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三章:美酒为毒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0

  第二天,两人便出发去周家祖坟。周家祖上留传下来的规矩,周家人死后,必须火葬,骨灰放在一个墓中,一律不得有殉葬品。周家祖上是大家族,有几个宗系,不乏权贵者,当然会有不愿意这样薄葬的,唯有周潜光这一族坚持了下来。到周潜光的父亲周青松之辈,已与这些宗亲断了来往。

  周家祖坟从外面看去,就像是一个大馒头,由青砖砌成。正门也是一块大青石板,上面正楷字刻着周家祖坟,建于某年某月等字。

  门旁的某块青砖便是机关,周潜光按了机关将门打开,先不让秋以桐进去,怕里面气味不好。周潜光先去坟堡周围检查一下,看年久月深是不是还坚固。秋以桐便在大门口站着,望着黑幽幽的坟内,像是望着一个深不见底,无边无际的黑洞,嗅着从里面飘出的积年的尘埃。虽然是坟墓,却并不使秋以桐感到害怕。安葬周青松时她来过一次,甚至还觉得温暖,还会这样想一家人们都在一起,魂灵会不会在夜半无人时聊聊天呢?

  正想着周潜光过来了。秋以桐问:“都检查好了?”

  周潜光点点头,忍不住赞叹一声说:“嗯,真是坚固啊!”

  两人点燃火把照着走进去。进去之后先将坟内墙上的油灯点亮,使整个墓室内充满光芒,然后两人站在洞口挥了挥手中的火把,叩了三个头后起身,将墓门关上。这系列的动作,也是周家的规矩,将墓室点亮是为了驱赶趁墓门大开进入墓室内的孤魂野鬼,在墓门前挥火把、叩头、关门也是为了表明周家人爱清醒,请孤魂野鬼们不要打扰的意思。

  墓室之内,排列着整齐的石匣子,每一个石匣子前面都有一块牌位,写着周氏某某代,某某人。两人把火把插在墙壁上,捧着兰若华的骨灰盒,从中间的小路上走到末尾,周青松的牌位旁,是一个空着的石匣子。周潜光将兰若华的骨灰盒放进去,合上石匣子的盖子时,止不住眼泪的掉泪,轻轻的一声“哗”,仿佛石盖子被推合上后兰若华与人世也就彻底隔绝了。

  周潜光边流着眼泪,边将石匣子前面母亲的墓碑刻好。秋以桐轻抚着周青松的牌位,抹掉字体间的灰尘说:“周伯父,师傅她来陪您了……”

  周潜光一仰头,望着后面空着的石匣子与空白的青石牌说:“我也终究会来陪伴父亲与母亲的!”

  秋以桐心里一酸,茫然地想,师弟死后还可以与自己的祖先在一起,而我呢?到死也是形单影只!想着便紧紧握住周潜光的手说:“别说胡话……”

  “这却是再明白不过的话了,人纵有一死……”

  秋以桐也不知该如何解劝,只觉得师弟一死,自己在这个世上就真的再没有牵挂了……不,锦衣少年呢?锦衣少年,是与师傅之死有关的人!那一颗怦然而起的心,像是又受了重击。她原本跪着,这会儿颓然地倒向一旁,扶住了师傅的墓碑。

  师傅临终前的一幕一幕在眼前闪现——香鼎被踹翻,撞坏了正堂靠墙而立的长案。佛像被拦腰斩断——如同斩杀黑马一般的利落手法,而她师傅满身是血!小伤有几处,致命的伤在腹部,鲜血浸红了身上的素衣,白而瘦的脸上,眼睛显得圆而空洞,黑漆漆地泛着点点光芒,唇张合着,呜咽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语。她抬着瘦弱的手臂,尖细纤长的手指向正堂墙上挂着的“静”字。“那是你父亲……亲手所书……”她说着,声音虚弱得与她的肤色一般苍白透明,仿佛沾着一点暖气便会消融不见。“我死后……把我的尸首烧掉……与你父亲合葬,那幅字,是你父亲写了,送我的……你也要烧了……在你父亲面前烧……你可懂……”

  一眼看到那副“静”字还被包袱包着放在周潜光身后。是啊,师傅的遗命未完,怎么能这样呢!她便抹干眼泪,将火盆寻来说:“当着周伯父的面,按师傅说的把这幅字烧了吧!”

  周潜光便也擦干眼泪,将卷轴从包袱里拿出来,秋以桐划着火将它点燃。干燥的纸,燃得是那样快,仿佛对这世间没有半丝留恋!

