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 爱的代价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25

  好不容易从爱的泥沼里挣脱出来,夏以沫几乎要失去自己的理智了。

  两个人一起牵手走下楼吃早饭。正开心的时候,夏以沫接到一通电话,是何蓝清的。

  “以沫啊,能来照顾一下你爸爸么,我想去医院看看池蓉。”何蓝清的语气不容置疑。

  夏以沫一边去看上官夜,一边回答着何蓝清:“好,我本也该去看池蓉的,这就去你那。”

  何蓝清挂断了电话,夏以沫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从这件事里出来的太容易了:“夜,咖啡店中毒的事就这么结束了?”

  上官夜安慰道:“当然结束了,已经找到投毒的人了,以沫,咖啡店里人多嘴杂,每天也都有危险的可能性。这不能归结于你。”

  夏以沫摇摇头:“下毒的人是谁,她的目的是什么?”

  “一个叫顾哲的男人,可是……”

  “可是什么?”夏以沫焦急起来。

  “顾哲和池蓉在储备室里亲热。因为是你带去的人,所以服务员都没有介意,反倒很少去储备室,免得碰见他们两个人。所以,可疑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夏以沫吃惊极了:“我怎么一直没有发现,我也有去过储备室啊。而且也没有发现池蓉和什么男人有来往!”

  “你事情那么多,顾客也多,来来往往,你顾不上来罢了。要不然就是,她们故意躲着你的。”

  “所以,因为池蓉也是受害人,就抓了顾哲?那证据呢?”

  “在储备室发现顾哲的遗留物,对比DNA,去顾哲家里搜到了带有药物粉末的衣物。这就是证据。”上官夜喝着牛奶,冷静的说着。

  “我并不认识顾哲这个人,唯一的联系就是池蓉,那么他投毒的目的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想害我的人是池蓉……”夏以沫简直不能相信。

  “什么事情不要只看表面,外表的东西经常会使人迷惑,池蓉是什么人,只有你自己去细心观察。不过,以沫,一定要小心她。无论是谁想达到什么目的,这次失败了,就一定会有下次。”上官夜不禁的担心的夏以沫:“我会守在你身边的。”

  “这些应该处理的不简单吧。夜,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夏以沫放低了声音。心里很感动。

  “说什么傻话,为你什么都是应该的。”上官夜真诚的看着夏以沫的眼睛:“刚才是何蓝清来的电话?说什么?”

  “啊……她说她要去看池蓉,希望我去家里照顾爸爸。别的没说。”

  “那我陪你去吧,总觉得不放心。”

  “爸爸也不会伤害我。是得处处小心提防着了。我怎么这么笨。从来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夏以沫对自己有些气恼。

  “不是你笨,是你太善良,总是把别人想的太好,也很容易原谅别人。”上官夜走到夏以沫身后,吻了吻她的头发。

  两个人说着话,就开着车去了上官诚家里。

  何蓝清看着他们两个,只是笑了笑就走出了门。身后留下浓厚的香水味。

  夏以沫噤着鼻子,对上官夜做着鬼脸。

  给上官诚吃完药,两个人就在大厅里聊天,然后上官夜就接到电话,说公司有事情,要他马上回去一次。

  “我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乖乖的,知道么?”上官夜有点不放心的嘱咐道:“有什么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

  “恩,知道啦……”送上官夜出门后,夏以沫百无聊赖的在大厅的窗子旁边晒太阳。

  突然听见手机响,哎?去桌子上一看,是上官夜的手机,他忘了手机!夏以沫追出去,上官夜早都没了人影。

  手机还在响着,夏以沫就接通了还没说话,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上官先生,已经查处那个护士的身份了。”

  夏以沫一愣,就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那个护士是公司大股东王则民的家戚。几天前在医院里死了。我们随机查了一下医院的账目发现,医疗费用都是由王家支付的。”

  夏以沫恍惚有些明白了,难道当年提醒上官夜换骨合适人选这件事还有王则民的参与?那不是王远的父亲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挂断了电话,夏以沫做在沙发上,心思混乱。金秀雅买通刘洋明,使其同意捐赠骨骼,汇款的账户却是上官诚。王则民故意透露信息给上官夜,医院主治医生暴亡。他们这是一场惊心策划的大阴谋!

  他们一起要害死自己的父亲!夏以沫眼睛里充满了惊恐的眼泪。

  金秀雅说背后有人指使,上官诚说自己并不知情,王则民是上官诚的合作伙伴,大股东。这几个人到底有什么联系?

