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奇怪的女人

作品:悦陷越深:掉入你的爱情陷阱 作者: 卿卿 更新时间:2017-12-07

  秋心第二天来上班的时候,欧阳若茵又来了。

  “您来了,带您看看资料和样板房吧。”

  欧阳若茵笑着:“一直没跟你介绍,我叫欧阳若茵。”

  秋心礼貌的笑了:“您的名字可真好听,听着特别美。”

  “谢谢夸奖。”

  秋心顿了顿:“您昨天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同事说是您点着我的名字的。”

  “哦,不要误会,我老公在你这买过一套房子,觉得还挺好的,所以,我就想也来买一套以后留给我的儿子。”

  “那您的老公叫什么?如果是我的客户,我一定会记得的。”

  “你每天的客户那么多,怎么可能会记得那么清楚呢,哦,对了,还是带我看样板房吧。”

  秋心这样也不好问下去:“虽然是海景房的样板房,虽然不靠着海边,但是装修是一样的,一般都会有面向海的阳台,还有私人游泳池。”

  “恩……很好看。”欧阳若茵静静的看着:“我哥哥一直喜欢猪在这样的环境里。”

  秋心点点头:“如果您的哥哥也想买的话,我可以多给您一些参考的。”

  “哦,对,他过一阵回国,可能会买呢,如果他来了,你一定要记得是我介绍的哦。”

  “恩,好的,一定。”

  说着欧阳若茵就拿出欧阳潭的相片:“你看,这就是我哥哥,千万不要认错哦。”

  秋心接过来一看:“你哥哥长得真好看。”

  可是欧阳若茵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秋心的严重除了单纯的赞美以外什么都没有。

  这不可能,就凭夏以沫,她看到欧阳潭的相片一定会有变化的,哪怕是细微的变化欧阳若茵也会看的到。

  可是秋心这个表情是装不了的。

  欧阳若茵心里想,看来她不是故意装作不认识的,这个东西眼神时骗不了人的,

  更何况哥哥和夏以沫的关系不经简单,哥哥失踪了,夏以沫如果能知道一点消息也会惊讶,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欧阳若茵疑惑了:“这个人不是夏以沫?”可是长的太像了,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复制下来的!

  难道是失忆了?这多大的可能性啊?

  “欧阳小姐?你没事吧?”

  欧阳若茵晃过神:“恩?没事,我刚才在想事情。”

  “哦,那您喜欢这里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海景房实地观看。”

  “恩,我今天累了,明天吧,我再来。”说完欧阳若茵就离开了。

  秋心更疑惑了,这个女人的言行真的不同。很让人奇怪。

  同事走过来:“怎么样,谈下来没有?”

  秋心摇摇头:“还没有,她只是说等明天再来。”

  “哎?奇怪啊?一般买房子没有这么拖拖拉拉的,不会是假买房吧,不过看着衣着不像啊?”

  “你别瞎猜了,什么客户没有啊。”虽然这样说,不过秋心自己心里还是有个结的,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晚上,上官夜抱着秋心:“你怎么了,怎么有点不对呢?”

  “没有啊,可能是上班有时候客户多,有点累吧。”

  “如果累,就别去了,在家里好好照顾smile。”

  “怎么,想让我变成全职主妇啊?然后过不了一年半载就变成黄脸婆了。”

  “怎么会……不过,你要是变成黄脸婆我就不要你了。”

  “昂?上官夜!你怎么这么狠心!”秋心说着就打过去,两个人打闹起来。

  最终打到了床上,温存而火热。

  夜里秋心醒来,有点口渴,就要起身出去,这时候听见上官夜嘴里似乎说了些什么。

  秋心仔细去听,才恍惚听清,上官夜喊得名字是“以沫……”

  秋心一愣,以沫是谁?

  虽然有些不舒服,不过秋心还是没过多的介意。第二天照常上班,这天直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欧阳若茵才来,而且来了,就说要去海景房看看。

  秋心只得答应。客户的要求尽量满足。到了海边,稀稀疏疏的房子,每一个海景房都隔了好远才是另一个。

  “欧阳小姐,今天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这几天总觉得有点累。”

  一直到了那个地方,欧阳若茵似乎早有准备似的,从包里拿出一瓶红酒,打开。

  秋心有点疑惑:“欧阳小姐,您这是?”

