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五章 熟悉陌生

作品:丹桂物语 作者: 西瓜汁 更新时间:2018-05-17

  “正好,你们两个来做我的模特。”周逸清笑着把夏桐和小周铭拉倒了亭子中坐下,外面翠竹环绕,清风阵阵,倒也宜人。周逸清将花架提上来,专心端坐起来,只见他几只彩色笔刷交替唰唰画画,很快便画完了。

  “画完了,有灵感就是画的顺畅,呵呵。”周逸清笑道,收了手中的画笔,扔进水桶中。

  “你也常找人做模特画画么?”夏桐顺着问道,走到画面端详着周逸清的画,各种色彩交错成夏桐此时美丽的心情。

  “不常找,在学校里老师也会安排些人物做模特。”周逸清看着夏桐眼睛微微笑着。小周铭也上面呆呆看着周逸清的画,虽然他现在看的只是美丽的色彩画面和人物形象,并不懂得多少绘画上的事情。

  “你随我上来,我有些东西给你。”周逸清笑着看向夏桐。

  一旁的小周铭悻悻道:“逸清哥哥真偏心,明明我和夏桐姐姐一起做的模特,偏她有礼物。”

  周逸清苦笑摸摸他的头:“送你一套坦克怎么样?”

  小周铭有些得逞的笑道:“我要纪念版的,还得配上一座城堡。”

  周逸清狠狠的揉了揉他的头:“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小周铭“嘿嘿”的笑了声,夏桐看着小周铭敲诈周逸清的样子莫名觉得好笑起来。

  夏桐跟着周逸清去了三楼画室,里面已经是收拾干净整齐了,只是有几幅自己的画还在那里挂着。

  夏桐细细的看着周逸清花过的画,里面也有早些时候的,也还看的出稍显幼稚的笔触,忽然她看到一副裸体的女人画,女子的侧脸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真是样貌,身体倒是美的优雅,像一朵洁白静静绽放的花。

  “你常画裸体吗?”话一出口,夏桐就有些后悔了,她的脸不自觉的红起来,虽说画画是难免的,但是一个女孩子贸然问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害羞的,况且要是他说···想到这里,夏桐随手拿起一本书架上的书无意翻起来,想掩饰自己此刻的复杂交错的情绪。

  “会画一些,不过也只是画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要是你的话……”周逸清慢慢的靠近夏桐,夏桐的心飞快的跳起来:“你也喜欢看这个?”

  夏桐胡乱点了点头,“你看书喜欢反着看?”周逸清更靠近了些,夏桐往后退几步,退到一个柜子旁边。顺便把手中的书翻过来,“刚刚顾着跟你说话了,没注意。”说着把书翻转过来,定睛一看,上面的是一些女人的裸体和男人的裸体,周逸清猛地靠过来,伸出手,一阵青草香袭来,夏桐的脸腾的一下烧起来,穿过夏桐身后的柜子里掏出一个礼盒,递给她。

  “这个是给你的。”

  “里面是什么?”夏桐好奇的问。

  “晚礼服。”

  “我不能白白收你的。”夏桐说道。

  “你又不是白白收的,做了那么多的模特,还有肖像权呢,拿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桐双手收下,看了一眼盒子,包装精美,想里面的东西也不便宜。

  “要还是觉得收不下的话,不防做我的模特。”周逸清笑笑指指夏桐手中的书。

  “想得美!”夏桐瞪了他一眼,就推开他匆匆跑下楼去。

  回到家,夏桐轻轻打开礼盒,是一件米黄色的抹胸,面料光滑柔软,制作精细,挑不出一丝毛病出来,在裙子周围绣有散乱的小桂花,像是从树上随意掉在花裙上的,栩栩如生,想必要这样的效果和花纹,得要手工制作吧。看来他花了不少心思,夏桐想着嘴角挂起笑。将礼服折好放进盒内,走到窗前发了会儿呆,就看到窗外林凡蹦蹦跳跳的朝她挥手,刚跑下去,就看到一脸兴奋的林凡。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夏桐问道。

  “你等会儿。”林凡说着跑进车里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跑出来。

  “给,这是送你的晚礼服。”夏桐有些微愣,“这是我答应帮叔叔的忙尔分得的利润买的。”夏桐才想起来那日在车上谈的事情,忽然也想知道他是怎么解决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对全市免费开放图书馆,再指定新的还书地点就行。”

  夏桐笑道:“你还真有经商的天分。”

  林凡呵呵笑道,把礼物放到夏桐手中,夏桐摇摇头:“我不能收你的礼物。”

  林凡纳闷道:“为什么?”

