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四章 你是我的太阳

作品: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08

  夏以沫看着扎吉,心情千变万化,这个故事太离奇了,简直超过了自己的认知。

  她猛喝了一口茶,才缓过神来。

  扎吉也停下来:“你喝的茶叶就是那个地方的草。”

  “什么?”夏以沫不可思议的看着茶杯里的小小的嫩嫩的叶子,这是那个地方的草?

  “那我会不会神志不清?”

  扎吉笑了:“你以后会感谢我的。”

  “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不过那个小孩就是央吉,对不对?”

  “恩,就是她。”

  夏以沫想了想:“你一直悉心的照顾央吉,就是因为央吉对于你来说也算是太阳?”

  “不是,我的太阳,只有她的母亲。”

  “可是,你这么多年有见过她的母亲么?”

  “没有,她已经失踪了。又也许早就去世了。”

  “失踪?有或许去世?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夏以沫听得浑浑噩噩,完全听不懂状况。

  “恩,在孩子送过来几年后,她又回来了。那时候央吉八岁。她给那个男人又生了一个儿子,应该是六岁。可是她那个时候已经憔悴不堪,她回来找我,告诉我好好照顾央吉。而她要去找她的太阳。”

  “去找太阳?你是说她要去找那个仙境?”

  扎吉点点头:“对,她去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我也去找过那个地方,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就像消失了一样。”

  “那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看见你的太阳……你会不会……”夏以沫想问扎吉会不会死掉。可是她张不开嘴,问不出来,总觉得太过诡异。

  “因为央吉有她母亲血缘的缘故,我多活了几年,可是身体一直很差。后来,我找到了另一个人,这个人的出现,会让我再多存在几年。”

  “啊?太阳只有一个,那么……你找到了雨水?”夏以沫也按照扎吉的思路说着,虽然太阳和雨水这样的说法太可笑,太不科学,太诡异,可是说到底,还是有很多东西我们是解释不了的。

  有些人对我们来说,就是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如同阳光和雨水一样。

  扎吉笑了:“是,就是雨水。”

  夏以沫转着茶杯,看见地下的茶叶在慢慢的游动。心里恍惚:“你的雨水是谁?”

  夏以沫看着扎吉,他的眉眼深邃和沉着。岁月对他很好,并没有留下多少可怕的痕迹。

  扎吉被夏以沫这么大胆的直视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以后,你会知道的。”

  而夏以沫只是回答了一句很不相关的话:“扎吉大叔,也许你可以把你的胡须剃掉。我想,你的雨水会更喜欢去浇灌你。”

  扎吉笑了,声音沉稳:“你找到你的太阳了么?”

  夏以沫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上官夜,因为爱的执着,所以她相信上官夜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夏以沫也开始不敢肯定,上官夜到底对于自己算是什么。

  “我不确定,不知道……”夏以沫很踌躇:“这个东西怎么界定呢?”

  “心。用你的心去界定。你早晚会清楚的。”

  夏以沫摇摇头,她心里太纠结了,她不知道,对一切都不敢下结论了:“我很迷茫,我做的很多事情都开始不确定……”

  “你遭受过背叛吧,所以,背叛让你的眼睛都被蒙蔽,你害怕,不敢在去看真实的自己,和你周围的人。”

  夏以沫对着扎吉,突然觉得想哭,因为她真的好久没有这种依赖感和信任感。

  她自己一个人太久了,心都负荷沉重:“你说,当我爱的人和我的亲人发生生死冲突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是仇恨,是爱和仇恨的计较。你一边爱着,一边恨着,所以,你会累,你会怀疑,你的爱开始不确定,你的恨一直动摇。”

  夏以沫拼命点着头:“所以,这种爱恨交织的人,怎么会是我的太阳。”

  “太阳的工作是普照你,给你阳光和温暖,可是对于别人来说,他就不是太阳,就可能造成伤害,而恰巧,他伤的人是你的亲人。”

  “世界太小了是么?”夏以沫无奈的笑了。

  一种苦涩淡淡的盘在心头,夏以沫轻轻品着茶,越来越觉得这茶香的要命,几乎都要入骨。

  “你想没想过,也许,他并不是你的太阳,而情况是,你是他的太阳。”扎吉看着夏以沫。

  夏以沫一愣:“怎么会?”

