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五章 左右为难的女人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0-31

  两个人循声望去才看见竟然是上官夜和欧阳若茵。

  欧阳潭站起来,很惊讶:“若茵?你怎么在这?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

  “哥,你经常提起的那个女人就是她?”欧阳若茵不可思议的指着夏以沫。

  “若茵,你怎么说话呢?”欧阳潭对于欧阳若茵的语气有些生气:“难道你们认识?”

  而此时的夏以沫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就反应过来一件事,那就是,上官夜和自己复合的可能为零了。

  一方面,她和欧阳潭肚子过了一夜,即使他们什么都没有,可是刚刚上官夜亲眼看着欧阳潭为自己穿鞋子,还听见了服务员的称赞。

  另一方面欧阳若茵过敏,上官夜陪了一夜,甚至现在欧阳若茵还挽着上官夜的手臂。

  “哥,以沫有老公!”欧阳若茵几乎是对自己的哥哥喊出来的。她不能容忍她这个毫无瑕疵的哥哥,遇到这样的女人。

  自从兄妹两回来后,就各自忙着。在两个人的通话中,欧阳若茵了解到自己的哥哥回国后不久就认识了一个女孩。

  欧阳潭告诉她说,这个女孩很安静很漂亮。

  欧阳若茵还一直因为这个和哥哥开玩笑,祝福哥哥,还帮欧阳潭出主意怎么讨女孩子欢心。

  而欧阳潭知道欧阳若茵此次回来是为了当年的一个少年,虽然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但他相信妹妹的眼光,更何况这次妹妹的回国就是要赢回她丢失的爱情。

  不过,欧阳潭知道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也劝过妹妹,既然人家已经有家室了,就不要执着了吧。

  可是欧阳若茵很执着,她一直说她才是男人的真爱,希望哥哥支持她。

  欧阳潭也不是思想固守的人,所以,他默默的支持了妹妹。

  可是此时此刻的现在,他们兄妹两个人都惊讶了。

  欧阳潭平静的说:“我知道她有老公,我们也没发生什么,她的鞋子坏了,买一双新的而已。”

  “哥?你骗谁啊?能没有关系?你刚刚在为她穿鞋!我们都看见了!”

  夏以沫面无表情的站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正亲密挽着的人是我的老公。”

  欧阳潭惊疑的看着夏以沫,简直不能相信。

  欧阳若茵被呛到不知道怎么回答:“夏以沫,你!”

  “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是什么目的?勾引我男人?”夏以沫将继续问道。

  “夏以沫,我可当你是我的好朋友的!你怎么说这么过分的话!”欧阳若茵一脸委屈的样子:“夜……”

  上官夜冷冷的看着夏以沫,一直旁观她的反应,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平静。

  对她的偷情都这么冷静。夏以沫,你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到底什么样子的你是真的?

  欧阳潭拦下夏以沫:“以沫,这个人是你的老公?”又转过头看欧阳若茵,突然就冷笑起来,在这个闹剧里,最悲哀的是自己吧。

  上官夜冷冷的说:“夏以沫,你说别人之前管好自己的吧。”说着就要走。欧阳若茵拽住上官夜:“等一下,夜。”

  “哥哥,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欧阳若茵嗔怒着。

  欧阳潭叹了口气摇摇头:“不,我和以沫一起走。”欧阳潭心里虽然难过,但是他更担心夏以沫,现在这个时候,她心里会有多痛。

  欧阳潭知道欧阳若茵要夺回爱情,那么注定那个男人的妻子会承受痛苦。说白了,欧阳若茵再夺人之爱,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妹妹。

  而这个他一直很同情的女人却是夏以沫,一个他很在乎的女人。

  上官夜脚步刚要迈出去就听见欧阳潭的话,他突然就无法在遏制自己的怒气。

  刚刚他还在为自己的骄傲而维持那样的姿态,可是,他现在已经几乎不能控制。

  欧阳潭走到夏以沫身边,夏以沫无比感激的看着欧阳潭,这个时候,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而温暖她的一直是欧阳潭,自从他们相识开始,她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安心的。

  上官夜看到夏以沫望着欧阳潭的时候眼神里的感激,他突然就冲过去,抓住夏以沫的胳膊。

  然后就拉着夏以沫走出去,扔下欧阳兄妹两:“夜!”欧阳若茵娇嗔的喊着上官夜。

  可是上官夜已经和夏以沫消失在了门口。欧阳潭眼神悲伤,她还是和他走了。

  夏以沫被上官夜抓的很痛,可是上官夜一点放松的意思都没有,知道狠狠的被扔到车里。车开的很快。速度几乎一直上升。

  “你慢点!”夏以沫紧张的抓着把手,上官夜在公路上横冲直撞。

  只听见公路上其他的车急刹车和咒骂的声音。

  夏以沫脑袋晕眩,都要吐出来了。上官夜脸色非常可怕。沉默不言。

  在一个转弯处,突然另一条路上一辆大卡车开了过来,夏以沫惊恐的大叫:“车,前面有车!”

