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醒4

作品:媚妖娆:疯魔成活 作者: 糖宝 更新时间:2018-05-17

  “孟染,你误会了,我从没有想过离开媚宫。”慕棠微微抬眼睛,这才正眼看到孟染的脸,总感觉孟染有种不同于以往的变化,慕棠很不喜欢的感觉,他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萧索冷寂,声音依旧那样的平淡,甚至还带着一丝冷意,“孟染,我也没想过要扬名立万。”名与利,那些东西,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孟染脸上表情剧烈变幻,最终她冷下脸,扯着唇轻笑道:“慕棠哥哥,为什么不想?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不渴望拥有荣华富贵,又有什么人不希望能够流芳百世。慕棠哥哥,只要你想,这些东西,你可以得到的。慕棠哥哥,你有才华,有武功,有谋略,你有胆识,还有我和孟家,慕棠哥哥,只要你愿意背弃媚宫,你便可以拥有天下人所羡慕的一切。”

  慕棠心中未闻的一颤,他忽然发现他并不认识孟染,初见那个纯真可爱烂漫的孟染早已经不见了。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然他最终什么都没说,望着窗外的明月,他眼睛里的几点光亮非常寂寥闪烁着,皎皎明月依旧挂在遥远天空上,以朦胧及微弱的光线,照亮这漫长寂寥的夜。自古,明月与天长齐,他一介凡人,只有仰视的份儿,怎能够抛弃。

  孟染见慕棠沉默不语,以为他是心动了,她眼睛深处的微光亮了亮,忙续道,“慕棠哥哥,只要你把所有事情和过错都推给你家主子,我保证,你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反正那个媚晚本来便是个被江湖人所唾弃的无耻女魔头。”

  “孟染,你在说什么?”慕棠眉头一蹙,他推开了孟染放在他手臂上的手,那冷漠的神情难以遮掩他眼底的气愤,“孟染,你怎么能够说出这番话?孟染,就算是主子让你失去了孩子,然她始终都是我家主子,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来?孟染,我真有点儿怀疑,孟染,这还是你吗?”

  “我可都是为你好啊,慕棠哥哥。”孟染察觉了慕棠话里透露出来的失望,她竭力收敛了气势些,变回了那个娇滴滴的样子,她尽量将脸上的笑容表现得更加自然,“慕棠哥哥,我知道媚晚是你主子,让把你抚养长大的,很不容易。我知道,媚晚于你恩重如山。可是,慕棠哥哥,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我们是有拜过天地的。慕棠哥哥,你不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吗?”

  “孟染,一日师,终生恩,我家主子于我恩深似海,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我家的不是!孟染,谢谢你的好意,然你说的都不是我想要的。”慕棠微微放松了些,“孟染,是我对不起你。真的不是你做的不好。孟染,你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我好。这一点儿,我也相信,但是我做的很不好。孟染,我不能够再耽误你了。孟染,我们不要再做夫妻了吧?”

  “你还是要媚晚那个老女人,不想要我?”孟染一愣,蓦的,退了一步,她显然是非常绝望,她颤抖着嘴唇,用一种变了音调的声调怒道,“慕棠哥哥,我们已经有了那种夫妻关系。于哥哥,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我,我……没有忘。”尽管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慕棠至今还没什么清晰的印象,但是,他记得他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是在孟染屋子的,那他们应该是有发生过那种关系吧。“孟染,那次我们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是由于我们都被下了药,我失去了理智,才会……”慕棠感觉他没有必要再多解释,他暗暗的捏紧了拳头,“孟染,对不起,是我不好。孟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照顾你一生一世,但是,我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和你做继续夫妻。”

