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十章 抱着你哭

作品:悦陷越深: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1-14

  这时候突然对面的人一下就拉着昏迷的欧阳潭朝深的草丛里走去,夏以沫慌忙的跟过去,扶着欧阳潭:“你要干什么?”

  只见太阳闷头用力的扯欧阳潭,没办法,夏以沫就跟着抱着欧阳潭朝草丛走去,刚放下欧阳潭,就看见远处有个男人走过来,仔细一看夏以沫才认出来是刚才说话的人。

  是上官夜,他也来了?夏以沫很惊讶的看着他,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太阳阻止了,她的眼神放佛会说话一样,夏以沫闭嘴了。

  看着上官夜在这兜兜转转了好一会离开了。

  夏以沫看着太阳:“为什么躲着他?”

  太阳默默的看了一眼夏以沫,没有发出声音。可是就这一眼,夏以沫明白了,太阳有一种力量,能在看着你的时候,就让你感受到她的情绪,所以,刚才夏以沫那么深刻的感觉到太阳的痛苦。

  可是因为夏以沫的失忆,她恰恰感受不到上官夜,感受不到太阳躲避上官夜的意图。

  夏以沫琢磨了一会,看向太阳,却震惊了,因为太阳在哭。

  她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像一个难过的孩子。夏以沫难以想象这个场景,一个面目可怕的人,在痛苦的哭泣。

  “你……为什么会哭?”夏以沫看着太阳眼镜里的泪水,突然心一颤,太阳的眼神她虽然接收不到,但是她凭着感觉猜到了,那是一种爱,一种母爱。

  是一种慈祥,一种宽容与关爱。她知道,这种眼神自己的母亲也有过。

  “你……你是他的母亲,对不对?”夏以沫问道。

  太阳点点头:“弥伽……”嘴里还是这一句。

  夏以沫皱着眉,头又开始疼,弥伽不是小和尚么,可是,怎么回事?哪里不对?

  夏以沫突然想起方丈:“太阳,方丈大师他……”夏以沫一愣,她难道还要告诉太阳她的父亲也去世了么?会不会太残忍了?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事情都想要告诉她呢?仅因为她探索的眼神么?

  “死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夏以沫的耳边响起,夏以沫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声音的来源,是太阳,

  “你知道?”太阳看着夏以沫:“我知道……我能感觉到他……可是,我不会原谅他……”

  这几句话,太阳说的很艰难,可是夏以沫听懂了。

  “为什么还不能原谅他呢?他已经后悔了,他想要补偿你,所以,他一直默默的照顾弥伽。”夏以沫想起方丈临死前的样子,想起似乎他有一句话要传,可是,怎么想不起来呢。

  “他有话想要给你的,可是,我忘记了,对不起,对不起,但是他真的是要你原谅他的……”

  太阳摇摇头,给了夏以沫一个眼神,夏以沫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那种绝望,那种不可原谅的痛楚。

  夏以沫也摇摇头:“不是的,我忘记了,他是有话对你说的。”

  这时候太阳却站起来,朝外面走去,夏以沫要追上去,可是欧阳潭还没有醒过来。

  夏以沫着急的看着太阳迅速离开的背影,不可以,我还没有传达那句话,不能就这样。夏以沫感觉到时间的紧迫,也知道了可能会有不可逆转的事情发生。

  夏以沫追了过去,太阳的速度特别快,夏以沫用尽了力气去追。

  快到海边的时候,夏以沫心里猛的一颤,就是这个场景!扎吉画里面就是这个场景,自己的梦里也出现过!

  “不要,太阳,你不要做傻事!”

  夏以沫站在太阳后面,太阳缓缓的转过来,她的眼神悲伤难掩:“我不是太阳了,早就不是了。”

  “不,你是,你一直都是,你的儿子,你的爱人,你的守护者,你的父亲,他们都把那当做太阳。而且一直都是。”

  太阳眼泪又落下来,她看着夏以沫,静静的点了点头,然后决绝的朝海里走去。

  夏以沫惊恐的追过去,可是海里的鱼群突然就蜂拥过来,挡住了夏以沫。

  “太阳,不要往里走了,不要走!”夏以沫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才能挽留这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冲上来一个人,他大喊:“妈!”

