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七章、谈话

作品:不负深情:萌妻不要跑 作者: 我爱网游 更新时间:2018-05-17

  何止然低沉而华丽魅惑的在婉婉耳边轻声说着。

  然后,满意的收到婉婉红到快要滴血的脸,笑了一下,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并向一旁的江雪吩咐。

  但声音却不同刚才的略带温柔,而是全然的冰冷。

  然而还愣在原地的婉婉,却因为失神,错过了刚刚的那句话……

  “江雪,把鲍雅熙叫过来。”

  “是。”

  啊啊,怎么会这样,我害羞?!不要吧,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天气太热了,嗯嗯,对,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

  等婉婉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抬头看看已经空无一人的四周。

  婉婉随后就转过头向电梯跑去。

  呼,还好还好,没有人发现。

  (傻子,人家都走光了,还能有什么人看你。而且你们是在拐弯处的一头,其他人可都是要坐另一头的电梯的。能看到就怪了……)

  婉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松了口气。

  等电梯门开了,婉婉刚要迈进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唔,不行,她苏婉婉可不是鸵鸟,遇到事情就退缩。她应该好好质问一下何止然,到底,到底他想怎么样。

  婉婉想着想着,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然后又笑开,微红着脸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唉,傻孩子,你会后悔的……)

  正当婉婉走到办公室门口,见门没关,刚想敲门进去的时候,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婉婉顿住了手脚。

  “鲍雅熙,你究竟想怎么样?”是何止然冰冷而不耐烦的声音。

  啊咧?鲍雅熙?鲍雅熙怎么了?

  婉婉心里满是疑惑,不过还是好奇的用耳朵紧贴着另一侧没有被推开的门。

  (好吧,苏大小姐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燃烧了……)

  “止然,你变了……”那边的鲍雅熙幽幽的开口。

  哈?!竟然叫他“止然”,切的称呼呢。

  (婉婉,酸味不小啊 ̄ ̄)

  “……”何止然那边却沉默了下来。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一味的沉默着……

  我的两位小姐,你们倒是说话啊,“害羞”个什么劲儿。

  里面的两位不急,倒是把呆在外面等着“听故事”的婉婉急个不行。

  (我说……——婉婉一下子将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作者扔到了外面去……哼,我让你说。——女主帅气的一叉腰。)

  “雅熙,是人都会变的……”何止然首先打破了滞留的空气。

  哟哟,你也不差嘛,还亲热的叫人家“雅熙”,哼,猥琐。(汗……)

  空气里的酸味越来越浓了,而且,好像还是发酵不错的陈醋。

  而鲍雅熙则冷笑一声:“哼,是啊,人是会变得,甚至是会把某些人,某些事忘掉的。”鲍雅熙的声音虽冷,但却能让人听出里面的悲凉。

  “……你,难道把那些都忘了吗?那个时候快乐的我们,那个时候一起拼搏奋斗的我们,还有那个,你曾经深深爱过的,……她?”

  鲍熙雅说的声音越来越轻,而站在门外的婉婉,心却越来越沉。

  ……这算什么嘛……

  原本以为他和鲍雅熙之间有什么过往,然而现在看来,这拥有“特殊关系”的,却是另一个人,还是何止然,曾深爱过的人……

  婉婉突然不想听了,刚刚的喜悦一过,原地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失了魂的空壳而已。

