想,便是最好了。”龙炎帝欣慰道。

  苏婉柠送龙炎帝出来,与他说道:“皇上,臣妾担心,苏贵妃是否还未消气?”

  “有朕在,她不敢乱来,明日,你和湄儿陪着潇妃同去,料想她也不能当着你们的面再胡来,再者说,潇妃的性子沉静,像你四姐,吃亏在所难免,你便多帮衬着些。”龙炎帝道。

  苏婉柠心中一沉,皇上话中是何意思,她自然是明白,四姐姐性子沉静,就该遭受那样的不白之冤吗?

  她脸色变了变,幸好两旁的灯光暗,也看不出来,“臣妾自当为潇妃周全。”

  苏婉柠送走龙炎帝后,便折回去,见潇湘呆坐在窗下,上前唤了她,“想什么呢?”

  “明日就能离开这里,我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潇湘怅然道。

  苏婉柠笑道:“那就当是做一个梦好了,等梦醒来,你已经身处另一个不用醒来的梦。”

  潇湘道:“柠姐姐,你和湄姐姐的大恩,不知何时能报了。”

  苏婉柠道:“我并非为了这个才助你,只要你和他幸福美满,便是对我二人最好的报答。”

  二人说谈到天明。

  到了第二日,恋苏突发高烧,苏婉柠离不开身,而琴嫔突然大病,林月湄忙着去照看,因此,潇湘独自到锦汐宫请安。

  “小主,公主今儿早上又没吃早膳。”河溪急急忙忙向苏婉汐禀报。

  苏婉汐叹口气,竟是拿她没辙了。自从得知她时常与恭顺玩时,她便十分担心,云妃也好,苏婉柠也罢,都是自己的仇人,嘉和是自己的女儿,她们能放过吗?

  这么多年,她不许嘉和出门,就是担心她遇到危险。

  她正要去看嘉和,外头小福子来报,说是清云宫的潇妃来请安了。

  苏婉汐纳罕,“这贱蹄子前两日才得了教训,今日又来做什么?”

  小福子道:“她也不曾带人,看着倒像是来给皇贵妃陪不是的。”

  苏婉汐冷笑道:“现在知道厉害,晚了,让她在外头候着,本宫看完公主才见她。”

  小福子去传话,潇妃自知苏婉汐是有意给自己下马威,便一直在风口里站着。

  几日时间,嘉和已经瘦了一圈,苏婉汐这个做母亲的,到底还是会心疼,端了食物来,亲自哄她,仍旧不吃。

  “额娘与你说过多少次了,离清云宫远些,不可与他们接触。”苏婉汐也是有些恼火,自己做那么多事,除了为了苏家,也是为了嘉和将来能有个好人家,偏偏孩子不能理解,还和仇人的孩子玩耍。

  “恭顺是孩儿姐姐,额娘,旁的孩子都能与自己姐妹玩耍,为何嘉和不能?”嘉和质问道。

  苏婉汐冷声道:“因为你是天子的女儿,你是我苏婉汐的女人。”

  嘉和更加疑惑,“我宁愿不做天子的女儿。”

  苏婉汐闻言更是心痛,扬手欲打,却看嘉和一脸倔强,不忍下手,只道:“罢了,等你再大些,就能懂了。”

  她说着转身出去,高声吩咐道:“将负责看守公主的丫头都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公主一餐不进食,她们就得继续挨打。”

  嘉和闻言大惊,听见外头丫头们呼救声,唯有妥协。

  得知嘉和用餐,苏婉汐松了口气,“让潇妃进来吧。”

  小福子领了潇妃进去,就瞧见苏婉汐拥着薄毯慵懒地斜躺在踏上假寐,在外头屈膝行礼,“嫔妾参见苏贵妃,愿苏贵妃金安。”

  苏婉汐没动,河溪一旁上前唤她。“娘娘,潇妃来了。”

  苏婉汐这才懒懒地睁眼,见潇妃在下头屈膝行礼,也不叫她起来,招招手示意河溪,“替本宫倒杯茶来。”

  潇妃闻言,看了看旁边茶几上的茶壶,起身去斟茶,递给河溪,又到下头屈膝拘礼。

  苏婉汐懒懒地接过茶,却突然哎呀一声,将茶杯掷了出去,又起身揪着河溪的头发,狠狠骂道:“你这贱蹄子,莫是要烫死本宫不成?”

  那茶杯不偏不倚,成落在潇妃膝盖上,茶水浸透了素白袄裙,好在穿的厚,浸透到里面的温度已经不高了。

  却也令潇妃跌倒在地。<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