  “慕棠,你还是感觉,我比不上媚晚那个不要脸的老婆子?慕棠,你、你气死我,你简直便是睁眼瞎子。慕棠,我可以给你荣华,我可以给你富贵,我更可以给你明正江湖、扬名立万的机会。可,慕棠你在媚宫能够得到什么?即便是媚晚把媚宫给你,你依旧不过是个邪魔歪道,你依旧什么东西都得不到,还要承担江湖人唾弃。我真的便想不明白了,媚晚那个妖孽,究竟有什么号,她什么地方把你给迷住了?”孟染脸色慢慢的变得铁青起来了,她那尖尖的下巴散发着犹如刀刃般的冷冽光泽,“慕棠,你还不明白吧。媚晚根本便是在骗你,媚晚她根本不会爱你的,即便是她现在愿意跟你好,那他也是看上你的身体,感觉你还能够陪她逍遥快活。慕棠哥哥,你相信我,只有我才是真心爱你的。媚晚那个女魔头,她那么心狠手辣,残害了无数人的性命,早便为江湖人所不齿了。慕棠哥哥啊,你何苦还要与她这种人为伍呢?慕棠哥哥,你快醒醒吧,我求求你了,慕棠哥哥,你不要再这样执迷不悟了!媚晚连央玉公子那个低贱的臭男子都赶不上。媚晚简直便是个可恶可耻可恨的毒娼妇,她根本便配不上你。慕棠哥哥能够和你,并肩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

  慕棠猛地一拍桌子,他几乎扬起手便想要给了孟染一个耳光,然他的停在了半空中,看着孟染双目通红,半晌冷漠地道,“孟染,我说过了,我不想听到还有什么人,包括你在内,说家我家主子的不是。即便是主子是你们眼中罪不可恕的大魔头,有千般万般的错误及不是,然她依旧是我的主子。”慕棠停顿在半空的手不可抑制的微微发抖,他蓦地收回了手,转过身,他佝偻着身子,隐约透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的沧桑感,他竭力的忍住了胸口那些翻腾不已的怒气和痛苦,“孟染,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主子,更不会离开媚宫的。还有,我请你不要侮辱晚儿。晚儿是无辜的。你以后不要再侮辱她了。”

  孟染绝望地低垂下了头,她双眼黯淡没有任何的焦距,不经意间便透出的死气,浓郁的死气。“晚儿?晚儿?呵呵,慕棠,你叫得还真是亲切!慕棠,你还敢说你们是普通关系嘛?慕棠,直到今天,你还想要骗我?你真当我是傻子吗?我早便察觉到了,我一直不点破这一点,只不过是为了你,我以为你会改错的,会有良心的。哼,以我看啊,你们早便狼狈为奸了?慕棠,你娶我也是为了能够羞辱我吧?慕棠,你们从一开始便是精心计好了的吗?”

  “孟染,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慕棠闭上了那双干涩到疼痛的眼睛,他的喉间尽是怎么也吞咽不去的苦涩,他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做错了,为什么孟染会这么想。

  孟染眼中流转着森森寒气,她勾着唇角,冷冷地笑道,“慕棠,你和你家主子简直是太不要脸了,你们是在是太可耻了!你们真是让人感到很恶心。慕棠,我告诉你啊,不是你慕棠不想要我了,而是我孟染不要你了。”孟染看着慕棠有点儿痛苦的神情,他心里反而感觉到更加畅快了,“慕棠我曾经那么信你,你说什么事情,我心里明明还有怀疑,然我最后都选择了相信你,但是你呢,慕棠,你骗了我一次又一次,你背叛我一次又一次。我本来还想着如果你悔改,我还愿意与你好好的,放下那些不开心的是,我们继续做对好夫妻。”孟染歪着头,睨着慕棠那愈发纠结起来的眉头,“慕棠,你可知道,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便很喜欢你了,我感觉我们这辈子注定应该遇上的,我们是会永远都在一起,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分开我们。”

  “孟染,对不起,都我不好,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慕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骤然握紧了拳。无边无际的黑暗缓缓的蔓延过来,那些无法呼吸的伤感也排山倒海的袭过来。虽然,他不能够和孟染做夫妻,他还是从心里面希望能够把孟染当成妹妹,好好的照顾她,他更希望她能够有个很好归宿,有个美满的家,能够好好的活着。

