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五章:铁面再现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03

  三人施展轻功,迅速来到天香楼。实在晚了,天香楼也早到了闭门的时候,除了五峰山共计十名弟子坐着的两张桌子,其它的凳子都收在桌子上。

  五峰山弟子看到陈广生进来都迎过去,纷纷叫着“师兄”或“师弟”,唯有大弟子岳志泽坐着悠悠的喝茶。他还生着气,看也不看陈广生一眼。秋以桐便望着陈广生说:“我看啊,这是没什么事,就是找不到你了,骗你过来的!”

  陈广生忙说:“肯定不是!我们五峰山有规矩,红色的信号,只能是在有危险时招集同门之用,绝对不能乱用!”

  秋以桐便问:“那你大师兄还看起来这样悠闲?”

  岳志泽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啪”地一声响,然后才转过头来望着陈广生说:“你终于肯露头了!”脸上有遮不住的怒气。

  陈广生急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不了其它,焦躁地问:“大师兄你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岳志泽白了他一眼,看向秋以桐与周潜光说:“这不是秋姑娘吗?这位少侠是……”

  秋以桐便道:“这是小女的师弟,姓周,名潜光,字勿用。师弟,这几位都是五峰山弟子,这是大弟子岳志泽。”

  这一介绍,不免又是一番寒暄。陈广生不好插话,便问其它的师兄弟,这几个人却都说,只知道师傅飞鸽传书一封,唯有大师兄看了。陈广生只得又压下性子,等寒暄完了,连忙又问:“大师兄,你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岳志泽半转了身子望了陈广生一眼,要说时又看向秋以桐与周潜光。周潜光便道:“若有不便,我与师姐便回房了。”

  陈广生不耐烦地叹一声说:“秋姑娘与周兄弟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儿说!”

  “救命恩人?师弟,你又遇见了什么事?”

  “哎,这个以后再说,你先说什么事吧!”微黑的脸色下裹着红,眉头紧皱着,急燥无比。

  岳志泽便说:“你不要这么急,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现在这个时候急也没用。师傅当初让我们来,一来是寻你来,不让你再眠花宿柳;二来,也顺道为寒梅剑派掌门梅若虚贺寿。好容易找到了你,到了寒梅山庄之上,你又莫名的就不见了……”他本还想加着问陈广生一句“你什么时候溜走了”,怕急得陈广生打人,便忍住了。陈广生与秋以桐听到这里,不免对望了一眼。

  又听岳志泽接着说:“当着梅掌门的面,我等又不能直说你又溜了去,在山庄之上住了两天。这时便接到师傅的书信,说是五峰山被一群锦衣铁面人滋扰……”

  “锦衣铁面人!”周潜光与秋以桐同时叫了出来,众人都盯着他们。两人互望一眼,向岳志汉追问:“岳大哥,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志泽看到两个人这样的反应,便凝重地说:“是,师傅信上说五峰山被一群锦衣铁面人滋扰。这群人都穿着黑色锦衣,黑铁面具遮面,使单刀,行踪鬼祟,看不出是什么门派。至于为何事滋扰,师傅说信中不好细说,要我们速找回广生师弟回去,在返回途中,务必要多多留意。瞧秋姑娘与周兄弟的意思,是知道一些线索了?”

  秋以桐与周潜光对望一眼,发觉彼此眼中都充斥着泪水与仇怒。拳头紧握着,似都要把所有的恨怨捏个粉碎。岳志泽见状,便引着两人坐下,要听他们细说。坐下之后,两人再度对望一眼,似乎是在决定到底由谁先说。最终周潜光开了口,去承受提起这件事的剜心之痛,“我娘亲,便是被锦衣铁面人所杀,就在前天……”秋以桐听到这里,两颗珍珠一般的眼泪滚落而下。

  众人一愣,陈广生更是没有想到与秋桐分别不久便又重逢,她竟又经历了这样的生离死别。世事难料,瞬息万变,人力当真微薄!

  秋以桐拭干眼泪说:“前天,我自寒梅山庄回去,不过与师弟出去走了一走,回来竟见师傅已……”本已振作了,要勇敢地把事情说出来,可说到这里声音还是不禁颤抖起来,“师傅临终之前,叫我们小心‘锦衣铁面人’,还告诉我们她抓伤了凶手的手臂。她手中有一块布料,是从凶手身上撕下来的……”秋以桐说到这里,周潜光忙把收着的那一小块布片拿了出来。

  众弟子看看,又传到岳志泽的手里,岳志泽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还只是认识听着两人的话。

  周潜光于是道:“师姐素来嗅觉灵敏,嗅出布片上有一种特别的香味,而这香味在白日里又恰恰在梁岚璋身上闻到过,因此我们便查到了青园……”

  “原来如此!”陈广生望着秋以桐说,“秋姑娘,难怪你让我撕了梁岚璋的衣服,原来就是想要看他手臂上有没有伤口,假如凶手是他,你师傅抓伤了他,肯定还有伤痕的。”秋以桐点了点头。

  岳志泽没想到这里还与陈广生纠葛上了,便追问起来。陈广生不等别人说,自己先和盘托出来,当然也包括了有关于绯樱的事。岳志泽听了,气恼却又有些得意地道:“好,很好!你也终于认清那贱人的真面目了!”

