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 接近真相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21

  上官煜已经收好了刚才那些悲伤的表情。现在完全是又一个人的样子,冷漠高傲。

  “我什么意思不要紧,重要的是,每天生活在你身边的人,每天睡在你旁边的人,才是你最该恨你的人。你爱你的父亲,可是,他们把你的父亲从你身边夺走了!你却可以安然的和他们生活的很开心么?”

  夏以沫木然的脸上已经全是眼泪。

  “想知道为什么?那好,离开上官夜。”上官煜脸上的阴郁让夏以沫觉得寒冷。

  又或者是她慢慢接近的真相,让她感觉寒冷。她冷的瑟瑟发抖:“我不想听你这个疯子胡说,你在撒谎。”

  夏以沫快步的走出咖啡店,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上官煜在撒谎,在骗人。都是骗人的。

  夏以沫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全是狼狈的眼泪。她不由自主的走到上官诚的别墅,看着房子里的光,突然心里一沉。是的,她和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不管现在怎么样,她不能对任何人任何事下定论。

  在床上,夏以沫脑子里反复都是上官煜的话。她现在不能理解上官煜的悲伤了。那是装出来的么?可怎么自己体会的那么真实。

  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而父亲的死,难道是有人蓄意的?可是这病是铁证啊?这怎么能蓄意陷害?

  夏以沫想起父亲和自己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时光,父亲在院子里修建他们一起种的一颗柳树,父亲去参加她的家长会,父亲替她惩罚那些恶作剧的男孩子。父亲……

  夏以沫除了哭,已经没有做别的力气,上官夜的电话打过来,一直响,一直响。

  而夏以沫完全没有回应。她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需要弄明白,谁是值得相信的。

  夏以沫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事上官诚不是知道么?为什么不去问他!他不是说把自己看做女儿么?

  丢了魂一样的夏以沫上了楼,刚要敲门,这时何蓝清的房间传说脚步声,夏以沫一惊,不能让何蓝清看到。夏以沫快步朝书房走过去,书房门虚掩着,只能先进去躲着了。

  过了一会儿,走廊里的声音没有了,夏以沫刚要开门就看到门边的破箱子,已经被移了位置。

  呵,这什么意思,是故意让我知道些什么吗?夏以沫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指引她,朝真相走去。她只能自嘲,这是命运,还是人为,都已经不重要。

  夏以沫蹲下来,打开箱子,就看见那个原封不动的塑料袋。扯开就看见一叠文件。因为扯的太用力,文件散落了一地。

  夏以沫看见有一张文件的开头是,夏邦骨癌诊断书。另一张是夏邦骨骼移植手术证明。夏以沫颤抖着一张一张捡起来。看到的都是关于夏邦的诊断和治疗。

  突然有一张灰色的文件,上面签署着骨骼移植捐赠者名字,和中专人的名字。她不认得别人,可是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上官夜。中专人上官夜。

  另外还一张骨骼捐赠者骨癌鉴定的报告……

  夏以沫已经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手也止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

  父亲的死根本就不是偶然!是刻意的安排!是有人故意的。夏以沫的眼泪从眼睛里不断的留下来。可她自己已经没有了知觉。

  她麻木的站起来,径直朝上官诚房里走去。她没有敲门,直接闯了进去。

  上官诚惊讶的坐起来:“以沫,怎么了?”看着哭的一脸狼狈,可是却坚定的眼神时,上官诚慌了。

  夏以沫一把把文件全都扔了过去:“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诚拿起文件,手也颤抖起来:“孩子,你听我说……”

  “是上官夜对不对?是他对不对?他明知道那个骨骼捐赠者有骨癌,还要给我父亲捐赠骨骼进行移植手术是不是!”

  上官诚走下床:“孩子,不是夜儿,不是他。他不知情,是我,是我的错。”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父亲?你当年不是因为你而受伤的么!”夏以沫简直不能相信这个自己一直信任的老人竟然和父亲的死有直接的关系。

  “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有骨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是已经晚了,你父亲已经做完手术了。”

  “即使是做完手术之后,你知道了不该马上告诉他吗?”

  “当时,你父亲换完骨,并没有什么现象发生,而且几年过去,也没有得病,我以为不会有事,就没有再提起。”上官诚愧疚的说。

  “你以为?你说你以为?!多么荒谬!你都知道了那个骨头有问题,可是你却没有说!你这和杀人有什么分别!”夏以沫几乎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而这个时候上官夜正跑到门口。看见这一幕,过去拉夏以沫:“以沫,这到底是什么了?”