  “废话,慕棠,你不光是对不起我,你对不起我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都懒得说了。”孟染的唇角掀起了一丝笑意,她冷冷打断慕棠的话,“慕棠,既然你还是这样的执迷不悟,我也不能够再纵容你了,慕棠,从今起,我要你把你所欠我的所有,都一一还给我。”孟染轻笑着,她眼中流转着深不可测的精明光芒。

  “好,孟染,你要我怎么偿还你?孟染,你说吧,我一定做到。”慕棠心里一凛,他艰难地从牙缝间吐出这么一句话,他并不想伤害孟染,即便他不爱她,然他从心里面始终都对都有股子难以言喻的心疼。

  “很简单哦,我想要杀了……”孟染垂下了眼睑,她的双手扯着衣角一下下的揉来揉去,最后她似乎下定决心般,忽然扬了扬眉,放声一笑,“慕棠哥哥,我想要杀了你的好主子媚晚。”

  “孟染,你说什么?”慕棠的脑中轰的响了起来,她瞪大了那双眼,很不可思议地看着孟染,“孟染,你要杀我家主子?不可以。孟染,你根本便不可能杀了我家主子。孟染,你不要这样,孟染,你这么做,只是在自寻死路。”慕棠并不担心云状,反倒很担心孟染,她根本便不是他家主子的对手。

  “哼!慕棠,您这话说早了吧。”孟染缓缓握紧了拳,她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哼一声,“我不行?!我为什么不行啊?可我现在有了你,我便什么都不怕了!媚晚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不是很喜欢很在乎你吗?那好,那我们便看看吧,慕棠,如果你家好主子是真的爱你,那她便一定会为了你前来的。”孟染阴冷地笑道,“慕棠,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是你不珍惜了,慕棠,你听好了,从今天起,我一定会让你与媚晚为欠我的所有付出惨重的代价。只要能够杀了媚晚,孟家便足以能够声名鹊起,名震江湖,甚至能够取代赫连家,成为江湖四大家的第一家。”

  “孟染,这不像是你。你不应该是这样呢。”慕棠他凝着孟染良久,不想再去争辩什么,他只感觉眼前这个杀气重重的女人不应该是孟染。

  “慕棠,你了解我吗?慕棠,你有想过要好好的了解我吗?哼,慕棠,告诉你,这才是真的我!当初,我爹爹愿意把我嫁给你,便是为了能够和你主子媚晚联起手来,让孟家成为武林第一家。”孟染突地大笑起来,双眼闪亮,“可是,爹爹死了,被你家主子给害死的!现在,便由我来实现我爹爹没有完成的理想,让我孟家成为武林第一家。我更要报我爹爹、我孟家之仇,让媚晚那个老女人死无葬身之地。”

  慕棠刚想要说话,他忽然感觉他有点儿无力,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要摇晃了几下子,便跌坐在了椅子上,脑中恍若被充入热气,翻滚着急欲要找到出口,双眼通红,耳边仅剩的声音慢慢的被嗡鸣取代,便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浑浊。

  孟染缓和了神色,她垂下了眼睑,依旧掩不住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慢,“哼,慕棠,你还不知道吧?我在救了你那会儿,我便偷偷的给你下了化骨散。我担心你会发现,我便每天给你只下那么一点点。因为这化骨散的药性比较慢,所以你一直没有发现,刚开始呢,这少量的化骨散只能让你感觉很困很想要睡觉而已。但是,今天已经七七四十九天了,化骨散的药效便要开始发作了。”

  “孟染,你……”慕棠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内力,“孟染,你究竟想干什么?孟染,你能不能冷静点儿?”

