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443章耿耿于怀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4-14

  <br/>这三日前头闹得欢快,苏婉柠却只缩在自己院子里看书,间或到几位姨娘院子里坐坐。

  苏凌鉴自那日落入水中,竟然也是大病了一场,好在大夫说不影响成亲。

  苏婉柠自觉地纳闷,眼下双喜临门,三兄弟却频频出事,这日与四姨娘闲话片刻,便说起了自己的顾虑。

  四姨太闻言,也十分奇怪,道:“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奇怪的很,轩昂倒也罢了,他平时就是个沉稳内敛的。这两月来,倒是凌鉴变化太大了,下头丫头也不是头次见他发呆走神。”

  “莫是二哥哥心里装了人不成?”苏婉柠不动声色说道,她心里清楚,苏凌鉴还为刘静和的事情耿耿于怀,何况若但真有人,便不会答应娶秦家妹妹了。

  可他向来都是洒脱的人,比不得大哥哥什么事都表现在脸上,他都装在心底。若说是为了钱江大堤的事情,或低沉三两日是有的,可也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低沉如此之久。

  “想来不是,也不曾与秦家小姐见过面,老爷让他娶了秦家小姐,也不见反抗的。”四姨太道。

  “罢了,他不说,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日后姨娘替柠儿留心些罢。”苏婉柠淡淡带过,眼下宫里的事情还有很多,她也没有精力再管府中的事了,只要几位姨娘和两个哥哥都平安,便是最好的。

  时间晃眼过去,迎娶这日,龙炎帝携带皇贵妃亲临苏府,又有镇北王爷携带两位王妃随后赶来,竹素与花解语携带孩子赶来。

  一早,苏轩昂但真从小院子里出来,换了喜服,兄弟二人与苏瀚海一道前头迎接宾客。

  龙炎帝来后,苏瀚海便同几个老臣里间相陪,皇贵妃与大夫人并一众女眷在里间说话。

  苏婉柠相陪一会子,便出来了。

  随后,苏尊带着苏婉洛,与花解语到了她院子里,四人上了茶点,有说有笑。

  到了吉时,众人各自来到大堂,龙炎帝与苏婉汐上坐,苏家夫妇居次一位,随后是苏婉柠、几位姨娘。

  两对新人进来,拜过天地父母,请过君安,礼成,送入洞房。

  苏家兄弟自是要陪过宾客,龙炎帝又逗留一会子,因宫里还有事,便携带两位妃嫔辞去。

  王爷,官员各自散去,便只剩下二人昔日的好友,及苏府远近亲戚。

  苏家兄弟相陪饮酒,一个个嚷着要闹洞房,簇拥着要到喜房去,幸得苏瀚海出面,众人方才放过,却也要兄弟二人各饮三壶酒,才肯罢休。

  “诸位好人,平日苏凌鉴多有得罪之处,蒙各位不弃结为好友。今日我兄弟二人的大喜,各位能捧场,也是我弟兄二人之幸,只是我兄长少有饮酒,我且代他饮了罢。”

  苏凌鉴双手抱拳,言罢拿起桌上两个酒壶,仰头便饮下。

  众人不过跟着起哄,好顽罢了,谁也没想到苏凌鉴如此认真,皆收住,只道玩笑罢了。

  苏凌鉴却没有收住的意思,饮罢两壶,又叫丫头拿来了酒,就要开喝。

  早有家丁禀报了苏瀚海,他才赶来,将苏凌鉴手中的酒壶拿下,命人送去新房。

  彼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苏凌鉴被送至新房,此刻已经有了些醉意,双颊通红,见屋子里鸳鸯红烛高照,桌上放着各类寓意吉祥的瓜果点心,一壶鸳鸯酒,一对鸳鸯杯。

  新娘子穿着大红喜服,盖着鸳鸯盖头,静静坐在床边,因紧张,双手紧紧拽着手中的丝巾。

  “请新郎挑起新娘盖头,从此恩恩爱爱天长地久。”喜婆拿了喜秤杆子过来,讨巧地说道。

  苏凌鉴转头望去,后头一众丫头捧着红布盖了盘子,打扮的非常喜庆。

  “你们都先下去。”苏凌鉴淡淡说道,听着外头喧嚣,心中更是苦闷不已。众人只说恭喜,却从不有人说喜从何来。

  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究竟有何可喜之处?

