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一章:青园一梦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5-30

  水榭楼台,妙音婉转,花似香雾,美人醉酒……

  梁岚璋的眉稍眼尖带着醉态,在众人的奉承声中,嘴角微微扬着。绯樱把一杯酒端到他唇边,他喝着酒,手却暗里在她腰上轻抚,轻痒酥软。绯樱娇嗔着,作势要打,却笑得倒进他怀里……

  正在这时,众人只觉眼见黑影一闪,陈广生已怒气冲冲来到堂下。众人一惊,他已拉了绯樱要走。绯樱吓得惊声一叫,转头看到是陈广生,先叫了声“陈郎!”一边暗暗使劲挣脱,一边偷眼去看梁岚璋。

  在场的公子哥见状,巴不得要讨好梁岚璋,纷纷喝骂着“哪里来的狂徒!”“好大的胆子!”“见了王爷也不下跪!”……傅展图上前一步就要出招,被梁岚璋微微一笑,挥手示意他退下。

  陈广生怒视着梁岚璋,一挑眉道:“我是来带绯樱走的!”

  梁岚璋推开绯樱,抚掉嘴角的残酒说:“又是你……还真是痴情一片啊!你既然这样痴情,那我还真得要成全了。既然如此,绯樱,你就跟你的陈郎走吧……”

  “啊?”绯樱那娇艳的脸上有一丝慌乱,又水又媚的眼神转了一转,娇滴滴的仿佛洇着玫瑰汁子的声音说:“王爷……您说什么呢?绯樱心里只有王爷一人啊!王爷怎么能让绯樱再去服待他人!”

  “绯樱!”陈广生那暗沉的脸上满是不解,怎么他的绯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我是来带你走的,咱们这就走,你也再不用回春丽院,不必对这些公子哥假笑了……这些虚情假意,都能远远抛开!”陈广生便又拉住她,扯着要走。

  绯樱“哎呀”着挣脱说:“陈郎……绯樱一风尘女子,与郎君不过露水缘分,还请放手吧!”

  陈广生不是强人所难之辈,见绯樱奋力挣脱着不愿走,便停下脚步望着她说:“绯樱,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怕这小王爷再来纠缠?”

  梁岚璋正乐得看笑话,听到这话,连忙说:“哎,这个不用担心!本王既然把她给你了,就是你的,绝不反悔!”

  绯樱那一对柳眉顿时拧了起来,满心寻思着该如何。陈广生得了这话,先放了一半心,眼里还是冷光一闪,扫了梁岚璋一眼,又对绯樱说:“你可放心了!不怕他说话不算话,他要是再敢纠缠,我便将他碎尸万段!”

  “大胆狂徒!”公子哥们齐声喝问,梁岚璋却不在意,只在那里笑。

  陈广生又要拉着绯樱走,绯樱却还是不肯动,怕这一走就真失掉了梁岚璋这个大财主。白心让实在看不下去了,摇摇头说:“陈少侠,别费力气了,她是不会跟你走的……你怎么可能舍得景云王给她的锦衣玉食。”

  陈广生便望着绯樱说:“你说的,只要可以自由,不在乎是不是锦衣玉食!你放心,我虽然一时给不了你荣华富贵,但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上刀山下活海也能给你弄来……”

  傅展图望一眼在一旁贼笑的王远,再看看陈广生,觉得自己总算是见到一个比王远更蠢的人了,便说:“就算景云王不要她了,她也不可能跟你走的!蠢人一个!”满堂的公子哥都在用讥嘲的眼神望着他,觉得他才是今天的大戏。周潜光还不认得陈广生,在一旁冷眼看着,注意力全然在景云王身上。

  陈广生眼里寒光暴亮,剑一样扫众人一眼,又望着绯樱说:“绯樱,你说过的话,我可都还记得。我也实话告诉你,我若是和你在一起,便可能再也回不了五峰山——为了你,与家里反目我也不怕。咱们浪迹天涯,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绯樱冷哼一声,幽幽地说:“陈郎,我一个烟花女子,怎么能让您为了我与家中反目。”

  陈广生连忙说:“你说过,你想要自由之身,我这是为了救你出苦海。跟我走,咱们浪迹天涯也好,过安稳日子也好,我一定会如你所愿,让你过顺心日子,再不必强颜欢笑!”眼睛里闪闪发亮,满是亮得刺眼的光芒。

  绯樱不耐烦又怨毒地盯陈广生一眼说:“陈郎……你啊,哼!你也不想想,你是我的客人,我自然应该让你如沐春风,说些你爱听的话,才能赚你的钱不是!你心里对我好,我知道,也感动着呢!可是,那些要跟你走话,不过就是说说,你怎么能当真呢……我身娇肉贵的,一点风霜也不能沾,跟你浪迹江湖,亏你想得出……你今天……哎,算了!”又怯生生地将眼睛转向景云王,很识趣地施礼,“王爷若不需要绯樱服待,绯樱便告退了!”不一意痴缠,退一步或许还有前进的空间,这绯樱倒果然是聪明人。

  “绯樱……”陈广生还要拉她,却被她狠狠地甩开。

  梁岚璋“扑哧”笑得直弯腰,“你还真是痴情啊!她说得这样了,你还不明白……啧啧,到底年轻!不知道何为逢场作戏?还非得她亲口说尽恶语,骂你一顿傻子,你才甘心?你那天去酒楼里找本王,被她知道了,慌得跟什么似的,连连说你是个个傻子、憨货,叫本王只把你当笑话看……”