  “见到你的时候,我便已经开始发信给各大门派了,我要在孟家开一次武林大会。便叫除魔大会。我要召集江湖人一起杀了媚晚这个大魔头。哼,你们媚宫向来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早便该人人得而诛之了。”孟染拧眉看着他,表情满是阴鸷决绝,她冷声道,“慕棠,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放过你的,若是你答应我,离开媚晚,我便可以原谅你,我还会把以前你欠我的那些事情,都会当从来便没有发生过,我依旧可以好好的爱你,我还会与你携手共进,一起壮大孟家。而你不然可以得到孟家,更能够名震江湖,然你居然反对,执迷不悟,如此,我便没什么好忍让的了,我只能够用你来威胁媚晚。为了你,媚晚能够做些什么呢,真让人好奇啊?听说媚宫已经出动了大半人来找你,呵呵,看来你真的很得那个不要脸的老女人欢心。哈哈哈哈……”孟染恶狠狠的笑了起来,露出了鲜红的牙印,“慕棠,看来有了你,我便能多了很多机会除掉媚晚了,好啊,很好!”孟染说完了,转头冲着门外叫道,“来人,给我把他押下去,严加看守。”

  慕棠看着孟染,他还想要说什么话,然他眼皮愈发的沉重,全身也变得虚弱无力,他很快昏睡了过去。

  夜色渐渐深了,那样的朦胧又迷离,一条黑影悄然蹿进了孟家,在孟家众多的守百里下,他如同鬼影似的,瞬间便没有了踪迹。“慕兄弟。”压低的声音,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屋子里极其的阴沉潮湿,层层的湿气如潮,堆堆重重的,弥漫了整个屋子,还混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几道长长的幔帘垂落下来,外面的光线没有照进来分毫,只能凭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屋子堆满了各种各样恐怖的刑具,被重重的铁链紧紧的锁住的慕棠听到了声音,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南兄弟。”他那些隐没在凌乱发下的眼眸由涣散无光的恍惚慢慢的凝聚起来,看着还是很混沌,然还是那么的干净,“南兄弟,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便不能来啊?慕兄弟啊,我来看看你啊,不过啊,慕兄弟,你看起来已经好多了。不需要我多心了哦。”南叶蓁微微笑了一笑,话里带着三分调侃,还有七分纯粹的好笑。

  慕棠微微点了点头,他唇角勾起了丝笑意,他笑容里那些苦楚都被他很巧妙的掩在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南兄弟,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情想要烦劳你,南兄弟,我想请你帮我带个信给我家主子,请她不要再担心我了,还有要她一定不要来这里。是慕棠不孝,如果慕棠能够有来世,慕棠一定会报恩她的恩情。”

  南叶蓁一个跨步冲上前,他眯着眼睛,很好奇的打量着慕棠,他满脸正经的问道,“慕兄弟,难不成你真的很喜欢这个鬼地方,你想呆在这里,舍不得走了?呵呵,慕兄弟,你的品味还真的很特别。”这种阴森森的地方,他光是这么看着便感觉浑身很不舒服,难受的要死,更不要提再呆了。

  “不,南兄弟,都是我欠了孟染的,我要还她。”慕棠垂下了眼眸,神情依旧那样的平淡,比起前些日子,他的精神好多了,他眼中那份清亮也不似初入江湖那会儿的单纯无邪了。

  南叶蓁身子微微一僵,他并不意外慕棠会这么说,随即他又飞快将那些惊讶之色给全部隐去,只暗暗的叹了口气,“慕兄弟,你真便那么感觉,是你欠了孟染的?慕兄弟,实不相瞒啊,你们的谈话,我在暗处都听见了。慕兄弟,以我看来,孟姑娘过于自负傲气,这一点,早在胭脂楼,她伤害夏怜母女那会儿,便能够看出来了。慕兄弟,你也知道,你家主子更是高傲之人,换句话,可以说是目空于一切,她们会起冲突,真是是早晚的事情。慕兄弟,你夹在她们中间,左右为难也是早晚的事情。还有一点,我感觉孟姑娘这一次,并不完全是为了报复你而如此的。她好像早便另有打算,她已经派了很多人四处在散布你和你家的媚晚的不好消息,还说要她当着江湖人讲你千刀万剐,以祭她孟家及江湖各大门派枉死的那些阴灵。说句不好听的,慕兄弟,你可千万不要生气,一个女人能够这么狠心的伤害自己口口声声说很爱很爱的夫君,这只能够说明,她口是心非,绝非普通人。慕兄弟,我这么说吧,孟姑娘手段凶狠绝对不亚于你家主子,媚晚。”

