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一心之约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09

  “你不必在这里提醒我,我母亲是一个人尽可夫青楼红妓,大街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可能是我的父亲!”

  周潜光一听慌了,连忙说:“师姐,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个意思!”秋以桐却扭身走到窗前,自顾自生闷气去了。周潜光却还在解释说:“我只是有这种怀疑,师姐的确与傅展图长得有几分相像,他们又原是凤尾人,当年是有可能去春丽院的,那么……”他慌了,解释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说起秋以桐的父亲,就不得不提起她的身世。她母亲是青楼红妓,父亲可能是任何一个来青楼风流一度的人,这不堪的身世不仅是他怎么也无法与师姐联系起来的,更是秋以桐所怨恨的命运。

  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张皇失措,不知说什么好,末了他叹口气说:“师姐,是我瞎猜的,你就当我胡说吧!”

  “对不起……”秋以桐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她的神情,只觉得这语气像是颓然飘落下的云,“是我想到自己的身世,就自怨自恨起来,不等别人说什么就会发脾气。”

  周潜光便劝着说:“是我不好,该骂的!”

  秋以桐微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笑一笑又走到桌前坐下说:“在春丽院,我曾无意中听到两个男人在互相传授如何哄女子。一个人就对另一个人说,女子生气时,千万不要跟她讲道理,凡是她说的就都是道理,你说什么就都是胡说。我当时听了心里很生气,认为他们这是在贬低女子,后来才发现,原来女子生起气来,真的是不讲道理的。男子哄女子,也可以不顾道理。比如方才,明明是我不好,你却说是你自己不好,还说自己该骂。”

  周潜光仍旧笑了笑说:“的确是我不对,瞎猜乱想的。其实师姐,你真的……真的不必太耿耿于怀自己的身世,无论你有怎样的爹娘,师姐都是师姐。”对于他来说,把秋以桐放在那妖异的花丛中,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风景。

  秋以桐立即用带着刺一般的声音说:“我并没有怨过自己的娘亲!她是那样的人,并不是她所情愿的,她对我很好,如果不是她我不可能逃出春丽院,也不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九年多。我想,她必定是为我做出了什么牺牲,才使春丽院的人在我离开的九年多,从没有找过我。对于她,我真的好恨自己的自私,身为人女,没有在她身边尽过孝道……”

  周潜光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刚才他真不该说“无论你有怎样的爹娘”。这会儿,他只好用关心秋以桐娘亲的方式来补救,便问:“那师姐知不知道,后来你娘亲怎么样了?”

  秋以桐说:“我曾打听过,说是被一个富商赎走了,跟着那富商去了江南。”

  “这不是很好吗?”

  秋以桐将头微摇一下,唇边的苦笑若有似无,“你不知道我娘,她是一个一心要凌驾在情爱之上的人。她说无论是男人喜欢上了女人,还是女人喜欢上了男人,只要一有情爱,结局总有伤害。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一旦被情爱纠缠上,总会身不由己。所以,她是不愿意被任何男人束缚住的,让她去服侍一个男人,那是莫大的牺牲,所以……”

  “她是为了你,才答应了让那人赎身?”

  “我想,就是这样!”秋以桐眼睛向前方放空,穿越过门板、客栈、京城,飞向江南,“江南秀色,母亲在那里好吗?她做了多少身不由己的事,又是多么的不自由……”

  她低下头去,低下头去,黑发间的白发带分外明显。周潜光又猛然间想起,自己的娘亲是永远离开人士了,连身不由己、不自由都不可能体会么了!

  江南秀色,那是兰若华少女时期生活过的地方,随着孟宏久在李勉王府的那几年。她亲眼目睹过,李勉之命,犹如般凋落。可是如今,她也如花一样凋落,为什么不能再在枝头重发呢?

