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五章 再任性一次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18

  夏以沫决定不理他,气愤的挂断了电话。兀自上了楼。一头钻进了被子里,把脸都捂起来。

  心更乱了,夏以沫翻来覆去的想不明白。也许,上官煜钦会给自己答案呢?

  不不,决不能动摇。不能见他,说不定他就是个疯子,长着一副诱惑众生的脸相,就到处扮演妖精了。天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也许就是他故意的,不像好人,亏自己还对他完全没有戒心。

  夏以沫都要把自己揉碎了,还是左右不定的折腾着。今天的问题太多了,让她这么憋着会自杀的!

  都凭什么,凭什么啊?自己没有权利知道么?不行,她要弄明白。死就死吧。

  夏以沫想着就起身,穿好衣服,简单的整理了下,就对阿姨说自己出去散心,一会就回来。

  到了茶坊,在一个很幽静也很少人注意的雅间找到了上官煜钦。

  夏以沫不想多逗留,坐下就说:“有什么事,快点说。”

  上官煜钦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茶,一副泰然自得的样子。夏以沫看着突然就有些恼火,这家伙不会玩自己吧?

  夏以沫心里气的要命,也害怕在生出什么幺蛾子。就平静了下自己,死死的盯着上官煜钦。看他到底要干什么,不就是沉默么。那好,我也会。

  上官煜钦看着夏以沫这样,不禁有些好笑:“怎么。这回不着急了?”

  夏以沫不说话,还是怨毒的看着上官煜钦,而且随时有着防狼的准备。上官煜钦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爱极了。

  “夏小姐,这么快就不记得那个晚上了。那天晚上我们……”

  “你闭嘴!如果你再说这些,我就马上离开!”夏以沫听到这话,顿时就像炸了毛的小猫。

  上官煜钦还是那副邪魅相,嘴角笑意带着玩味。似乎很享受夏以沫这种反应。

  夏以沫后悔了。就不该出来见这个人,不会有什么好事。想着就要离开。

  “离开他。”上官煜钦坚定的说出这句话,夏以沫一愣:“你说什么?”

  “离开上官夜,离开他。”上官煜钦脸上的妖媚不见了。相反是那种与他不相符的冰冷。

  夏以沫站在那吃惊不已:“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如果不想越陷越深就马上离开他。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我凭什么听你的!”夏以沫觉得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听这个疯子在这胡言乱语。

  “因为你的父亲。”已经走到门口的夏以沫突然就停住了。她回过头看着上官煜钦,觉得一盆凉水冲自己倒了下来。

  她心里明白,一定有一个真相离自己近了。她这次安静的走回来,坐下。

  镇定了一下自己:“告诉我,怎么回事。我会听完。”

  上官煜钦鼻子里哼了一声:“可是,夏小姐,你有时间了,我没有了。想知道真相么?那就先离开上官夜再来找我吧。”说完上官煜钦就离开了。留下脸色很差的夏以沫。

  今天,就在几个小时里,她听到两个人都提到父亲。而且不止一次的提示她似乎有着巨大的秘密在她面前,而她却毫无知觉。她很无助,心里孤单极了。

  “爸,告诉我,这些到底怎么回事?”夏以沫伏在茶案上大哭了一场。

  也许这个时候的夏以沫还能哭的出来。可她怎么也不会知道之后的事,那种巨大的真实下,她没有眼泪。

  回到家里,客厅的沙发上面如冰霜的上官夜。夏以沫看着他,心乱如麻。坐到上官夜身旁:“夜,我想和你说说话,我有好多事想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上官夜皱了皱眉:“出去见谁了?”夏以沫顿了顿:“你弟弟,上官煜钦,听着,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一直迷惑我的事情,只说了几句话就回来了。你不要误会。”

  “我没时间误会。我只想知道,你还是不是我的妻子?你去见他可以,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是你根本就忌讳着我?”上官夜逼视着夏以沫。夏以沫一时语塞。确实,她没有告诉上官夜。

  “我只是不想打扰你,有些事我自己可以弄明白就像自己去办。我不能什么都依靠你啊。我知道没告诉你是我不对。对不起,夜。”

  上官夜摇摇头:“我相信过你,可你让我很失望。有什么不明白的你问我不好么?偏要去见上官煜钦?你还觉得你和他绯闻还少么?”

  “是,我不好,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夏以沫蹭到上官夜怀里,楚楚可怜的样子。

  上官夜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学会这招了?不过这招确实管用,他的气色缓和了很多:“你想知道什么,以至于去见上官煜钦。”

  夏以沫突然就认真起来:“今天我去了爸爸那,还……还见到的了妈妈。她……”

  “她为难你了?”上官夜紧张起来:“你看你,怎么这事也没和我说?还瞒着我多少事情啊?”