  慕棠神情淡漠,于南叶蓁的话,他并没有太大反应,“南兄弟,谢谢你的指点。我知道的。可是,南兄弟,我还是想要麻烦你转告主我家子,希望她不要来。”

  南叶蓁皱了皱眉,他轻轻的哼道,“慕兄弟,你未免太高你了。慕兄弟,你应该知道,你家主子跟不是那种听别人话的人。你叫她不要来,那她便会听你的话不来的人吗?慕兄弟,你还让我去?是想我去找死吗?慕兄弟,你这么担心你主子,你干吗不回去啊?况且。慕兄弟,我感觉啊,只要你能够平安回去,你主子大概也便不会再追究这些事情了。”比起去见媚晚见,他真心宁愿跟孟家这些侍百里打上一架。

  慕棠摇了一摇头,“南兄弟,我并不是担心我家主子,我是唯恐我家主子一旦来这儿,孟染恐怕便会难逃一死。”

  “慕兄弟,到这个份上了,孟染那么狠了,你还担心她?慕兄弟,不是我说啊,你脑子生锈了吧?慕兄弟啊,你比那樱络死丫环都还要愚钝。你那个好妻子孟染她现在可正和那些所谓的正义的武林人士商量着,哪一个人先来砍你第一刀。”南叶蓁啧了啧嘴,他有点儿无奈地轻笑道,“慕兄弟,你便不担心你主子?”

  “我家主子武功高强,我家主子绝不会有事的。”慕棠沉默了许久。

  “好吧,慕兄弟,那你呢,你当真不想走?”南叶蓁顿了顿,认真问道,“慕兄弟,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的。而你身上的化骨散,很简单的,我也能够有法子解。”

  “多谢南兄弟,不过真的不必了!”慕棠垂下了眼眸,他很郑重道,“劳烦南兄弟转告我家主子我这些话便可。”慕棠说完了,便闭上了眼睛。主子,对不起啊,是慕棠无能!慕棠真的很想很小再见你一面,很想回到没有离开媚宫那段日子里,慕棠的世界里,只有主子一人。

  “好吧!”南叶蓁笑了笑,“慕兄弟,你既然愿意做笨蛋,你不要我救,那我便不再勉强救你了。哎,你多多保重,我便等着好好看戏!”南叶蓁说完了,当真便潇洒地离去了。屋子里顿时凝滞了下来,光线昏靡的屋子仿若森意慢慢蔓延的坟墓那样的骇人。

  短短三天,孟家镇便又有了当初孟家招亲那会儿的盛况,只不过,这次比起招亲那次要显得低沉,虽然有很多江湖人特意赶来孟家镇看热闹,然也要好好考虑考虑脖子的脑袋,因此,来的人虽很然多,然还是显得冷清无比。

  一袭黑衣打扮的男子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进了已关门打烊的酒楼,他一屁股坐在酒楼显眼的位置,拿起酒壶开始默默的饮酒,直到一名白衣女子施施然的从楼上下来,走到他面前,优雅的坐下来。

  “媚晚主子,我们久不见。”南叶蓁似笑非笑的,“媚晚主子,晚辈想要见你一面还真是恨难啊。”

  “你有什么事快说,不要在这里说废话。”那沙哑而冷淡的声音里,透着很明显的不耐烦。

  听到这个声音,南叶蓁微微愣了一下,“媚晚主子,你的声音怎么了?”南叶蓁放下酒杯,抬眼打量着面前的媚晚,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因为这个戴着白纱斗笠的女子,并没有了以往那种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的感觉,尽管她依旧透着森寒的冷漠。

  “这和你无关。”媚晚冷冷地道,“南叶蓁,你究竟有什么废话,你快说。”

  “我来和媚晚主子叙叙旧不成吗?呵呵。”南叶蓁勾起淡淡一笑,他拿起酒杯,重新倒了杯子酒,又不紧不慢的饮下,“呵,媚晚主子,你不尝尝啊,这真是好酒。”

