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九章 不安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20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房子居然这么大!这要打扫到什么时候?

  哀怨也没有用,谁让自己非要应承这位年轻婆婆呢,自讨苦吃也没办法。夏以沫跪下来,一点点的擦地板,楼梯,扶手,家具,样样都擦的精心。不过也累的满头大汗。

  不知道换了几桶水,连夏以沫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汉子,对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心里正异想天开的时候,就有一双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皮鞋映入眼帘。

  好吧。夏以沫跪着擦地板,她也只能看到人家的鞋。这个鞋的主人就停在夏以沫的前面,丝毫没有要挪开的样子。

  夏以沫慢慢的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高大的人,轻蔑的看着她。

  “上官煜?”夏以沫不禁的叫了出来。上官煜俯下来,用手捏着夏以沫的下巴:“好啊,夏以沫,宁愿在这做苦力都不离开上官夜?连你父亲的事都不想知道了?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夏以沫甩开上官煜的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有些事情我自己也可以寻找答案。”

  看着夏以沫冷漠的脸,上官煜的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讶,随即又是一副调侃的样子:“夏以沫,这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后悔。”

  夏以沫只还给上官煜一个白眼,足够对他表示鄙视了。上官煜看着突然觉得可笑不得。夏以沫猛地站起身,想要来个潇洒的走人,可是地板刚擦过很滑,她一个没站稳作势要摔倒。

  啊……夏以沫闭着眼睛,想着大脑与大地母亲接触的疼痛,尖叫还没停止就被淹没在一个怀抱里。

  夏以沫睁开眼睛,就看见上官煜一副看猩猩的表情:“你放开我!混蛋!”上官煜很听话,突然就放开了手。

  只见夏以沫以非常滑稽的姿势扑通一声就躺在了地上:“啊……好疼……”夏以沫呲牙咧嘴的坐起来,就看见上官煜简直欠扁的样子。

  “你怎么这么坏!”夏以沫愤恨的喊道:“我坏?是你让我放开的。我不过是很听话罢了。”

  “你!你……”夏以沫停在这,也说不出什么来。歪歪扭扭的站起来。明明身上很疼,还不忘对着上官煜死瞪了一眼。

  看着夏以沫的背影,此时的上官煜表情闪烁不定。而螳螂后面总是有黄雀的。何蓝清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嘴角挂起了微笑。

  “上官太太,已经查到了,夏以沫的确是林湘君和夏邦的女儿。”

  “恩,很好。”林湘君,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在公司里忙的不可开交的上官夜此时就算想去看看夏以沫都抽不开身了。总裁之位可以继续,很显然要有做出成绩,让各大股东不能再有怀疑。所以,开始紧锣密鼓的安排生意。处理的事情也就很多,上官夜也就焦头烂额起来。

  不过就算再忙,上官夜也还是担心着夏以沫。安排了眼线在夏以沫身边。很快就得到了夏以沫充当全职用人的消息。

  上官夜不顾公司马上驱车来看夏以沫,看到夏以沫的时候,夏以沫正在花园里修建花枝。

  上官夜想都不想,冲过去就抱住夏以沫,然后左右仔细的看:“是何蓝清难为你了么?”

  夏以沫差点没反应过来,放下手里的剪子,惊喜的看着上官夜:“夜,你怎么来了?”

  “还好吧,没事的,这点小事,我能应付过来的。”夏以沫蹭到上官夜怀里,安静的享受这种安全感:“你公司这么忙,还来看我啊?”

  “笨蛋,怎么能放心呢。”说着就去握夏以沫的手,突然就感觉到夏以沫的手上的伤:“怎么弄的啊?这么多细小的伤口?”

  夏以沫缩了缩,但是没有挣脱:“哎呀,没什么的,就是不小心弄得。”

  “这怎么行,现在就跟我回家,管她何蓝清,看她还能闹出什么!”上官夜已经被点燃怒火了。

  “哎,你等等。别着急。”夏以沫凑到上官夜耳边说了几句:“哈哈,所以啊,不用担心我的。不过我来这可不是看何蓝清,完全是因为爸爸。”

  上官夜还是不放心:“你确定你能搞定?”

