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三章 一个男人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7

  我看着她,她目光是呆滞的。我背起她,一直想着西藏的模样,那样的雪山,那样的风暴,那样的荒凉和高远。

  我想念那里的太阳,那里肆无忌惮的风,那里令人呼吸困难的空气,那里的蓝天和白云。

  我闭着眼睛一直走,然后我就在耳朵里听见风声,听见高原里呼啸而过的风。

  我突然就明白了,不能依赖眼睛,因为眼睛里的世界太局限了,太诱惑了。

  所以,闭上眼睛,瞬间就可以耳目清明。我让心充满声音,宁静有的时候会让人的思想停滞,所以,我开始喜欢喧闹。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久违的西藏,她的恶劣的环境和高高的雪山,寒冷恶毒的风刮在脸上,生疼却让我无比欣喜。

  那个时候,我突然就爱上了西藏,不是因为她,而是纯粹的对生命的喜悦。

  九死一生,死而复生都是一种磨练。因为这种磨练,我看透了生活。

  回去之后,村民看见我们都惊讶极了,他们都以为我们死了。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我数算过在雪山里知道雪崩的日子,大概五天的时间,在山洞里,依据我的体力和火柴的耗费来看,顶多也就三天时间。那么剩下的所有时间都是在那个神秘的地方。

  我们不饿,忘记时间,甚至都忘了本我。如果当时我不是因为焦急而清醒,也许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我恢复了几天,但是脑子里一直都回想着那几天的种种,太奇怪了,我们无法预知。

  那是个神秘而危险的地方,会让人丧失神志。尤其是那种安宁的景色,在让人心旷神怡的时候,夺取人的心智。

  慢慢的吞没你,直到你也融入那个环境,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庆幸我还活着。

  那种美的痛苦让我这辈子都铭记。

  可是她的状态不好,她的意识一直很恍惚,也不记得吃饭,甚至也不睡觉。

  我一直很担心,找过很多医生,都无济于事。

  她日渐憔悴,整个人也开始无精打采。她弟弟失踪了,后来有人在冰窟窿里找到了那个孩子的尸体。

  告诉她的时候,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有的老人说她是被神祗夺取了魂魄。

  我不信,我不能让她在那样下去,一定会治好她的。

  我想了很多办法,后来在一个大城市里遇到一个心理医生告诉我,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突然就想起,也许可以用什么东西来刺激她。所以,我努力的学习绘画,然后把那个地方用笔画了出来。

  我每次想起那个地方都会觉得心神安宁,可是最后我总是被别人叫醒。

  那是不好的现象,就像是梦游。我竟然因为想起那个地方而失掉神志。还需要别人叫醒。

  那个地方只要存在在认得脑海里,就会一直影响着人的心灵。我开始不断的想起别的事情,尽量不去想那个地方,到处都摆满闹钟。我害怕再也醒不过来。

  因为我还要绘画,我就只能再次想起那个地方,然后在特定的时间里设置闹钟。

  就这样想一点,画一点,然后醒过来,反反复复几个月的时间,才画成。

  完成那幅画之后,我身体已经不能承受,甚至长出了白头发。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似乎是老了十几岁。

  我休息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就又回到西藏,希望这次能把她唤醒。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卧床了。

  眼窝深陷,面无人色,我很心疼。我把画就挂在了她的床头。

  那天晚上,我很失望,因为她没有什么好转,我觉得我失败了。突然就很害怕,也许真的要失去她了。

  我躺在床上不断的想着,还有什么办法才能救她。我只能再次想到那个地方,可是这次我疏忽了,没有人也没有闹钟。

  那一片海域的风还吹在我的脸上,我看见海里的鱼,他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脚下的小草在移动,雪山上的雪花飘下来,在我的手上,还微笑着。

  我惊慌了,这种宁静和美好太可怕了。我更喜欢肮脏而难堪的世界。而不是这种让人丧失自我的仙境。

  可是我走不出去,我怎么样都走不出去,我看见海水向我漫过来,我每走一步,小草还会把我移回去。海水像透明的弹性的软体石,要将我淹没,鱼群也围过来,他们头上的蓝光逐渐变得明亮,晃的我睁不开眼睛。

  我怎么挣扎都没用。

  突然我听见有人叫我。

  我一下就惊醒了,是她,她就站在我的床前,虽然整个人还很憔悴,但是她的眼睛里有了神采。

  我坐起来,觉得全身没有力气,几乎虚脱了一样。我抹了一把脸,才发现我的胡子已经长长了。

  我一惊,连忙下地去看日期,竟然过了三天!