  见喜婆还要说话,他冷眼一瞪,吓得那喜婆慌忙带着丫头下去。

  关了房门,苏凌鉴便一人坐在桌边独酌。

  新娘子一颗心正揪着,平素就听闻苏家二公子,是个浪-荡公子,与下人厮混一处自身不检点,思衬着以自己貌美,必定能够获得他的心,要趁着新婚之夜,好好给他一个下马威才是。

  哪里想到苏凌鉴入了房间便让丫头下去,此刻又独饮闷酒,连自己盖头都不掀开,实在不知道是何缘由。

  待要开口询问,那头酒壶空响,却是一壶酒已经饮尽,听那人道:“你自己好好歇着吧。”

  言罢,便是关门的声音。

  听这话的意思,他是不打算留在这里了?听了这话,秦文再有忍不住掀开盖头,却只看到一抹艳红的身影消失在门边。

  待要追上去,可又想到自己是新娘子,如何能出去,只好跟到门边,见外头跪了一地的丫头,心中愤懑不已。

  她是秦家二小姐,打小锦衣玉食,连爹爹都不曾呵斥半句,如今苏凌鉴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给她难堪,这笔账,势要算个清楚的。

  且说苏凌鉴今日喝下的酒,约莫是五六壶之多,此刻胃里翻腾的厉害,一人别开家丁,往锦鲤池方向去了。

  一路上吐了三两次,已经是面红耳赤,胃里空空如也。到了锦鲤池,被冷风一吹,人倒是清醒过来,倚在栏杆上发呆。

  “新婚之夜,丢下新娘子一人,实在不该。”

  苏凌鉴转头望去,只见苏轩昂已经褪了大红喜服,着月白长袍,手中拎着一个酒坛,过来坐在他身边。

  “大哥不也如此。”苏凌鉴低头苦笑一声,夺过苏轩昂手中的酒坛,仰头正好喝,却又被他夺了回去。

  苏轩昂将酒坛放在桌上,“酒喝多了伤身,你今日喝的够多了。”

  “人人都道一醉解千愁,只是却没有人告诉我,要如何才能喝得醉。”苏凌鉴却并执着,他早已经褪去幼年的轻狂,这里装的东西,便也多了。

  “不做明白人,只做糊涂事。”苏轩昂轻声道。

  “可你我都不是糊涂人。”苏凌鉴苦笑一声,转头看了看皇城的方向,“这两日我装病在床,就是不知如何面对七妹。每日一闭上眼,眼前就会出现宏儿的身影。”

  他心里苦,苏轩昂如何不知,只因自己也是如此,要瞒着那人,实在辛苦,可更没有勇气说出实话。

  “总有一日,她会知道真相的。”苏轩昂悠悠说道。

  “知道也好。”苏凌鉴起身,又拎起桌上的酒坛,豪饮一口递给苏轩昂,“我到时期望这一日早一点来,也让我从这个深渊中解脱出去。”

  苏轩昂想了想,接过酒坛,亦是豪饮一口,随后又将酒坛递给了苏凌鉴。

  兄弟二人如此你来我往,不多一时便听酒坛空响,又让下人搬来两坛,势要喝个一醉方休。

  这头,苏家的人三两日来忙的要死,好不易婚礼结束,一个个累的不堪,主子早早歇下,奴才也是歪歪斜斜瞌睡,自然无人来管兄弟二人,也无人去想空守洞房的两个新娘子。<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