  “砰!”媚晚猛然一拍桌子,吓得南叶蓁不轻,他的心跳骤停了一下,桌子上的酒水都洒了一半,他不禁有点儿心疼酒,然更担心他真会被媚晚这么一掌拍死。

  “你,滚!”媚晚冷冷吐出这么个字,她转身便想要走人。南叶蓁反应过来,他垂下了眼眸,那双黑色眸子剧烈的变幻歌不停,媚晚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南叶蓁脸上笑容已然变得额僵硬,“媚晚主子,你怎么会如此急躁?呵呵,看来媚晚主子当真是爱护慕兄弟。”

  媚晚猛地一回头,“我如何,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南叶蓁,你还不滚开!南叶蓁,你还不快滚,你莫要再让我看到你。”

  南叶蓁耸了耸肩,他抬起眼眸,轻笑道:“媚晚主子,我也不想来给媚晚主子添堵啊,但是,我此次前来纯粹是慕兄弟让我来的。媚晚主子便不想知道慕兄弟托晚辈带了什么话给你吗?”

  “慕棠,他还活着?他没有以死谢罪吗?哼,真不要脸。他还好意思活着?哼,他有什么好说的?哼,我看他啊,他还真是越来越无耻了。”媚晚停下了脚步,她冷冷哼了一声,“堂堂的媚宫小主子居然被一个武功并不高强的女人给轻易的拿下了,慕棠还真是丢尽了媚宫的脸。”南叶蓁愣了愣,他在心里努力消化着慕棠的话,这会儿看起来,慕棠应该是被孟染和媚晚都给抛弃了吧?“南叶蓁,你的废话究竟说,还是不说?”媚晚态度越来越差了,她将南叶蓁的酒壶夺走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她眼中闪过了一道森寒的冷光,“南叶蓁,你还快说!”

  南叶蓁微微一惊,抢他酒壶的这种事情,可是缡樱络以前最爱做的事情。南叶蓁轻笑着,他的眼眸光渐渐的聚拢起来,他转念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微微的挑了下眉头,唇角那丝笑意也愈发绽开,认真地问,“还有一事情,麻烦媚晚主子先告诉晚辈,樱络去什么地方了?媚晚主子与我交换的那个条件。媚晚主子,我可已经都做到了。那媚晚主子是不是也应该把樱络交出来了?”

  “我和你交换了什么?”媚晚有点儿不以为意,“至于你说的樱络,可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凭什么要我媚宫交出人?我看你是喝多了,你脑子也不好使了吗?”

  南叶蓁拧着眉头,他挠了挠脑袋,“她可是晚辈的师姐。”

  “樱络已经脱离了鬼老门加入了我媚宫,也便不再是你的师姐了,所以,你根本便没有资格跟我要人,南叶蓁,你还是早点滚吧。”媚晚神情复杂地望着南叶蓁,他冷哼了一声,“南叶蓁,少说没用的废话。那个该死又没有死的慕棠到底说了什么?”

  “媚晚主子,你说樱络已经加入了媚宫?这怎么可能啊?”南叶蓁脑中轰的一下子,他的心神顿时大乱,唇角那丝笑意也荡然无存,他的心头一空,好像是被人给从万里高空狠狠的扔下去了似的,他又抓起了桌子的酒杯,扬起脖子,想要饮尽,猛地放下酒杯,他的脸色涨红,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眸里腾的燃烧起了一丝暗红色的幽火,“媚晚主子,樱络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她是不是便在这酒楼里?”

