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十五章 幕后主使

作品:姐妹夺爱 作者: 窈窕猪 更新时间:2018-04-16

  明珠在周一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之后失踪。

  事情惊动到白家,朱子彬没办法报了警。

  警察到公司调查情况,朱子彬说:“她走的时候没有开车,是别人来接她的,而且是在上班时间,我并不清楚她究竟和谁去了哪里!,而且,她在公司的朋友也不多,她的私事没有人关心,所以,我想我应该是无能为力。”

  时间过去一个星期,没有她的消息,也没有接到任何绑匪的敲诈电话,这地球上凭空消失了一个人,仿佛她从来不曾来过。

  但是某一天晚上,朱子彬意外发现一封匿名邮件:若让白明珠安全回来,请准备好八十万现金。更让人冷汗直流的是,这封邮件已经发了四天了,自己才收到,这会不会耽误明珠的性命。

  全家人都开始骚动,立刻要求朱子彬回复这封邮件。

  很快邮件将一个银行帐号打过来,朱子彬立刻转入八十万现金,当天晚上,明珠便被人扔在高速入口处,已经昏迷。

  朱子彬接到人,立刻送往医院抢救,三天之后,明珠见到家人。

  整整一个星期,如同噩梦,明珠痛不欲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周一的上午,明珠收到匿名邮件,告诉她下午请假去某地拿八十万现金,她相信了,只身前往,还准备了个装钱的大包包。

  没想到,来接她的车居然是辆没有牌照的黑车,车上两位大汉挟持她,一路上不许吭声,不许上厕所,不许进食,出了省,在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她被关进了一家农民的杂房。

  又冷又饿又渴的明珠,吓得半死,躺在草垛中,居然还有人放进来一条大狼狗,它有肉有馒头吃,她没有。

  “你想不到吧?你会有这一天?”一个男人走进来,笑里藏刀,阴险无比。

  明珠吓得浑身发抖,嘴唇也在哆嗦,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而眼前这个男人,戴着只露出眼睛的大帽子。

  “我觉得你有点面熟,我是否见过你。”明珠声音颤抖地说,她还想笑一笑示好,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别说你认识我,我只认识钱,你好好在这里伺候老子几天,你家里人若是肯救你,你三天就可以回家了。”说完将门一关,便离开了。

  门外有人说话,似乎在通电话,商量着什么事情的进展。

  “救命!救命!”明珠大喊。

  “你喊什么喊?你把喉咙喊破试下,看有没有人过来,这里是荒山野地,我们等下都要去住宾馆,你在这里将就着,有儿狼狗陪着你,放心,它再饿也不会吃了你,最多咬咬你!”男人冲进来,还踢了她一脚。

  “你能不能带我进城,我好饿,好渴。”明珠哀求。

  “你想进城?不可能!等钱收到了,我们会放你走,超过一个星期没有看到钱,你就一个人死在这里吧!”男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求你了,你今晚带我进城吧,我保证哪也不去,只跟着你,晚上好好伺候你。真的,我保证!”明珠小鸟依人地讨好他,抱着他的腿。

  “老子不吃你这一套,老子干完这一票有的是钱找黄花闺女,谁要你这破鞋。”男人腿一蹬,明珠便倒到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我好饿!”

  “就是要你饿,省你想跑,没力气就办不成任何事情了。”男人走了,一夜都没动静,晚上,明珠便在狼狗的两亮晃晃的眼睛的注视下慢慢睡去。

  一连三天,她被困住,实在不行了,便在吃些狗盆里的东西。

  直到第八天。

  她的梦里省略了一些情节,毕竟带她走的男人有两个,只有一个不愿意碰她走了,而另一个却,明珠不敢想了。

  明珠从恶梦中惊醒。

  警察坐在旁边等着。

  “白小姐,你此次被劫关系到一场命案!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情景再现,凶神恶煞的两个男人,眼睛透着魔鬼的光,漫长又难熬的旅程,破旧的老房子,凌乱不堪的草垛,与狗共食的场景,无一不令她抓狂,她的立即陷入绝望,痛苦和悲伤之中。眼前是一片红色的,温热四贱鲜血。

  “我不记得了,我全部不记得了!”明珠嚎叫,抓头大哭。

  “没关系,我们等你清醒了再继续,我们可以聊点别的吗?你是否记得劫持你的人的长相?”警察又问。

  “他们打扮得像抢银行的,个个蒙住头个脸,我不认识他们,也看不清楚。”

  “那你也没办法确定你究竟是去了哪里?”警察又问。

  “不能,我只知道很远很远,很穷苦的一个地方。”明珠想到这又摇头。

  “和你一起放在路旁的还有一个男人,可惜他已经死了,一把匕首扎进了他的心脏,上面有你的指纹。”警察说。

  “啊!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明珠非常痛苦的把头埋进被子里。

  “能说下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把我按到在草跺里,还打我,用脚踢我,说下流话,甚至拿出一把匕首来说划破我的脸,后来我反抗,那条大狼狗也来帮我,它咬了那个人一口,那个人便往我身上倒,匕首刚好扎进他的身体,就这样,我只记得这么多,很匆忙,时间很短。”明珠痛苦地回忆着,妈妈心痛地坐在旁边搂住她,安抚她。

  “谢谢你的配合,我们调查清楚后会很快给你结果,你好好养身体。”

  警察离开了,再也没有来过,住院一个星期,再也没有人来找过她。

  可是恶梦依旧不断,她总是想起那双眼睛,色眯眯地望着她笑,残忍地撕开她的上衣领子,在那个非常简陋的小草屋子里,不止一次地残暴地对待她,她像头兽,哪里还是个女人,她忍辱负重一个星期,最后终于逮到机会,在另一个男去城里的一个夜里,把他杀掉。

  她最终无罪,无论如何她是自卫。

  她知道谁是幕后主使,但是她并没有说。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