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九章 让我们重新相爱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6

  夏以沫的喊声几乎把整个雪山都震动了。夏以沫回头看见的东西足以把夏以沫吓昏过去,这个东西长着一脸的白毛,身上也毛茸茸的,身材很高大。

  这个东西看着自己,夏以沫吓得身体完全动不了,僵硬的处在原地,心里喊着救救她!

  只见这个东西朝夏以沫伸出手来,夏以沫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可是已经太晚了,夏以沫也不知道哪里的力气,一脚就踹过去,这个怪物一个踉跄,就扑过来,夏以沫手脚并用,一顿乱挥。

  尖叫声充满了雪山,雪原上几乎要颤动起来。这时只听这个怪物说了一句:“姑奶奶,你别叫了,一会我们不被野兽吃了,也被雪崩埋了。”

  夏以沫挣扎了一会,就停下来,仔细的看身上的怪物,明明是那张毛茸茸的脸。刚要张嘴叫,就被一个吻封住了。

  夏以沫顿时就脑袋空白,这个吻太突如其来,太有温度,太有久别重逢的感觉。

  忘了反抗,忘了挣扎,忘了怪物。夏以沫手还紧紧的抓着怪物的毛。可是他的唇却落在自己的唇上。

  当怪物离开夏以沫的唇的时候,夏以沫只是躺在雪上,泪如泉涌。

  然后怪物就慌了,一张男人的脸从面具里钻出来,拍拍夏以沫的脸:“被吓到了?”

  夏以沫不停的流泪:“我就知道是你……”

  男人不说话了,俯下身,静静的擦着夏以沫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抚摸着她。

  “从一开始我就该知道,是你。我躺在你怀里的时候,我看见你的眼睛的时候,你给我吹埙的那天,你刚才躺在我身边的时候……”

  夏以沫声音哽咽:“你混蛋!”说着她就打着男人的胸膛。可是抓到一把毛:“这什么东西啊?”

  男人的面孔就在夏以沫的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那张精致的脸,他吻了吻夏以沫。

  “上官夜,你……”上官夜一下就又吻住夏以沫的嘴:“现在我不是上官夜,我叫弥伽。”

  “弥伽?是法号?你出家?”夏以沫的表情可爱极了。

  上官夜笑起来,要是我出家了,你会不会难过,或者说,你要守寡了。”

  “我为什么要守寡,我已经跟你没关系了。”夏以沫扭过头,不看上官夜。

  “好,你和上官夜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我是弥伽,一个想要追求你的人。”上官夜拂过夏以沫的脸。

  “追求我么?我很难搞定的。”夏以沫推开上官夜,坐起来:“首先,你现在的装扮就很差劲,还吓唬我,你这不是给自己减分么?”

  “哦?那我得为我的女神做什么呢?才能讨好你?”上官夜眼巴巴的望着夏以沫。

  “看我心情。而且,自己琢磨去吧。”夏以沫扔下这句话,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上官夜连忙追了过去。一边细心的呵护着,一边讨好着。

  “你非要这个样子么?你可是堂堂的……”

  “堂堂的财阀继承人,大公司的总裁是不是?可我说了我现在不是。”上官夜解释道。

  “你现在不是,可早晚会是。”夏以沫冷着声音说道。

  “那么,在你的面前,我永远是弥伽,你在西藏认识的一个陌生人。那个叫做上官夜的人,与我,与你,毫不相关。”上官夜认真的说着。

  夏以沫低下头,没有说话,闭上眼睛,很酸涩的感觉。

  真的可以么?可以和他重新在一起么?上官夜走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其实,我每年都会来一次西藏。在这里呆上几天,然后回去,我一点都不喜欢城市,不喜欢我的生活。那么多虚与委蛇让我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不敢相信任何人。”

  “以沫,抱歉,我这么怀疑过你,可是,我也承认,你离开的时候,我很孤单。比任何时候更孤单。所以,我害怕了。”上官夜说的这番话让夏以沫觉得遥远。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会这样在乎一个人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经离开你了,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瓜葛,我已经累了。也不想去问你,关于欧阳若茵,关于你的家族。如果你在西藏的时间到了,那么你就可以回去,只是,我不能再与你同行。”

  上官夜低着头:“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也不想再用上官夜的身份来缠累你。所以,现在我是弥伽,一个虔诚的探索者。”

  夏以沫笑了笑:“那么,弥伽,你这一路是计划好要跟踪我的么?”