  那用奚落的语气说出的话,每一个字都如利刺刺进陈广生心里。多少人跟他说,青楼之中就算有情种,那绯樱也不是,出了名儿的贪财。若不是知道他是五峰山少主,以为大派有财,哪里会与他软语温存。他不信,忘不了绯樱在他怀里含恨带泪的言语,诉说着她的不幸,求财也不过是想得到自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一刻,他的侠气油然而生,别说她已是他的女人,便只是行侠仗义也要救她出水火。

  这回陈广生亲耳听到绯樱的真心话,只觉得混身发颤。他紧握着拳头,用尽全力,让自己全身的皮肤绷得似硬壳一般。梁岚璋、白心让及满堂的公子哥们,都把陈广生当笑话看得得趣。陈广生正值少年,好面子的年纪,只觉得自己的脸挨着众人吐口水一样。

  陈广生羞愤心伤,冲冲的怒气都到了极点,却又听梁岚璋说:“小子……风月场中,你经验尚浅。来,这里个个都是高手,传授些经验与你!”满堂的公子哥哪个不凑趣,都狂笑起来。

  陈广生满心都是炸药,一点便着,盛怒之下一手端起一旁的桌子向梁岚璋抡去。傅展图眸光一闪,一跃而起,凌空一脚将桌子狠踢向一旁,人们连连避让,桌子砸在地上碎裂。傅展图落下挡在梁岚璋前面,那条发力的腿暗暗发抖,脸上却仍撑出强硬的神色。

  梁岚璋笑吟吟地站起,轻轻在傅展图肩上一推,让他避在一旁,走了出来望着陈广生说:“小子,你真有意思!左右本王无聊,就再跟你过两招,旁人不许插手!”之前在天香楼,他一掌便将陈广生打得跌下楼去,自认为功夫高过陈广生许多,和他玩玩儿也无妨。

  堂上的人便避出一个地方,陈广生沉着脸,焕发出一种摄人的威严。他沉下身,暗暗运气。众人只觉得暗夜之中有气流从四面八方向这观戏台内涌动,擦着人脸,微微发痒,心里不自觉紧张起来,屏气凝神盯着。忽然陈广生一声轻喝,双眼一瞪,目光如冷电一般“霍”地在梁岚璋脸上炸开。

  周潜光看得一凛,心想:这个人心性单纯,却蕴着这样惊人的气魄,加以雕琢,来日不可限量。梁岚璋也不觉一惊,心里暗暗后悔没叫人帮忙,可是说出去的话又岂能收回,提气提防。

  陈广生轰然出拳。五峰山的拳法号称“铁拳”,用的是刚劲之力,拳头未到,拳风就先将人震住。梁岚璋已知陈广生的功夫不浅,用尽全力一掌挡去。两下对招,倒也分不出彼此。

  又恶斗了几招,梁岚璋虽然未必会败,可是心里已经不耐烦。他不过是想玩玩儿,哪里想真下力气,便给白心让使了个眼色。周潜光看得清楚,却不知他们安得是什么心,心里绷了根弦似的看着。

  陈广生又一记猛拳向梁岚璋攻去,梁岚璋勉强地躲过,就见陈广生的拳头在他眼前变爪,这一下再躲不过,被陈广生抓住肩头。梁岚璋还以为他会趁机卸他的手臂,却听“嘶啦”一声,他随意穿在身上的轻衫被陈广生撕成两半,一半被陈广生提在手里,另一半从梁岚璋身上滑下去。顿时,梁岚璋滑溜溜的上身赤裸在众人面前。陈广生看他一个男子,皮肤白嫩至此,厌恶得一皱眉头,眼光向上一溜。

  正在房顶凝神看着的秋以桐注意到他这个眼神,禁不住一笑,脸微红起来——这是她嘱咐他的。她跟他说,他要是气不过要打梁岚璋的话,一定要趁机把他的上衣扒下来。当然,她是为了查看梁岚璋手臂上是不是有伤,也就能知道他是不是杀害兰若华的锦衣铁面人。陈广生不明真相,被秋以桐一个女子提出这样的要求惊着了,脸皱成一团问为什么。秋以桐却喝道,这么点小忙帮还是不帮!陈广生嘟囔着,这忙虽小,却邪得很啊。虽然不明白,却还是照做。

  梁岚璋的衣服被撕烂,上面的秋以桐与堂中的周潜光都看得明明白白:他一身白嫩滑溜的好皮肉,半点伤痕也没有!两人同时心里道:不是他!

  众人见梁岚璋如此,连忙赶上去,或为他披衣,或喝骂陈广生。陈广生总算出了半口气,眼望着梁岚璋,脸上浮出得意的笑。

  梁岚璋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便觉陈广生是因为自己受了羞辱,便要羞辱他一番来解气,心里便是大怒。他眉头皱着,冷冷喝开围着他的人,一手捏着披在身上的长衫,另一只手成掌袭向陈广生。陈广生见是如此随意的一掌,并不放在眼里,一拳接去。

  周潜光却见梁岚璋袭向陈广生的手掌间有一个东西亮闪闪的,又一眼瞥见白心让脸上那阴冷的笑,心里一惊,大喝一声:“陈少侠小心!”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