  “当然!”夏以沫狡黠的眨着眼睛。两人说了一会话,上官夜看了上官诚就马上赶回公司了。

  夏以沫决定绝地反击,何蓝清不是让她做家务么,好啊,她就做给她看!夏以沫打着小算盘,心里有点得意洋洋。

  上官煜在上官诚房间里,看着床上睡着的父亲,他心里突然就软起来。

  这么多年,自己就做一个不见天日的儿子,难道床上的这个老人就从没想过要好好对自己么?当初他那么爱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那么爱他,甚至为他背弃了家族。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做出了那些事,那些冷漠的转变。

  上官煜有的时候都会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多希望自己和平常人一样,有个母亲和爱自己的父亲。

  “恩……”上官诚醒过来:“煜儿,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爸,看你睡着,不想打扰你,我呆一会就走了。”上官煜马上收起刚才那种软弱的表情。

  上官煜起身要走:“煜儿,你等下,扶我起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上官煜扭过头:“爸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哪天再来看你。”

  “你对我的怨恨这么深么?”上官煜的身形一钝。又重新坐在了上官诚旁边,脸上看不出情绪。

  “我知道你一直疑惑你的妈妈的事情,我没有渴望你能原谅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背负什么,好好的做你自己。我确实对不起你妈妈,我已经在尽一切力量来弥补了。”

  “弥补?你还说弥补?我妈妈已经死了!你才想起弥补还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你!”上官诚不怒而威:“我送你出国,不公开承认你的身份就是在保护你!”

  “我不相信你了,我小的时候,你一直告诉我是我外公害死的我妈妈,可是,在国外的这几年,都是他在支撑我,帮助我!你这个爸爸做了什么!金屋藏娇?培养你的长子?那我算什么!这么多年,你有一刻是想着我的么?”上官煜站起来,看着上官诚:“你说话啊?你敢说你对我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了吗!”

  上官诚脸上都是愧疚:“对不起,煜儿,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好。我只是不想把放在众矢之的。”

  “好,其他的我可以不需要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上官煜冷静的看着上官诚。

  上官诚不敢去看上官煜:“煜儿,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刚才让我走可以,但现在,不可能!”上官煜嘴里狠狠的说出这句话,上官诚抬起头:“出去!”

  上官煜贴近上官诚:“我只想知道真相!”

  “你……你……”上官诚突然呼吸急促,脸色涨红,重重的摔在床上。嘴里根本说不出话。

  上官煜看着上官诚,愤怒的眼眶里全是泪水:“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我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上官诚几乎要抽搐,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想要抓住上官煜,上官煜眼泪流了一脸:“我知道,我妈妈一定是你害死的。可是,爸,你怎么这么狠!”

  上官煜失魂落魄的走出来,何蓝清正走到门口:“怎么了这是?啊!老爷子!”何蓝清马上跑过去扶起上官诚,并大喊:“夏以沫!夏以沫,快去拿药!”

  夏以沫正好撞见下楼来的上官煜,他的脸色阴翳,和她所认识的那个放荡不羁的人完全不一样,来不及惊愕,马上去拿药。

  给上官诚服下药之后,情况稳定了很多,医生也来了:“以后不要让上官先生受到刺激,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下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何蓝清答应着,连忙去看上官诚。夏以沫心里有很多疑问,上官煜和上官诚到底说了什么?

  夜色降临,夏以沫和上官夜打过电话,就准备早点休息,这一天真的是太累了。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睡到半夜,迷迷蒙蒙的时候,夏以沫感觉到口渴,就走出房间去厨房喝水,路过大厅时,看见一个人影,不禁大叫了一声。

  “叫什么?不怕吵醒你爸?”只听人影说话,走近了才看清是何蓝清,夏以沫惊魂未定:“妈,是你啊,怎么不开灯啊。我以为是贼呢。”

  “我下来找东西,不习惯开灯。你这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何蓝清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口渴,想喝点水。”夏以沫说完就快步去开冰箱。然后偷偷看见何蓝清上了楼:“喔……吓死了……”夏以沫摸摸心口。但是对何蓝清的行为感到很莫名其妙:“还说我鬼鬼祟祟,你才是,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