  “别碰我!就算你没有参与,你也一样是同伙!”夏以沫指着上官父子:“你们,你们都是杀人犯!你们杀了我的父亲!”

  上官夜惊愕的看着夏以沫,又转过头来看上官诚:“爸,这怎么回事?夏伯伯不是骨癌么去世的么?”

  上官诚已经瘫坐在床上。夏以沫走到上官夜的身边:“上官夜,当年,是你找的骨骼捐赠者吧?”夏以沫拿起床上的文件:“你看,这是亲手签了字的!”

  上官夜拿过文件:“是,当初是我找的骨骼捐赠者。”

  “那么,你知道这个捐赠者是患有骨癌的么?”夏以沫睁着一双泪眼:“你知不知道?”

  上官夜看着夏以沫,心里疼的无以复加:“你是说,是我亲自送夏伯伯走到了骨癌的死路。”

  “不是你是谁!”夏以沫一把推开上官夜:“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当初夏伯伯受伤的骨骼病变,急需骨骼移植者,恰好有这个合适的人选。这个人有骨癌我并不知情,如果知道我怎么会害夏伯伯。”

  “你也和你的父亲一样么,一样事后明明知道了真相,却还是没有告诉我爸爸?”夏以沫失望的看着上官夜。

  上官夜看着夏以沫的眼神,心都凉透了。

  “他不知道,这事只有我知道。”上官诚静静的说出一句。

  上官夜看着父亲:“你明明知道却没有告诉夏伯伯?爸,你怎么忍心?夏伯伯当年是为了救你……”

  “别说了,是我的错。以沫。你恨我吧。但是和夜儿无关。”上官夜仿佛一瞬间就沧桑了很多。

  “你的错?你以为你只是道歉,或只说是你的错,就可以过去了么!因为你的错误,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我爸爸白白的死了么!”上官夜过去想要保住夏以沫:“我说了你别碰我!”而此时的夏以沫就像一个受伤的刺猬,所有的面都可以保护自己而刺伤别人。

  夏以沫怨恨的看着上官夜:“上官夜,我们,结束了!”

  上官诚走过来:“孩子,别这样……”可是夏以沫只留给他坚决的背影,上官诚一口气没上来,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爸!”上官夜急切的想追出去,可是父亲又倒下了。

  夏以沫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还清醒。因为她突然明白了,也许母亲的真正目的。她就是为了要自己知道什么的。可是,母亲这么心狠么,把自己的女儿推向万劫不复?

  夏以沫不想哭,也没有力气哭,她清楚现在的她需要做什么。

  走到门口的夏以沫一把被一个人拦了下来。这人就是上官煜:“放开我!”

  “夏以沫,你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我,我能帮你,我也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上官煜抱着夏以沫,语气坚定。

  “好”夏以沫艰难的吐出这个字,然后就昏倒在上官煜的怀里。

  而这时的何蓝清在窗口将一切都看的分明,还好,一切都在她的计划里。

  似乎昏睡了很久,夏以沫做了很多梦,梦里父亲慈祥的笑容,突然就转变成忍受痛苦的面容,夏以沫想拉着父亲,可只见父亲朝着一个漩涡陷进去,越来越痛苦。不!不!不要!

  夏以沫一下就醒过来,脸上全是泪水,心口的位置,疼的厉害。

  “醒了?”夏以沫抬头就看见一个人熟悉的面孔:“是不是做恶梦了。没关系,不要害怕,有我在。”

  上官煜将满脸泪水的夏以沫搂紧自己怀里,不断的抚慰着。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上官夜……夏以沫心里想着,也痛着。咬紧了牙。

  然后,夏以沫坚定的推开了上官煜:“你和他们是一家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你该相信我,他们害死了我妈妈。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人。你不想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么。那么我帮你。”上官煜真诚的看着夏以沫:“当然,还有一个私人的理由。那就是,夏以沫,我喜欢你,我希望娶你的人是我。”

  夏以沫摇摇头,脸色苍白:“何蓝清当初对我的警告是对的,我已经被卷进来了,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夏以沫自嘲的笑起来:“谁娶我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万劫不复。”

  “夏以沫,我要提醒你,你现在知道的这只是真相的一部分。如果你现在就退出的话,还来得及。而且,你如果一直这个样子,也什么都做不了。”上官煜谨慎的说道。

  “真相的一部分?”夏以沫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煜。只见上官煜点了点头,嘴里轻轻的吐出:“这只是一个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