  可是在梦里我没有觉得过了很久!我额头都出了汗,这个地方太可怕了!我看向她,想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我很平静的坐下来,手抚摸过来,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我突然觉得她变了,而且,她几乎和那个地方一样,宁静而美好的可怕。

  我心猛的一沉,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冒出那样的想法,我甩甩头,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梦境折磨的太深了。

  过了几天,我才发现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那幅画前面,安静的看上几个钟头,前几次我都会去叫她。

  害怕她像我一样,沉睡在里面。

  可是有一次我还没来得及叫她,她到了时间,就自己醒了过来。

  我很惊讶,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太超乎常理了,我跟她说,可是她只是笑笑,并不理会我,我几乎要抓狂。

  所有,有一天,我把画拿走了,准备烧掉它。这个东西我就不该画出来。

  可是当我要把它烧掉的时候,她突然就冲进来拦着我,把画抢走。几次这样的事情之后,我不能忍受她的这种疯狂。

  她的神志已经不清醒了,这个东西只会害她陷得更深。所以,那次我直接拿硫酸要去毁掉它。

  但是我还是没有成功,她抱着画,看着我,眼泪一直掉。然后她开口说了话,让我从此放弃了毁掉画的念头。

  她说,这幅画是她的太阳。

  我知道,我们都需要太阳,然后借着太阳的光,才可以活下去。

  她除了那个习惯之外,几乎一切都和正常人无异。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她在那个地方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弟弟死亡的消息。

  我很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说,是海里的鱼告诉她的,着也就证实,那里的生物真的是有生命有智慧的。

  我问她,为什么她能和它们交流。

  她说,因为她把自己交给了它们。她相信她需要这个仙境的灌溉。

  也许,是出卖了灵魂。

  后来,这里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深深的吸引了她。她几乎每天都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我告诉她不要对这个男人太迷恋,因为,他是有钱的商人,迟早要离开,不能相许一生。

  可是她告诉我,她爱上了他,已经无法挣脱。

  也许这就是命运,谁都逃脱不了它的安排。我一直守护的太阳,却爱上了别的男人。

  我看着这个男人,心里并没有难过和仇视,因为我觉得他的出现对于她也是一种成全。

  我问她是不是要把画带走,可是她拒绝了。也就是说,她连她的太阳都要因为这个男人而放弃。

  我想,也许这个男人就是雨水。让她拼了命也想争取。所以她离开了,和这个男人。

  但是过了半年她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她那时候完全是一个贵妇人的样子,美丽不可方物。

  我几乎不认得她,可是,她的灵魂正在枯竭,我能感觉到。

  她走进我的房间,就看着这幅画,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我就在旁边静静的陪着。我一直看着她怀来的孩子。

  她很小,眼睛和她的母亲一样,乌黑而灵动。带着稚嫩的光芒。她的眼睛一直看向我。

  然后嘴角弯起来,我的心瞬间就软了。这个孩子和我注定要纠缠了,那一瞬间我就想到了以后。

  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很疲惫的对着我笑,把孩子交给我,她说,永远不要让这个孩子知道她的母亲是谁。

  后来她还是离开了。我知道她的离开不会让她活多久。

  她的生命在走向终结,可我拦不住她,我无能为力。小孩在我的怀里一直看着我,眼睛里闪着光。

  也许这个孩子是她母亲对于太阳的一种赎罪。她的女儿离太阳越近,那么她就可以为自己多争夺几年的时间。

  原来她这么爱这个男人。我知道那个男人当时正在奋斗事业,很艰难,也很需要她的陪伴。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