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章 婚房不婚

作品:悦陷越深: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13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夏以沫一直在理清思绪,自从父亲去世后,她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理顺自己的生活。

  孤立无援的母亲,年纪尚小的妹妹和一身自己要奋斗好多年也不一定能还完的债务。

  毕业后的焦头烂额,让夏以沫一次次觉得窒息,空气都不自由。可是她逃不了。就像神的手掌,早已部好她生命的脉络。

  或者是为了,母亲眼睛里的坚定,父亲和上官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吸引着夏以沫,她自己也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比如那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上官夜。

  一个麻雀,如何让人上之人的上官夜亲自求婚。虽只淡淡的一句。难道他没有感情么,他不希望和相爱的人结婚么?他情愿和一个与他的世界毫无瓜葛的女人结婚?这中间有着什么?

  这些夏以沫都无从所知。但是,两个看似没有关系的人,马上就会有最亲密的合法关系,夫妻。

  这个词,听起来有点动人。夏以沫却没空想,若是以前的她,她会欣喜若狂。

  这一天清晨,在邻居大妈还在晨练的时候,隔壁小孩正在吵着上学迟到的时候,上官夜漂亮的耀眼的车缓缓开进了小区,停在了明家的门口。

  母亲把收拾好的小行李包放在夏以沫脚边,只是看着夏以沫并不言语。

  夏以沫抬头看着墙上父亲的相片,眼里多了些闪烁:“妈,我不在的日子,你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小南,让她好好读书……”

  夏以沫哽咽着,母亲温柔的抚摸夏以沫的头发,眼睛里泪光隐隐:“去吧,孩子,上官家不比平常家庭,你遇事能忍则忍。家里你不用担心,好好照顾自己。”

  夏以沫在母亲的怀里,咽了咽眼泪。转身走出家门。

  在车里那个面容冷漠的男人,看也不看夏以沫。夏以沫坐进车里,也丝毫不察觉男人的漠然。和自己偌大的痛苦相比,这个男人的感情,她不想涉及太多。

  也许,可以,只婚不爱。

  婚礼很气派,这在夏以沫的情理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因为,这场婚礼可以这么不吝啬的办置,宾客服饰,招待用品,餐饮,舞会,极尽豪奢。

  一袭长摆钻石婚纱的夏以沫,长发轻轻挽起,淡扫蛾眉,显得优雅动人又别有风韵,不带一丝胭脂水粉气息,清新脱俗。

  白色婚纱的映衬下,让夏以沫那双乌黑生动的眼睛更灵动,姣好的线条,婉转的身姿,一丝丝上官静恬淡的气质,吸引了在场的所有宾客。

  第三次看见上官夜,就是婚礼上。

  而这个人,却是这场婚礼的新郎。笔挺的腰身,一丝不苟的西装,深刻的眉眼,线条精致的鼻梁,和一张薄唇。带着一丝戏谑的眼神,却又严肃着一张俊脸,男人气场强大到无可厚非。

  夏以沫站在场中央,看着上官夜从容的自人群中走向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这个男人就是她想要的,相守一生的良人。

  婚礼结束后,宾客散尽。

  夏以沫疲惫的站在上官夜的别墅前,止不住的惊愕。这个男人她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两排仆人在门口一次站开,微笑着看着夏以沫。别墅的灯火辉煌刺伤着夏以沫。她不知道,这一嫁,是福是祸。

  随着仆人的介绍,夏以沫大致了解了别墅的基本布置,很大,很豪华,却不是夏以沫想要的家的样子。

  夏以沫的卧室对面,从落地大窗里可以看到,外面一片湖光,夜色笼罩,丛林上官谧,传出隐隐约约的睡眠之息。

  “不睡么?”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夏以沫一凛。

  回头就看见上官夜不睦的眼神。

  “新婚之夜,你应该期待着什么吧?”出言不逊,这个男人还真是很让人没有好感。

  夏以沫不想答话,不明白新婚之夜,这个男人这是摆的什么局。

  突然,夏以沫被一股强力压倒在床上,还来不及愤怒,一张被放大的俊脸就贴近过来。

  “怎么,不是想嫁到上官家么,你如愿了。”语气逼仄。

  夏以沫愤怒的看着上官夜:“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说着,上官夜就撕扯起夏以沫的衣服,夏以沫羞愤不已,极力反抗。

  上官夜冷着脸,抓住夏以沫的手臂:“没听说过么,越挣脱反而就会越紧,你再自寻死路。”说着,上官夜已经退下了夏以沫的外衣,裸露的肩膀和锁骨清晰的呈现出来,透出玲珑的形状。