  “两个人纠纠结结,肯定有一个人是太阳,而另一个是追逐太阳的人。你一直抗拒,在接受与拒绝之间徘徊,那么很有可能是,有阳光作用的人是你,而他是保护你的人。”

  夏以沫苦笑:“我没感觉到。那么,我们之间还会有第三个人出现吧,是太阳的太阳。”

  “也许会,又也许不会。”扎吉点亮了一个蜡烛,放在桌子中央:“也许你们是彼此的太阳。但是,时间久了,你们都会枯竭。”

  “为什么?”夏以沫皱眉。

  “因为你们相爱的太痛苦,需要雨水来滋润你们的爱情。”

  “也就是说,我们的爱情注定要遭遇很多困难,来滋润我们干涸的爱情?”

  扎吉点点头,笑着:“恩……可能呢。”

  夏以沫突然就觉得心里释然了,那么,也许就是上官夜和自己的命运吧。

  夏以沫转念回来,才想起,今天扎吉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额……我想问问,你……为什么突然想和我说这些?”

  “因为你该知道了,以后,你会慢慢走上这条路。”扎吉的表情冷静,看不出悲喜。

  “哪条路?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明白。”

  扎吉叹了口气:“你也许可以慢慢的理理线索,对你的疑问,我会回答。”

  夏以沫低头想了想:“对于弥伽,他每年都会来这里,而且每年都是找你,你们有什么关系?”

  扎吉笑了:“这就是你想问的关键吧,你一直想找到答案,甚至不惜去利用央吉。”

  夏以沫脸一红:“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要利用央吉的……只是央吉真的很喜欢弥伽,我不过是点破而已。”

  “央吉是个很单纯的姑娘,我一直守护着她,就像守护她的母亲一样,可是我不知道我还能这样做多久。”

  “你对央吉真的很好,可是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找一个女人,作伴也好啊。”夏以沫关心的问道。她突然想起那天央吉告诉自己的话,说扎吉一直不找女伴。

  真的不孤单么?一个大男人一直带个孩子,很艰难吧。

  扎吉看着夏以沫:“我不想去毁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因为我随时可能会死去,能照顾央吉就很好了,我不能再把另一个人牵扯进来。”

  “你不是找到你的雨水了么?所以,你可以去找她啊。”

  “找她做什么?守护她?”扎吉摇摇头:“不会,我这辈子只能守护央吉和她的母亲。至于其他人,我无能为力了。”

  夏以沫沉默了:“那……这些年你过的很孤单吧。”

  “不会……已经习惯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让央吉叫你爸爸呢?她一直很渴望能叫你爸爸,然后孝敬你。我知道她一定很渴望有个父亲。”

  “可是,我不是他的父亲,这是我唯一能给她的身世真相。”

  “真的不告诉她身世么?也许可以去找她的爸爸,好歹可以圆一个梦想,她的母亲太自私了,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孩子。”

  “不是,她在保护央吉,央吉不能回到她父亲那里去,她的母亲已经将央吉献给了那片神奇的土地,央吉这一辈子都要守在这个地方。”

  “你难道要让央吉去找那个地方?像她母亲一样消失?”

  “当然不会,这幅画是那个地方的一个投射,离央吉很近。所以,央吉很安全。而且,央吉找到了她的雨水。”

  夏以沫呆呆的看着扎吉:“央吉的雨水,是不是弥伽?”

  扎吉没有说话,给夏以沫续了一杯热茶。

  夏以沫端起茶,一饮而尽,一股热浪流进肠胃,一种香气传遍五脏六腑。

  夏以沫放下茶杯,发现扎吉一直看着自己:“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这种茶,没有人能喝第二杯,一般都会中毒。”

  “啊?可是我刚才喝了!你怎么不早说?你害我啊?”夏以沫连忙站起来,想要吐出来。

  只见扎吉还是很淡定的坐着:“坐下吧,你要是有事,早就有事了。”

  夏以沫莫名其妙的坐下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喝了没事?”

  扎吉仰头也喝下一杯热茶,夏以沫瞪大眼睛:“你怎么也喝了……难道,你也没事?”

  “恩……我是因为去过那个地方,所以,我没事,可是给别人的喝一点,就会全身抽搐,神志不清。但是你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夏以沫着急起来。

  “你和那个地方有渊源,如果没顾记错的话,以后你也会去。”

  “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