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二章:伤人暗器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5-31

  虽然有周潜光的大声提醒,可是陈广生的拳头还是接到了梁岚璋的那一掌。

  刚一接触,陈广生便觉得手指上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却还只在心里想,怎地这小王爷这一掌这般绵软……没有想完,就感觉到有一股又冰又寒的气体随着手指上那一点刺痛直冲上手臂。他的手臂瞬间麻木起来,几乎使不上力气,连忙收拳去看自己的手,只见手指上不过被点破了一点,以那个小点为中心,一团黑气蔓延而上,已让整只手都成了黑黄色。

  梁岚璋冷笑着收掌,翻着自己的手掌看看,再去看陈广生时,脸上又带上一点得意的笑。

  周潜光见状,连忙从人群中跃出来说:“陈少侠你已中了毒,切莫再动真气,以免毒素加快绵延!”说着时,已在陈广生手臂上的几处穴道点了几下,却发现这毒性霸道得很,他徒有医术,没有高强的内功,一时间根本逼不出毒来。周潜光皱眉,紧抓着陈广生的手臂,向梁岚璋道:“王爷,说好的只是过招,又何必痛下杀手!”

  梁岚璋瞟一眼周潜光,悠然地说:“你又是谁?”

  陈广生眉头紧皱着,微黑的脸上蒙着层苍白,额上一层汗珠。他并不认得周潜光,只以为他也是个公子哥,见他为自己出头,十分感谢,也不想他为自己得罪了王爷而没有好日子过。忍着痛楚,小声对周潜光说:“多谢公子,公子不必为我得罪他人!”便自己抓住手臂,挣脱了他。眼里冷光一闪,怒视着梁岚璋骂道:“亏你是个王爷,打不过便使毒暗算,可还算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梁岚璋从来只爱看别人的出丑,哪里能容忍别人看了自己的笑话。这些公子们哥们本是他叫过来取乐的,可是陈广生当众撕了他的衣服,反倒让他们看了大戏,这如何忍得!他本是王爷,看待平民,喜欢的当个有趣玩意儿,不喜欢的便若草芥,并不把人命当回事。陈广生这一袭话听在他耳朵里,也只是笑话一则。

  傅展图是跟在梁岚璋身边奉承的富家公子,最得梁岚璋欢心。听到陈广生这话,哪里还等吩咐,喝骂一声,飞腿而来。陈广生看到,便又要迎上去。周潜光得兰若华真传,也是个医者,人命为大,连忙拦住陈广生叫他千万别动气。周潜光这么一拦陈广生出不得招,他自己也耽误住了。

  眼见傅展图的腿就要踢到,“哗啦”一声儿响,瓦片纷纷落下。众人抬头看,只见房顶破了个洞,许多瓦片直砸向傅展图。傅展图连忙后退,便见一个黑衫人紧随瓦片落在地上,挡在周潜光与陈广生身前。

  王远见到黑衫人,小圆脸上的明亮眼睛越发亮了,喜得推傅展图一下道:“哥哥,你瞧又一个俊俏小子!”

  黑衫人虽然背对着周潜光,但他看黑衫人的身形分明就是他师姐,怎么王远却说是“一个俊俏小子”?陈广生也正诧异,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除了秋以桐,还有谁会出来救他们。秋以桐便微微侧一下头,望了他与陈广生一眼,两人便明白了——

  原来秋以桐用黑布蒙了面,只露着眉眼。秋以桐的眉眼本就带着几分英气,再加上她身材挺拔,腰肢若竹,为求方便头发只用白发带一束,再配上一身简单的黑衫,的确像是个俊俏小生。

  梁岚璋原本也站在秋以桐背后,听王远说黑衫人是个俊俏小子,便悠悠然绕到前面,看了一眼,便笑吟吟地说:“还真是!你是什么人?”

  秋以桐也不看梁岚璋,只瞪着白心让沉声道:“把解药拿出来!”

  白心让若无其事地摇头扇子,眉头挑着,一副不解的神情道:“你说什么?”

  秋以桐厉声道:“少装蒜!我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是你暗中给了景云王一枚青玉飞燕镖。景云王将那枚镖夹在手指间与陈广生对招,才使陈广生中毒!”

  梁岚璋抬头看看顶上的破洞,又眼望着秋以桐说:“你是什么人?私闯本王府邸,还毁了这好好的观戏台。”

  秋以桐冷冷地道:“你管我是什么人!”

  梁岚璋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好奇,一种水波一样的光点闪了几闪,用带着笑的声音说:“瞧你这水灵灵的眼睛……你把你脸上的黑布拿下来,让本瞧瞧你的皮肉,这要是皮光肉滑的,本王也就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赶着救这姓陈的小子,想必是你的情郎……”说着转头与白心让对望一眼。满堂的公子哥跟着贼笑起,白心让将扇子敲在手心里,对着秋以桐笑了出来。

  秋以桐气得混身发抖,沉着声音笑笑说:“小人乃是五峰山弟子,奉家师之命跟随大师兄前来寻找少主。小人一介江湖人士,自五峰山而来,一路上更是风吹日晒,哪里还能似王爷一般一身好皮肉呢!”

