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六章 股东大会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19

  会议室里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上官煜钦的股份确实从上官夜那里抽出来,王远和他父亲以及一些股东都自持股份,现在的上官夜手里持有百分四十五的股份,对方已经掌握了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而这个对方就是上官煜钦。面对这种局势,上官夜的总裁之位不保了。

  上官夜万万没想到自己手里会有两个只股份被突然临时抽走,一时间让计划陡变。形势也不利于自己了,本来稳操胜券的。

  上官夜不慌乱,马上联系助理,去找一些小股东们,要快速买进。不惜高价。可是,只买回百分之一的股份。形势仍然不利:“总裁,现在有一个在国外的欧阳小姐持有百分之二的股份,可是联系不上。”

  “那就继续联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找到她!”上官夜面不改色,可是手心已经捏了一把汗。成败皆在与此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王则民站起来:“看来形势已经很明显了。时间也过了这么久,估计大家心里有数了。对于上官夜是否继续续任总裁一职,希望大家做出裁决。”

  王远举手,跟着也有几个股东举手,很多人看情形不对也纷纷倒戈。上官夜一言不发,而上官煜钦只是静静的看着。

  “那好,就根据大家的表决,我宣布,上官集团总裁一职……”

  “等等!”王泽民话还没说完。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大家纷纷的转过身去看。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诚:“大家不要着急,做决定也要慢慢来,至少先等等我。”上官诚笑着走进来,上官夜马上起身让上官诚坐下来。

  “虽然我已经离开公司,也从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今天来也不过是替别人传个口信,若是传完了。恐怕我还要背上老了腿脚不利索,办事不麻利的骂名了。”上官诚不急不驰:“夜,把这个读一下。”说着就递给上官夜一份文件。

  “本人欧阳若茵,愿意将本人名下的上官集团的百分之二的股份转让给上官夜……即时生效。”上官夜停住了,看向上官诚,只见上官诚微笑着赞许的点了点头。

  “那么看来我是没来晚,这份文件还应该有用吧。”上官诚对大家道。

  王则民尴尬的站起来,又笑起来:“对对,现在上官夜持有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大家可以再次商议,做最后的决定。”

  各个股东都面面相觑,又有很多股东曾经都是上官诚手底下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对上官诚很敬重,既然上官诚出马,那局势已定。又都纷纷投了上官夜。

  “我宣布,上官集团总裁一职仍由上官夜担任。”掌声纷纷。

  上官夜随上官诚出来:“夜啊,看来你得防备有些人了。这次能化险为夷,下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是,我知道,是我准备的少了。”

  “夜啊,这个公司现在是你的,做什么决定的也是你,所以,做什么都不要太有顾虑。你弟弟有野心,你们竞争是必然,但是千万不要伤了彼此。还要记得,那是你弟弟。”

  “爸,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有分寸的。只是这次还多亏了爸你及时赶到。”

  “可不是我及时赶到,这事你还真有一个人要感谢。”顺着上官诚的目光,上官夜在公司门口看到了一个倔强的背影,正是夏以沫,在风里满脸焦急。

  “爸,以沫她去找你了?”上官夜动容了,他从没想过这个笨笨的女人会为自己做这些。

  “那是你们的事了,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上官诚爽朗的笑着,就走了。

  上官夜远远的看着夏以沫,心里一阵暖流流过。夏以沫还在胡思乱想,怕上官夜会有麻烦。

  突然一个人从背后紧紧的抱过来,夏以沫刚要本能的挣扎,就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傻瓜,怎么在这等我,也不告诉我。”

  夏以沫转过身来,也顾不上别的,面对着上官夜:“怎么样了?”