  周潜光将已烧着的卷轴放在火盆里,呆呆地望着,脑中也浮现出往日的情形。他在练字之初,就想写成像草书那般潇洒的字,周青松说兰若华的字写得周正,要他先照着他母亲的字练习基本功。他练着,却还十分不满,说那字写得笨。兰若华却说,等你长大便会明白,字写得笨的,心性最是醇良……他当时不懂,现在想对母亲说,母亲说得是!他母亲却不可能听到了……

  秋以桐拿了根细棍,在里面扒拉两下,好让它烧透,棍下却碰到两块硬帮帮的东西。秋以桐记得这卷轴两边的轴也是木头做的,有什么是烧不透的?等到火败了,仔细一看,原来里面有玉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明明卷轴两端的轴是木头做的啊!”

  周潜光捡了出来,原来是两根玉管,两边还用玉塞子塞着,“看样子,是把木轴掏空了又把这个放进去的……”

  秋以桐捡起另外一个,对着火光一照,惊得道:“里面有东西!”

  周潜光与秋以桐对望一眼,同时警惕地往门口一看。周潜光说:“难道,这里面就是锦衣铁面人要找的东西?”

  “怎么讲?”

  周潜光说:“假若娘亲临终,又是唯一知道信义王留下的书放在何处,肯定会告诉我们!锦衣铁面人也必然想到这一层,会在暗中监视。所以娘亲要告诉我们这个秘密,又不让他们知道,所以一定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她嘱咐我们一定要在我爹墓前烧掉卷轴,是因为我周家祖坟坚固,而且我们进来按照祖规,一定要把墓门关上。这样,我们烧掉卷轴玉管显现,就只有我们两人看到!”

  秋以桐猛地点点头,用尽力气才拔开了玉管的塞子,发现里面是卷着的绢布。拿了出来展开,还没看清上面写着些什么,就听到周潜光颤抖的声音说:“这是母亲的字迹!”秋以桐一惊,先撇下手中的绢书不看,凑过去看周潜光手里的两张纸。

  果然,上面的字迹古朴、周正分明是兰若华的字迹,却是李勉写给皇上的——难怪兰若华当年会说,字写得笨的,心性最是醇良!原来她指的是李勉……而她,也是练着李勉的字长大的。两人交换一下疑惑的眼神,再一起逐字看去——

  臣弟坦之言:

  王兄肃之,不见王兄面已逾两年。深夜无眠,对窗作书,提笔忘言,忽抬头见天然欲曙,不觉叹息,万物朝阳,周而复始,臣弟之命,却如东流之水,不可挽回。

  尤记少年,王兄风华正茂,臣弟侍读,聪明不及王兄一二。兄长智谋深远,有雄才大略,弟曾言:兄若有君临天下之意,弟鞍前马后,绝无怨言,若弟之心堪配兄长拭剑杀敌,尽请取去!少年言轻,却非无信。一诺许人,抱柱守信。何况臣弟与王兄既为兄弟,更是君臣!

  是为兄弟,情义不弃;是为君臣,赤子之忠,断不可丢。因而,臣弟私窥王兄之心,必欲待天下大定,四海升平,再行开战,收复疆土,一统天下。臣弟深记少年时言,绝不敢贪图享乐。

  臣弟一片赤诚,绝不敢包藏祸心,却引得王兄猜疑,加官而削权,使臣弟富贵而清闲,并置臣弟于江南。

  此时,正值墓春,落花满径,绿荫飞红,尤记王兄曾因杜工部诗云:“正值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而叹曰:人生之悲,莫过于此。臣弟却要道:人生悲苦,不在一梦数年,沧桑变化;人生最悲不过,美酒为毒,关怀是刀!然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却不仅要问:王兄帝王之心,系之于天下,又置兄弟情义于何处?

  臣弟命不久矣!更深知兄长再无起用臣弟之心,然而臣弟不敢忘少年时言,兄长君临天下雄心未尽,臣弟便要鞍前马后。臣弟虽愚钝,却深喜兵法,并数年争战之经验,集成兵法一册,敬献王兄,是为臣弟最后之臣子之忠,兄弟之义!此夕弟心,王兄知之乎?

  书至此时,天色晴明,清风徐来,寂寂庭院,花药分列。忽闻布谷,哀鸣啾啾: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嘻,今朝同为人,明日在鬼录。臣弟命绝,唯愿王兄千秋万代,绵延无绝!

  臣弟顿首。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