  夏以沫走上楼,推开了上官诚的房门。上官诚似乎有些清醒了,转过头,看见夏以沫。嘴里想说什么。

  夏以沫冷静的走到上官诚床边:“爸,你今天可不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对于我爸爸的事情,你到底还知道多少?”

  上官诚说不出话,只是努力的想要辩证什么。

  夏以沫把上官诚扶起来,靠在枕头上,又端了杯水递给上官诚。

  缓了缓,上官诚才微弱的说出话来:“以沫,是我对不起你爸爸。是我害死了你爸爸。”

  上官诚的眼睛里晕出泪花:“当年你父亲都是为了我好,是我太贪了。”

  “所以你们就合起伙来,制造一场阴谋来害死我爸!”

  上官诚惊讶的看着夏以沫:“合伙?对于那件事我只是没有站出来,证明你爸爸的清白,什么合伙害死他?”

  “还有什么事情?什么证明我爸的清白?”夏以沫紧接着又说道:“别转移话题,你又怎么会不知情?害我爸爸移植有癌细胞的骨骼的不是你们一手安排的么!你的最爱的女人金秀雅,你的合作伙伴王则民,还真是天衣无缝!”

  “你说什么!他们……是他们……”上官诚呼吸局促。眼睛也瞪的很大。

  夏以沫慌忙帮着上官诚顺气:“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你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我不知道他们……原来是他们……还有秀雅,还真是狠毒……”上官诚断断续续的说:“这件事情太复杂了,不是你能承受的……孩子,不要问下去了……”

  夏以沫脸上是决绝的表情:“我已经走上这条路了,就没打算退回去,能不能承受也是我的事情。”

  上官诚脸色逐渐变得惨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手也开始变得冰凉。

  夏以沫看上官诚这个样子:“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我去打电话叫医生来。”

  夏以沫要去找电话就听上官诚嘴里喊着:“药……药……”慌不择路的夏以沫到抽屉了拿起药立马喂了上官诚。

  可是上官诚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就在这很短的几分钟里,电光火石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夏以沫都来不及反应,只见上官诚逐渐失去生机,身上的温度也逐渐退去:“啊……上官诚……爸……爸爸……”

  上官诚用尽力气看着夏以沫,嘴里说着什么,夏以沫凑过去听,只模糊的听见“何蓝清……”

  夏以沫不知道怎么办,已经完全乱了阵脚:“来人啊!”慌忙的去打电话,电话刚打完,回头一看,上官诚已经气息奄奄了。

  夏以沫抓住上官诚的手:“不要死,不要死……不要吓我……”她从没想过上官诚的离开会让自己这么难过,在她心里,上官诚已经扮演着父亲的角色。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承认。

  夏以沫大声的哭着,只感觉一个生命正渐渐的离开她。

  当所有人都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夏以沫无力的坐在地上,手里牵着上官诚,脸上全是泪水。

  上官夜冲进来,扶起你夏以沫,然后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上官夜愣住了:“爸!”

  何蓝清也冲了过来:“老爷子!你怎么就走了?你怎么抛下我们呢?”

  “我早上走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夏以沫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何蓝清大力的扯着夏以沫。

  而夏以沫只是哭着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何蓝清一巴掌就打在夏以沫脸上,夏以沫一个踉跄。上官夜一下抱住夏以沫:“够了!现在你责怪以沫有什么用!一切都没弄清楚之前,谁都别动!”

  “报警!马上报警!看看老爷子是不是被人给害了!”何蓝清毫不气馁的喊道。

  屋子里也乱成一团。私人医生检查着上官诚:“上官诚先生确实已经去世了。”

  “上官诚,你不能丢下我!到底是谁害了你啊?决不能放过她!”何蓝清扑在上官诚的身上,哭着大声叫喊。

  “这件事情不能报警,只能我们私下处理。”上官煜这个时候说话了。

  “凭什么私下处理,这么大的事情,你说私下处理?上官诚是赫赫有名的上官集团的大总裁!我就要让媒体来报一报!”何蓝清歇斯底里的。

  “而且,上官诚死了,你们觉得这事情能瞒住?能密不透风?做梦!”

  上官夜抱着瑟瑟发抖的夏以沫,眼神复杂:“李医生,你仔细检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爸爸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然后示意上官煜去拖住何蓝清。自己则带着夏以沫走下楼。

  “以沫,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