  “秋小姐,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秋心只得在她身边坐下来,海风静静的吹着,旁边的树叶发出飒飒的声响。安静极了。

  欧阳若茵喝了一口酒:“我生病了,很重的病,随时都可能死去。”

  秋心一愣:“你怎么了?”

  “其实,我补觉欧阳若茵,我叫夏以沫。”欧阳若茵看着秋心,眼神哀戚。

  “你?你说你叫夏以沫?”秋心心猛的一沉,她没记错的话,上官夜第一次叫她的时候也是叫的以沫,昨天夜里他梦里喊的名字也是。

  “是,你可能会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会改名字,其实,我是更名改姓离开了一个人,我害怕我死了会连累他,让他痛苦。”

  秋心好像猜到了什么静静的没有打断。

  “那年,她娶我为妻,那时候,我很单纯的爱着他,一直想给他生一个孩子,可是,我身体一直不好,总是怀不上。他也不怪我,耐心的给我医治。”

  “我们过得很好,可是他的家族压力很大,他每天都会很累,有的时候没有时间来照顾我,我有意几乎怀了他的孩子,就在我高兴的时候,却摔了一跤,结果孩子就没了,这个好消息我连说的机会都没有。”

  “我很痛苦,他的后妈和他的妹妹总是暗地里伤害我,让他误会我,我都默默的忍了。终于老天给了我一次做妈妈的机会,可是那时候我们误会已经很深了。”

  “我们虽然相爱,可是,却不能像以前一样,我生下孩子之后,身体就不行了。也就渐渐远离了他。那年,孩子被绑架了,我为了救孩子,也中了那些绑匪的招,后来他来救我们母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把他们推了出去。自己却被烧伤。现在的我,是残缺不全的,生命也没有多久了,可是我好舍不得他们……”

  秋心听着心里动容。

  “那你可以找他们啊,我想他们一定也非常想你。”

  欧阳若茵哭起来,眼泪落了一脸:“我不能,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而痛苦。”

  秋心心里疼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了,是因为,你的老公就是上官夜,对不对。”

  “不是的,我知道夜他现在有了你,他很幸福,我不需要在出现了,我只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看看他们,偷偷的看看,而且,也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照顾他们。”

  “我只是个代替品,你,你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人……”

  “不是的,秋心,答应我,好好照顾我的丈夫和孩子,就算我一个临死的人对你的请求,好不好?”欧阳若茵的泪水不停的落下来。

  秋心哽咽了:“我做不到,我觉得我不该夺走属于你的。”

  “不要这么说,你没有错,我到觉得是老天对我太好了,至少让我可以安心的走开。这几天我一直观察你,也许你会觉得我奇怪,可是我真的觉得你是个好姑娘,我真的能放心了。”

  “对不起,我不该出现在上官夜的生活里,对不起。”

  欧阳若茵擦了擦眼泪:“不要哭,秋心,我打算住在这里,每天能知道他们都在干什么就好,我的孩子有没有好好的吃饭,他有没有长高,夜他工作累不累……”

  “去找他们吧。”

  “不要,秋心,我不能,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每天就知道这些事情就好,求求你,帮帮我,让我幸福的死去。”

  秋心哭着:“我……”

  欧阳若茵走过来,抓住秋心的手:“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实在没有办法,秋心点了点头。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姑娘,你会得到好报的。”

  和秋心分开后,欧阳若茵的脸上立马恢复了阴险的神情,眼泪也没有了,嘴角扬起:“夏以沫,你失忆了,正好成全我。这回,我不会让你在好过一天,等着彻底消失吧。”

  秋心失魂落魄的走在沙滩上,她心里好乱。

  原来这个人还活着,她没有再事故中死去,上官夜还不知道吧?孩子也那么小,他们都很想念她吧。

  可是自己却鸠占鹊巢,自己是不是无形中成了最卑鄙的女人,抢走了别人的幸福,秋心的心里很不安,很内疚。

  她是不是应该帮助这个可怜的女人?

  秋心不知道,心乱如麻。上官夜打来电话:“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恩,今天公司有点忙,我就在这边休息了,明天事情还很多,就不回去了,你在家和孩子好好休息,我忙完就回去。”

  挂断电话,秋心觉得手抖颤抖了,上官夜,我不该霸占这你,对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