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卷第一百三十五章 这心

作品:在我最美的时光里 作者: 冬月 更新时间:2017-12-07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和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席慕容《初相遇》

  陈雪散曾经想过一万种两个人在重逢的场面,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抬头的彼此擦肩而过,或者在很多个夕阳寂静的午后,她会看见他站在BN的大楼下习惯的抬头看向她那个方向,然后两个人会先是一愣,接着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开场,之后会礼貌的询问着各自过的好不好,彼此至意像个普通朋友一样寒暄转身,尽管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在从前的那些生活中给彼此带来的意义,可是,陈雪散愣愣的看着不远方随着人群涌动而慢慢走过来的白尘,突然觉得先前的那些个想象完全没有意义了,她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斑马线,耳朵上戴着两只黑色的耳机,穿着白色的毛马甲和黑裤子,看不清样子却也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另他惊讶的是,她那头及腰的长发变成了眼前这般及耳短发,随着她走路的动作发梢的头发会被风轻轻的吹起,看起来毛茸茸又痒痒的,陈雪散就这样的僵在原地,看着眼中的人儿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前面的人儿似乎也同样的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的同时手自然而熟练的把刘海往右耳后掖回去,随着她随意的瞥过来的目光,再到她愣愣的站在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瞬间,耳后的刘海又轻轻的垂了下来,挡住了她半只眼睛,陈雪散看着白尘漂亮的眼睛迅速的弯成月牙,整个脸上都是温润的笑意,她的声音还是和那天典礼上宣誓时候一模一样,带着软檽檽的声音,“陈学长,好久不见啊。”

  陈雪散看着眼前的白尘,眼神在接触到她中指上的戒指时候,心中还是不免一痛,可是在下一刻就那么温柔的笑了起来,好像在前一刻他还在G大的学生会室摇头无奈的帮她写论文,而在下一刻时间就过了好几年,让他在看见她的脸时,除了心酸还有一丝陌生,“啊,小白,最近过的好么?”这可真是烂的很的开场白啊,看见白尘脸上微微闪过的错愕,陈雪散心中只是苦笑,在白尘面前就算是聪明如他,还是会失了方寸,比如现在,比如以往。

  “夏”在这几年里也变换了样子,变成了古色古香的木藤椅和红花缠着绿叶的镂空木窗,秋天萧瑟的外景衬托下里面倒是显的格外的素雅,白尘这个位置刚好能看见窗外大片大片掉叶子的香樟树,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学长什么时候回来的?”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陈雪散笑笑,眼神中带着回忆,“这一年走了很多的地方,原来世界真的像你说的一样应该去亲身经历和体会,我收获很多也看开了很多。”对上白尘波澜不惊的双眼,“原本父母的意思是想让我出国去,而我也兜兜转转了这么多个地方,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还是回到了G市来,现在仔细想想,大概是这里有我年轻时候最美好的回忆吧。”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白气袅袅上升。

  “是啊,这里也有我的最美好的回忆。”同意陈雪散的话白尘绽开一个恬静的笑容,“其实我在我的订婚典礼上见过学长的,只是那个时候实在是太震惊了因为根本不知道小夏什么时候准备的,所以只是匆匆的一扫而过,等着在想去找学长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语气中有些稍稍的失落,“本想着和学长好好的喝一杯的。”

  陈雪散的脑中又浮现出那天她穿着白纱站在神父的面前,笑靥如花对着夏杞许下承诺的场景,很奇怪心中竟然没有那么痛,甚至连轻微的颤动都没有,扯出温和的笑意,“那天半路接到公司的电话,就先走了。”事到如今,他也可以在她面前说着不痛不痒的话了。

  “啊,没关系,等到结婚的时候,学长可不能这样了啊。”语气是说不出来的郑重。

  陈雪散点着头,笑意从嘴角一点一点蔓延在整个英俊的脸上,因为一年多的不停奔波变的更加的刚毅眉星似剑,“到时候一定会奉陪到最后的。”原来在深爱也终抵不过离开,什么时间什么距离都是笑话,只有一个人彻底的从另一个人身边离开之后,那一方才会死心,爱的再深,也抵不过离开二字。

