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章:齐王李勉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07

  五峰铁拳帮并没有谁规定过不收女弟子,只因陈家拳以刚猛著称,不适合女子练,所以帮中尽是男弟子。陈延信的两个女儿,也都跟着陈夫人练剑,并不练本家拳法。陈延信要讲到锦衣铁面人滋扰的事,也与此有关。

  话说这一天,山门前来了个年轻姑娘,穿一身素白衣裳,苍白的脸上一对大眼睛,说想要拜入门下。帮中弟子好言相劝,这姑娘却十分倔强。没有办法,陈延信只好命人将姑娘带自己面前,再把陈家拳不适宜女子练的话说了一遍。

  那姑娘听着低头不语,半晌抬起头来,大眼睛里却噙着泪。她说:“我与爹爹相依为命,爹爹因为崇敬之前的主子,一生都在懊悔只生了一个女儿。说,若是个儿子竭力培养,说不定能有主子一丁点的神韵,是个女儿就再无他法了,况且我还多病!陈帮主你说,我爹爹是不是太痴了些?”她抹一把眼泪,嘴角不知是笑还是哭,“前天,他病逝了,临终前还说天下再无主子那般好男儿!我是不服气的,女子如何就不如男子了,便是没有主子那般的好男儿,有主子一点点品行,是个女儿又如何!我爹爹就是太迂腐!”说着就抹着眼泪,虽然怨着她爹爹迂腐,可是又是满脸伤心的泪水。她顿了一会儿,又说:“所以,安葬了爹爹,我便跑来这里。听说五峰山只收男弟子,我偏就要试试,凭什么男子能练成的武功,女子就不行。总之,陈帮主与我爹爹就是一般人物,我就是要你们看看,不该轻看了女子!”

  陈延信哭笑不得,也不知该怎么打发了这个倔强又柔弱的姑娘,便闲聊一般的问:“你爹爹的主子是谁?”

  没想到女子说出的名字,像是在陈延信心里打了炸雷一般,竟然就是:“齐王李勉!”

  陈延信解释着说:“原来,这女子的爹爹原是‘信义王’也就是齐王李勉的研磨小童,也曾随着信义王去了江南,信义王仙逝便回了河北老家。我因为听说这女子的爹爹是服侍过信义王的人,对于她有求必应,她原意在门下学艺,那便收下了,谁又敢轻看了她呢!”

  郭茜痕便眨着眼睛问:“为什么她爹爹是服侍过信义王的人,你便收了?如果不是,你是不是还不准备收?”

  秋以桐望着她说:“信义王是一位冠绝古今的重情重义、信守承诺之人,受天下人爱戴敬仰。陈帮主爱屋及乌,也是情理之中。”

  郭茜痕便问:“关于这位王爷的事我也听人提过,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受人敬仰?秋姐姐也很敬仰他吗?能不能好好跟我讲一讲其中的缘故。”

  秋以桐与周潜光对望一眼,因为急于知道锦衣铁面人滋扰五峰与李勉有什么联系,便先笑而不语。听陈延信继续说:“我将那姑娘收留在五峰山,让我夫人教她剑术,那姑娘也很勤奋,无奈身子很弱,十天有八天得卧床吃饭休养,当然也练不出什么成果。姑娘病体日重,床都下不得,更别提练剑了,终于今年开春,她便去了……”说着时,陈家人脸上都显出惋惜的神色,秋以桐与周潜光也都在心里为这个早凋的花朵叹息。

  陈广生问:“爹爹,难道锦衣铁面人,便是为了这女子前来五峰山寻衅?”

  陈延信一张手,示意陈广生不要插话,听他继续说:“这女子去后,我们将她好生安葬了。她之前住的屋子还一直空着,也一直没有人住进去。前两天夜里,我出来起夜,看到女子房中有微光闪动……”

  “呀!”郭茜痕听得入神,吓得叫了一声儿说,“难道是这姑娘的魂又回来了?”秋以桐在心里捏把汗,觉得当时真应该由得郭茜痕自己闹死去,怎么也不应该答应她进来一起听。

  陈延信也是无奈地一笑说:“这世上哪有鬼神!我便过去看看,竟见屋子里几个披着黑锦斗篷,脸上还用铁面具遮着脸的人,正用烛火照着在房中乱翻。他们一看见我,便动起手来!他们一共五人,个个功夫奇高,并且动作十分轻盈,出招诡异。我寡不敌众,便被他们拿住。其中,一个人用又沉又哑的声音问我,这房里原来住的姑娘来五峰山时,有没有带来一本书?”

  “我说,那姑娘是只身前来,除了贴身衣物什么也没有带!听了这话,一个人便对另一个人说,想来也跟那小女子没关系,不过是个研磨小童的女儿,别浪费时间了!另一人便说了声好,便在瞬间消失不见了!”

  周潜光在桌上一拍道:“这就明了了,这些人是为了来找从信义王那里留下来的一本书,只要是有与信义王有联系的人,大约都会受到逼问。”

  郭茜痕便问:“那你和秋姐姐与信义王有什么联系?”

  秋以桐反问:“那么你呢?锦衣铁面人为什么要骗你一个小姑娘到春丽院?”