  这些猛然之间撞向心头的愁怨,周潜光没有向秋以桐提起,他不想再给师姐平添愁绪——或许她心里也正好想到。

  “师姐,如果那个富商能对你娘亲好,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事了,不是吗?”他劝她说。

  “怎么才算是好?”秋以桐苦笑着问,口气里充满了不相信。

  周潜光突然察觉到,秋以桐不仅仅是怀疑那个富商,更是在怀疑天下男子——她说过她不相信情爱,那么对于他的真心又是什么态度?他敬她若天仙,爱若珍宝,她是不是也都不会相信?他无法否决她的怀疑,因为世事根本不是谁能完全肯定的,因为他不可能重新塑造她的人生,将那些不好全部剥离,他只能给她未来的期许。于是他说:“那个人会视你娘如珠如宝,敬她‘皑如山上雪’,爱她‘皎若云间月’,唯想‘愿得一心人,白首不想离’!”他温良的目光似美酒,带着荡漾在水中的黑沙,他的温柔似轻纱一样将万物包裹。

  他穿着白色的衣服,即将弱冠的年纪,英气中透着一种清爽又柔和的芬芳,脸庞白净窄瘦。明明就是幼弟模样,却总在秋以桐身边化成大哥保护她。

  他真好,真的很好……秋以桐这样想着。因为觉得他这样好,她说出冷冰冰的,像剑一样打破美好幻象的话语:“‘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这是卓文君《白头吟》里的句子,你怎么不接着念后面的那一句?”她轻饮一口水,冷冰冰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滑过心去。

  周潜光没有办法念下去,因为那两句是:“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他也低下头去,低下头去,许久,像是从地底发出的声音,轻而沉,却有冲破大地一涌而上的力量,“师姐,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我当然不能保证你娘亲遇到的男人一定是好的,因为我管不了别人,只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你!”

  秋以桐又想着,他真好,真的很好……所以她说:“我知道。我当你是师弟,真的只能是师弟。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将会是我爱护一生一世的人,却不会是爱着的人,因为我不会爱任何人!”

  “不要说这样的话……以后的路还那样长,你会渐渐改变的,我会等你改变。”

  秋以桐沉默了一会儿,再次转头望着他时,眼神里多了一些浮离,一种说不清楚的神色。“以后的路的确还很长,所以真的很难保证。我的确可能会爱上一个人,可是那一定得是一份真真实实的感情……”真真实实的感情,不像春丽院中看到的那些,男人对女人说爱,可能只是贪图女人的身体,肉体的一时之快。“真真正正喜欢我的,真真正正的‘一心人’……”

  “师姐……”这样的话,分明给周潜光带来了希望,可是不知为何,他心底却更加不安。

  秋以桐说:“如果有那样一个人,我不在乎他曾经喜欢过,爱过谁,只要从此以后他只爱我一个人。可是师弟,我想,你还会喜欢上其它女孩子的……不要跟我说,你只喜欢我一个,你还这样年轻,相处过的女子又只有一个,怎么能这样保证呢?”

  周潜光出了一会儿神说:“假如,假如一段时间之后,我还是只喜欢师姐一个人呢?”

  秋以桐无奈,只好说:“那我也就只好相信你了!”

  周潜光的眼睛在秋以桐身上浮动,忽然有了主意说:“你与陈广生有‘一泪之约’,那我们便来个‘一心之约’如何?”

  “何为‘一心之约’?”

  “十年,假如十年之后,我仍然只喜欢你一个人,那就证明我的确是你的‘一心人’,那么师姐就请嫁给我!”

  秋以桐在周潜光温良的目光下一愣,惊得想:十年太长了!假如他为了守信,硬是十年之间不跟其它女子来往呢!不知为何,秋以桐竟说:“三年吧!三年之内,你再没有喜欢上其它女子,我便……”说到“嫁”字上,秋以桐微红了脸。

  周潜光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说:“一言为定!”

  他伸出小指,像小时候那样与她拉钩,她愣愣地用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说完一言为定,她突然想起,三年太短,假如他用十年的心,去赴三年之约,不是太容易做到了?那么到时,嫁还是不嫁?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