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一章 只想对你好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2

  夏以沫和服务生一路走回来,可是神思却一直在想欧阳潭的事情,是凑巧?还是故意的?难道他一直跟着自己?

  想想可能性又不大,那么只能是偶然了。也许在某一个飞机场,一个街上,他恰巧也在,就看见了。可是为什么露面?

  服务生和夏以沫说着什么,可是夏以沫却全没有听进去。

  “对了,他是怎么跟你讲的?”

  服务生被问的突然,愣了一会:“哦……第一次就是托我把卡片送到夏小姐的房间里啊,然后晚上就过来订餐了。看他的样子是那种很淡然的温和表情。”

  夏以沫点点头:“你帮我一个忙。”

  “啊?又帮忙啊……”服务生捂着头狂跑了回去。夏以沫看着他好笑。

  回到酒店,看到卡片,今天的路线是衔接昨天的。而且恰巧就是在夏以沫停下来往回返的地方。

  夏以沫笑了笑心里想,看来欧阳潭是跟着自己的,要不然不会知道自己的具体行踪。

  夏以沫来到河西岸,有一个访卢阁,听说是乌镇最好的茶馆。夏以沫慢慢的品了茶,四下的看了看,还是没有看见欧阳潭的人影。

  然后又悠闲自得的去了路线的下一个目的地,汇源当铺。旧时的乌镇当铺曾有过十数家,可是后来都歇业了。在这里能看出它曾经的辉煌与繁荣。

  夏以沫沉浸在一派古老的回忆中,感受着当时人们来来往往在干着什么。

  三寸金莲馆,老邮局。在老邮局里,游人很多。夏以沫在这里找到了明信片。就是欧阳潭今天送的卡片的样子。

  夏以沫似乎离欧阳潭更进一步了,也许他正在下一站等着她。

  不知不觉,夏以沫来到戏院,在室内沏了一壶温茶,听一段温软吴侬语的平弹,内心都变得清亮起来。

  夏以沫在这呆了很久,也不打算按照路线图继续走下去。她在想,如果不按照他的计划走的话,他会出现的吧。

  夏以沫端坐着,静静的品茗。茶香悠然,心思仿佛在云端。嘴角弯起弧度,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过了一会,有一个茶侍:“小姐,你好,这里有一张您的明信片。”

  夏以沫猛地睁开眼睛,接过明信片,上面两行字:晚上来灵水居的水边,我在那里等你。

  夏以沫很得意的去吃了午饭。酒足饭饱之后就去了灵水居,园中石山、秀水、绿树,尽得透景之妙。

  整个灵水居曲折而幽深,淡雅而素朴。

  慢慢的等到了晚上,夜幕降临,月亮在澄澈的夜空里皎洁明亮,一泻千里的月光将事物都照的如披了银色一般。

  夏以沫在水边等了一会,就有一个乌篷船划过来:“小姐,上船吧。”

  夏以沫有一会的迟疑,然后就上了船:“船家,这船上还有其他人么?”

  船家很朴实的笑着:“这船就这么大,你可以看看嘛。”

  夏以沫也觉得好笑,欧阳潭应该不在这个船上,可是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船飘在水上,喝着三白酒,听着对岸西楼台上的唱戏。夏以沫几乎又要醉起来。

  有的时候,酒不醉人人自醉。夏以沫在微风里,在河水里,心都要飞起来。

  水上有几个乌篷船,来来往往。夏以沫仔细的观察着,也没有看到人,很奇怪,难道欧阳潭不出现了?

  夏以沫端着三白酒,醉意满满的喊道:“欧阳潭,我敬你!”

  然后举杯一饮而尽。倒满,接着又说:“欧阳潭,我敬你第二杯!”

  接着一杯接一杯的喝光:“哎呀,小姐,你慢点喝,小心会醉啊。”

  “哈哈,我已经醉了哦……”夏以沫轻轻的靠在船上,仰卧着看着古老的屋檐,看着悠长的灯光和漫天的繁星。

  嘴里慢慢的哼起歌:“天涯呀……海角……郞啊,我们两是一条心……”

  夏以沫的声音颤动,但是歌声悠扬,唱出一个歌女的难过与悲伤。

  船家静静的听着,伴着水声,伴着岸上的小调。其他乌篷船上的人也都纷纷停止了说话,看过来,一个漂亮的白裙子女孩,靠在船头,拿着三白酒,在悠悠的唱着歌。

  唱着一首美好的漂亮的令人遐思深远的歌女的故事。

  夏以沫的歌声停止,就听见一片安静,然后其他船上的人就喊起来:“再来一首!”

