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章 沉沦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15

  那保姆停了浑身一震:“不要伤害我儿子,不要伤害我儿子!”

  上官煜钦冷哼了一声:“我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和你儿子下辈子都花不完。只是你要按我说的办。如果你不照办,那么你的儿子,我就不敢保证……”

  “我照办,我照办,别伤害我儿子……”保姆吓得面无人色。

  上官煜钦点点头。手下就把保姆带走了。既然有儿子,怎么还干这种勾当,这是母亲所为么?有难言之隐?上官煜钦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上官排好后,保姆回了徐家,并没有在徐茂面前表现出异样。到半夜时刻,有两个人驾车来到徐茂家,徐茂快速的上了车:“跟上!”上官煜钦来了精神。

  时间点滴过去,也不知道夏以沫遭受了什么折磨。

  “上官夜有什么动静?”

  “大少爷调用了侦探,还在银行大量提了现。其他的口风太紧,没打听到。”上官煜钦眯起眼睛,从来冷漠的大哥这回是动了真情么。

  “少爷,不好,有三辆同样的车型出现在前面,现在分不清哪个是徐茂的车了。”

  三辆,看来徐茂早有准备。打电话找其他的人,马上跟!

  “可少爷,我们现在跟哪辆?”

  “跟左面的。”上官煜钦头疼起来,这徐茂竟然使诈。

  最后,只见那辆车曲曲折折只开进了一家瑜伽会馆。几个女人下了车。再没有其他人:“少爷,跟错了。”

  “废物!”上官煜钦气急败坏。

  “其他的人呢。跟怎么样了。”

  不一会其他人打来电话:“少爷,跟丢了。”

  上官煜钦眼睛里几乎能冒出火。时间越长,夏以沫就会越危险。

  “和徐茂接线的那头调查的有着落了么?”上官煜钦不耐烦的问道。

  手下的人都大了一个寒噤,每次上官煜钦这样的时候,他们都不会很好过。

  “已经在跟踪了,就是一伙无名的小罗罗。是他们进行的敲诈。”

  “那边大哥自己会处理。注意他们的行踪,看看他们是不是来往于关押人质的地方。”上官煜钦上官排完就回了住处。

  直到数个小时过后:“大哥,跟到了。徐茂和几个人一起去了东郊。”

  上官煜钦得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往东郊赶,正发现关着夏以沫的房子,由此也就救下了夏以沫。

  思绪飞回,上官煜钦低头贪看这夏以沫,我现在还能抱着你,一会你就在别人怀里了。

  手指轻轻拂过夏以沫的发鬓,清秀的眉,浓密的睫毛,精巧的鼻子和……上官煜钦看着夏以沫的红唇,就止不住有些胡思乱想。这唇的轮廓那么清晰,好像刚熟透的樱桃,新鲜可口。

  上官煜钦有些不想放开手,也许时间能流淌的再慢些该多好。

  他慢慢的贴近,慢慢的感受夏以沫的呼吸,那温热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转。上官煜钦的唇带着怡人的触感,贴上了夏以沫的。辗转厮磨。

  世界都是静止的,上官煜钦的脑袋里突然就炸起一片不知名的光,他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什么样的女人都接触过,可是,唯独这一次,他有些不舍得离开这种温存。

  而这时的夏以沫在昏睡中怎么会想到,那个她紧紧依恋的怀抱会另有他人。梦里的那个吻缠绵到让她心碎。

  其实,上官夜只比上官煜钦晚了一步。就这一步,让他差点疯了。

  自从夏以沫失踪后,他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次。就更别提休息。

  如果是从前的他,是不会这么没有效率的,他也不容许。可是,他害怕伤到夏以沫。害怕到自己都没有料到的程度。

  当他用最快的速度达到小屋时,已经发生了爆炸,烟雾缭绕,热光漫天。

  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都凉了。夏以沫还在里面……

  他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即使小时候母亲离开,他都不曾绝望,因为母亲的爱让他明白活下去的意义。

  可这次,都不一样了。上官夜,叱咤商场多年,风云顶尖的他,在发现夏以沫可能已经死后,瞬间就像老了几岁一样。

  吴助理也惊讶了。他跟了上官先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上司。

  他就像一个急需要上官慰的孩子,可是,谁都不能上官慰他,用所有语言都不能。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能让一个美好的人,瞬间苍老。沧海桑田也不过如是。

