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403章不宽恕贵妃娘娘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3-29

  <br/>“周大人可曾后悔?”苏婉柠辞去左右下人,方才低声问道。

  “后悔与否,眼下已经不重要了。”周昭颓然说道。

  “若再给你机会,可会有别的选择?”苏婉柠再次问道。

  “娘娘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若是可以,我宁愿死的人是我。”周昭悲怆道。

  苏婉柠将袖中的纸条递给他,“你到这个地方去。”

  周昭接过看了,疑惑不解,周缕道:“哥哥此番再不可错过,也不可走漏风声,几位姐姐与王爷甘冒生命危险助你,切不可辜负了他们。”

  周昭似明白了什么,“她没……”

  林月湄忙道:“有些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好,王爷此刻应该已经将潇妃妹妹的尸首放入皇陵,这世上再无潇湘此人。”

  周昭恍然,含泪跪下,“几位娘娘大恩,周昭无以为报,唯有感怀于心,日日为娘娘祈祷。”

  “好好待她。”林月湄道。

  周缕道:“妹妹不孝,不能侍奉父母与膝下,还请哥哥多多尽心。”

  周昭应下,又再三叩谢,方才离去。

  林月湄感慨道:“他们比我们都要幸运。”

  两日后,镇北王爷携带王妃入宫复旨,苏尊到清云宫见了苏婉柠。

  “娘娘这一举两得之计,堪称完美。”苏尊笑看淡然饮茶的女子,她竟完全看不透这个人。

  苏婉柠却摇摇头道:“事情过去这么多天,皇上却完全没有惩罚苏婉汐的意思,只怕我们都要失望了。”

  苏尊道:“皇上不罚,自然有与苏贵妃的情谊在,但更多的,怕是苏家的关系,这两日两位苏大人都在求见皇上,皇上避而不见,可见他心中也正矛盾着。”

  苏婉柠笑笑,不语。

  正这档口,恭顺跑了进来,“额娘,你快去看看罢,嘉和在父皇殿门口跪了两日不吃喝,父皇也没理会。”

  “这样冷的天儿,如何受得了。”苏婉柠大惊。

  “儿臣也觉得,可嘉和不起来,说父皇不宽恕贵妃娘娘,就不起来。”恭顺急的快哭了。

  苏婉柠皱皱眉头,无论苏婉汐如何坏,嘉和是无辜的。可难道要她去向皇上求情吗?

  “恭顺认为,额娘该如何做?”苏婉柠问道。

  恭顺突然反应过来,嘉和的生母是苏婉汐,也是额娘的仇敌,此次失势对额娘来说最好,若父皇宽恕了苏贵妃,对额娘自是不利。

  “儿臣不知。”恭顺垂首,又不愿看到额娘受欺负,也不愿嘉和出事,正是两头为难。

  苏婉柠叹口气,摸摸恭顺的头,看向苏尊,“此事可劳烦王妃代本宫出面?”

  苏尊点头,便朝乾清宫去了,正碰上锦梵述职出来,问道:“王爷可看到嘉和公主?”

  “劝了她,不肯走,皇兄又不见她,可怜这么小的孩子,说到底都是大人的错。”锦梵叹道。

  苏尊笑道:“王爷久经沙场,应该知道软硬皆施的道理。”

  言罢,她便上前去,不多时,就看到嘉和在丫头的陪同下,回了锦汐宫。

  “你是怎么做到的?”锦梵惊讶。

  “不过告诉她实话,令她绝望。”苏尊道。

  “这样对她太残忍。”锦梵蹙眉道。

  苏尊道:“瞒着不讲便不残忍了?总有一日她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何况这后宫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注定她们必须在残忍中生活。”

  锦梵哑口无言。

  大年三十,宫里却并不热闹,潇妃的死和苏贵妃的软禁,令这个除夕的气氛十分沉重。

  崇华宫散席后,苏婉柠便唤了林月湄与周缕去清云宫,三人小聚。

  恋苏与恭顺在院子里头同丫鬟们玩耍,紫霞的脚伤也好利索了,和流萤几个丫头在廊下起了小炤,高高兴兴过除夕。

  小林子从外头进来,“小主,意兴阑珊苑的花公公交了这封信给你。”

  苏婉柠展开看过,上头只有几个字:一切安好,勿念,多谢!

  落款是天涯人。

  三人心知肚明,这信是周昭和潇湘寄来的,苏婉柠放在炉火中,瞬间化为灰尘。

  “天涯人,他们倒是清闲,不辜负我们一场辛苦。”林月湄笑道。

  苏婉柠也笑了笑,让小林子下去,三人又说说笑笑谈开。

  大年初一,外头竟下起了鹅毛大雪,宫中连扫雪的太监都不敢出门。

  紫霞看着外头的大雪,叹口气:“原以为脚伤好了,好不易能出门透气,天公竟如此不作美,还是大年初一,存心不让人好好过年的罢。”

  苏婉柠抱着恋苏坐在暖炉旁,教他认字,闻言笑而不语。

  恭顺在一旁的案上临帖,笑着说道:“紫霞姐姐修养这样些日子,竟然圆润了不少。”

  紫霞无奈,“公主是说奴婢偷懒了么。”

  “本公主岂是那样的人,幸好姐姐脚伤好了,否则若再养些日子,只怕今后都嫁不出了罢。”

  紫霞哪想她竟然说出这些话,红了脸,嗔道:“小姐你瞧瞧,这小妮子还这样小,就讲这些浑话,谁嫁不嫁的,将来长大了如何得了?”

  苏婉柠挑挑眉道:“这不是平日里你们惯着的吗?”

  一直到了下午,大雪才转为小雪,苏婉柠带着公主先去乾清宫请安,又去了满霞宫和缕丝宫,回到宫时,已经是晚间了。

  又有信使带来了陈王的请安信,苏婉柠看过,见上头问了林月湄安,便又令人送去满霞宫。

  第二日,镇北王妃入宫请安,苏婉洛也一道来,到清云宫,三人叙旧说话,直到午间才去。

  龙炎帝傍晚时来清云宫,苏婉柠迎入里头来,二人分主次坐下。

  “今年原本要接宏儿回来过年,奈何出了潇妃的事,就没顾得上。”龙炎帝满怀愧疚道。

  苏婉柠笑道:“宏儿昨日来了信,皇上可看了?”

  龙炎帝道:“因担心你等着急,便先让送来了,还不曾看。”

  苏婉柠道:“信此刻送去给湄姐姐过目了,还在满霞宫,皇上去满霞宫再看罢。”

  外头传来官儿声音:“庆贵妃到。”

  “说着湄姐姐就来了。”苏婉柠笑道。

  林月湄从外头进来,见过龙炎帝,嗔怪地看了苏婉柠一眼,“柠儿又说我什么坏话了,偏偏要我听见?”

  苏婉柠也见了礼,笑道:“何曾说你的坏话?正和皇上说着宏儿的信。”

  林月湄取出信交给龙炎帝,“我也正想着给你呢,宏儿但真孝顺。”

  龙炎帝看过,笑道:“不愧是朕的儿子。”

  三人一起吃过晚膳,不知如何提起了苏婉汐的事情,气氛格外的沉重。

  龙炎帝默了许久,方才道:“你爹跪在朕面前苦苦哀求,说苏贵妃不是有意的,又说那事定有蹊跷,要朕查明,因此还病重了。朕实在不忍心,只能暂时将她幽禁起来,至于其他事情,等年后再说。”

  苏婉柠与林月湄对视一眼,但真是苏瀚海的缘故。<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