  上官夜也看见连忙踩刹车,可是车的速度太快,根本控制不住。

  急速转弯,耳边只听见非常刺耳的刹车声。一顿天玄地转。

  当夏以沫清醒的时候,车子正停在路边的荒草里,四下无声。她试着动了动,身上有多处的擦伤。

  她的意识慢慢回到身体里,她才想起上官夜开着车,差点车车祸。她艰难的转过头,就看见旁边座位上的上官夜。

  他还昏迷着,头上流着血。夏以沫吓得不行:“上官夜!上官夜!你怎么样?你快醒醒?”

  夏以沫挣扎着把安全带松开,忍着身上的疼痛,支过身去看上官夜,她擦着他脸上的血迹,拍拍他。

  夏以沫凑到上官夜旁边,害怕到忘记了哭,她伸手颤抖的放在上官夜的鼻子上。心里一直祈祷,不要不要。

  上官夜的鼻子里还有着热热的气息,夏以沫一下子就瘫软下来,心里不住的想着谢天谢地。

  夏以沫眼泪直接就下来了,这个身体还有体温的男人,让自己瞬间就活过来一样。

  “夜……夜,醒醒好不好?”夏以沫握住上官夜的手,一直的叫着上官夜。

  上官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夏以沫哭着的脸,自己也很恍惚。

  “你哭什么?”上官夜想坐起来,可是脑袋上一痛,他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手刚要摸上去,夏以沫一把拦住:“别用手去碰。会感染的,你的头上有伤。”

  上官夜全身无力,又靠回椅背上,想了想发生的事情,马上又意识到什么一样,抓住夏以沫:“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上官夜的这一抓,夏以沫眉头一皱:“好疼,放开。”

  “你怎么全身都是伤?有没有哪里很严重?”上官夜无比的担心。

  夏以沫看着上官夜这个样子,不知道表达自己的心情,他们两个兜兜转转,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

  “我没事,就是右腿有些疼,不过没事,只是皮外伤。不用担心我,你醒了就好了。”

  上官夜仔细的看了看夏以沫,稍稍舒了口气。又看了看窗外,天已经慢慢黑了起来。而且公路上特别安静,根本就没有任何车辆经过。

  上官夜拿出手机:“没有信号,我刚才已经用过了。”夏以沫无奈的说道。

  “我出去等着,看看有没有车,好拦一辆。”夏以沫要推车出去,上官夜就扯了扯夏以沫的衣角。

  “算了,以沫,这条路晚上是不会有人的。你不要出去了。会着凉,我们等到明天吧。”上官夜哑着嗓子说着。

  “可是怕你的伤太严重,耽误了这怎么办。”夏以沫有些难过,她特别担心。

  上官夜叹了口气:“以沫,过来,我想抱抱你。”

  夏以沫默默的靠过来,躺进上官夜的怀里:“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现在我们的问题还少么?你的事情还有我的事情。我们之间有太多事情彼此不知道。”上官夜搂着夏以沫:“现在好好躺着,什么都不要说。”

  夏以沫有点哽咽,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已经解释不清了。

  安心的靠在上官夜怀里,夏以沫觉得,就算这样也好。一刻也好,哪怕下一刻他们就又成为彼此冷言冷语的人。

  当两个人终于熬到天亮,有一个农民进城卖菜回来,夏以沫听见隐约的车的声音,就醒过来,然后跑下车,老远的拦着。

  菜农看见夏以沫停下车:“姑娘,你要去哪啊?”

  夏以沫大声的说道:“去城区,大叔能带我们回去么?”

  “哎呀,姑娘,不是我不带你去啊,我刚从那边回来,那边的桥塌了,所有的车都进不了城。估计得停几天了。我这菜还没出去呢。”大叔坦诚的说。

  夏以沫一着急:“大叔,那你们那有医院么?我老公受伤了,急需要清理伤口!”

  大叔犹豫了一下,就下车看车里的上官夜,他现在半昏迷着。

  夏以沫一脸泪水:“大叔,您帮帮忙吧。”

  “哎呀,好啦,姑娘,谁说不帮忙了。现在咱们两把这小伙子抬上车吧。”

  夏以沫几乎要跳起来:“谢谢您,谢谢大叔。”然后,夏以沫和上官夜就坐在一车青菜上,轰隆轰隆的去了农村。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