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二章 荒芜之地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3

  回到酒店,夏以沫莫名的冷静,立刻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夏以沫退了房间,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是她只想离开,就算是逃避也好,只要让她不再这么痛。

  她几乎不能呼吸,为什么生活会这样的对待自己,总是马不停蹄的给自己的伤口撒盐。

  到了车上,夏以沫眼泪在也止不住,疯狂的哭出来。

  车窗外是一片漆黑,巨大的山体缓缓的从前面过去,留下像野兽一样奔跑的梁脊。

  夏以沫是一样的漫无目的,逃荒也是没有方向的。

  夏以沫的心里就是一片荒漠式的没有方向,就算是逃荒,也该有一个地方是停下来的,可夏以沫没有。

  没有家的地方,到哪都是流浪。

  当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下车的时候,她有些恐慌。

  因为四下无人,甚至荒草丛丛,车子远远的开走了,夏以沫在这四下不着边的地方死死的站着,心里一阵懊恼。

  人笨不是假的。

  夏以沫沿着路一直走,希望能看见一辆车,或是打听一下这是哪里。

  可是没有人,甚至没有一个活物,这个地方就像被人遗忘了一样。

  其实,夏以沫长途跋涉,她只知道昏昏沉沉的睡,睡醒了就吃点东西。

  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在西藏的某个地方。

  除了感觉头晕目眩,没有其他感觉,好吧,头晕目眩就已经很要命了。

  西藏一直以来就是夏以沫很渴望的地方。这里神秘,雪山一望无际的高远,那仿佛筑在高天上的布达拉宫。

  她睡得迷迷糊糊,车停了她就下来了,甚至没有问问这是到了哪里。

  她想既然车能停,那么应该在不远的地方会有村落。夏以沫已经要体力不支。

  高原上的风几乎将她吹散,可是毫无办法,天已经要黑了。

  夏以沫欲哭无泪,真是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一天闲着没事作的。

  夏以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觉得生不如死,不过也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还想着儿女情长的。

  真是一剂猛药,连疼痛都无处躲藏,被击的粉碎。

  天马上就要黑下来,夏以沫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找到落脚的地方,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冻死,或者被野兽吃掉。

  想到这,夏以沫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加快了脚步,四周望着。天色已经暗下来,当夏以沫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有一辆车从远处缓缓的开过来,夏以沫像沙漠里看见水那样兴奋,站在路中央,使劲的招手。

  车灯晃着夏以沫,她捂着眼睛,车慢慢停下来。

  夏以沫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看见一个人走下车,步履有些蹒跚。

  这是一个中年大汉,脸色黝黑,操着一口不怎么像样子的汉语:“你去哪?”

  夏以沫分析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去……”夏以沫也蒙了,天知道她要去哪?“我想去拉萨。”

  好吧,原谅她,她只知道拉萨。天杀的。

  大汉没在说话,转身回到车上,弄得夏以沫莫名其妙。这是让她上车的节奏?

  夏以沫不敢含糊,马上拎着箱子跟了上去,车很笨重,马达的声音突突的响。

  夏以沫上车才发现后车座上还有一个人,不过看不清样子,因为这个人整个都被羊皮大衣裹着,似乎是在睡觉。

  夏以沫打量了一会,中年人在仔细的开车:“大叔,你好,我想知道我们这是去拉萨么?”

  中年人不说话。夏以沫有点担心:“那个,不去拉萨也行,在一个有人家住的地方就好。”

  还是沉默,夏以沫有些沉不住气,这怪吓人的。外面夜色浓重,风也很冷,这又是一个陌生人。

  不,是两个陌生人,会不会打劫?会不会是人贩子?卖去贫困山区做媳妇?生一大堆孩子?

  还是卖肾?卖器官?或者干脆劫色?

  夏以沫呼吸都困难了,那怎么办。怎么办。这不是别的地方,这是西藏!

  连草都不长几颗的地方,更别提警察!

  夏以沫吞了吞口水:“大叔,要不,要不……你现在停车让我下去吧。”

  这时候只见那个中年的西藏大叔非常不耐烦的说道:“姑娘,你不要说话了!这会让我分心,晚上的路上经常有动物出现,很不安全的!”

