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三章 让你痛苦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26

  药店的人吓了一跳,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蹦进来的?黑眼圈,惨白的脸,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

  “安眠药是处方药,不能随便开的。”

  夏以沫说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一脸愕然的售货员。夏以沫走后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男人走过来:“刚才的小姐要买什么药?”

  “额……安眠药,可是我没卖给她。”售货员被这个男人吓了一跳。问完男人就快步跟了出去。

  在一处很偏僻的大街,一个很偏僻的药店,夏以沫买到了一瓶安眠药,花了多少钱,她不记得了。只是扔过去一把,而卖药的人只是惊讶的张开了嘴。

  夏以沫来到一个幽静的小公园,公园里有孩子在玩耍,有老人在散步。

  她就那么坐着,一直坐着,忘了时间。太阳逐渐从东边向西边落去。

  浑浑噩噩,不知道她坐了多久,就听见有车的声音,然后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走过来:“太太,上官先生叫我接你回去。”

  夏以沫转过头,看着这个陌生人:“他怎么知道我在这……”

  那个黑眼镜的男人并不说话,只是走到车边,将车门打开,等着夏以沫。

  夏以沫起身坐到了车里,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思考。手里握紧了安眠药。

  当夏以沫走进门的时候,就听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谈笑风生的声音。走过去才看见是上官夜在沙发上端着酒杯,他的怀里坐着一个风姿妖娆的女人,涂着口唇,在上官夜的酒杯上印了一个唇印。

  而上官夜对着唇印喝着酒。女人娇笑的声音更肆意了。一双媚眼这时就瞟到这边愣住的夏以沫。

  “夜,这是谁?”女人勾住上官夜的脖子,声音甜甜的问道。

  上官夜回过头,轻视的看着夏以沫。嘴里轻慢的吐出:“不用理她。”然后继续和女人调笑。

  夏以沫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骨气勇气走到上官夜和女人面前:“上官夜”

  女人好奇的看夏以沫,上官夜则是扭过女人的脸,直接吻了上去。

  夏以沫几乎要站立不住,嘴边的话全都硬生生的吞进肚子里。她多想质问上官夜,这样对她的原因!

  两个人吻着,丝毫不介意有一个人在看着。夏以沫眼圈的泪一直打转,就是没有落下来:“上官夜,等你亲热完了,我有话对你说。请你尊重你当初的承诺。”

  说完夏以沫就朝楼上走去,她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要挺住,绝对不能泄气,绝对不能再那个女人面前丢脸。

  当夏以沫关上门时,她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下就靠在门上,一直滑到地板上,眼泪不争气的汹涌而下。

  而这时候的上官夜一把推开的怀里的女人:“夜,你怎么了?”女人被猛的这么一推,吓的一惊。一脸的委屈相。

  上官夜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去我房间里等我。”女人听着上官夜的话,又喜笑颜开:“那我等你哦。”

  女人扭着屁股走了,上官夜坐在沙发上,想着夏以沫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不自觉的脸上的表情难看的无以复加。一杯酒一下就灌进喉咙里。

  “今天她都干了什么。”

  那个带黑色墨镜的男人这时候突然出现:“一直在街上走,去了药店。买了安眠药。后来一直安静的在公园里。”

  “安眠药?”上官夜转着酒杯,脸上阴晴不定。

  夏以沫做在床上,打开安眠药的瓶子,倒出药,刚要吃,上官夜也突然从门口冲了进来,一把多了过去。

  “你干什么……”夏以沫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夜。

  上官夜冷着脸,轻蔑的看着夏以沫:“干嘛?这就想死了?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解脱么?”

  “我只是想好好睡一觉,你想多了吧。”夏以沫平静的说。

  上官夜嘴角冷笑:“不管怎么样,夏以沫,你给我好好活着,给我好好的看着。”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对我?”夏以沫认真的问道:“你是觉得爸爸是我害死的?你至少给我一个理由,折磨我也给我一个出口。”夏以沫眼眶红起来。

  “哼……夏以沫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原来你心机这么深,装的还那么像,把我骗的团团转。现在还是一副受委屈的模样,真是让我叹服。”上官夜突然语气一顿,狠狠的说:“夏以沫,你记住,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不会好过!”