  “哎呀,没有瞒着你啊,这不还没腾出时间么。公司现在这么需要你,这次会议对你还这么重要,小事我不想耽误你啊。”

  上官夜把夏以沫扯进怀里:“笨蛋,我再忙也可以找时间来管你的事,谁让我摊上你了呢。”

  夏以沫噗嗤一笑,又正色道“今天她……就是婆婆,她说了好多奇怪的话。”夏以沫把何蓝清的话以及上官诚的话都转述给上官夜。

  “我找上官煜钦也不过是想知道何蓝清的事情,但是也没问出什么。”夏以沫撒了谎,她没有说出上官煜钦对她说的那些话,她觉得这事情关系到父亲,她必须仔细。

  上官夜眉头紧锁,又安慰着夏以沫:“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别人伤到你,以后何蓝清再找你说什么,你就告诉我,我陪你。既然爸爸护着你,也好。老爷子这几年生着病,都是何蓝清照顾,我们也很少见到。她这次回来,我无所谓,只是你要小心些。”

  “恩,我没事的。”夏以沫乖巧的贴着上官夜的胸膛。

  “今天又惹我生气,该怎么补偿啊?”上官夜看着怀里的人戏谑道。夏以沫听着就红了一张脸:“额……以后乖点就是了。这次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想的美!”说着上官夜就抱着夏以沫朝卧室走去。夏以沫一阵尖叫。两人亲密无间。夜晚很美好。

  看着上官夜熟睡的脸,夏以沫却失眠了。她一直想着上官煜钦的话,放佛点醒了一直迷茫的她。他为什么会提到父亲?难道上官家有什么和父亲有关?还要自己离开上官夜?

  不过,真的能离开上官夜吗?这张脸,这个男人,真的舍得么?

  夏以沫当然不会轻易就相信上官煜钦。她是上官夜的妻子,即使她疯狂的想知道有关于父亲的一切,可是她相信还会有别的机会。

  而此时,上官煜钦这边也处于多事之秋:“喂,上官老弟么?知道我是谁吧?”

  “当然知道,你这混蛋不用说话都能闻到口臭。”

  “哈哈,上官煜钦你不用这样嘴狠,不怕绯闻缠身算你厉害,可是最好你识相点,要不,我说不定会对你在乎的那个女人做出什么来,上次只不过才是开始。”王远在电话的那边神情自若。

  “你威胁我?我就不怕这个。还有,你该小心点!”上官煜钦也不示弱。

  “行了,上官少爷,你的手段我知道。可是,我要说这事似乎对你也是有利的,我相信你不会拒绝。”

  上官煜钦在沙发上,一手拿着电话,一手举着酒杯,眼睛里闪烁不定的光。

  “这次公司里总裁换位还是续任,估计你比谁都清楚。其实,你这次回来,也不甘愿就一直在上官夜之下吧,按照你现在所持有的股份,对这次决定的影响是很大的,你下的这步棋可能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没想过么?包括抢回本该属于你的女人。”

  “哼,看来你是做了不少功课了吧,也真难为你了。”上官煜钦嗤之以鼻。

  “上官,我就不信你不动心,如果这次你撤出股份,那么我和我父亲以及很多股东都支持你上位。上官夜霸着公司这么久,该是时候让贤了。更何况,这上官集团暗地里都是金氏集团的扶持吧。你不该拿回你的资本么?”

  “够了,我没心思听你在这胡说八道。”上官煜钦挂断了电话,可他本能的反应还是出卖了他。他确实想过,想过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当初一切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上官诚把自己送出国外,而留下上官夜在身旁,意图不是很明显了么?可是,上官集团能有今天不都是靠自己的母亲!

  上官煜钦拳头握紧,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表现的狠厉。

  又是新的一天,早上起来,夏以沫就有点莫名的紧张,她知道今天公司就将决定上官夜的命运。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为上官夜系好领带,上官夜低头吻上了她:“今天要乖乖的知不知道。过了今天,我就陪你出去散散心,好不好?”

  夏以沫重重的点了点头,并结结实实的抱了一下上官夜:“我等你好消息。”

  送上官夜出门后,夏以沫就又出现不安的感觉,她总觉得,上次王远的事情不简单,肯定做了什么会不利于上官夜。

  不行,她不能帮什么忙,可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算是自己不乖吧,那就再任性一次。夏以沫偷偷出了门。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