  上官夜再也忍不住,吻了下去,深情而动人。夏以沫几乎脑袋一片空白。放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个绵长而柔情的吻结束,夏以沫差点晕厥。睁开眼睛,就看到上官夜那张写满柔情的脸,一张明明很冰山的脸上却又柔情,着显得非常滑稽,这让夏以沫又感动又想笑。最后以夏以沫的笑场了结了上官夜难得的温柔。

  狠狠的在夏以沫的脑门上敲了一下:“不听话的小东西,真是破坏气氛。”夏以沫扑进上官夜怀里,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而上官夜只是宠溺的拍着夏以沫几乎岔气的背。

  这一幕正巧被出来的上官煜钦看见,这一对夫妻的影子就映在他狭长的眼睛里。夏以沫,还不怕受伤么。以后你会知道你难以承受的。

  夏以沫早早回家,就开始亲自下厨,要为上官夜庆祝,这次终于能帮一次夜,让她开心的好像自己当了总裁一样。

  蜡烛,美酒,玫瑰。这种浪漫的晚餐简直让夏以沫不能平静,她无比的期待。

  电话响起:“在等我么?马上就到家了。”上官夜温柔的声音,夏以沫的幸福都在脸上了:“恩,你慢点开车,不用着急,我等你。”

  挂断电话,夏以沫的脸在烛光里生动的像开在风里的花一样,鲜嫩绚丽。

  叮咚,夏以沫急忙抢在保姆前面去开门。开门却没看见任何人,走出去看看也没有动静,是自己听错了?

  夏以沫揉了揉头发,刚一转身就撞进一个结实温暖的怀里:“笨蛋,这么不小心。还好这是我怀里,这要是别人是不是就占了便宜了。”面对上官夜的玩笑,夏以沫羞愤难当。

  “哎呦,这么大方投怀送抱的姑娘,还害羞啊?”说着就一把抱起夏以沫走进屋里。

  看见屋里夏以沫早已准备好的烛光晚餐,上官夜低头吻了吻怀里的人:“辛苦了。”

  二人亲亲热热说说笑笑,度过了美好的一餐。

  “是不是喝多了还会耍酒疯?”上官夜抱着脸色红晕的夏以沫,夏以沫也乖乖的躺在上官夜怀里:“我这么乖,你哪看出我会耍酒疯?”

  说着夏以沫抬起脸,搂着上官夜的脖子,就亲了过去:“看见没,这才是耍酒疯,哈哈……”

  两人正开着玩笑,突然大厅里电话响起来:“上官先生、太太,不好了,刚刚上官诚先生家里人来电话,说上官诚先生病重。”

  “什么?”上官夜和夏以沫都一惊:“白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以沫,快去穿好衣服,我去开车,马上去爸爸那。”

  当两个人下车时,正好上官煜钦也下车,三个人看了彼此一眼,没有说话,快步走进屋内。

  何蓝清守在上官诚床边,现在上官诚昏迷不醒。何蓝清看了一眼三人:“私人医生已经来过了,刚出去,你爸爸心脏病突发,吃了药,现在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身体很差。”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发病呢?”上官煜钦在旁边问道。

  何蓝清还没答话,就看见门口进来一个人,这人就是池蓉,走路摇摇晃晃,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样子,头发散乱,衣着不整,那种放荡的性感让夏以沫都佩服。

  池蓉走进来,径直朝上官煜钦靠去:“煜钦哥哥,你来啦……”

  何蓝清快步走过来,一把揽住池蓉:“你喝多了,马上出去。你爸爸病了,你没看见么!”说着就拉着池蓉走出去。

  “我不出去!我是来看煜钦哥哥的。你放开我!”何蓝清挣扎不过:“来人,把小姐带进她房间,没有允许别让她出来!”

  “我不要,凭什么关着我,就因为我睡男人?我都这么大了,你们凭什么管我?”

  何蓝清连忙扯着池蓉:“胡说什么,马上给我回去!”

  “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我想睡那个男人就睡哪个男人!我就带回来!不用你管我!”

  啪!何蓝清一巴掌就打在池蓉脸上:“你还有没有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还好意思说!你爸都让你气病了!”

  “怎么了,上次让我找煜钦哥哥,你怎么……”啪!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池蓉不说话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何蓝清:“给我拖出去!”进来几个男人把池蓉拉了出去。

  上官煜钦看着何蓝清:“妈,刚才池蓉说的事什么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