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

作品:笔仙:下一个死的是谁 作者: 耍赖天都爱1 更新时间:2018-04-17

  盯着瓶里的斗鱼

  看它缺氧的呼吸

  一抹烟熏妆的眼睛

  睁着目光毫无感情地生硬

  方父走后,方友伦颓然地坐在床上,抓着快要裂开的脑袋。本来他自己的事情就够烦的了,搞不好自己真的就会在哪一天死掉也说不定呢。再加上自己家里的这些事儿,真是弄得人心力交瘁。

  如果死可以是一种痛快的话,方友伦很想痛快一把。他不愿意在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等死。他不知道笔仙何时来索他的命,他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张照片,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他不知道该如何救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菲云想要自己的命。太多太多他应该知道但却又不知道的事缠绕在脑仁儿里让人晕疼。

  如果这时能有个先知告诉他这一切是怎么样的就好了。但,没有。这么多的疑问压在方友伦的胸中,都快要无法呼吸了。他,拿出手机,又看了看那条短信。真是很难相信这一切。

  “杀了方友伦……

  ——发信人:赵菲云”

  发信人怎么会是菲云呢,这怎么可能。她的手机还在自己这儿,而且是关机状态,怎么可能?难道、难道是菲云的鬼魂附在上面发的短信?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会想要我死呢?

  方友伦自问和菲云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拈花惹草、朝三暮四,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菲云的事——再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菲云在日记里也多次提到和自己在一起很开心,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埋怨呀?难道也有……我却忽略漏看了?

  想到这儿,他从抽屉里又拿出了菲云的日记。自从菲云死后,每当友伦想起菲云的时候他就会从抽屉里把日记拿出来,细细重温着他们的从前。友伦将这本日记看做是记录他俩相爱的点滴。可以说,恋爱中最甜蜜的莫过于是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不过可惜的是,友伦了解了,但菲云却不在了……

  方友伦将日记翻开,从头开始,然后一日一日地找着有关于菲云提到自己的文字。

  可是大部分都是“……友伦真的对我很好。他很细心,知道我吃菜不吃辣的……别看友伦傻里傻气的,他有时浪漫的会让我觉得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些,没有提到菲云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整本日记里,唯一提到对方友伦有些小脾气的就是6月26日那天,方友伦不配合菲云玩笔仙的事儿。

  那篇日记刚好是菲云在死前的几个小时里写的,而且还是用的那支吐着血墨水的水性笔呢。

  当方友伦翻到这一页时,看到红得发亮的墨迹,他不禁心里一怔。

  那篇日记是这么叙述的:“这是友伦第一次逆我的意(指不玩笔仙的事),我真的很不高兴。但同时我也在想,可能自己是真的太喜欢他了,所以对于他的愿意与否才会那么地在意。说真的,当时我真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平时友伦都会尽可能地为我找一些新奇逗趣的事来供我开心,但不知为什么,这次他却退缩了……我真的挺生气的,看见他在那儿拧着不来,我真想掐死他……”

  “掐死他……掐……掐……”方友伦现在特别敏感这个字,因为自从菲云死后到现在,他已经被掐过两回了,而且每一次被掐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

  难道……难道菲云让我死只是因为这个吗?

  方友伦带着这样的疑问,接着往下看:“如果换作平时,对于那些邪性很大的笔仙啊、碟仙之类的我也不会去碰的,但……他们根本不了解我是为了什么。自从妹妹出现后,我家的生活就被完全打乱了——爸妈经常为此吵架,妹妹也因此进了少管所——我也为此操碎了心。但毕竟我的能力有限,没有办法很好地处理这些事,所以,我只有求笔仙帮助,帮我好好地解决我的家事——不管有用与否,我都想试试。因为,我要我家好起来。可是,友伦竟然拒绝……”

  方友伦看到这儿感叹万千。他知道,家庭不和谐的滋味有多难受。他也知道,家事难断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他能完全体会到菲云当时的苦衷。原来,菲云一直都处于这样的心情中。但她却又不说,一个人扛下来,想想还真是可怜。