  太阳的身形一顿,就停下了脚步,海水已经漫到了她的腰部。

  夏以沫转过头就看见上官夜几乎崩溃的样子:“妈!我来找你了,你不能抛下我!你已经抛弃过我一次了!不可以有第二次!”

  太阳晃动着,夏以沫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痛苦:“她在哭,太阳她在哭。”夏以沫对着上官夜说道。

  上官夜还是看着太阳:“如果,你就这么离开,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为你报仇!现在他们都已经不能阻碍我了!妈你也可以回来了!”

  上官夜的声音歇斯底里,全都是痛苦,夏以沫听着心都酸涩了:“她说,让你放手。过你自己的生活。”

  夏以沫轻声说着,上官夜转过来看着夏以沫:“你怎么知道她要说什么。”

  夏以沫哭着:“是她告诉我的。她爱你,可是,她不想伤害你了,不要让她放弃最后一次最好母亲的机会。”夏以沫明白太阳的心思。

  这样的面容,这样的不堪,绝不是一个母亲想要给孩子看到的。

  “不要,你不能离开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没告诉我,这么多年我这么做都值不值得?”上官夜的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充满了绝望。

  夏以沫突然心疼的要死,她恍惚记得看过这个男人哭泣,她在他的怀里,摸到她的眼泪。

  太阳听完就径直朝深海里走去,海浪马上就要将他淹没。

  上官夜几乎疯狂了,全力的冲过去,不顾鱼群,不顾海水,疯了一样。

  夏以沫看着这一幕,都不能让自己不难过,她焦急的要命。也冲过去抓住上官夜:“她已经决定走了,不要让她难过了。”

  上官夜大声的喊着,眼泪一直流,拼命的朝海里游。

  眼睁睁的太阳就消失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海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上官夜呆愣的看着海面,被夏以沫费力的拖到沙滩上的时候,上官夜还是呆呆的望着海面。

  夏以沫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表情,从未有过。

  那是一种进入生命底部的冰冷与疼痛,一种麻木,一种天地塌陷。夏以沫看着这样的上官夜突然就想起方丈临死前的那句话:“忘了我,因为我一直记得你……”

  夏以沫眼泪汹涌而出,对着海面:“忘了我,因为我还一直记得你!”

  “太阳,忘了我!”夏以沫哽咽着,她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方丈会说这句话,因为,太阳一直深爱父亲,可是,他无法原谅他。

  而方丈一生为佛,只能做到的就是,一辈子记得她,惦念她,用一生怀念她。

  那种爱,是无声的。

  爱可以很小,小的时候,你能用肉眼看见它。但是爱有的时候很大,大到你看不见,却深刻的感觉到它的疼痛。

  夏以沫瘫坐在沙滩上,看着上官夜平静到可怕的脸,就凑过去,紧紧的抱住他。

  夏以沫在那一刻知道了,就算自己不承认,就算千千万万个理由让自己不再爱这个男人,可是,都没关系了。

  “我爱你。”

  夏以沫抚摸着上官夜的脸,轻轻的说出这句话。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我用生命去保卫你。上官夜,求求你,好好活下去,无论你为了谁,都要活下去。”

  夏以沫的泪水打湿了脸:“上官夜,从今以后,忘了我吧。你可以娶妻生子,但是记得,那个女人一定要比我好看,你的孩子要很可爱。你要更帅气,以后,不要这么严肃,不要那么冷漠,对你身边的人好一点”

  “只是,你的生活里,再也没有我了……”夏以沫说着眼泪也掉着,她的心好痛:“上官夜,我怎么会忘了你,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你知不知道?”

  “为什么要把我推给别人呢?”眼泪掉在上官夜的肩膀上,温热一片:“夜,再见。”

  这次,真的是再也不见。夏以沫在上官夜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起身离开了。

  留下上官夜一个人,夏以沫离开后,他的眼泪就突然都奔流下来,心不是死了么?不是都随着母亲的离开死掉了么?

  可是刚才他为什么那么清晰的感受到夏以沫的爱,夏以沫的痛。

  上官夜看着海面,没有任何的波澜的遥远,全身都放佛在滴血。他今天刻骨铭心的感受到了失去。

  他以前是多么的充实,他有母亲对自己的眷恋,有妻子的挚爱,可是现在,他才真正的失去了所有的。真正可悲的失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