  然而她是放下了扒在门上的手和耳朵,但却不知为什么,脚就像是硬生生长在地上似的,怎么抬,也抬不动。

  里面的何止然良久叹息了一声。

  “是,我承认,我还忘不了她……”声音低沉和缓,带着深深的无奈。

  没等何止然说完,婉婉一下子发现,自己能动了。

  于是婉婉用着几乎是以逃命的速度奔跑着,跑到电梯里,并有些木然的,按下39层。设计总监办公室的那一层……

  等进了自己办公室的门,而后上了门锁,婉婉有些失魂落魄的走进那个打开的设计间,一下子坐在里面婉婉最喜欢的,超大的沙发上。

  感到身体微微的被沙发弹起,婉婉才渐渐从刚刚的怔愣回过神来。

  这一刻,婉婉终于深深地体会到失去的滋味。

  然而这一切,却连个开始,老天都吝啬的,舍不得给她……

  即使放松下来,婉婉却还是那样,没有什么表情,唯一不同的是——泪,不受控制的,争先恐后的流了下来。

  是的,她哭了。

  任由泪水冲刷自己的伤口,毫无保留。

  但是,她只知道流泪,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去哭。

  索性,放弃了,就这样吧。

  …………

  应该悲伤吗?

  还是说,应该理所当然的微笑呢?

  因为都说了那都是以前,都是过去了的事,他们应该活在当下,不能一味的徘徊在过去的漩涡里。当然应该笑啊,笑自己有机会……

  ……

  可是,呵

  他说……

  他说了……

  他忘不了她啊……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

  …………

  婉婉躺倒在沙发上,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型。

  像是所有的刺猬做的那样。

  把柔软的腹部保护在怀里,把坚硬的刺漏在外面,拒绝来自外界的所有伤害。

  此时婉婉的心,像是被不锋利的刀割着一样,钝钝的痛。

  被那句——我还忘不了她……

  忘不了她……

  呵呵,何止然。

  原来我只是一厢情愿;

  原来你只是逢场作戏;

  原来那一切,只是海市,只是蜃境……

  婉婉蜷缩着的身体又紧了紧。

  ……

  何止然,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

  不要给了我想要的,又轻易的把它拿走。

  我已经失去了最珍贵的,请你不要再带走我最渴望的……

  ……

  好吗?

  然而另一边的何止然所不知道的是,因为今天质问鲍雅熙的事,让他和婉婉已经有些萌生的爱情,走的越加曲折无奈。

  其实何止然只是想问,为什么鲍雅熙非要弄毁婉婉,做那些不入流的手段。

  他,也只是想保护婉婉而已,保护那份纯洁而已。

  谁知,却偏偏是阴差阳错,让两人互相远离,背道而驰……

  不知道过了多久,婉婉却已经觉得,好像时间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叩,叩。”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江雪特有的清丽声线透过来。

  “苏总监,我是来送文件的。”

  ……文件?什么文件……

  见里面没有动静,江雪有些奇怪。

  诶?难道不在?不会啊,也没听到前台接待报告说苏总监出去了。

  江雪顿了顿,加大了些声音:“苏总监?苏总监?”

  里面躺在沙发上的婉婉还在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中。

  ……总监?什么总监……是……我吗?

  婉婉闭着的眼睛微微张开,原本似黑珍珠般的眸子,现在却被蒙上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似是在虚无缥缈的梦中……

  江雪又敲了敲门。

  “叩,叩。”声音不间断的发出着。

  江雪扭了扭把手,没有开,门是被人从里面锁上了,江雪开始有些担心婉婉了。

  “……嗯……唔?”婉婉揉揉眼睛,感觉好像有人在敲门。

  于是慢慢的坐起身,从沙发上懒懒的站起来,身体晃晃悠悠的走向门口。

  门外的江雪还在坚持的敲着。

  正当江雪心中的不安逐渐增加时,门开了。

  江雪一愣,看到了站在眼前,眼神迷茫,头发凌乱,衣服也蹂躏出褶的婉婉。

  诶?!这是怎么了?

  江雪吓了一跳,赶忙拉着呆站在门后的婉婉进了室内。

  “怎么了?你还好吗?”带着淡淡关切的清冷声音在婉婉的耳边响起。

  婉婉迷茫没有焦点的眼睛,轻轻动了动,但下一刻,原本只是蒙上纱的眸子,却像是下雨天里荷叶上,不断累积的雨水,满满的,顷刻间溢了出来……

  江雪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这样?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正当江雪慌神的时候,婉婉却像是猛然间想起了什么。