  方友伦百酸搅腹,心堵得难受。一时间只觉得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因为现在再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了。方友伦自省了一下,暂时放下这一块儿的事,接着往下看。

  “不过还算好——可能是我平时调教有方吧,呵呵。在我的一哭二闹三耍赖中,他终于妥协了。呵呵,算他爱我(画:两颗心一支箭)。”

  看到这里,方友伦的心稍微地放松了。从字面上来看,菲云应该不会再生我的气了,因为我都已经答应她啦。

  方友伦又往下看了看,见下文都是写笔仙发怒后的事情,没有再提到自己。不过,在6月26日的那篇日记的最后,菲云是这样写道:“……刚刚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妈妈已经不再追究妹妹的事了。听爸爸说,妈妈现在的态度可能已经默认了妹妹。而且也向少管所那儿打了招呼,相信妹妹很快就会出来了。呵呵,真是期待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刻。啊!(突然想到)妈妈这次的态度能转变这么大,或许真的是笔仙显灵。哦,如果是真的,那真的要谢谢它了……”

  看来,笔仙答应了她的事已经为她做到了。这也算是能让菲云现在了无牵挂的一种安慰了吧。相信菲云会安心上路的。

  6月26日,这篇菲云在生前所写的最后一篇日记,就是这样的了。那也是她的最后一天。她的一切也从此停留在了那天。方友伦慢慢地合上日记,沉思了半晌——心里的那种复杂感受憋闷着说不出来。

  他没有在菲云的日记里找到有关于菲云想要杀他的理由——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不需要任何理由去付出感情做某些事的话,那一定是“爱”了。因为“爱”就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难道……菲云是想让我跟她一起去——她要我死,不是因为恨我,而是、而是因为……她爱我!”方友伦心里不禁一颤,这还是他头一次感觉到被爱的可怕。因为曾经,有一对儿这样相爱的小傻瓜,彼此许诺地讲过“即便是死也要一起死”这样的话。

  方友伦记得他曾说过这样的话。同时,他也连带地想起了何舍我说的一句话来:“如果一个人生前的牵挂太深,放不下一些心事或是人的话,那在死后一定会形成怨念,终日地徘徊在那儿……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死前什么样,死后还是什么样,无限期地循环着。”

  如果这么一理解的话,那所有的事也都能解释通了。原来菲云是放不下我,原来她是真正地爱我……只不过阴阳绝别的界限阻隔了她和我,那诺言坚贞的继续。因为毕竟人有人间,鬼有鬼域,人鬼殊途,又怎么能共存呢?没有一种爱是可以跨越生灵界限的。除非从中选择一个……永远地在一起。

  方友伦此时的心情很复杂,特别是在他想明白了这些事情后。不过,很快地,他又将这样的复杂转变成了一种黯然和平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轻轻地触摸着菲云日记上的文字——那些她生前手绘的体贴,都在方友伦的指肚下被细腻地触摸着。

  “如果……”他轻轻地对着那本日记说,“你真的想让我跟你走,我会去的。只是,我也有些事情还放不下,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爸妈的关系没那么紧张了——两个人的感情好起来后,我再去找你。你等我……”

  方友伦句句真心,方友伦决定,在他死之前,一定要让方父方母和好如初,让自己“死的放心”。他想到此处,心意已决。随即便拿起了笔来,想提前写下自己的遗书。这样做一来是对他决定的事有个肯定的交代;二来则是希望菲云可以看得见,对他相信。

  方友伦拿起了笔,将日记往后翻了翻,想就在6月26日那篇菲云最后的日记的后面,找一页空白来写下自己的遗言,但当他把“6月26日”翻过去的时候,他却愕然一惊,笔,也不禁从他的手上掉了下来。

  因为,方友伦在6月26日那篇日记的下一页,看到了6月27日的内容……而且,依然是那血红色的文字。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菲云在6月26日的下午就已经停止了呼吸,她怎么会写出6月27日那天的日记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