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七章 再次相知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5

  走了一天,夏以沫一直心不在焉,后来索性也就回来了。躺在床上,夏以沫满脑子都是陌生男人的影子,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想起这个男人身上特殊而熟悉的味道,他的严肃和冷漠,却又默默的给与着关心。

  这和一个人很像。上官夜。是啊,这个人似乎已经消失很久了,当自己再次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觉得有些陌生,那种刺痛的感觉还在,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他那张脸。

  冷漠的还是微笑的。上官夜,你还好么?你的孩子也有几个月大了吧。

  我离开你了,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瞬间很难过?不用太久,哪怕一瞬间就好。

  夏以沫转过身,面对着墙,眼泪斑驳。

  突然这时候,一阵埙的声音响起,在这样的夜晚悲哀凄凉。夏以沫被埙的音乐吸引,推开门寻找着声源。

  埙的声音由远及近,缓慢而沉重,丝丝缝缝里透着一个人的孤单和悲伤。那是一个流浪人的哭诉,一个思念人的眼泪。

  夏以沫听得心都要流血,这个吹埙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他一定很孤单吧。也许他还有着难过的往事。

  夏以沫走过去,才看见一个孤独的背影,他迎着月光坐在庙台前的栏杆上,乐声越来越凄美。

  这样美好的月光,这样忧伤的音乐,这么一个浸着眼泪的背影。

  夏以沫不敢动,她怕打破这种美好的宁静。这份让人心碎的图画。

  埙声渐渐停下来,夏以沫似乎还沉浸在里面,只听见男人的声音:“过来吧,别站在那了。”

  夏以沫仿佛被施了法术,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你的埙声很美。”

  “谢谢。”男人低着头,看不清脸。

  “是你啊,我以为会是谁。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夏以沫轻声的说。

  “那你以为会是谁?是个帅哥?然后美丽的邂逅?偶像剧看多了的脑残女。”男人不假辞色的说道。

  夏以沫一下就被激怒了:“你……你说话怎么还这么刻毒啊?人家好心好意的过来安慰……安慰一下的么。”

  “我有很伤心的样子么?为什么要你安慰?”

  “我是从你的埙声里面听出来的,就是觉得你好像不开心,再说,你不是讲过你的故事的么?”

  “故事只是故事,编出来给别人听得。”男人不动声色。

  “啊?那你骗人啊?你脸上没有疤痕?那你干嘛还整天蒙着脸?”夏以沫继续追问道。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我们认识么?不要这么自来熟好不好?”男人站起身,就要走。

  夏以沫看着他,想说话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们好像真的不认识。他叫什么名字,他是什么人。

  夏以沫沉默着,望着天上的月亮。呆呆的坐在栏杆上。

  男人走了几步,转过头看夏以沫,心里一动,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凶了?

  一个女人独自来到西藏,也很艰难吧?

  “你为什么要来西藏?”男人又走回来,破天荒的问道。

  夏以沫看着男人:“你怎么又走回来了,不是你的风格啊。”

  男人没有说话,夏以沫就接着说:“我是想忘记以前的一切,有人说,到了西藏就会忘掉那些心里的渺小的痛苦。他们说西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可以洗脱你身上的烦恼。”

  “你有过很不开心的事情么?”

  “算是吧……很不开心很不开心……几乎让自己整个人都碎掉。”

  “你现在觉得自己好起来了么?”

  “不知道……”夏以沫茫然的摇摇头:“可能不会好起来了。”

  “那你还来这干什么?”男人静静的问道,和以往的样子完全不同,没有了刻毒,也没有了冷漠。

  “不然我去哪?谁能告诉我,我该去哪?我几乎走到每一个地方都有他的影子,我逃不掉。就只能承认,他就在我心里,哪也去不了。”

  “他?你男朋友?”

  夏以沫苦笑着:“不是……是老公……”转脸看着男人:“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我们还没有离婚,是我选择的离开,可是,现实已经逼的我不得不离开。”

  “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你一定要离开呢?”

  “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我只能退出,如果他们幸福,那么,我就只能祝福。”

  “你不想去争取么?你怎么知道你的老公会舍得你离开。也许你做错了呢?”