  郭茜痕呆了一下,“因为,因为”着把脸扭到别处,突然转过头来盯着秋以桐说:“你先说,我再说!”

  秋以桐眉毛沉下来,抱起双臂说:“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跟我们进来,故意扯谎的!这帮锦衣铁面人,身着锦衣,用的香料又很难得,背后肯定有大财团支持,还犯不着倒卖人口!”突然想起什么来,就又问陈延信说:“陈帮主,你与那几个锦衣铁面人交手时,有没有闻到他们身上有异香?”

  陈延信顿时被问住了,愣了愣说:“这个倒是没有注意……”

  陈广生说:“秋姑娘,你又为什么执着于那种香味,那可能真的只是一个意外。锦衣铁面人是暗地里的一个组织,从行事隐秘方面来讲,他们也不应该薰香,容易暴露行藏。”

  秋以桐听了无言以对,又听郭茜痕口口声声地问着周潜光、秋以桐与李勉的关系。两个人只得先讲这个。

  齐王被世人称为“信义王”,被朝廷追封的谥号为“忠义齐王”,姓李名勉字坦之,出生在燕朝末年。

  大燕末年政治腐败,经济崩溃,盛极一时的大燕已是气息奄奄,燕景帝既位,改年号为“初元”。

  燕景帝英明神武,文修武德,肃清吏治,修养生息,终于使大燕一溃千里的局面有所挽回。燕景帝在位二十年,驾崩之后,由燕武帝既位,改元为“永熹”。

  燕武帝燕德文有雄心,却好高骛远,好大喜功,面对刚刚复苏的大燕便有些飘飘然。不仅在国内各处大修行宫,用度奢华,处处强调“大国风范”,还急于恢复大燕往日的辉煌,对趁大燕衰败而纷纷独立的边塞国家任意用兵。他惩治官吏腐败的政策也极其严苛,高压之下,国内各种义军兴起。

  梁氏一族本是豪门望族,如今的梁文帝梁文肃在当时还只是一位豪门公子,却已表现出雄才大略,不凡的见识。而李勉是与其一起读书成长的挚友,官宦子弟。梁文肃十七岁时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燕武帝燕德文政治上的失败,认为“操之过急,慢症重药,必有大祸”。并暗暗下了“君临天下”的决心。

  李勉小梁文肃三岁,自小在兵法与武功方面就很有天赋,但是诗书之上就悟性欠佳。他为人忠厚,重情重义,信守承诺。从小他就佩服梁文肃的雄才大略,认定他才是“天下之主”。李勉曾对梁文肃说,兄若有君临天下之意,弟鞍前马后,绝无怨言,若弟之心堪配兄长拭剑杀敌,尽请取去!

  在那之后梁文肃便劝父亲笼络人心,暗中培植实力。他父亲也觉得梁文肃不是池中之物,对他表现出极大的信任与依赖,一切便尽随他去。二十三岁时,梁文肃趁天下大乱,也揭竿而起,一呼百应。与其它起义军相比,梁文肃脱颖而出是必然的:有财力、有谋略、得民心,再加上李勉一身虎胆,用兵如神,无往而不胜。

  战乱数年,二十八岁的梁文肃登帝位,改国号为“梁”,年号“昌德”,封二十五岁的李勉为靖国大将军。

  天下初定,却还有是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李勉长身玉立,相貌俊朗,骑一匹白马,手持一杆银枪,所向披靡,无不惊为天人。立功无数,被梁文肃封为“齐国公”,意为与天子齐。

  三年之后,唯有边塞一些小国未曾收复。李勉还准备一鼓作气,趁机将这些小国收复,梁文肃吸取燕灭的教训,认为天下经历了太久的战乱,需要的是安定。加封李勉为齐王,让他好好休息。

  李勉生性醇良,义薄云天,但愿遇见不平的事,都公正以待,即使让梁文肃没了面子也毫不畏惧。他又重情重义,信守承诺,这使得江湖人士都对他十分敬重,赠了他“信义王”的雅号。而且李勉年轻,又生得英姿伟岸、武功高强,名士都以结交他为荣,民间更是把他当作神明一样膜拜。

  兰若华与梅若虚的师傅孟宏久本是江湖人士,诗酒剑医精通的高人。晚年逢乱世,先后收养了因为战乱成孤儿的梅若虚与兰若华,也因为带着这两个人,在一次争战中受了难以复原的内伤。因为受了伤,又偏偏遇见山贼打劫商队,忍不住出手,却反而被人追杀。负伤的他又带着兰若华与梅若虚两个人,见路上有车经过,便躲了进去,没有想到里面坐着的人就是李勉。

  李勉不问原因,由他们躲着,只身一人下去,山贼只听说他是齐王李勉,便飞也似的四散逃走。

  之后,李勉将孟宏久安排在府内调养,派待者好生伺候,出入自由。

  孟宏久清醒地看出梁文肃是标准的帝王心性,为求江山稳固是不惜牺牲一切的,对于梁文肃来说,大好江河才是心中至贵至重,而且帝王总是多疑。然而李勉不仅功高盖主,而且闻名天下。百姓当梁文肃是帝王,把看待李勉如神明,这样的人,不可能不被帝王猜忌。而李勉呢,还只当梁文肃是当年的“大哥”,毫无戒心。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