  上官夜摔门出去,留下床上完全没有思路的夏以沫。谁能告诉她,怎么了,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书房里的上官夜,眉头紧锁,他闭上眼睛,脸上都是疲惫。手上还紧握着一张相片。相片上是夜里的花园,上官煜和夏以沫亲吻的图景。桌子上凌乱的散着很多文件,上面有上官诚和夏邦的承诺书。并且有关夏以沫的调查。

  “夏以沫,你爱我都是假的,都是为了报复是么?还让我像傻子一样,一直帮你去揭露自己的父亲。”上官夜拳头攥紧,眼睛里失望和痛苦的光很快就被冰冷取代。

  夏以沫一夜都没有睡,她没办法入睡,她很清醒的思考着,也同样清醒的痛苦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哭了。

  走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沙发上穿着几乎透明睡衣的女人,在涂指甲,嘴唇上还那种艳丽的红色,妖娆诱惑。

  上官夜从房里出来,就抱起沙发上慵懒的女人,放在自己怀里。

  女人发出声音:“夜……你好讨厌啦,你昨天晚上已经够厉害了,我实在不行了……”一边说着一边还不住的扭动着腰肢。

  “是么?着就受不住了?”

  “啊!”

  女人一声惊呼:“夜,你看旁边有人呢。”

  夏以沫看着这两个人心里痛的几乎麻木,转身就出了门。

  夏以沫刚出门,上官夜就示意黑眼镜的男人。男人马上跟了出去。

  其实出来夏以沫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不想再看见那两个人,那种情景。

  漫无目的的走着,即使今天的阳光很好,可是对于夏以沫来说“天地昏暗。”

  一辆车突然停在夏以沫身边,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精致的脸:“以沫!上车。”

  是上官煜,夏以沫想都没想就上了车:“你怎么了?怎么像丢了魂似的?”上官煜一边说着一边探过身来给夏以沫系安全带。

  一路无话,下了车,夏以沫跟着上官煜来到幽绵街,上官煜把他母亲的咖啡店重新经营了起来:“以沫,你的咖啡店关门了,我想让你来帮为我经营这个,我想我妈妈若是在的话,也会非常开心的。”

  夏以沫听了勉强笑了一下:“真好,我也为你高兴。”

  “以沫,出什么事情了,怎么有一阵没见,你就憔悴了这么多。”上官煜关切的问道。

  夏以沫摇摇头,眼泪又要掉下来。上官煜马上捧起夏以沫的脸:“怎么哭了呢。”说着就把夏以沫搂进怀里。

  慢慢的安抚着她,等夏以沫哭完,安静下来,才拉着夏以沫坐下来,端上一杯暖暖的咖啡。

  “尝尝,我自己煮的。”上官煜脱下西服,换上了休闲装,褪去那些浮华的装饰,就像一个漂亮的邻家哥哥,阳光温暖。

  夏以沫轻轻的品尝着:“很好喝,你真该做咖啡店的老板。”

  上官煜笑了,眼角眉梢都是阳光的味道:“这几天一直忙着开店,都是自己经手的,没需要任何人帮忙,觉得当年我妈妈很充实,现在我也是。”

  “很好,咖啡店老板的身份要比一个公司里的大股东身份好的多。”

  上官煜叹了一口气:“以沫,是不是上官夜做了什么,你们有矛盾了?”

  夏以沫简短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什么?他这么过分!”上官煜担心的看着夏以沫:“到底什么原因?”

  夏以沫苦笑着:“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很恨我的样子。”

  “会不会是爸爸的死让他误会了,还是有人从中作梗。”上官煜推测道。

  “可能吧,可是无论如何,他应该找我说明白不是么?这么折磨我算什么。”

  “以沫,既然这样,还何必委曲求全呢。”上官煜伸手过来握住夏以沫的。

  “恩?你什么意思?”

  “那就离开他吧。你们这样下去,又能有什么结果,为什么要备受折磨。以沫。你可以自私点。”

  上官煜看着沉默的夏以沫接着道:“从你一开始嫁到上官家,你就没真正的开心过,不是么?那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

  “我还没有找出那些人到底对我父亲做了什么,怎么可以走。”

  上官煜严肃起来:“以沫,不要再查了,爸爸已经死了,就算了吧,别再追究下去了,那时候很可能正如伯母说的,会有很多人受伤,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

  夏以沫捂着嘴,眼泪落下来:“那我该怎么办?”

  “离婚”上官煜坚定的说出这两个字。

  “离婚?”夏以沫惊讶的看着上官煜,说不出话。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