  这便又提醒众人梁岚璋方才被陈广生撕了衣服的事,那饶有意味的目光向梁岚璋望去,他穿了衣服也像是没穿。被一个江湖小子奚落,这还了得!梁岚璋顿时怒起,拿眼扫傅展图一眼,傅展图却盯着秋以桐直发愣。梁岚璋骂一句“没用的东西”,自己手指夹着青玉飞燕镖气势汹汹地向秋以桐攻来,秋以桐竖起右臂抵挡。陈广生与周潜光便心里惊呼——这青玉飞燕镖划破一点皮肉上面淬着的毒便浸入人体,秋以桐怎么能这样出招!

  周潜光慌得站起要帮他师姐,却已见梁岚璋一掌已打在秋以桐的右臂上,同时发出一声“叮”——这声音尖而轻,常人难以听到,周潜光因为听觉异常灵敏才能察觉。他正在心里不解,拳头与手臂相碰,怎么会发出这种金石一般的声音,就见秋以桐脸上浮着得意的冷笑,手臂顺着梁岚璋的力道向后一扬。不知怎么,梁岚璋脸上大惊,立时收手甩了一下,一枚青玉飞燕镖被甩在地上。他一手抓着出掌的手,大喊一声:“白心让,快拿解药!”

  傅展图为了弥补刚才因为对秋以桐下手迟疑引得梁岚璋不满,闪电一般扑到白心让面前,夺过白心让刚从怀中掏出的解药,来到梁岚璋面前。傅展图拔了青玉瓶上的塞子,边往外倒着,边听白心让道:“红丸用手指一碾便成细粉,撒在伤口上,白丸内服!”

  傅展图刚倒出一些药丸,便见一只手伸来在他手边一翻,就将青玉瓶夺去。傅展图满心要赶着给王爷解毒,见倒在手中的药丸有红有白,也便不管是谁夺去的。

  白心让本也不愿得罪五峰山,又听秋以桐说自己是跟五峰山大弟子来的,那么五峰山其它弟子不也转眼既到?若是让五峰山的人知道他的青玉飞燕镖伤了他们的少主,他们又岂回善罢干休!于是也不管,只摇着扇子仿佛没看到。

  梁岚璋本来是用手指夹着青玉飞燕镖打向秋以桐,想如伤陈广生一般伤了秋以桐,却不想弄巧成拙,反伤了自己。他深知青太飞燕镖上淬的毒厉害,正急着解毒更是管不上他们。

  至于满堂的公子哥,周潜光站在那里护着便足以匹敌。

  傅展图如白心让说的那样给梁岚璋解了毒,秋以桐也趁着这个时间给陈广生用了药,向周潜光使个眼色,便架着尚未完全恢复的陈广生离开。

  白心让见自己的解药瓶还在秋以桐手上,便喝一声:“走便走,解药留下!”赶了过去,长臂一伸抓了秋以桐的手。秋以桐手腕一翻,便要挣脱。

  这一挣本不足以挣脱,只是白心让本来当秋以桐是男子,就觉得抓住的手太过纤瘦柔软,心里奇怪,低头细看了一下。于是他又看到了秋以桐留着的长指甲——分明是女子的手,因此愣了一下。这一愣就让秋以桐得了机会,将手挣脱出来,与她师弟一起架着陈广生走了。

  望着三人消失在暗夜里的身影,白心让捻动着抓过秋以桐的那只手的手指说:“原来……那是个女子……”将手凑近嗅一下,觉得有趣,便微笑起来。

  “哪个?”梁岚璋毒已解,便走到戏台旁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问。

  “黑衫子的。”

  别人还没说什么,就听王远先失望地“啊”了一声儿,一脸嫌弃地说:“女的?……哎……真可惜了!我还当是一个俊俏公子呢!原来是一娘们啊……”

  公子哥们因为发生的这一连串事情,让景云王发了怒,还受了伤,个个噤若寒蝉,都不敢出声儿,没想到王远还是这么没头没脑,都在心惊。傅展图也暗自瞪他,他却最是个不怕事儿的,还在那里“啧啧”可惜着。

  “哼哼……”却是两声笑,众人连忙寻声儿望去,却原来是梁岚璋被王远给逗笑了。众人便像是突然一起明白王远说的是笑话似的,跟着大笑起来。

  王远却还可惜着,走到傅展图身旁问:“哥哥是不是早就看出来那是个女的?”

  “没有啊……”

  “那哥哥为什么那一会儿看她看得那么出神?”

  听到王远这一问,梁岚璋也将目光投在傅展图身上。傅展图连忙说:“我只是突然觉得,像是在哪儿见过她一样,便愣住了一下!”又向梁岚璋躬身,“王爷恕罪!”

  梁岚璋没有心思怪罪,听傅远图这么一说,一回想“黑衫人”的形貌,也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白心让也微微点着头,在心里想,的确是像在哪里见过。

  那王远便舒了一口气说:“看哥哥看她那么出神,着实把兄弟给惊着了!”

  “有什么可惊的!”

  “兄弟还以为哥哥也好起男色来的……如果是这样……”王远说着,那双眼睛便在傅展图身上直打溜,神情暧昧。

  傅展图一回味才明白过来,又怒又恶心,先就踹了王远一脚。王远知道打不过他,连忙就跑,傅展图便去追。众人看他们追打,又是大笑……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