  “当然不是,我刚来西藏的时候高原反应太严重。几乎每天都昏睡,是扎吉大叔救了我,而恰巧你也在车上。”上官夜说的是实话,可是他没有说出,关于夏以沫的行踪他一直都了解。

  来西藏只是追随夏以沫的步骤,不过来了之后很多东西真的是巧合。

  也许是天意,也许更多的是人为。

  “你不是每年都来么。怎么还这么大的高原反应,而且你认识那个大叔他们?”

  “每年都来不代表不会有高原反应啊。扎吉大叔很早就认识了。他们人很好,也很热情。”

  夏以沫沉默着,没有说话,总是觉得奇怪,但是哪里奇怪又说不出来,一切就像一个梦一样,让夏以沫觉得措手不及还难以企及。

  一个对于夏以沫来说有些惊险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

  她开心不起来,上官夜真的就这么来找自己了么?夏以沫并没有睡多久,就一直坐在山前,看着雪原。

  那种无风时候的宁静,那种宽阔的和海一样的感觉。

  夏以沫叹着气,一遍一遍的回想着父亲当时对自己的教导,原谅和宽容是我们最大的恩慈。

  可是现在真的一切都能原谅,都能视而不见么?

  上官夜从帐篷里钻出来,就看见沉默不言的夏以沫安静的坐在雪上,像一个一尘不染的天使:“怎么不多睡会?”

  夏以沫眼睛没有移开:“睡不着。多看看景色也很好。”

  “我们今天就回去,可能会去找扎吉大叔,你想回拉萨么。”

  “当然,我还没有和小和尚还有方丈道别,而且,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夏以沫的语气生冷。

  “你不愿意和我走是么?我不勉强你。”上官夜说完就转身去收拾行李。

  夏以沫也起身收拾东西,两个人收拾妥当就上车返回拉萨。拉萨今天的人似乎很多,街道也很热闹。

  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夏以沫下了车,就回到庙里,迎面就见到小和尚:“夏小姐你去哪了?找了你一天……”

  夏以沫很抱歉:“对不起,我朋友那天找我的时候很仓促,所以没有跟你打招呼。”

  “恩。你安全就好,不过有人来找过你。”

  “有人来找我?是谁?”夏以沫很不解:“是一个男人,只留下一张卡片,就离开了。”

  夏以沫接过卡片,就明白了,是欧阳潭,淡蓝色的卡片上有几行字:“以沫,不要相信你看到的任何东西。去革吉,我在那等你。”

  夏以沫看完心猛地一沉,欧阳潭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难道是知道上官夜也在这的么?她把卡片攥在手里,心一直在砰砰跳,只能去找欧阳潭了。

  夏以沫对小和尚说:“我可能要离开拉萨了,想和方丈道别。”

  “好,方丈现在刚打完坐,你跟我了吧。”

  夏以沫和小和尚一起来到方丈的房间里,迈进去,夏以沫就看见上官夜原来也在。

  夏以沫在上官夜身边坐了下来,老方丈笑容满面的看着她:“这几日在庙里可还习惯?”

  “恩,很喜欢庙里的氛围,让人心里宁静,谢谢方丈的招待和细心照料。”夏以沫微笑的回答道。

  “如果是有缘人,以后我们还会在见面的,这里也会一直欢迎你。”

  夏以沫点点头:“谢谢方丈。”然后转过头,看着上官夜:“弥伽,你要去革吉么?那么带我一起回去吧。”

  上官夜眼睛一亮:“你愿意和我一起走?”

  夏以沫只是微笑,并没有回答,一起走,还是因为他而一起走,是两回事。

  上官夜俯下身,对着方丈一拜:“那我就先回去了,等到明年,我再来看师傅。”

  方丈笑容可掬:“明年是明年的事,人是不能估计的,以后什么都会有变数。弥伽,你要静心,要学会辨识身边的人,凭你的智慧,能稳固你的地位,可是也会让你失去很多对你重要的东西。”

  上官夜沉默着,夏以沫在一边听着,闭上眼睛,她回想着方丈说的话,和欧阳潭的警告。

  “你们都回去吧。你们的造化都已经注定好了。”方丈说完就闭起眼睛。静的像一尊佛像。

  夏以沫鞠了一躬,就走出们去,上官夜也追过来:“以沫,你终于想开了。”

  夏以沫点点头:“我只是想去革吉,你正好也去那,我们一路罢了。可是我不会陪你会到你以前的生活里。”

  上官夜看着夏以沫:“以沫,你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