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四章 黑夜里的守护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4

  夏以沫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奇怪的人,觉得心情其实并不是很糟糕,相反为西藏的旅行添加了很多趣味。

  化一切为力量就对了!夏以沫也转身回到了营地。继续上路,一路夏以沫都在琢磨看看这个人的模样。

  可是这个人就好像毁容了一样的,把自己捂的像一个粽子。

  迷迷糊糊,吃了午饭,又休息了几次,就又到了晚上。车晃晃悠悠的行驶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夏以沫的胃也开始翻江倒海。

  不过她要好很多,因为她旁边的男人已经吐了很多次了。

  想着一会就可能有休息的地方,在忍忍就是了。

  可是突然车就发出了很不可思议的声音,然后就停了下来。

  夏以沫睁开眼睛,还模模糊糊的:“大叔?这么快就到地方了?”

  大叔没有说话,看着面色比较严肃,夏以沫不敢说话了。大叔下车后开始检查车,才知道车胎坏了。

  车完全偏坠了。夏以沫也推门下了车,这时候旁边的男人也冲下车,在路边一顿狂吐。

  夏以沫好心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你还好吧?”

  男人没有说话,完全没有理会夏以沫的心情,夏以沫有点幸灾乐祸:“额,我只是确定一下你的胃还在吧?别落在路边。”

  夏以沫的声音欠欠的响起来,男人直起身,喘着粗气,一下拨开夏以沫的手:“离我远点。”

  男人的声音很不屑和冷漠,夏以沫悻悻的缩回手:“哼,你这人怎么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你这要是好心,那真是我瞎了。”男人的大手捂住嘴,朝大叔走去。

  两个人用西藏说着什么,夏以沫听也听不懂,就在路边随意的看着,远处很黑,只有他们这的车是亮着的。

  突然一双手把夏以沫的嘴从背后捂住,夏以沫一惊,连忙挣扎,可是后面的人力气很大,把夏以沫往后拖。

  夏以沫呜呜的喊着,可是似乎那个大叔还有陌生男人都没有听见。

  后面的人把夏以沫扯出很远。只能远远的看见路边的车灯的亮光。夏以沫挣扎到自己都没有了力气,那个人才停下来。

  然后几个男人都跑过来,用藏语交流着什么。夏以沫刚才被人捂着嘴,现在呼吸都不畅,脑子有些晕眩。

  天啊,这是打劫?我身上可没钱!谁来救救我?

  夏以沫心里还清醒,真是命途多舛。天天走狗屎运。

  夏以沫正迷糊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黑影猛的冲过来,一下压倒在另一个人身上,两个人开始厮打起来。

  仔细一看,好像是那个奇怪男人,哎?他们发现了?天啊,谢天谢地,他们来了。

  只见几个人开始达成一团。夏以沫用了用力支起身体,然后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这时周围乱哄哄的,远远就看见一辆车朝这开过来,强烈的灯光让在场的人都躲闪不及。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一下就抱起夏以沫向一边滚去。

  夏以沫摔的七荤八素,定神一看才知道是奇怪男人:“你快走,现在这里不安全,你先找个有石堆的地方,在那里等我们。”

  只听男人非常冷静的告诉夏以沫要怎么离开。

  “我走了,你们会不会死啊?”夏以沫还不服气的问道。

  “疯女人,现在没有时间跟你斗嘴,马上走!”然后男人一下推开夏以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夏以沫也来不及想,就马上朝别的地方跑去,跌跌撞撞终于看到远处好像有一处石堆。

  夏以沫在石堆下坐下来,累的精疲力尽。喘着粗气,看着周围。

  四下很安静,有冷的风吹过来,在石堆附近产生很空洞很恐怖的声音。

  夏以沫打着寒噤,裹紧衣服,刚才只顾着跑,也没想到害怕,可是现在就自己,还是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夏以沫就开始害怕起来。

  什么鬼啊怪物啊,就开始向脑子里涌现。

  夏以沫吓得都要哭了。就在这时仿佛听见有不对的声音,夏以沫一下就安静下来,竖着耳朵听着。

  以为自己听错了,夏以沫稍微安心的时候又听见有古怪的声音,好像就在石堆后面。

  夏以沫惊恐的睁着眼睛,唯恐看不见什么。

  可是声音断断续续的在后面响着,夏以沫的神经突突的跳。夏以沫闭着眼睛下了决心。

  深呼一口气,就战战兢兢的朝后面挪去。声音逐渐清晰,夏以沫分不清是什么声音,不像人也不像动物。

  似乎有点呜咽,又有点颤抖,还好像撕开什么。

  夏以沫绷紧了神经,眼睛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还是死死的朝那个方向看。

  夏以沫秉着呼吸,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几乎要跳出胸膛。

  越来越近了,可是突然声音就断了。夏以沫一愣,什么情况?