  夏以沫安静下来,可是心还在忐忑。算了,死就死吧。

  要是现在下去,估计也活不长。将两种死法融合了一下,夏以沫有点平衡了。

  因为高原反应,夏以沫觉得脑子缺氧,止不住的昏昏沉沉。渐渐的睡了过去。

  当她在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一个小部落旁边。车里只有她和那个裹着羊皮大衣还在睡觉的人。

  夏以沫推开车门,下了车,才看见就几个简单的帐篷似的住所,外面有着篝火,刚灭了不久的样子。

  火上还有烤着什么肉的支架,还有很好闻的味道。

  听见好像有人在一个帐篷里说话,夏以沫悄悄靠过去,不过,都是藏语,完全听不懂,不由得有些沮丧。

  不一会就见那个中年大叔走出来,正看见门口的夏以沫:“你先进去。”然后就到车里把那个人抗了下来,进了另一所帐篷。

  夏以沫也没敢多想就进了帐篷里,看见有几个穿着藏服的男男女女。

  看见夏以沫进来,一个肤色健康的藏族女孩站起身来:“你好,我叫央吉,你是游客吧?”

  看见这个女孩,还有她的一口很流利的普通话,夏以沫忽然安心了好多:“恩,对,可是迷路了。”

  “没事的,你要去哪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送你去,高原晚上危险,不能一个人走。”

  “还好碰见那个大叔的车……你们……你们是做什么的?”夏以沫很想弄清楚这些人到底干什么的,确定不是一些非法组织?

  那个女孩笑了笑,很坦然的样子:“不用担心,我们是这里的本地人,在一定的距离里都会设定这样的一个点,能够找到途中的游客或是商人。”

  夏以沫这才放心的点点头:“那你们怎么收费?”

  那个女孩很理解的回答道:“我们是政府组织的,专门为进出西藏的人服务。不会私自收你们的钱。这点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女孩真诚的样子让夏以沫放下戒心。在打城市里勾心斗角太多了,怎么敢轻易的相信别人。

  而且听说西藏因为环境恶劣,有的时候旅游帮助需要花费很多钱的。

  夏以沫只能在很惨的情况下暗自庆幸还是有好运的。这个时候,那个中年大叔突然走进来,用藏语很快的说着什么,然后那个女孩和另外一个人就走了出去。

  夏以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一个年轻人给夏以沫递过一杯热热的酥油茶。

  夏以沫喝了一口,热气灌入身体,才仿佛有了生气。

  那个年轻人笑了笑:“晚上都会很冷的,还好你被早发现。”

  夏以沫惊讶的看着年轻人:“你的普通话这么好?”

  “我是南京人,在西藏已经一年多了,记得刚到西藏的时候,有一个晚上也走丢了,可是我没你这么幸运,几乎要被冻死,而且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再自己周围晃动。”

  “这么可怕,那后来呢?”

  “后来就被这些人找到了啊。回来休息了几乎两周才好起来。”

  夏以沫有些不可思议,想想也是,晚上在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不说冷死,也吓死了。

  “刚才那些人说什么?”

  “哦。和你一起回来的应该还有一个人吧,刚才进来的大叔是进来叫医生的,可能那个人高原反应比较严重吧。”

  “刚才那个女孩是医生?”夏以沫好奇的问道。

  “恩,对,她是医生,和她一起出去的是她的助理,一般有人生病都是她们治的。不过最好是不要生病,在这个地方,交通很闭塞。”

  夏以沫点点头,又低下头来喝茶:“那……这离拉萨多远?”

  那个年轻人一口酥油茶差点就吐出来:“离拉萨多远?确切的说,是很远很远……”

  夏以沫不明白,很不解的看着年轻人:“那这是哪?”

  “这是革吉。”你想去拉萨的话,估计要很长时间吧。”年轻人顿了顿:“不过这几天天气不好,可能不会那么快的通车。”

  夏以沫没有答话,心里一直琢磨,革吉?这是个什么地方?

  革吉是个什么地方,只能说当夏以沫第二天早上看到的时候,才明白,这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夏以沫脑子还是晕乎乎的,到处都是高原反应的现象,牙膏开盖的时候,一股脑的喷出来,喝不到开水。口干舌燥,人还不清醒。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