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47章 “有病”

作品:婚妻将至:傻女结婚记 作者: 严夜 更新时间:2018-09-12

  胡小爱“相亲被打”后,那年悄然从家里搬出来,在护城河边租了间便宜的旧房子,把自己的衣服被子和一箱子书都搬到了住处,搬的时候很害怕,总觉得伤害了家人的心。可家里人装作没看见,不闻不问,就当她消失了。她莫名害怕,暗生恨意,但马上转念想父母都是农民,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大,正要收获她这枚果实,她却渴望把自己奉献给外面的世界,这叫他们怎么想得开啊?她自己也不明白,可她只想要奉献,不管献给谁,只要把自己献出去了就行,没有两全的办法!

  她“大义凛然”地投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独立生活里,时而当临时打字员,时而做钟点工,有时去捡瓶子卖,这种生活昏天黑地,但除了这样,她还能怎么样呢?她傻乎乎的,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不放过身边遇到的机会,和任何人都可以留下“痕迹”。她的这种急切简直到了无耻的程度,可是,行为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再多的行为也进入不了脑子,脑海里仍然空空如也,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而且越无耻,脑子就越失灵。

  一天,胡妈突然来了电话,劈头盖脸地质问胡小爱:“你到底有男朋友吗?”

  “没——有!”胡小爱大声应着。

  “哈哈!不知你还在外面混什么,连个男人都找不到!二十六七了,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急?”胡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在电话那头哭喊起来:“胡小爱,晚上我一想起你就睡不着,我冲到马路上,对着村委会,把那几个干部狠狠骂了一顿,就是他们把你挤出去的,就是他们不让你结婚!他们的心太黑,又记仇,时刻都在报复我,一点点事情就得罪他们了;他们假装让我说话,敞开了说,还一个劲地陪着笑脸,可是一转背他们就使劲陷害,一丝一毫也不放松,不把我整死就不罢休!胡小爱,你就别拗了,赶快找个男的嫁了,一结婚他们就害你不到了。其实,你要是和哲国良结婚就好了,实际上他打你的那两嘴巴也不算什么,你一口咬定要谈下去,他能有什么办法?看他还敢假谈爱!?”

  胡小爱觉得胡妈神经错乱了,竟然说到她已经分手多年的未婚夫哲国良,她打断胡妈问,“爸爸还好吗?”

  “他?你不要关心他,他好得很!他现在一心想把我折磨死,好再讨个年轻的回来。他支使你弟每天吵着要我交出家权,他还不要我跟他睡,呸!我很想和他睡吗?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人,心思狠毒,毒得不得了,我以前还没发觉,只觉得他老实有力气。”胡妈的语速快,喉咙响,唯恐旁人听不到似地叫嚷。

  “你又在外面到处宣传我吧?”胡小爱把话筒贴紧耳朵。

  “我就是要宣传,让他们同情你!”胡妈欢快地叫着,“回来吧,家里又不是住不下!”

  “我再也不回去了!”

  “你快回来,把值钱的东西都带回来!你到底有多少东西,要不要租辆搬运车?”

  胡小爱感到气短,无法回答,连忙挂断了电话。她觉得胡妈在捉弄她,用“回去”做诱饵,搅得她狼狈不堪。她记得自己从家里搬走时,父母并没有阻止她,而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出来这几年他们也没有过问她,两个月难得打一次电话,最近他们忽然记起了她,三天两头来电话催她回去。最可恨的是,他们每月都从村上领取了属于她的低保,却从不告诉她,她是听刘梅提起才知道这回事的。

  胡小爱走进村里,那条通往菜地的路又熟悉又陌生,原先的小河和树林都不见了,泥土路铺满了磁砖,菜地上建起一幢幢小洋楼,从早到晚车流不息,漫天灰土。胡小爱进家门时,一家人正在吃午饭,他们见了小爱并不招呼,只顾埋头吃饭,特别是胡妈的头埋得最低,明明是她打电话要胡小爱回的,她这种态度使胡小爱气忿。胡小爱等待着,看着他们吃饭,胡爹正在给弟弟的女朋友酷妹夹菜,要她多吃些,要她不要指望娘家了,娘家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给她,要她安下心来,和小安好好过日子。胡小爱心里直打颤,这话听上去怎么像是讲给她的?酷妹瞪着眼冲她喊:“姐姐,你被别人打了么,脸上怎么一片紫青?”

  “不小心碰到了桌子角上。”胡小爱捂着脸。

  “被人打的吧!”酷妹不依不饶。

  父母和弟弟都望着胡小爱,好像她是个陌生人。胡爹意味深长地说:“小爱,你老实告诉我,在外面是不是有男人了,有就带回来,这又不丑。”

  “没,没有。”胡小爱一副乞怜模样。

  “那你住出去干什么?”

  “这是我的人权!”

  “你这个妹子太倔了,还说这样的话,好伤大家的心呀!”

  胡妈站起身,突然冲到大门口,跺着脚喊叫,“你要出去,我也要出去,大家都出去了,这个家还是家吗?”

  “你真自私!”弟弟忍不住吼了一句。

  “我还不想嫁人,所以不能住家里……”胡小爱努力解释。

  “神经病!”

  “那你们叫我回来做什么?”

  “有本事你就再莫回来!”弟弟愤怒了,斜着眼嚷道,“村里人个个都讲你有病,城里姨妈也要送你去医院电疗!”

  胡小爱赶紧退了出来,站在门外大口地吐着气,接着就拔腿飞跑起来,好像跑慢了,自己就会被家人强送去医院。她真不敢相信,难道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有病?他们到底是开玩笑还是动真格?特别是父母,他们不是看着她长大的吗,为什么不能站出来为她做证?啊,她一秒钟也不愿停留了,三步并作两步爬上公交车。

  在车上,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一转眼就奔三十了,成了别人眼里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她真不敢接受这样的现实,明明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女孩,怎么就要步入中年,成为了老剩女,这是不是在做梦啊?长这么大,她胡小爱还从来没和男人轰轰烈烈爱过。那些相亲认识的男人她现在一个也想不起来,因为当时她太性急,甚至没看清他们的长相,就一口吞了个大热包子样迫不及待地开始了,除了活受罪,什么也没体会到,反正那些乱七八糟的动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想这些,她就憋闷,慌乱。她认为自己的过去很不美好,自己的青春也并不单纯,倒是现在,快要成为中年女人了,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清纯可爱,简直就是个纯粹的女生。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没有下一章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