  媚晚似是被惊了一下,酒壶从他的手中啪的掉了下来,摔在地上跌个粉碎,她冷笑道,“你滚吧,她不想见你。”

  “媚晚主子可是前辈,你可不应该说谎话来诓骗晚辈。”南叶蓁憋红了双目,他那百年不变的笑脸,终于露出了一丝浓浓的杀气,“媚晚主子,还烦劳你交出樱络。”

  “我已经说过了,樱络不想见你。她已早经不再是你师姐了,你便不要再多管这些闲事了。你如果还不相信,大可以滚回去问黑白鬼老。樱络退出鬼老门,可是经过黑白鬼老允许的。”媚晚瞥了他眼睛,她冷冷的转过头,闷声道:“慕棠的话,你爱说不说,不说拉倒,随你便了。”媚晚说完了,便大步往楼上走去。

  南叶蓁只感觉他的心在一点一点的紧缩,他忙很是诚恳道,“媚晚主子。我们再做个交换吧。慕棠,我告诉你慕棠的话,你便让我见樱络一面吧。”

  “不可能!”媚晚没有丝毫犹豫,她继续往楼上走去,头都没有抬一下子,她面无表情道:“而且,樱络也不想见你。南叶蓁,你不想说慕棠的话,那你便滚蛋,否则的话,那你便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不见缡樱络也可以,媚晚主子,你让我和缡樱络说几句话,这总是可以吧?”南叶蓁握紧了拳头,他已经忍到了极限,缡樱络那个死丫头脑子进水了吧,她居然退出了鬼老门,加入了媚宫。还有,黑白鬼老,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便让樱络退出鬼老门了吗?

  媚晚在楼梯上停顿半晌,最终她回过头,喃喃的开口道,“好,南叶蓁,那你想说什么?”

  “媚晚主子,这是我和樱络之间的事情。”南叶蓁脸色熟人一寒,黑色眸子蓦的变得很是深沉,“媚晚主子,我和樱络说了话,我便告诉你慕兄弟转交给你的话。”

  “好!”这次媚晚没有再反对,他淡淡应下了,“不过,我得先去问下她的意见,你便再这里等着好了,待会儿,我自会找人来通知你。”媚晚说完了,便上了楼。

  半个时辰后,便在南叶蓁等着快要跳墙时,才有个媚宫侍女慢吞吞的下了楼,她以媚宫惯有的面无表情看了眼南叶蓁,媚岚道,“樱络姑娘说了,她不想见你,你有什么话,便写下来吧,如果你不想写的话,那你现在便滚蛋。”说着,她便招呼人送来了笔墨,不耐烦的放在南叶蓁面前,道,“南公子,你请吧。”她说完了,又转过头,“南公子,你快些吧。你写好了,便放在那个盒子里了吧。”

  南叶蓁犹豫了一下,他想直接去缡樱络,有话和她当面说。可最终还是拗不过心里的执念,他放下了扇子,拿起了毛笔,写下了一行字。写完了,他端起来仔细的看了几眼,便放入那个盒子里。媚岚看也不看他,直接拿起盒子,便迅速离开了。

  过了片刻后,媚岚又拿着那个盒子出来了,她把盒子丢在桌上,便别开了脸,垂下了眼睛。

  南叶蓁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的字果真是樱络的字。他不禁轻轻笑起来,原本黯淡无神的渐渐的聚拢起来,又在瞬间四下扩散了开来,笼罩上了薄薄的朦胧的雾,他伸手取出了信纸,认真读了下来。

  “进媚宫,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不是受什么人逼迫的。我很喜欢媚宫,在这里生活,我很好。还有,南叶蓁,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也不想再看见你!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老死不相往来吧。落款是,缡樱络,她名字旁边还画了一片小小的枫叶。

  这竹叶,原本是南叶蓁的标志,然,在他们很小的时候,缡樱络看着喜欢上了这枫叶,吵着闹着要和他交换,因此,那原本代表缡樱络的樱桃,便变成了南叶蓁的标志,原本属于南叶蓁的竹叶,便边成了缡樱络的标志。

  南叶蓁的脸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他从来没有想到缡樱络能够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来?他们一直都是相依为命,纵然有过争吵,然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老死不相往来的一天。他脑中好似有根很细很细的弦,愈拉愈紧,他想冲上去抓人,然他最终还是按捺心底的疼痛,只他抬手又写了一张纸,媚岚仍是沉默拿了进去,过了不久,她再拿了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