  “怎么会?他们原本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是我就不该出现,不该横刀夺爱。更何况,孩子是无辜的,我在做什么也都是没有意义的。”

  “那你就这么心甘情愿?你不是爱你老公么?”

  “爱不是要求一定和他在一起,而是他能过得好,不是么?如果,我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那么爱还能纯粹么?我要带着谎言和我爱的人生活一辈子,那样我会不安,我也会对那个怀了孩子的女人感到愧疚。”

  夏以沫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的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只是一种淡然,一种超脱。

  “我虽然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是,还是知道,对于我真正爱过的人,该怎样去成全。”夏以沫回忆以往和上官夜的点点滴滴:“我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了,多到随时会怀疑彼此。所以,我们怎么会幸福。我离开是对他,对我,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男人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夏以沫:“你是个好女人,也很值得他去爱。”

  夏以沫突然就笑了:“值不值得这个时候还重要么?我都已经离开了,从此之后,我们也都不在有交集了。那些恩恩怨怨我也不想在重提了。”

  “随着时间那些东西会摸去么?”男人认真的问道。

  “可能吧,至少,时间久了,很多东西会淡去。”

  “没想过那个男人也放不下你么?他也许回来找你,那么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夏以沫放下认真的表情,眼眶红着,推了一把男人:“你发什么神经?他怎么会来找我!他是堂堂的财阀继承人,管理着大公司的总裁,他理智冷静高高在上。他怎么会为了一个不起眼的我,而离开那些他赖以生存的环境……”

  “就这么肯定么?他就没有爱情?或者说,有没有爱过你?”

  “爱?你这个问题问的果然又是你的风格,这么犀利,他爱没爱过我?”

  夏以沫闭上眼睛,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应该不再爱我了……我倒是可以自私的认为,他爱过我……”

  男人伸出手想要拍拍夏以沫,可是又停在了半空中:“那么,就忘了他,重新开始吧。去找一个爱你的人,你也爱的人,过另一种生活。”

  夏以沫擦擦眼泪:“谢谢你,也许吧,可能会很久很久以后。又也许是下一刻。”夏以沫笑着,那笑容里都是悲伤。

  夏以沫转身离开了。男人还坐在栏杆上,他自言自语的说:“即使你们能重新在一起,还可能会相爱么?所以,用另一种身份,再爱一次吧。”

  这话夏以沫是没有听到的,她的世界刚才是寂静的,悲伤的,充满了眼泪。

  回忆是沉重的,当初怎么爱,现在怎么痛。

  月光静静的流淌,穿过人的心里,串联起一地的爱与恨,喜与悲。

  当阳光再次毫不吝啬的照进窗子里的时候,夏以沫勉强的睁开眼睛,头疼的很,她昨天晚上哭了很久,她以为她会晕过去。

  可是她没有,只是好累好累。这时候有人来敲门。

  夏以沫以为是小和尚,推开门才看见是个陌生男人:“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夏以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男人拉了出去:“你疯啦?我还没有洗脸!”

  天啊,就让她这么出去?一脸的疲惫相,乱糟糟的头发和没有换的衣服。

  被男人连拉带扯的安置在车上,是一辆很漂亮的越野车。男人就开车向山开去。

  “你这是要去哪啊?前面不是雪山么?你要去那?”夏以沫有点茫然,这都什么概念。

  “你安静点就好了。”男人平静的说。

  “喂,是你完全没有理由的就把拉出来的,我可没有同意你什么!现在连问的权利都没有?”夏以沫忽视男人的冷漠。

  “喂,混蛋。你停车!我要下去。”夏以沫还是尖叫着。

  男人不动声色。夏以沫继续道:“你干嘛?拐卖?你不会把我卖到尼泊尔或是印度去吧?”

  男人皱着眉:“你什么姿色啊?还卖到印度去,我怕白送都没有人要。真把自己当回事。”

  “你神经病!那你要干什么!杀人啦!救命啊!”夏以沫看着车子越来地方越荒凉,就拼命的敲着车窗,狂喊着。

  男人这时候停下车,夏以沫猛地回头看着男人:“你干什么?这荒山野岭的,你别乱来啊。”

  男人突然很起劲的样子:“恩……刚才我确实没想这么早就办了你,不过,经你这么一闹,我倒是很有兴致。”

  夏以沫捂着胸前:“你别乱动啊,我会杀了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