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盗宝盗出一个平夫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8-01-13

  这下在密室里面闪光弹也救不了自己了,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憋住了气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总算清醒了一点。

  蹲在书架后面跟着那几个进来的人玩躲猫猫,一步两步三步。

  黑暗的档案库里,一个黑衣人和几个官兵前后前后的躲着。

  “哪里有人啊,兄弟该不是喝多了。”

  “刚刚明明有声音的,奇怪了……”

  趁着那些人进去的空隙,蓝柳拖着步伐就往外走。

  “咔吱……”

  该死的桌角在蓝柳的裤子边上狠狠的撤下了一块碎布,伴随这一个嘶响,一瞬间档案库灯火通明。

  在那些侍卫众目睽睽之下蓝柳蒙着的脸和他们四目相对。

  眨巴着杏眼准备好好的卖一下萌。

  这招倒是挺管用,把几个侍卫看的呆住了。

  起脚一跳连忙往外跑去。

  “有刺客,抓刺客……”

  “抓……抓刺客。”

  现在才反应过来就算了,还喊得这么大声怕别人不知道么。

  手中的钢丝已经穿透了对面的高墙起身就往下飞去。

  只要安全到达地面就可以离开这些人的视线了。

  “啊……”

  谁都知道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要塞牙缝的。

  蓝柳那个可爱的钢丝箭头在这时候松了,这样砸到地面上可不是一般的疼啊。

  皇宫的砖地虽然比外面的高级些,摔下去还是会疼的。

  “你还真是会惹事,乖乖的房里呆着不好吗?”

  身边的人影略过稳稳的落到了薄荷香的怀里。

  “你……你怎么会来。”

  “我不来,只怕柳絮姑娘要成肉饼了。”

  “才……不会呢,失手……啊……头好晕。”

  抓紧了楼雁梵的衣襟使劲的嗅了嗅,薄荷这时候是最好的东西了。

  “你……”

  而在档案库上的人往下看去,只知道一个比较高大的人抱住了刚刚闯入的人。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两个人是,雌雄双盗。

  蓝柳听着身后一群喊着刺客的响动,闻着楼雁梵身上的香味。

  总不能告诉蓝柳自己是不放心她才来的,果然才到门口就看到她一身黑衣贼头贼脑的跑出来。

  还以为她能平安出来,在外面等了半天就看到她捂着腿一蹦一蹦的出来了。

  无奈的看着怀里不停吸气呼气的人儿,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这个时候还睡得着,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一夜之间雌雄双盗夜闯皇家档案库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而那蒙面之上的眼睛倒是被画的活灵活现。

  可是没有人知道档案库里丢了什么。

  只是第一次有人闯入所以大动干戈了起来。

  皇帝破口大骂着看守档案库的侍卫,差点都被拉出去砍了。

  而第二日醒来蓝柳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身上的衣服换成了女装,夜行衣早已不见了。

  昨晚好像在楼雁梵的怀里睡着了?

  桌面上放着自己昨晚偷回来的东西,起身去拿。

  “醒了?”

  “啊……你,你怎么还在这里?”

  楼雁梵只合着里衣侧身躺在里屋的贵妃椅上,看到蓝柳被吓得跳了起来脸上的笑意堆了出来。

  “你昨夜可是拉了雁梵一宿的衣襟,若不是脱掉了外衣只怕想给你换衣服也难。”

  想着昨晚的确是有些过分贪恋他身上的薄荷香还一直抓着人家。

  脸色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不……不好意思,昨夜不是故意的。”

  “你身上的迷香已经解了,倒是无碍不是什么剧毒,雁梵留下来是想看那两样东西。”

  楼雁梵瞧着蓝柳手上的东西。

  “那便一起看吧。”

  蓝柳踏着脚步直接到了楼雁梵身边,谁想被他一把拉下坐在了他的身上。

  “楼雁梵你……”

  “嘘,有人来了。”

  两人靠的很近,蓝柳都被办法看书信,只好递给了楼雁梵。

  “柳絮姑娘可醒了?”

  门口的是皇后前几日赐给自己的丫鬟春雨,她倒是很尽职每日都早早的来问安。

  见屋里没有动静小丫鬟也度步走了。

  脚步声消失之后蓝柳转过脸,只见楼雁梵已经摊开了书信。

  楼雁梵身上男性独特的味道散开来,蓝柳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他,几日不见红唇依然鲜艳。

  昨晚还能来救自己,他的病让由大夫治好了吗?

  在宁凤男子过了二十五恐怕就是过分老成,在楼天国这时候却正值壮年。

  “雁梵比书信好看么?”

  摊开书信半天蓝柳都没有反应,楼雁梵这才注意到她盯着自己的脸看的入迷。

  夺过楼雁梵的书信一把站起身来,可不能让他看到自己慌张的样子。

  到了桌子边上自顾自的坐下。

  怀里落了个空,楼雁梵不经意的脸色微微一变,又很快恢复原来的笑容起身。

  这封书信关系这楼天国皇帝的命运,拿出去,楼艾琭必死无疑。

  原来这是先皇让贴身护卫偷偷藏在那里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有人能够发现。

  难怪黑气里没有毒,先皇可能不想好不容易有人发现这个东西却命丧黄泉吧。

  信中写全了楼艾琭是如何弑君夺位陷害忠良,落笔处一抹鲜红的泣血之印落入楼雁梵的眼底。

  难怪楼艾琭没有敢一口气就杀了楼雁梵,他一定发现了先帝留给他的什么里暗示还有这样的书信存在。

  楼艾琭曾经多次试探楼雁梵,可是楼雁梵的性子是不会多说什么。

  难怪他会有所顾忌。

  信中还写到了楼天国先皇和宁凤国的女皇是至交,只是因为两人的身份所以没有向外透露。

  若是有朝一日宁凤的皇女找到了这封书信就说明了天命所在。

  能救他落难的孩儿于水火之中,就将那个孩儿许配给宁凤皇女。

  但是至少也得有平夫的身份。

  而先皇也已经准备好了给楼雁梵的嫁妆。

  蓝柳看到书信最后嘴角开始抽了起来,楼天国的先皇莫不是有未卜先知能力。

  比浅浅看穿人心还可怕吗。

  “真没想到,柳絮姑娘和雁梵的恩情如此难断。”

  楼雁梵一副好玩的样子笑着靠在椅子上,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没有理会楼雁梵的一丝慵懒,将牛皮笑方块摊开一看上面的绘制样式认真一看就知道是一张地图。

  “宁凤……”

  这难道是宁凤的宝藏?藏宝图不是在司徒妙信手中吗,难不成他手里只有一半?

  原来这就是先皇准备的嫁妆,楼雁梵和妙信各握着宁凤的半壁财宝。

  女皇把这样的东西交给楼天国的皇帝,看的出来两人之间关系非比寻常哪。

  也不知妙信现在如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