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23章 矿山

作品:血煞玉陵 作者: 风轻玄 更新时间:2018-10-05

  我原本以为我们这几天的任务就是运尸体了。却没有想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却改了主意。

  他带我们走了另一条路。

  这一路上我还看到了几个衣着奇怪的人,说是奇怪,其实只不过是跟这里的本地居民相差一些。其实跟我们穿的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我的心里却觉得有些担忧,这次的事情是不是说明这些路过这个城市的人都被留下来了。

  我能看到的是这几个人,那其他的人呢?之前我们走了那么久,才看到这么一处地方。那些过路人也应该不会放弃。

  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难过。

  而且看着那些人,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似乎这些人都有些什么共同点,但是我刚才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这次他带着我们这些人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不只是年轻的男子,还有一些具备劳动能力的女人。

  一个个看起来眼神麻木,也不知道是在这里呆了多久,我甚至感觉到他们都不像活人了。只是他们一个个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乱。像是常年跟土地打交道的样子。

  只是我看着有些人的皮肤,实在是不像干农活的,也不知道这个城主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的人。如果这些人都是青壮劳动力的话,是不是说这个城主需要我们做一些什么出力气的工作?

  想到这里,却并没有让我放松下来。反而让我把心提起来。

  这是这里的人,都是被蛊虫控制的。其实我想了解消息,也不能直接从他们的嘴里得到。我也只好等待那城主下一步的动作。

  好在他也没有让我等太久,似乎是觉得这里的人已经够了,他没有再出去。我这时候才想到之前的时候,他明明是从这里出去找我们的。

  所以这些人应该是被关在了不同的地方。并不是跟我们在同一处。我也就不知道他到底关押了多少人。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沉默。即使这一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反而是他自己那个还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好像自己即将完成一项什么伟大的事业。我的心里有些不安,但是这种不安的情绪也只能自己消化。我不知道师傅他们到底看透了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连个眼神都不能交流。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张师师的不同。闲的时候就这种人,还需要看一下,可是这次好像脚下哪块,有时她都知道一样。对这里熟悉得出奇。

  而且这次的路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在这一路上总是听到丁丁碰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用锤子凿动石块。

  我的心里更加不安了。这是让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堂堂的城主,居然会给人下蛊,就是为了让别人凿石头?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想到这个城市的古怪,那点不安也被我抛在脑后了。

  等到了地方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之前能听到那个声音。

  这地方离我们之前走的距离也不算近。至少我觉得是应该完全听不到的。可实际上这里有不少的人在工作,或者说不停息的在工作。

  所以我们才会听到那样的声音。只是不知道这里工作的到底有多少人,就当我看到的那些人来说,已经连成了一串密密的线。所有人看起来都很卖力,只是如果他们的眼神没有那么茫然的话,那就更好了。

  “你们就在这里,看他们怎么工作,你们就学习。之后就留在这里工作就可以了。”城主说完就离开了。

  似乎是一点都不担心我们会完不成工作。

  反倒是那些人,即使是我们过来了,也没有多看一眼。

  张师师和我们去后碰到的那些人,马上就拿出工具去工作了。

  这时候才显示出我们和他们的不一样。

  我们急忙拿起工具,装作努力工作的样子,就怕城主会心血来潮的,回头一看,发现我们的不一样。

  “这些人都被控制着在工作?”我还有些不解,“这看起来不过就是简单的挖矿,至于找不到人做么?而且这些人的反应是不是有些奇怪?”

  城主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我们这才开始讨论。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师傅的脸色有些奇怪,好像是已经窥伺到了这里的秘密。

  我仅仅是觉得有些奇怪,倒是一时半刻,没有想到其中的原因。

  “你当这里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这次是矿山,看样子应该是他在修建密道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些。”师傅的眼神有些躲闪,只是当时的我没有觉察到。

  “矿山?发个城主用蛊虫控制人,就是为了让他们给他挖矿?”我低呼出声。要不是怕我们聊天的信息会传到外面去,倒是真想仔细问一问。

  师傅笑的有些勉强,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反而是金阳真人和王恒升的颜色也有些不对,只是那时候的我已经沉浸在了震惊之中。尤其是张师师已经开始劳动了。

  我把那东西从她手里夺走,结果下一秒她又找到了一个铲子,即使我抱住她,她也一直在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好像她的生命中就只记得这一件事了一样。

  我内心疼痛难当,之前的时候我还想让她过一些轻松的日子。却没有想到我们之后还会遭遇这种事情。即使我跟她说,我会帮她做完这些所有的活动。

  但是她就是像是陷入自己思绪中的木偶一样。丝毫没有给予我回应。甚至还直接离开。换了另一个地方继续作业。

  “这算是怎么回事?”我心底有些生气。即使知道这事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可是看着他完全不知道珍惜自己,只知道糟蹋自己的样子,我还是觉得心痛。

  是他们只是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眼底的神色都不算太好,我不知道他们是因为自己之前的经历,还是因为别的。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会互相掩护着突围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