  陈广生便说:“大师兄,不要那么说她!”

  “你还替她说话!是不是还放不下啊!”岳志泽登时竖起了眉毛。

  陈广生道:“什么放下放不下的,只不过我们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在背后说一个小女子的坏话!”

  一句话把岳志泽给噎着了,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半晌只得转了话题说:“这么看来梁岚璋与此事无关,香味之类的可能是错觉,也可能是巧合了。”

  秋以桐心底却很肯定,自己从布片上闻到的香味,绝对不会是错觉。九年了,那件金丝团纹锦衣上的香味纵然散去,那香味留在秋以桐心头的感沉却越发分明。她一直追寻,多年不得,却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在景云王梁岚璋身上闻到,更想不到自己所追寻的香味竟与不共戴天的仇人纠缠在一起……

  周潜光沉思道:“的确。家母的武功虽然称不上多高深,却也不是梁岚璋那等跳梁小丑奈何得了的。现在再看来,锦衣铁面人应该是一群人,梁岚璋亦有可能是幕后主使。”

  “幕后主使?”陈广生不禁冷笑了出来,“那样的浪荡王爷,怎么可能!”

  周潜光转过头盯着陈广生,语气严厉地问:“依陈兄之见,此事若与梁岚璋无关,那师姐闻到的香味如何解释?我是深知的,那香味绝对不会是师姐错觉。”

  陈广生皱眉寻思道:“有可能,锦衣铁面人身上也恰恰薰了这种香……”

  秋以桐摇摇头,苦笑一下。她很想说,这种香味我已追寻了九年,这九年间是怎么也找不到,突然之前闻到了,竟到处都是了?想到九年前的锦衣少年又与杀师仇人有了牵扯,心里便像是响着雷,不敢露了讯息,极力压制住了,然后说:“岳大哥,令师信中,只是说贵派被锦衣铁面人滋扰,其它的事没有再说。”

  岳志泽说:“不错,师傅将锦衣铁面人的形貌描述的很细致,要我们速速寻回少主,可以用红光信号。找到少主后,要尽早赶回五峰山,路上务必要细细留意,但凡有锦衣铁面人线索,就不能放过。回到之后,再将事情来由,细细说与我们!”既然是这样,那便要到五峰山才能知道详细情况。

  秋以桐与周潜光本来也要去京城,去五峰山一趟也是顺路,这样的细索更是不能放过,于是决定和陈广生等人一路同行。岳志泽与陈广生也是求之不得。

  众人稍做休息,天便亮了。五峰山的弟子们去准备车马的准备车马,买干粮的买干粮。秋以桐仍旧穿着昨晚那身黑衫子,白发带系发。正与周潜光、陈广生、岳志泽三人坐在那里正吃早点时,一个伶俐弟子抱着刚买的烧饼过来悄声说:“大师兄,少主,我刚去买烧饼,听到卖烧饼的说,他因卖烧饼需得早起,天刚蒙蒙天,便要挑着做好的热烧饼走过几条街来这里……”

  岳志泽听得不耐烦,问:“到底想说什么?”

  那弟子耐心地说:“大师兄别急,我说这些也是为了证明这人的话倒也可信。那卖烧饼的起得十分早,独自一人穿街过巷,能看到的人,看到的事肯定寻常不到哪儿去。他说,他今早经过春丽院时,看到几个人穿着黑色大袍子,脸上蒙着鬼森森的黑面具,冷冰冰十分吓人。更吓人的是,这群人一闪便不见了,黑影子一般,真不知是人是鬼!”

  陈广生听了一拍桌子道:“这卖饼的看到的,不就是那群锦衣铁面人!一闪便不见,可见是轻功极高!”

  “春丽院……”周潜光在心底念着这个名字,不禁望了秋以桐一眼。就在几天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家人会与这些有纠葛。

  “这些人出现在春丽院附近,会与春丽院中的人有联系吗?”岳志泽将双臂抱在胸前,沉思道。

  陈广生便道:“爹爹不是说了吗?一定线索也不能放过,我们先去那里查一下。”

  岳志泽向陈广生翻一下眼,沉沉的声音道:“你这么急着去,该不会是……”

  陈广生被他这一提醒,才又记起关于绯樱的种种,又气又愧,怒声道:“大师兄你怎么又提这个!”

  “去吧!”秋以桐说,“去看一看吧……”说着扯起面幕将脸蒙了起来,只露眉眼。

  去看一看,九年前离开了,便再也没有踏足过的地方。一颗心,到底还是揪了起来,又想起九年前那个雪天,她母亲最后看她的目光,分明是示意她快走。啊,知女莫若母,她母亲如何会猜不到她的心思。她被娇养在春丽院那么久,脚程何其慢,可是春丽院的人竟然没有追来,而且后来的九年,也一直没有寻来,很明显是她母亲在暗中成全……

  她后来打听过有关于她母亲的事,听说,最终被一个丝绸商人赎了去,随着那人下江南了。还记得那时,她母亲唤老鸨说商量一件赚钱的事,与之有关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