  上官夜站在小屋前,一言不发,表情也不曾掩饰。他这么多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以为自己已经够冷漠,足够淡然。可是,他怎么还会这么难过,贯彻心肺的疼痛。他以为除了母亲他不会再为任何人心疼了。

  有谁会看到,此时的上官夜不是总裁,不是什么知名的成功人士,而只单纯的是一个失去了妻子的男人,他也会悲伤,也会难过。

  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孤单的让人想哭。

  夏以沫,也许,我爱上你了。在知道你离开我的那一刻。

  当火势逐渐减小,众人都七手八脚的跑上去,在废墟中寻找痕迹。

  “上官总,并没有发现太太的遗骸。”

  “什么?”上官夜无光的眼睛里瞬间就像被点燃了一样,快速的跑过去,疯狂的翻找,哪都没有。上官夜突然停下动作。

  她没死,夏以沫没死!

  当上官夜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他愤怒了。

  上官煜钦也不敢造次,这样的上官夜他早就预料到。他回头看看还昏迷的夏以沫,眼神闪烁。

  “大哥,大嫂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上官煜钦刚要离开,就听见上官夜冷到极点的声音:“说明白。”

  “额……也没什么,就是凑巧。我的手下几个人去那边做生意,路过听见小屋里有奇怪的声音,一看竟然发现是大嫂。就救了出来。”上官煜钦脸上表现出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大哥怎么能这么疏忽呢……”

  上官夜狐疑的看着上官煜钦。就这么简单么?上官煜钦心里忐忑,可是他是什么人。

  邪魅的笑容又浮上来:“大哥,既然抱得美人归,就好好珍惜嘛,要不这劫钱劫色的还能放过你?”

  “够了。不用你管。出去。”上官夜自然不会相信上官煜钦,也不想再看到上官煜钦那张像妖精一样的脸,从里到外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上官煜钦出去后,上官夜轻轻走到床边,握住夏以沫。仔细的看她,心里一阵责备。如果不是自己怎么会让她受这样的苦。

  他就这样守着夏以沫,也许自己从没这样静静的看过她,也从来没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有她。

  不失去就永远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惦念。

  他一直矛盾着,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矛盾犹豫就都烟消云散了。

  当我们在失去一件事物时,才不可遏制的发现,自己有多需要。

  上官夜是何等聪明的人,也竟然糊涂了这么久。

  这个女人,他一直没有想到过爱。可是爱这个东西来的时候,谁会知道,那就是爱。

  聪明的人,也会因为爱而不知所措。

  也许,在很多年前,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他就爱上她了。她的善良,她的倔强和纯净。再见时,她的坚强和她的眼泪。

  夏以沫做了很长很长的梦,长到连自己都记不得了。

  她睁开沉重的眼睛,看见的就是那张疲惫的脸。

  上官夜就在她的床边,拄着下巴,迷迷糊糊的睡着。

  她没见过上官夜这个样子过。也惊讶于上官夜的模样。脸上长出了胡茬,头发也没有整理,有些散乱。男人的味道十足。可是,她看着他,心里竟然暖暖的。

  为了自己,他这样的么?他很担心?

  梦里就是他吧,温暖的让人心悸。

  “醒了?”上官夜睡不踏实,时不时的看着夏以沫。这一抬头就看见夏以沫湿润的眼睛。

  “怎么了?不舒服么?”上官夜以为夏以沫是哪里不舒服,有些着急。

  “没事,眼睛有点涩。”

  上官夜看了看才又坐下来,觉得自己那样很唐突。表情有些不自然。又接着刻板的说到:“没事就好,以后这种事不会在发生了。”

  明西听着上官夜的语气,不由得失望,就这些?

  她以为,他会拥抱她的。呵呵。上官夜终究是上官夜,永远不会为什么而动容。自己又自作多情了吧。

  上官夜觉得坐立不上官,当然他的心思夏以沫看来是另一种现象。

  “你醒了就没什么事了。我让馨儿来照顾你。我先走了。”上官夜只想快点逃出去,因为他有些不能面对夏以沫。

  在确定自己爱着这个女人后,他有些茫然。

  夏以沫看着上官夜急匆匆的背影,心里再次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就这么想离开么?那还亲自来看我干什么。上官夜,你的戏已经演够了吧。

  夏以沫紧紧抓着床单,手指深深嵌进皮肉。怎么总是抱着希望来等着伤害呢?

  再也不会给你伤害我得理由了。上官夜,我对你的喜欢到此为止。

  一厢情愿的爱情对于自己是没有益处的。这次再不能软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