  后来陈雪散做了一个冗长的梦,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晚上,昏黄的路灯下白雪显得美丽绝伦,那个时候他刚刚上大二,和同学聚会回来的很晚,就见到一个穿着粉色短款羽绒服的女孩,围着大大的围巾,就那么站在路灯下,昏黄的光在她的身上洒下了点点的星光,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微仰着头,脸上是清淡的笑意,好像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头却正好与他的视线对视,黑似水晶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变沉静如水,嘴角的弧度上扬,整个人变的温暖的不可思议,对他笑着,即使很远的距离,他好像也能看见她瞳孔里的自己,脸上有些微愕,然后笑意如水荡开,后来她知道那个女孩叫白尘,动如脱兔,静如白雪。

  辛苦的工作总算是没有白费,如今迎来了十一长假的时候,白尘已经无事一身轻了,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好像是在飘飘然一样,可羡慕死了身边诸多十一回来还得继续奋斗的战友们,豆浆姐姐只从上次的剪头发事件对白尘更加的熟络了起来,这下子忙抓住正往大门外走的白尘问道,“呀,小白,我说你这个十一有什么安排啊,刚刚看你走的那么急。”

  白尘如今的心情可以算的上大好,就连刚刚走的时候还对小欠儿小姐笑了一下,结果当然换来了对方不屑的冷笑,此刻看见豆浆姐姐也觉得倍感亲切,“嘿嘿,我要和我男朋友出去旅行。”

  “哎呀,小两口感情真好,哪像我这样孤家寡人一枚啊,还是果断回家当米虫好了。”豆浆姐姐扶额到,白尘见此连忙说着米虫这东西好啊,既节约自己口袋里的钱财还能享受国宝级待遇,果然这一番话又一次成功的取悦了豆浆姐姐,后者再一次明显表达了对白尘的喜爱之意之后,才悠悠的走掉,白尘吐出一口气,正准备抬脚走,转身,就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尹洛正站在她的身后,看见她的目光也不躲避,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白尘觉得有些尴尬,轻轻的咳了一声,“尹总,也才下班?”她因为把最后的工作都确认了一遍所以走的比较晚,本以为明天就是假期开始,大家一定都走光了,没想到还成功的遇上了熟人,瞧尹洛点点头,没有想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白尘也没有多说什么,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尹洛的声音突然淡淡的响起,没有一丝情绪,“白尘…”

  白尘楞一下,抬头疑惑的看着尹洛,表达着自己的疑惑,“怎么了?”只见尹洛的目光飞快的闪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你现在觉得开心么?”原本应该是抒情而生动的一句话,在他的嘴里说出来竟然有着一丝僵硬,白尘一愣,以为他是指现在的工作,笑着点点头,“恩,同事们都很照顾我。”顿了顿,还是小声加到,“劳烦尹总您费心了。”

  尹洛微微一愣,薄唇紧抿,半响才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的看了白尘一眼,“假期愉快。”突然说了句和上文完全不对称的一句话,白尘点点头,就看见尹洛的已经消失在转角处了,摇摇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转角处,过了良久尹洛攥紧的拳头才松开,烦躁的松了松领口,整个人靠在冰冷的爱墙面上,笼罩在一团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每次都认为已经死心了,每次都在用着不同的理由和借口让自己觉得早已经没有感觉了,可是看见她的所有的感觉就会在一瞬间全部复活,可惜除了痛就是更痛,尹洛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嘴角扯出一抹苦笑,这个白尘,难道就是上天派过来报复他之前做过的种种么,到底怎么样才能不痛,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视若无睹?听到她满脸幸福的讨论着什么,可是这个幸福却跟自己无关,不痛不痒反倒更加的麻木,一日一日逐渐的疏远,客气的笑容和得体的言谈举止…这都不是他想要的啊。

  “要是,从来没遇见过就好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