  “我已经欠你够多,不想……”林凡脸色冷下来。

  “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要是真觉得欠了我的,就把这个收下。”林凡打断她的话,沉默着转身离开,晚霞伴着树影打在他的身影上,透出淡淡的失落,夏桐怔怔的望着,心底上升起一股莫名的难过,酸楚。手中的礼盒视乎有千斤般沉重。

  回到家碰巧遇到母亲,她瞥了一眼夏桐手中的礼盒,夏桐解释道:“过今天周先生的儿子过生日,他们也邀请我去,这是林凡送来的晚礼服。”夏母道:“林凡送来的,那楼上那件呢。”夏桐这才后悔自己的话太多,夏母见夏桐发怔,已经猜到八九分:“是周逸清对不对?你自己根本不会去买那种衣服。”

  从没对母亲撒过谎的夏桐一下不知如何回答。母亲已有几分生气,冲上楼去,拿着周逸清的礼盒就往门外走,夏桐伸手拦住母亲,那伸在半空的手,碰到母亲凌厉的眼神不知不觉垂下去。夜慢慢笼罩下来,夏桐心里也漆黑一片。

  晚会那天,夏桐碍于母亲拒绝周逸清来接她,给小周铭买了个礼物独自打了辆车去周先生家,此时周先生家已经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商人的心思夏桐也猜到几分,这些来这里的人,一来是周先生名声在外,二来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想趁机认识更多人,来拓展自己的事业。夏桐跟他们不熟,也没有什么可以聊得,便觉的无聊,给小周铭送完礼物,晚会还没开始,就独自一人闲逛。夏桐从人群边缘走过,想去院子透透气。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夏桐抬眼看去,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端着酒杯,谈笑风生。一瞬间,她的大脑被各种记忆撞击,简直不敢相信,虽然很多年没有再见面,可是夏桐肯定,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夏桐心理五味杂陈,想着幼年时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无与伦比的快乐,想着他离开时决绝的背影,想着母亲自己愤恨的眼神,在看看他此时毫无顾忌的谈笑风声,风度翩穿梭在人群中,忽然感觉母亲很可怜。

  面对眼前曾经的父亲,夏桐觉得他已经离自己太远了,竟没半点感觉。

  中年男人抬头扫过夏彤一眼,看了他一会儿,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然后朝她微微笑,风度翩翩的转过身子,很显然,他没有认出自己。夏桐苦笑了会儿,像是刚从漩涡中抽身,叹了口气,静静走到亭子里坐了会儿,思绪万千,以前曾想过,见到父亲时自己可能会恨恨的说着伤他的话,或者流着眼泪扑到他怀里,再一次感受父爱,没想到自己真的面对父亲时竟然是这种心情。不爱不恨,他真的是完全退出自己的生命了,只是母亲……想到这里,夏桐又叹了口气,忽然想到周逸清的妈妈也是跟着自己爸爸走的,那么说周先生连破坏自己大哥家庭的人都请,不由的又笑起来。

  “谈什么气呢。”周逸清忽然的一句话把夏桐吓的“啊”的一声叫起来。

  “你走路怎么没生音?”夏桐惊魂未定问道。

  “你在发呆才没注意到我来了,在想什么?”

  “没什么,无聊发发呆而已。”夏桐见好一会儿周逸清都没再说话,抬眼望去,周逸清正盯着自己看,脸不由的红起来。

  “别看了。”夏桐小声祈求道。

  “很美,我送你的那件为什不穿?”周逸清问道。

  “腰有些小了穿不上。”夏桐胡乱编了个借口,怕说出来他会难过。

  “我量的,怎么会错。”

  “你什么时候……”夏桐忽然想起那日在竹林他抱着自己的时候……脸上烧的冒泡。

  “要我告诉你怎么量的吗?”周逸清笑笑到,几缕风吹来,他额前的发在眼前晃来晃去,眼睛里泛着光,像是一种诱惑。

  “流氓!”夏桐头扭到一边,周逸清却大笑起来。夏桐被他笑的头更低了。

  远处的的钟声响起,周逸清停住笑,拉起她去了会场。

  到会场的时候,夏桐看到林凡和他的父母在一起,林凡看到灯下的夏桐呆了几秒,一身大红的晚礼服将夏桐衬得肌肤如雪,滑如瓷润似玉。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纤腰楚楚。漆黑的长发已经盘起(她不会梳头,特地去理发店请人帮她梳理的),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额发已经全部梳起,额头莹润光洁,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微微低垂,浓卷的长睫便投下一片影阴,夏桐粉黛不施,却依旧明媚动人。

  林凡上前打招呼道:“你穿着很合身,漂亮。”随后向周逸清打了声招呼,周逸清礼貌的点头笑笑,三人一同走进会场。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