  夏以沫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就这么静静的听着,风从耳边吹过去,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声音不见了,夏以沫咽了咽唾沫,就又朝刚才的方向挪过去。

  四下摸了摸,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又可能是自己太敏感,把风声听错了呢?风遇到任何不同形状的石头都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声音。

  夏以沫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小心翼翼的想往回挪去,还是刚才的地方安全一点。可是夏以沫正要往回去的时候。

  突然一道黑影朝自己扑来。夏以沫的惊叫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带着一齐向石堆旁边的斜坡滚下去。

  很显然这是一个人。夏以沫身上摔的几乎散架了。也不敢停,摔下来之后,就一顿噼里啪啦的打。

  先不管这人是谁,肯定不是好人就对了。

  夏以沫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打,然后猛地起身想要跑。

  还没跑多远,就感觉不对,南哥男人还在原地呻吟。而且根本没有追自己的意向。

  夏以沫本能的想放开不管,可还是觉得不对,就又蹑手蹑脚的走回去,看见男人捂着肚子,在很痛苦的呻吟着。

  “哎,你没事吧?”夏以沫推了推男人。

  男人没有回答,夏以沫又不甘心的推了推:“你想杀人么?”

  男人几乎愤怒了,朝夏以沫吼了一声,夏以沫一听就放心了:“是你啊?”

  原来就是一起同行的男人:“你怎么了?大叔呢?”

  男人使劲的坐起来:“你这个蠢女人能不能分一下轻重,我现在受伤了,你就算不帮忙,但是至少可以不要来碰我,让我伤口更严重吧!”

  夏以沫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不知道难道不会看么!眼睛长着是用来干什么的!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一起走啊!啰啰嗦嗦,还特别麻烦!”

  “喂,天那么黑,我怎么能看见啊!而且刚才还碰见坏人,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们!你不愿意和我走我还不愿意和你走呢!”

  夏以沫简直气疯了,虽然是自己不小心,可是自己不是故意的啊。

  夏以沫气鼓鼓的:“你现在不是受伤了么,怎么也得处理一下啊。”

  男人很无语,叹了口气,很不耐烦的样子:“怎么处理?你有任何可疑处理的东西么?”

  夏以沫语塞:“额……那……那怎么办……”

  “离我远点算那你对我的照顾了。”男人冷冷的说道。然后就挣扎起来朝石堆走上去。

  夏以沫看着男人走路不稳的模样有些不忍,就上前扶住男人,可是被男人甩开了。

  夏以沫皱着眉毛:“喂,我知道是我不好,你受伤也是为了救我,我刚才态度不好,你……你就别生气了吧。我可是想要握手言和了啊。”

  男人鼻子里哼了哼,没有搭理夏以沫。

  没办法,夏以沫倒不是非要让这个人来接受她的好意,她只不过是一个人比较害怕罢了。

  夏以沫凑在男人身边,来到石堆旁休息下来。很冷,说的一点不浮夸,夏以沫都要发抖了。

  男人也裹紧了衣服,在旁边兀自睡着。夏以沫听着风声有些害怕,就往男人的旁边挤了挤。

  夏以沫止不住的发抖,又冷又饿。这时候男人抬头看着夏以沫。

  “过来。”男人嘶哑着声音,对着夏以沫说道。

  夏以沫看了看男人,没敢动。男人伸出胳膊,一把将夏以沫搂进怀里。

  男人用大衣把夏以沫也裹进来,暖和了很多。夏以沫贴在男人的胸膛里,渐渐就暖遍了全身。

  夏以沫蜷缩在男人的怀里,暖和之后,意识也恢复过来,她静静的听着男人的心跳。稳健而安定。

  男人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味道传到夏以沫的鼻子里,那是一种有些熟悉又有些温暖的味道,夏以沫只是觉得很好闻,并不排斥。

  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的咳嗽声音把夏以沫弄醒。

  夏以沫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苍白的脸,虽然带着口罩,也被围巾包裹着,可还是能看见他很苍白的脸色。

  夏以沫叫了叫男人,可是男人并没有回应,他的双眼紧闭着,夏以沫贴上手刚要去摸,就一把被男人抓住:“别碰我。”

  “我只是看你似乎脸色不好,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夏以沫惊疑的看着男人:“是不是发烧了?”

  男人没有答话,放下了夏以沫的手,直起身。

  “你怎么一直带着口罩什么的啊?那么不想让人看到你的脸?”

  男人看着夏以沫,眼神凝聚,夏以沫一愣,这眼光她好熟悉,她心跳突然就停下里一样。

  可是,夏以沫又推翻了自己不可思议的想法,这绝对不可能!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