  夏以沫也坐起来,呼应着他们:“谢谢啦……”

  夏以沫开心,又借着酒意:“好,我就借着今天这么漂亮的月光在唱一首,你们可别笑话我啊。”

  然后一首特别应经的《水调歌头》就唱起来:“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歌声结束,突然从一个乌篷船上跳过来一个人,这个人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然后这个人就高高的站在船头:“大家好,今天详情大家帮我一个忙。”

  这个人转过头看着夏以沫,又接着说道:“我想向这个女孩子表白,可是我没有勇气,大家可不可以帮我问问她……”

  四周的人都开始起哄,连岸上的游人都招引过来。

  夏以沫有些发愣。脸也发起烧,欧阳潭搞什么?不过,夏以沫的神经也开始亢奋。

  四周的环境太热闹了,还是真的这么美的景象。夏以沫的心都跟着悠扬起来。

  欧阳潭一张温和的脸直接让人想到一个古代温润如玉的男子,夏以沫在笑的时候,就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典型男子。

  他有着温暖的微笑,有关爱的眼神,他的语气柔和,他的手心宽厚。

  欧阳潭微笑着,在夏以沫身边蹲下来,表情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可以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让我在你身边。让我每天都能看到你,你的笑,你的眼泪,你的顽皮,你的疼痛。我不想让你再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也许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从我们相遇那一刻,请相信命运。”

  欧阳潭一番话说得夏以沫好想哭,她这么久以来,哭过笑过,都是自己一个人抗过来的,那种无助的时候的巨大孤单,无时无刻不笼罩着自己,可是这个人懂,这个看的明白她的内心,她的伪装,她的坚强。

  就只短短的几句话,夏以沫就知道,如果她可以提早认识这个人,那么,她们会相爱。

  但是,这只是个如果。

  夏以沫沉默着,眼眶红着,表情悲伤。

  欧阳潭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向夏以沫伸出手,其实那距离很近很近,夏以沫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手掌心的温度。

  可是,她不能,这双手不属于她。

  就算现在她离开上官夜,她是自由的,也一样不能接受这样的好意,她会自责,自己的心已经挤满,如何去接受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夏以沫没有回应,渐渐的人声也安静下来,欧阳潭的手还在安静地空气里伸着,他突然那么孤单。

  夏以沫不敢看欧阳潭的表情,只是注视着他的手,那只手在风里几乎要飘摇起来,夏以沫心里一痛。

  “对不起……”夏以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命运开的玩笑,为什么一点都不好笑,反而会让人这么难过,难过的彻头彻尾。

  欧阳潭一把抱过夏以沫:“你说什么都好,只是,我想留在你身边的事实,已经更改不了。”

  有的姑娘看着这一幕,都有些唏嘘,这不是轰轰烈烈的求爱,也不是多么感天动地的表白。

  这只是一个请求,一个只希望能留在爱人身边的请求。

  空气里淡淡的忧伤漂浮起来,像岸上的戏曲,带着古老的悠扬,和三白酒的沉香一起,在水上交融。

  人群散尽,也许这并不是一次好看的爱情喜剧。

  夏以沫在河边放了莲花灯,可是却怎么也不知道该许下一个什么愿望,因为,已经生无所愿。

  “要好好的活着,就算辛苦。以沫,我知道你放不下上官夜,可是你已经选择了离开。为什么不成全自己。”

  夏以沫眼睛湿润:“总会好起来的。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别为难自己。”欧阳潭望着水面:“你应该知道你还有很多人需要你。”

  “我知道,只是,想散散心。”夏以沫不想再说话了。

  欧阳潭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想放手,就该回去拿回你想要的。”

  夏以沫很吃惊:“你难不成让我抢你妹妹的爱人?”

  欧阳潭痛苦的摇摇头:“是她抢走了你的。”

  “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知道你想照顾我的原因,那是你妹妹做的事情,你觉得愧疚是完全没必要的,更何况,我也不会接受。”

  “以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不是愧疚才来找你。我只是,想对你好。”

  “你没有理由这样做。我跟你认识没有多久,交情也没有多深,欧阳潭,我已经决定永远的离开上官家,也不想再和他身边的人有任何瓜葛,所以,不要再靠近我,以后,我们就是陌路人。”

  夏以沫狠了狠心,她没有办法,就算她知道欧阳潭对自己的喜欢,她也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那么就让自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还他一个人情,也给自己一个清静。

  说完话夏以沫就转身离开,她想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看来,并不适合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