  粉嫩雪白的肌肤有弹性的晃动在上官夜眼前。夏以沫眼泪浮上眼眶。扭动着身体,毫不屈服的进行着保卫战。

  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上官夜,让夏以沫的心也不由自主的乱跳起来。呼吸也乱了节奏。气氛越来越暧昧。

  上官夜趁机突然吻住了夏以沫,她那张柔软的小嘴。甜甜的还带着清新的气息。上官夜更用力的去吻。几近让夏以沫失去理智。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夏以沫忽地一个转身就逃出了上官夜的控制。上官夜眯着眼睛看向夏以沫:“这是新婚礼物?你倒是送的特别。”

  上官夜放开衣衫不整的夏以沫,起身轻笑:“夏以沫,咱们的账慢慢算,来日方长。”

  房间里只剩下夏以沫时,夏以沫的眼泪突然就决堤一样流下来。新婚的第一天竟然是这样的。这就是豪门么。

  豪门恩怨,是是非非,还未踏足,就已身不由己。夏以沫还不知道巨大的生活牢笼已经在慢慢靠近她了。

  也不知哭了多久,夏以沫睡着了,醒来时,阳光已经从窗子里透进来,带着清晨草木的清香。

  夏以沫昨夜的衣服都还没换。这时有仆人敲门:“太太,少爷叫你。”

  “恩,知道了,我马上就好。”

  夏以沫简单的洗漱后,换了身衣服,整理了下情绪。站在镜子前,一个略显疲态的美丽的面容呈现在眼前。

  “夏以沫,你要快速的强大。这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完成。”夏以沫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开门,却迎面撞进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夏以沫抬头,就看见上官夜一脸玩味:“怎么,这么急着投怀送抱了么?”

  夏以沫连忙向后退去,却不小心磕到柜角,向后仰去。一双有力的手稳住了夏以沫的腰身,有力的把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两个人的距离被无限的拉近,就只剩下一点,两个唇就会相交织。夏以沫睁大眼睛就只能看见上官夜的唇,离自己就那么近,近一些,再近一些。夏以沫恍然大悟似的想要离开男人的怀抱。脸色绯红,愤怒和羞赧一起涌上来。

  “放开我!”夏以沫挣脱着。可搂着她的手臂却越来越紧。

  “放开你,哪有那么容易。”上官夜的眼神里多出了一种夏以沫看不懂的含义,让她搞不清这个男人到底怀揣什么目的。

  “上官先生,太太,可以用餐了!”仆人叫道。两个人这才下了楼。

  一次不算是愉快的早餐。两个人吃的各怀鬼胎。

  夏以沫暗暗在心里下决心。既然嫁过来了,那么就随遇而上官。

  她心里虽有千千结,可是,现在不是急功近利的时候,一定要平静自己。

  无论如何,上官夜的出现,帮她解决了很多麻烦。这足够让她千恩万谢了。也许,父亲会指定上官夜,是有父亲的原因的。

  夏以沫暗暗抬头,想要打量上官夜,可是上官夜似乎早已经看出夏以沫的意思,早就候在那里了。两个人眼神相对,不免有些唐突。

  当然这唐突和不好意思,只有夏以沫有。

  夏以沫知道。上官夜似乎是有着什么原因,娶了她,然后又对她这样。

  转念一想,也罢。我们之间本是没有感情的。就算是出于利益。可是这算不算出卖自己。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

  生活总是要面对的,多难都可以挺过来,现在也没有临阵退缩的理由。夏以沫大胆的回看了上官夜。这个男人,真的很耐看。不管他以前是谁,和谁在一起。现在他可能要和自己朝夕相处了。

  夏以沫的眼神纯净,还带着点倔强,这让上官夜的从容不迫有些不知所措。

  他没有想过,对面这个人还会这么直接的看向自己。不胆怯,不退让。像是一种宣战,却对战争毫不相知。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些耐人寻味了。

  可她才刚刚迈入他的陷阱里。一只小绵羊即将被吃的游戏。一个有反抗意识的猎物才更值得猎人精心为她设置陷阱。

  其实,夏以沫下意识里,总是觉得认识了上官夜很久,这是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就像失散多年的主人与玩偶。

  但,夏以沫没弄清谁是主人谁是玩偶。至少那种不真切感,让上官夜有一点亲近感。

  夏以沫想,从到这个地方的那一刻起,不管上官夜愿不愿意,他都是她的夫了。

  她决定,一切的开始,都从上官夜着手。

  于是,夏以沫笑了笑,阳光映在她那张明媚的脸上,顿时就失色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