  两只手很快的在自己的脸上胡乱的擦着,想要将那不断涌出的泪止住。

  但婉婉显然没有成功,反而越擦越多。

  婉婉有些慌乱的笑:“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想要解释的声音由急切,渐渐变的哽咽。

  做着无用功的双手垂了下去。

  良久,婉婉微微低下的头,抬了起来。

  展现在江雪面前的,却是一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笑脸。

  ……

  是的,笑脸,虽然泪水依然在流,但婉婉的脸,还是有着以往的笑。

  江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让这个才华横溢,自信魅力的女孩,痛成这样。

  婉婉稳稳情绪,虽然泪依然在下落,但她的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轻快:“抱歉,刚刚看了一个很感人的电影,现在还没从里面走出来呢,呵呵。”

  ……

  江雪没有戳破她的谎言,只是叹口气。

  “婉婉,不管怎么样,你还是那个认真,自信,永远纯真,有时候有点小坏的苏婉婉”

  江雪双眼带着柔和的看着婉婉。

  “不管遇到什么,你永远是你自己。”

  婉婉神情一震,怔了一会,心里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暖流,直直的流入心底……

  “……江雪,谢谢你。”

  婉婉止住泪水,认真的点点头。

  “嗯,我会的。”

  江雪见婉婉振作了起来,稍稍安了安心。

  “那我们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吧。”江雪难得的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婉婉擦干了脸,说:“好。”

  两人来到办工桌,江雪将手里的文件一一摆开,正要开始说明时,门,又响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婉婉有些奇怪,会是谁?

  “请进。”婉婉对着门说道。

  门开了,进来的人,有着湛蓝的眼睛,犹如神祗的气势和容貌,宛如模特的身材……

  何止然……

  婉婉一看见何止然,有些慌的低下头,刚刚被压下去的苦涩,又翻腾了出来,她轻轻咬了咬下嘴唇,没有说话。

  江雪弯向桌子的身体直了起来,向何止然问好:“总裁。”

  何止然点点头,转眼看见婉婉垂下了的脸。

  问江雪:“在做什么?”

  江雪淡淡的回答道:“研讨,准备第一季的秋装,和下星期的新闻发布会。”

  何止然嗯了一声,并没有让江雪回避,直接对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婉婉说道:“去吃饭。”这么一句和平常一样的话,然而在今天的婉婉耳朵里,却是冰冷和不耐烦。

  ……是啊,之前的好,都是演戏而已吧。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这么委曲求全。

  婉婉依旧低着头,没有理会何止然的话。

  何止然诧异的一挑眉。

  “嗯?怎么了?”

  婉婉偏过头,对好像要走过来的何止然说:“你自己去吧,不用管我。”

  ……哼,去陪你的那个“深爱”的她吧。

  (额……好吧,这种心理大家都懂的,都懂的……)

  婉婉的声音有些不似她的冷淡,令何止然的身形一顿。

  何止然皱了皱眉,有些搞不懂婉婉的想法。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他沉吟了一下,决定和她开个玩笑。

  “唔,今天的演讲说的不错。”何止然没有在意婉婉的冷淡,眼角带着笑意的说。

  “那……你还记得我们那天的约定吗?”

  何止然迈开脚步,渐渐向婉婉靠近,并招手示意江雪。

  江雪点点头,轻声走了出去,单独留下何止然和婉婉两个人。

  婉婉婉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江雪已经离开。

  直到自己的身上笼上阴影的时候,她才猛然惊醒,一下子转过头来,却发现何止然已经靠在了桌子的旁边,身子弓着,脸离得婉婉很近很近。

  何止然对着婉婉的耳朵说:“那就今晚陪我吧……”低沉诱惑的声音,任任何人听了都会脸红,根本就无法拒绝。

  而婉婉的脸却霎那间,白了起来。

  什么?!心里有着别人,和能和只是做戏的对象发生关系。这个男人难道就这么滥情吗?

  婉婉的脸由白转红,(当然是气的……)双手猛地用力推开都快要贴在一起的何止然。

  然后用兔子般的眼睛狠狠瞪着何止然。

  …………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