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五章 心跳3

作品:婚妻将至:傻女结婚记 作者: 严夜 更新时间:2018-04-16

  小爱等胡妈睡了,溜到厨房洗把脸,刷牙时用力过猛,牙齿都刷出血了。她悄悄上楼窥视,见哲国良房里亮着灯,她万分羞耻,觉得自己很鬼祟,庸俗;可她无法自控,厚着脸皮又来到哲国良的门前,门没关,她推门进去了。哲国良坐在床上,显然他在等她,他干咳了两声说,“你这个人,真是神出鬼没!”

  她讪笑着坐到沙发上,恭维道,“你真是越来越帅了,小琳和红妹都喜欢你,你的艳福不浅!”

  “在为人方面,我哲国良确实比你胡小爱优秀些!”他显出得意的神情。

  “优秀些?”她有些吃惊,“什么样的优秀,和谈恋爱有关系吗?”

  哲国良仍按兵不动,防备地斜视着她,仿佛已经把她看透。她尴尬了,身体发僵,觉得那样的事情不可能了似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也知道,”她一本正经地说,“两个月了,我们一直没谈得拢,我之所以退掉你,并不是你不好,而是觉得和你无法沟通,如果你不嫌弃,想和我继续下去,就必须坦诚地把问题摆出来,不讲假话。”

  “所有的话我都讲完了,没有必要再讲了!”哲国良叹了口气,厌烦地说,“我不明白,怎么这么久了你还是老一套,没有一点改变。”

  小爱听着有点难受,但她还是渴望着,口是心非地说,“我觉得两个人必须面对真实,而不是轻蔑和嘲弄对方,更不应该动不动就要对方改,要对方改不是爱,是一种霸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一点错,不需要改?”哲国良愤怒地瞪着小爱。

  “我并没有要你改,你总是要我改。”小爱望着哲国良那吓人的样子。

  “你是说我在强迫你?”哲国良问。

  小爱一时无语。

  “看来我的话你根本没有懂!”哲国良说,“我早就说过,强扭的瓜不甜,你不同意就算了,就趁早!”

  “我懂,我懂,”小爱急忙说,“我觉得你什么都能容忍。”

  “你要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不改,我是不能容忍的!”哲国良义正词严地说。

  “我会改,会改……”

  “你可以去问你的同学,问你表妹,去问你妈,看我哪里有错,有没有说错一句话?看到底是你对,还是我对?”哲国良十分激动,“像你这样搞下去,会成为垃圾,任何男人都不会接受你,你永远不可能在社会上立足!”

  小爱怔住了,他这种绝对主宰的态度,哪里把她当女朋友,简直是当成敌人,只有她才听完他这种“批判”,别的女孩肯定会疯掉的。沉默了一会,她想马上离开,可她双脚却像被粘住了,一动不动,忽然她仰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向哲国良眨眼,但这种笨拙的挑逗一点也没有激起他的行动。她坐起来,他仍一动不动,她有点痛恨他的无动于衷,可这一切又都是她咎由自取。她想要立刻说分手,可又不甘心,觉得必须忍住,再造出一些事端,她生活中的事情还太少了,必须多一点,越多越好。她像要惩罚自己似的,决定把这耻辱弄个天翻地覆。

  “你想知道我以前的感情经历吗?”她讨好地笑着问。

  哲国良没有作声。

  “有一个男同学给我写过信,说喜欢我,我们只是互相吻了一下就分手了……你觉得有意思吗?”她慌张地望着哲国良,发现他根本不感兴趣,结结巴巴地又说,“你觉得我和你以前的女朋友有区别吗,你是如何看她们的呢?”

  “我觉得她们各有各的味道。”哲国良眼皮垂下又抬上,疲惫而呆滞地瞪着小爱,神情像在审判她。

  “啊呀味道,对,对,那么你一定更喜欢她们那种自然美吧?”她和颜悦色地说,“你知道吗,我已作了最坏的打算,既然我们的关系已经坏了,就让它坏到底!”说完她很得意,仿佛要把他当成知心朋友,又置他于死地似的,但不管怎样,她都要说出来,就像一个裸露癖者喜欢在闹市脱光自己。

  “你好阴毒啊!”哲国良冲口而出,捏紧拳头愤恨不巳。

  “这是阴毒吗?”小爱不以为然地望着他,有点惭愧。

  “这些话你为什么不对你妈说,不对石会计说,为什么不早说?”哲国良咬牙切齿地吼道。

  “我是和你谈恋爱,不是和他们!”小爱坚定地说。

  哲国良不望小爱,像窝着一肚子气。

  “我可以吻一下你吗?”小爱装天真地问,哲国良仍愤怒地板着脸,她惊慌地吻了吻他的额头,他一动不动,厌恶地扫她一眼,她又吻他的眼睛,抓住他的肩膀,感到他在一点点软化,马上停住吻说,“我觉得你一点也不怕丑!”

  “你比我更不怕丑!”他说。

  小爱怔了怔,把身体靠近了他,一股强大力量从体内升起,吞噬了一切耻辱,她想这次一定要抛开思想包袱。哲国良忽然压了上来,她木然地看着他脱光了自己,他没有爱抚,也不吻她,双手撑在床上,双腿跪着,像一部机器……她不敢看他(看一下就累得闭上眼睛),更不敢表示亲昵,她终于明白他们的全部意义了,那就是她不喜欢他这样的人,然而她的身体竟十分激动起来,感觉自己在不停地变宽,那种愉快让她皱起眉头,嘴里竟不能自已的呻吟,喊着“我爱你”,他毫无反应地继续着,和她隔得远远的,她想抱住他,可是够不着。她觉得他的样子太丑了,不堪入目,可是她此刻对他的厌恶还有意义吗?她瞌睡起来,眼睛睁不开。

  哲国良爬起来穿上衣服,睡到沙发上去了,傻乎乎地笑着,阴郁和敌意都消失了,又是那种满意而又得意的样子。她没有一点力气了,可不甘心这就结束,怎么能这样就结束?而她又格外羞耻他们躺在父母房里,想自己必须起来,马上离开,不让家人知道,可是她起不来,她想睡,发现自己从头至尾一直在昏昏欲睡,这真是太丢人了。她不由自主地睡着了,哲国良似乎还给她盖上一条毯子。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